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之醫妃難料
重生之醫妃難料 連載中

重生之醫妃難料

來源:google 作者:琬落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芸婷 顧槿塵

來自二十一世紀的天才慕芸婷,在被仇敵圍剿後意外來到了翎羽國,魂穿成和她同名同姓的「廢物」身上,還綁定一個勞什子系統,需要做任務換取生命值為了死去的親人,為了解開前世的種種謎團,慕芸婷開始了他的旅程世人都知道大名鼎鼎慕家天才夫婦的女兒是個傻子,此話一出,瞬間淪為京城的笑柄,但他們不知道,這具身體的內芯,早就被你們折磨死了那些傷害過她的人,通通要為此付出代價!退婚?難道是我把你們逼成落水鴛鴦嗎!好,成全你!斗渣男,滅渣妹可是,為什麼她走到哪這人都陰魂不散啊!「你能不能別跟着我了!」「呵,不可能」在一次次的碰撞,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近但每次她要接近前世真相的時候總是有一雙無形的屏障將她越推越遠「別怕,我在」展開

《重生之醫妃難料》章節試讀:

而慕芸婷很快就回過神來,憤怒壓過了小女兒情緒。寬厚的肩膀擋在她面前,她這才發現男人的身材有多高大,慕芸婷本來對這具身體的身高很滿意了,可現在她才剛剛達到男人的胸膛。慕芸婷覺得兩人離得太近了,手抵在男人的胸膛上生怕他再向前一步。

男人本就是想向前輕嗅她身上未消散完全的新生之力,慕芸婷以為這男人要輕薄他,在男人靠近時,她猛地揮出右拳,朝着男人的臉上打過去,雲南、雲北在暗中看得已經目瞪口呆了,跟了主子這麼長時間,幾個人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還從未見過那個女人這麼大膽敢去朝主子揮拳,上一個冒犯主子的已經被扔進深山喂猛獸了,他們默默在心裏為慕芸婷豎了一個大拇指,同時也為她點了柱香。

男人在她揮拳的時候就抓住了她的手,面上還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微微蹙起眉頭,有些不悅。

慕芸婷覺得他們現在的姿勢很奇怪,有點太近了,美眸瞪着他,下一秒就要動手了。

這時,男人湊到她耳邊說了句「顧槿塵」後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慕芸婷一個人在風中凌亂。

什麼鬼,這人沒毛病吧,這算什麼,還有,顧槿塵是什麼鬼,聽着應該是他的名字,為什麼要說你的名字啊喂。

慕芸婷覺得今天怎麼一直碰見奇怪的事,剛進山時那個老頭沒頭沒尾的告訴她要在血月出現之前離開,現在又來個奇怪的顧槿塵,這一切都太詭異了,而且,她能感覺到未來絕對會有比這還不正常的事情發生。

這使慕芸婷對力量更加渴望,前世有一句這樣的話很是流行:一切的恐懼都來源於火力不足。

慕芸婷覺得自己不能再這樣被動了,那種感覺,她再也不想經歷了。

「小秋,你出來,我有事想要問你。」

被晾了一下午的小秋顯然不想和自己的宿主說話,真是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虧她為慕芸婷做了那麼多,她居然把自己忘了一整天!

慕芸婷在腦海里能感受到小秋不搭理自己:「誒,對了,我身體里的綠色光團是怎麼回事?」

慕芸婷可不能忘了正事,連忙問起這光團的來歷,而小秋也聽到了慕芸婷的問題,有些不自在地撇了撇嘴,雖然小秋沒有實體,可慕芸婷卻能想像到她現在的樣子。

小秋支支吾吾地不肯說,慕芸婷便知道這其中肯定有貓膩,好啊,她倒要看看,這個系統想怎麼誆騙她,眯了眯眼睛,威脅道:「快說!」

小秋還是不禁嚇,將知道有關慕芸婷的事抖出來了,但不是全部。

「你是說,這綠團是那個紅木盒子里的?」

「是的宿主,你可不要小瞧了這股力量。這是上古時期盤古開天地所衍生出的一種力量,是新生之力。」

小秋的聲音有點虛浮,慕芸婷幽幽的聲音傳來:「你確定只有這些?」

「嗯,哈哈,是,是吧?」

「是吧?如實招來!」

在慕芸婷的威逼利誘下,慕芸婷見誆不過她,便將最後一點信息吐露出。

「我能來到這裡是因為這個光團?為什麼?」

「宿主是這樣的,新生之力流落了上萬年,它一直都在尋找一個命定的主人,也就是你,只有你能發揮出新生的力量。新生,顧名思義,就是使萬物復蘇的力量,之前盤古開天闢地,一片荒蕪,便經歷種種磨難,終於尋來了新生之力,但後來,某一天它卻不見了,其實是被有心之人趁着盤古外出將新生偷走了,他早就開了靈智,明白自己被歹人爭奪,在周圍混亂時,鑽進了一旁的紅木盒子里。他其實並不喜歡被當做物品扔來扔去,他要尋找他命定的主人,可以說,他的出現,就是為了主人你而活。」

「那我怎樣才能使出這股力量?」

「這個還不清楚,但是宿主,他既然是因你存在,也就是說只有你能召喚出來,主動權應該在你手上。」

慕芸婷用意念召喚他可是毫無動靜。

看來是不行啊,慕芸婷雖然有些失望,但她也深諳不能操之過急的道理。

小秋這時想起來一件事,激動地在慕芸婷識海中大喊:「宿主,快去摘冰蓮子!這是你的第一件任務,快賺錢獲取生命值!」

對啊,冰蓮子她還沒去拿呢,快點去,萬一有人捷足先登就不好了。

慕芸婷按照原路返回,奔向那個發現冰蓮子的山洞。

慕芸婷回去看見湖底的冰蓮子,扎頭竄進湖中,將它們都摘下來後游上岸。

這裡還有她來時摘的草藥,慕芸婷將這些藏在袖口的袋子里,離開了山洞。

慕芸婷按照她來時的腳步返回,在臨近山口不遠處,她看見一坨黑漆漆的東西擋在路中間,走近一看,居然是一隻黑貓大喇喇地趴在路中間。

慕芸婷看見這隻貓,眼睛一下子就亮起來,這道目光實在是強烈,顧槿塵順着這道目光看過去,是剛剛的那個女人,只見慕芸婷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其中,還有點渴望的意味在裏面。

顧槿塵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只這一眼,慕芸婷就再也忍不住了。

她蹲在顧槿塵面前,手一點一點抬起。

顧槿塵沒把她放在眼裡,畢竟,她構不成威脅,他變成這樣,只不過是為了她身上的新生之力。

他看着這張髒兮兮的臉越湊越近,倏地,他只覺尾椎骨傳來一陣**,可轉眼,這種感覺就被憤怒所取代,他本可以將慕芸婷一腳踢開,可看見慕芸婷的表情他卻沒有這樣做。

算了,隨她吧。

慕芸婷現在身心都得到了超大的滿足,好像,有一隻貓在這個世界陪伴她還不錯。

慕芸婷舒服完了,顧槿塵踩着她的肩膀跳上了樹枝上,從上面倪了她一眼。

他看見顧槿塵傲嬌的表情心裏都要笑開花了,在上面的顧槿塵看見她眼角透出的笑容,心裏有點異樣的感覺,但是他並沒有意識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