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生醫妃盛世寵
重生醫妃盛世寵 連載中

重生醫妃盛世寵

來源:外網 作者:蘇衾衣蕭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衾衣蕭衍 都市言情

前世她錯信惡人,落得個剖腹取子含恨而死的下場。牽連將軍府滿門被滅,連世上最珍惜她的人也因她慘死!蘇衾衣發誓,若能重來一世,定要讓欺她害她之人百倍償還!還有那個被自己連帶致死的痴情王爺,她要好好的和他過日子。老天有眼,她一朝重生,渣男還是渣男,惡女還是惡女,蘇衾衣拳打腳踢,爽到飛起!可為何痴情王爺對她冷漠相待愛答不理?蘇衾衣狂追不舍,王爺一把推開:上輩子的賬,本王還沒算完呢!展開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試讀:

蕭景則是當今皇帝第二子,兄長因為體弱孩提時就薨了,所以蕭景則被認為是繼承大統的不二人選。
而蕭衍的地位較為尷尬,母妃生前是苗疆女,與先皇巡遊時邂逅又產子,無名無分生下蕭衍被族人驅逐,後來入宮又失了皇帝恩寵,蕭衍成了當時皇宮裡最小的皇子。在先皇咽氣時勉強給了蕭衍封位,皇帝為博名聲又將大理寺交由他打理,蕭衍便成了既沒有實權又當真在朝堂有些官職的閑散王爺。
所以與蕭景則這種炙手可熱的人比較,蕭衍則遜色不少。
蘇衾衣抿了抿唇瓣,吩咐彩雲將東西收好,從其中一箱掏出個翡翠鐲子和兩副瑪瑙耳環遞給趙姨娘。
「姨娘,這鐲子耳環都與你極配。」
趙姨娘立即伸手接過,面上喜不自禁,「這……這怎麼使得?」
蘇衾衣微微一笑,要給敵人致命一擊,首先就得給她們點甜頭,趁對方鬆懈直接要她命。
左右蕭衍送的這些東西都是拿來羞辱她的,倒不如借花獻佛的在將軍府收買人心。上一世蘇譚兒可沒少做這種事,只不過她現在病着,蘇衾衣打算鑽個空子罷了。
沒幾日功夫,蕭衍送的幾箱子寶貝就差不多被瓜分完了。連彩雲都討了枚紅寶石墜子,睡覺都要抱着睡。
很快地,蘇衾衣在將軍府豪氣揮灑的事迹就傳到了涼王府里。
回稟蕭衍的侍衛初一在距離他不足五步的地方站定,再往前心都跟着哆嗦。
主子太冷了,尤其是現在。
「她真是這麼做的?」蕭衍鳳眸冷絕,薄唇狠狠的抿着。
那個女人她怎麼敢的?
他送的東西就那般輕賤?隨便阿貓阿狗都可以給嗎?
雖然蕭衍送蘇衾衣幾箱子寶貝的本意是要羞辱,但真聽到蘇衾衣處理方式時,蕭衍便有些怒了。
「回主子,蘇二小姐確實將那些珍寶瓜分給下人,連……連馬廄里刷馬的都沒落下。」後半句話出來,初一覺得自己人頭都要不保了。
屋內氣壓越來越低,蕭衍沒說話,站在那裡無形中便有壓迫感襲來,逼得初一不敢抬頭看他。
好一個蘇衾衣,就那般視他如草芥。
蕭衍一揮手,「出去。」
「是,主子。」如獲大赦,初一立即腳底抹油。
「慢着。」蕭衍又出聲。
「沒走,主子。」初一腳下踉蹌差點摔倒,「主子還有吩咐?」
蕭衍狠狠的閉上眼,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把蘇衾衣私自發下去的東西,原封不動的給我收回來。」末了又加了一句,「以銀子抵換。」
初一扭了扭脖子,拱手領命。
蕭衍孤身站在窗前,瞧着逐漸黑下來的天色,眼底的寒氣倏地散了不少。
「你對我到底還是全然不在意。」
……
將軍府出了怪事,蘇衾衣下發給下人們的寶貝在一夜之間憑空消失,反倒枕邊多了包銀子。
傳到蘇衾衣耳朵里時,她正擺弄窗檯邊上的花花草草。
聽着彩雲抱怨,她彎唇一笑。
蕭衍這是生氣了?動作還挺快。
「是嗎?」她道。
「是,小姐,要報官,要找大理寺斷案!」彩雲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哭訴,她好不容易得了那麼個寶貝,不翼而飛了。這口氣她怎麼能咽得下去?
蘇衾衣吹了吹葉子上的磷粉,「找大理寺也沒用,不是給你銀子了嗎?」
彩雲聞言掂量幾下掌心裏的布包,裏面銀子只多不少。她撅着嘴巴反駁:「那也不一樣,那可是小姐第一次賞給奴婢的東西。」
「合著我以前給你的朱釵衣服胭脂都是給了狗了,是嗎?」蘇衾衣沒好氣的瞪她一眼,彩雲就立即閉嘴了。
兩人閑聊一陣,彩雲忽的一拍腦袋。
「將軍他們快回來了,前線大捷,番邦寫了降書,還進貢了他們公主作為禮物。」
「你消息倒是很靈通。」蘇衾衣低着腦袋小心翼翼的給那幾盆草藥修剪枝丫,隨口接了句:「公主作禮物送給皇上嗎?」
「這個奴婢不知,但聽說那公主能歌善舞,哄得軍中將士們心猿意馬。」彩雲說著就翻了個大白眼,「別是什麼禍國妖姬轉世。」
蘇衾衣一聽,便猜到彩雲心底的小九九。
「禍國妖姬是假,你是怕禍了我大哥的心吧?」她含笑的揶揄一句。
「小姐!奴婢不是那個意思!」彩雲一急,眉毛耳朵根都紅透了。
蘇衾衣嗤嗤笑出聲,繼續手裡的動作。
她大哥蘇青瀾從小隨着父親出征,孩提時便在軍營里生活,所以他們兄妹相見甚少,以至於蘇衾衣覺得他們之間沒什麼感情。上一世的蘇青瀾是在戰亂中被萬箭穿心,當時蘇衾衣聽到消息心中並無波瀾,直到臨死前她知道大哥的死是為了護佑她後,蘇衾衣才悔不當初。
電光火石間,蘇衾衣眼底狠色初現。
這一世,她要保護好她的家人,守護好愛她疼她的人。
第二日,蘇衾衣就收到大理寺傳遞來的消息,要她去大理寺認人。
去大理寺嗎?正好,她也想去見蕭衍。
思來想去蘇衾衣都覺得蕭衍不大對勁,便想去試驗試驗。
彩雲對蕭衍印象並不好,或許是受了蘇衾衣之前的影響,聽到要去大理寺的消息,彩雲隨意給蘇衾衣找了件褂子,又帶了不少匕首白綾之類的工具在身上,那架勢好像要去大理寺拚命。
蘇衾衣沒辦法與她解釋,就乾脆遂了她願。
印象里她還是第一次踏足大理寺,前世對這地方生不起好感,連路過都覺得晦氣。
通報過後,彩雲被擋在門外,蘇衾衣孤身進了室內。
室內煙霧裊裊,臨近門口處點燃一支香,緊挨着一隻黃銅質地的窮奇獸,那獸張着口,口中含珠,威武又透露着貴氣。
屋內沒人,蘇衾衣左右探了探頭,最後規矩的坐在離門口最近的太師椅上。
沒一會兒侍衛抬着幾副架子過來,那裏面蓋着的都是人的屍體,其中還有一隻僵了的胳膊直勾勾的落下。
蘇衾衣全程沉靜的瞧着那些人,沒害怕也沒嫌惡。
蕭衍則是在暗處觀察了她許久,身邊的初一不知道主子的意思,只好隨着他探頭往那邊瞧。
「東西可是都收回來了?」蕭衍問。
「收回來了。」初一點頭。
「擺出去,放在蘇衾衣面前。」蕭衍吩咐道。
沒一會兒,坐在太師椅上的蘇衾衣瞧見門外一箱又一箱抬進來的東西,看直了眼。

《重生醫妃盛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