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轉世成神:風起東南
轉世成神:風起東南 連載中

轉世成神:風起東南

來源:google 作者:黑色的烏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東南 黑色的烏鴉

林東南作為當世妖界翹楚,兢兢業業修鍊了九千年,卻在飛升時被師傅暗算,失了道果「徒兒,為師借你道果一用,待你轉世成神,再還與你」「你個殺千刀的臭老鼠,我……」山林間里一戶人家,丈夫正抱着剛出生的林東南:「這小兔崽子怎麼剛出生就會罵人呢?」展開

《轉世成神:風起東南》章節試讀:

隨着床上婦人的搖晃,林東南沉沉睡去,他感覺自己的精力大不如前了。

男人坐在打滿補丁的床單上,面帶笑意,側着身子看林東南。

這是他和妻子的第二個孩子。

漢子名叫林蟒,婦人名叫瑤晴。他們一家住在青雲山腳,在此地捕獵為生,附近罕見人煙,但此時卻有幾個人把破舊的木門敲得震天響。

「林蟒,一拖再拖,一拖再拖,實在不是兄弟不照應你,只是主子催得緊,你就把那三兩銀子還了吧。」

「對呀對呀,也省得兄弟們隔三岔五跑過來打擾你……」

門外傳來了幾個男子粗獷的嗓音,林蟒只得起身前去應付。

那三兩銀子……

六年之前,瑤晴生第一個孩子的時候,差點因為難產丟了性命,林蟒抱着妻子爬到青雲山腰,跪着哀求住在此地的藥師救命。

那藥師原本打算拒絕,因為自己只是青雲山的藥師,不接收處青雲宗之外的病人。

但林蟒只是一個勁的磕頭,血把門外的台階都染紅了。藥師開門後,又看見了瑤晴胸口掛着刻有「青雲」字樣的玉佩,就一咬牙接了這個苦命人。

一番折騰之後,孩子和母親都平安,只是用掉了不少名貴的藥材,藥師折算下來,向林蟒索要十兩白銀,可林蟒這些年來只存了五兩白銀,那藥師倒也通達,說剩下的錢算自己借的,可以慢慢還。

可如今森林近處的野獸日益稀少,導致捕獵的收穫越來越少了,為此林蟒不得不朝深林裏面進發,可森林深處猛獸盤踞,越往裡走越危險,他有次就險些在虎口丟掉了性命。

若是運氣好捕到了野獸,四成收穫上交給官府,三成要交給青雲宗,自己留下來的也只夠換些柴米油鹽,勉強供一家人溫飽,就這樣,林蟒還是還上了二兩銀子。

可好景不長,藥師救治瑤晴的事情不知怎樣傳到了青雲宗長老的耳中,那藥師受了罰,青雲宗也時常派人來催債。

而林蟒知道,他們不是來催債的。

吱呀……

林蟒抽出了門閂,開了門後看到三個男子站在自家的前院,四下打量着什麼。

帶頭的精壯漢子他已經非常熟悉了,名叫李力,是青雲宗雜役之一。

而他身後的兩個跟班,都是遊手好閒之輩,跟着李力狐假虎威,行些小惡。

林蟒站出門外,陪笑道:「李力兄弟不要見怪,我家內人……」

帶頭的李力對林蟒內人的事情不感興趣,陰笑道:「銀子能還上嗎?」

林蟒陪笑着搖頭,然後故作驚訝道:「對了,我前幾日捕了一頭梅花鹿,還剩一條腿,若是李大哥不嫌棄……」

李姓男子微笑着點了點頭,帶些賞識地說:「嗯,沒有銀子給點利息也合情理,但林兄弟還是要抓緊湊銀子才是,不然我怕上頭哪一天不高興……」

林蟒如獲大赦:「李大哥所言極是……那我進屋取肉,三位大哥要進屋來坐坐嗎?」

李力攔住了準備進屋的兩個跟班小弟,笑着搖了搖頭。

看着林蟒遠去的背影,名叫何三的小弟開口了,他說話含混不清,嘴裏像含了個球似的:「大哥,不去看看家裡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嗎?」

李力沒說話,倒是一旁的另一個小弟開口了:「何三啊,你有所不知,這林蟒好惹,可他的妻子可有些來頭。」

開口的是李石,他原名叫宋石,幾個月前他和李力結拜成了兄弟,便改名李石。

何三還想追問些什麼,但看到林蟒已經提着肉出來了,便閉上了嘴巴。

這是一條完整的後腿肉,切口處紅肉夾雜着白肉,有着大理石的紋路。

即便是李力,也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而他身後的兩個小弟更是眼睛死死盯住了這塊肉。

李力接了肉,假意寒暄了幾句,帶着兩個小弟揚長而去。

林蟒微笑着目送他們遠去,看到他們消失在視野盡頭後,面部肌肉垮了下來。他面無表情,抬頭看着遠處飄來的一朵黑雲,自言自語道:「要下雨了。」

……

李力帶着小弟上了山,彎彎繞繞地走到了一座林間小屋,這個地點只有他們三個知道,是所謂的秘密據點。

李力在屋子裡取了刀,在那條鹿腿上片下來兩條肉,掛了一條到牆上,又把另一條交給何三,命他燒水煮肉。

左看右看,李力感覺挨了兩刀的鹿腿有些不規整,他怕被管事的發現自己揩了油,又拿着小刀修繕着這塊肉的形狀。

何三見狀,忙跑過去撿起掉在地上的肉屑。

一刀又一刀,李力拿着着鹿腿湊近又離遠了地看,只感覺形狀越看越不正常。

又看到圍着自己轉的何三笑嘻嘻的,頓覺反感:「我不是叫你去煮肉嗎?你在這幹什麼,這掉下的肉末你待會再來撿……」

「大哥,這肉要一起下鍋,一起熟才好吃……」

李力看了眼笑眯眯的何三,沒再說話,因為做飯這方面,他的水平實在不如何三。

見李力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何三開口道:「大哥,不如你就告訴膳房的管事這條肉拿來就是如此,那可惡的林蟒故意做的手腳,想要變着法子留住這肉……」

李力厭惡的說:「去去去,那管事的能有這麼傻?」

不過李力也沒想到別的方法,他準備提着鹿腿準備出門,又覺得氣不過,轉身一腳把何三踢翻在地,何三手上捧着的肉末也四散飛去,引得李石哈哈大笑。

李力雖是青雲宗的雜役,但是腳力不弱,不到半個小時就到了山頂,提着鹿腿站在膳房外。

青雲宗的膳房由兩排石屋組成,石屋之間的空地上擺着一張張方桌,這些桌子連在一起延伸到遠處,上面放着各種肉類和蔬菜,這是今天的食材。桌子上也是自己手上鹿腿的歸處,不過在把鹿腿放上去之前,他需要和管事的報告一下。

他大步跨進門檻,看着圍着圍裙的男男女女穿梭在屋宇內外,要是誤了青雲山主峰修士的午飯時間,他們誰都擔待不起。

李力朝着青雲山主峰望去,那裡是修士的住所,修士們每餐都有葷腥。

成為青雲宗正式弟子然後住進主峰,這是李力的一大目標。

李力收了心緒,提着肉進了管事的屋子,指着鹿腿上的條條刀痕對坐在椅子上的管事說道:「我是三長老門下的李力,這是那可惡的林蟒故意做的手腳,想要變着法子留住這肉……」

管事只抬了一下頭,瞟了一眼那似狗啃的鹿腿,揮揮手示意李力離去。

李力內心暗喜,把肉放到桌子上,而後快步下山,他雖作為雜役,卻不用打雜,專為宗內搜集食物。

管事的翻出厚厚的簿子,翻到了李力那頁,嘆了口氣,用毛筆在他的名字下划了一筆正字。

合上簿子,膳房管事抬眼就看到了那條鹿腿,他認識林蟒,也知道以林蟒的刀工,絕不會把這塊上好的鹿腿糟蹋成這個樣子。但管事也只能搖搖頭,拿出煙桿,往裏面裝了些煙絲,抽了起來。

李力歸三長老管,而三長老,不好惹。

……

林蟒爬上屋頂,修繕着那個大洞,但由於沒有工具,他只能暫時在屋頂上放了幾塊木板蓋住了大洞,又拿了巨大的芭蕉葉覆蓋在上頭,最後在四角放上了石頭壓實,希望這樣能夠防雨。等下次進城賣肉,再置辦些瓦片蓋上去。

他爬下屋頂,進了後院,在罈子里掏出了兩條硬邦邦的帶着些骨頭的鹿蹄。

這是上次進城賣肉剩下的,他本想着留着那條大腿給妻子燉湯喝,可現在只剩下這兩個蹄子了。

「晴兒,今天喝湯。」林蟒看着床上的婦人搖晃着手中的兩個蹄子。

他本來想說喝肉湯,可話到嘴邊,他又改了口。

瑤晴坐在床上,搖晃着手中的寶寶,媚笑顏開的點頭。

「哎,不知北兒在山上過的可好?」

北兒是林北,瑤晴和林蟒的第一個孩子。六年前,林北還沒斷奶就被青雲宗三長老帶上山去,到現在也沒有和父母見過面。

瑤晴像是在自言自語,說完又摸了**前的玉佩,感受着「青雲」兩字的紋路。

現在自己和那孩子的關係,似乎就只有這一個名字了吧。

「放心吧。」林蟒一邊剝皮一邊安慰道:「你不記得了嗎,六年前青雲宗長老說北兒天資卓越,等他長大了,說話有分量了,搞不好能把我們接上山去享福呢……」

瑤晴只是看着懷中的林東南,沒有說話。

她用手指輕輕地戳着林東南肉嘟嘟的臉頰,喃喃道:「笨點好,笨點好……」

轟隆隆……

天空傳來幾聲炸雷,不久狂風也呼嘯起來,彷彿要把這座小屋連根拔起。

蓋住屋頂大洞的木板的琵琶葉轉瞬消失不見,好在暫時還沒有下雨,只是灌了些風進來。

林蟒把洗好的蹄子放到鍋里,又往裡放了些鹽巴,他拿着勺子攪拌着,留意着火力的大小。

他看到屋頂的大洞又被風吹開了,趕忙停下手中的動作,準備把床移到一旁,要是下雨把床打**就麻煩了。

啪嗒……

一顆豆大的雨滴打到了林東南的臉上,他悠悠醒來,睜着大眼睛觀察着四周。

呼~

林蟒吐出一口白氣,使勁把床往屋子另一邊推去,床上坐了人,推起來自然比較費力。

林東南看着眼前這個男人咬緊牙關、滿頭大汗的樣子,覺得有些疑惑。

自己轉世的父親竟然一點修為都沒有。

殺千刀的李大力啊……

「加油……加油……」瑤晴舉着林東南肉嘟嘟的小手,笑着給林蟒加油。

林蟒也露出了笑意,吱呀吱呀地把床推到了屋子另一邊,由於靠近後院,能聞到比較重的腥氣。

在此時雨也下了起來,啪嗒啪嗒的通過大洞落進屋裡,濺起無數小水珠。

林蟒慌忙跑到後院搬了一個大盆進了屋子,這是他用來宰殺野物的盆,剛好比屋頂的破洞大一點,用來接雨水很合適。

半個時辰後,肉湯燉好了。一碗沒有肉的肉湯被送到了瑤晴的面前。

林蟒一手忍燙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子,舀起肉湯吹涼了,送到床上這個虛弱的女子嘴裏。

「很好喝。」瑤晴喝着沒有味道的湯水笑道。

咿呀……

林東南叫了一聲,他也想嘗嘗味道,可心裏的話到了嘴邊卻變成了咿咿呀呀。

瑤晴和林蟒聞聲看去,頓了一下,而後看着彼此笑了起來。

……

青雲山腰。

廚房裡,李力盛了滿滿一碗鹿肉湯,碗里肉多湯少,鍋里只剩些渣滓。

之後李石也盛了一大碗肉湯,他拿着勺子在鍋里撈了半天的肉渣,不過最後碗里只有些許肉末漂浮。

何三見狀,用粗樹皮般的雙手抱起石鍋的兩隻耳朵,被燙的嗞哇亂叫也沒有鬆手,把鍋里剩下的湯全部倒到了自己的碗里,沉在鍋底的肉渣在他的碗里沉浮着,一點也不比李石碗里的少。

啪嗒啪嗒……

大雨傾盆而下。

「下雨了,山路難走了。」何三喝了口湯,朝屋外望去。

「你懂什麼,下雨天喝完湯,躺在屋子裡美美的睡上一覺,那個舒服呀……」李石笑着反駁道。

之後兩個小弟都齊刷刷地望向李力,等待着老大評判勝負。

李力卻在思量着到哪去搞到更多的肉,自己好快速地成為青雲宗正式弟子,他費力地咽下一塊肉,看着眼前兩個獃子:「閉嘴。」

……

青雲山頂。

一個身着青色外套的雜役慌慌張張地走在彎彎繞繞的游廊上,他的手裡端着林北的午餐。走過了數不清的紅漆圓柱,他停在了一間屋外。

他平復了一下呼吸,敲門道:「午食來了。」

片刻後,青澀的童聲傳出:「進來吧。」

雜役推門而入,把午食放在了少年面前的桌子上。

「今天中午吃的是什麼?」

少年頭也沒抬,專心致志地盯着手裡的書。

「回大人,鹿肉。」

「嗯,你回去吧……」

雜役輕輕地帶上了門,名叫林北的少年才抬起頭來。

鹿肉?

林北揭開了倒扣着的碟子,露出了裏面一塊塊多汁的棕色鹿肉。

他嘗了一口,被其中的膻味熏得暈頭轉向。

他捏着鼻子把整盤的肉端到了院子里,冒着大雨把鹿肉帶着盤子放到了狗籠里。

這條名叫發財的長毛獵犬低着頭,搖着尾巴吞食着肉塊。

回到屋內,少年透過半開的窗子看了到發財正在開心地舔着盤子。

「畜生。」

啪的一聲,窗戶被關上了。

……

西柄歷三百六十一年,農曆六月三號,正午無日。

大雨洋洋洒洒而下,滋潤着世間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