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連載中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

來源:google 作者:葉小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婉 都市小說 陳卓

【溫馨超甜寵妻日常】村裡有名的痞子陳三大醉一場後忽然變了!從前遊手好閒罵罵咧咧的二流子變得有禮貌了,搖身一變成了會畫圖的工程師,今兒買房明兒買車,賺錢玩兒似的!對他那模樣標緻的小啞妻也不再是呼來喝去,而是輕聲細語溫柔至極,左鄰右舍都納悶極了: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只有陳卓自己知道,他上輩子失去老婆孩子後的日子有多痛苦難熬……重回1986,睜開眼回到老婆女兒車禍的那一天,一切都還來得及,他要努力賺錢,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Ps:女主前期不會說話是因為小時候受過驚嚇,後面會好的~又名:《大夢初醒,老婆孩子還活着!》《重生86,回到老婆女兒意外死亡那天》【重生+狗糧+渣男悔過+奶爸+年代+寵妻+爽文+溫馨日常】展開

《重生:我寵老婆孩子震驚全村》章節試讀:

「老三?老三!這是夢見啥了?快醒醒!」

睡夢中的陳卓正沉浸在無盡的悲傷之中,肩膀被人大力的推搡,使他猛然睜開眼。

只見身邊坐着醉醺醺的大哥陳青,他一身酒氣臉龐酡紅,正醉眼迷離的調侃着自己,

「夢見啥了?咋還哭上了!」

哭了?我哭了?

陳卓聽後也坐了起來,抹了把臉,

果然,臉上濕漉漉的,顯然是自己的淚水。

方才夢見什麼了?

陳卓揉了揉太陽穴,夢中的一切逐漸清晰起來。

他夢到妻子孩子都死了,自己失去那娘倆才知道她們對於自己而言有多重要,

此後的日子他愧疚不已,成了個沒有感情的賺錢機器,

即便成了全國有名的富豪大亨,卻仍是孤寂一人,

他在無盡的後悔中活了四十多年,最終帶着遺憾病逝在醫院之中……

想到這兒,陳卓渾身一個激靈,他看了看四周,瞥見炕頭的陽曆牌上寫着1986年6月3日,

當即變了臉色,急切問道:

「大哥,小婉和陽陽呢?」

還沒等陳老大說話,大嫂張艷萍撩起門帘進了屋,她遞給陳卓一條浸濕的毛巾,冷哼着數落他,

「你還知道找小婉啊?剛才不是被你罵走了嗎?你說你這脾氣咋這麼混呢?她不讓你喝酒不是為了你好嗎?

小婉人長得漂亮,性情又溫柔,陽陽被她養的又水靈又乖巧,

這麼好的媳婦兒十里八村都沒有!你不知道珍惜也就罷了,還對她沒個好臉色,等着吧!

有你後悔那天!!」

陳卓聽後心頭咯噔一下,看了眼窗外已經黑下來的天兒,鞋都顧不上穿,蹭的!一下就躥下了地直往外跑。

陳大嫂見他這樣嚇了一跳,拎起炕洞里的鞋就追了出去,一邊追一邊問,

「這是咋的了?穿鞋啊你!」

想來陳卓睡前喝了不少酒,這會兒還覺得腦仁兒突突的發脹,腳下步子也有些趔趄,但他不敢再耽擱一分一秒,

因為夢裡的今日,老婆孩子被自己罵走後,車禍意外死在了回娘家的路上,

自此,與他天人永隔。

陳老爺子正坐在院子里抽旱煙,見三兒子光着腳丫子踉踉蹌蹌跑出來,當即眉頭一皺,起身扯住三兒子的手腕,

「幹什麼?喝多了耍酒瘋?」

陳卓急着去追妻女,一把反握住陳老爺子的手,

「爸!看見小婉和陽陽沒有?是不是回小東村了?」

老爺子用力吸了口煙桿,橫了兒子一眼,

「哼,你這混犢子,還知道找媳婦孩子?」

老頭子只顧着罵人,也不說那娘倆的去向。

陳卓心頭急不可耐,剛想繼續追問陳大嫂就已經追了上來,她把鞋扔在陳卓腳邊,喘了口氣說道,

「你先把鞋穿上,她們娘倆走了有一陣子了,約莫這會兒都到了小東村了吧。」

陳卓一聽這話心頭泛起陣陣寒意,想起夢中停屍間妻女的冰冷屍首,他神色大變,再次無視了腳邊的鞋,大步朝外疾奔而去。

「哎?哎!老三!你這是上哪去?倒是穿鞋啊……」

「別管他!」

陳老爺子打斷大兒媳的呼喊,怒其不爭的瞪着三兒子離開的方向,叱罵著,

「混犢子玩應兒,就會罵老婆孩子,沒出息的王八犢子!愛死哪去死哪去!」

陳大嫂聽老爺子一口一個「王八犢子」,連老人家自己都罵了進去,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心中嘆氣,暗想:

不怪老爺子生氣,這小叔子真是不着調,都二十三了也沒個正事兒,整天除了喝酒就是打架,真是苦了小婉和陽陽娘倆……

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陳卓狂奔在夜色之中。

小河村離姜婉娘家所在的小東村不算遠,約莫五六里路,半個小時的腳程也就到了。

兩個村子挨着一條省道,雖說這會兒還是沙土道,但因着這條路是運輸的主幹道,來往的大貨車很多,路面被壓的還算是平整。

陳卓此時出了小河村跑上了那條省道,一邊往小東村的方向跑,一邊口中高聲喊着「姜婉!陽陽!」

農村的夜晚很是靜謐,他喊了幾聲就引得村子裏的狗都跟着狂吠起來,小河村的人也跟着罵罵咧咧。

賣魚的張二出了屋門,側耳一聽是陳家老三的聲音,叉着腰罵道,

「陳老三又抽的啥瘋?大晚上的瞎叫喚!」

他媳婦聽到嚇了一跳,忙追出來扯着丈夫,

「你小點聲!別讓他身邊那些狗腿子聽見,明兒又得來家裡耍混找茬。」

「他敢!」

張二呸了一口,

張二媳婦見狀狠狠掐了丈夫一把,

「還有陳三不敢的事?他拿菜刀追着李老六跑的事兒你忘了?你可別在這裝大糞叉子,趕緊滾屋裡去!」

……

村裡人背後的閑話,陳卓自然是一無所知。

他腳下不敢停歇,每靠近夢裡妻女出車禍的地段一步,他的胸口就涼上一分,

方才那場夢太過真實,讓陳卓有些拿不準那究竟是場夢,還是自己真的經歷過,遺憾而重生。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自己會不會趕不上?等待自己的,會不會又是兩具屍體?

想到這,陳卓腳下的步子又快了些。

其實姜婉是他被迫娶回來的。

陳卓他爺爺和姜婉的爺爺是戰友,那是一起上過戰場打過鬼子的交情。

解放後,兩個老爺子約定要把自家小輩兒的老三湊成一對,等到了年紀就結婚。

所以陳卓自小就把姜家三女兒姜華當成自己未來的媳婦兒,

可惜姜家的三丫頭是個有出息的,考上了大學當了人民教師,自然是看不上陳卓這個一窮二白的二流子。

人家到了年紀就自己找了個正式工人談戀愛,沒多久就進城結婚去了。

這下可把陳卓氣個夠嗆,拎着棍子去姜家討說法。

姜老爺子早就過世了,姜家也不想做言而無信之人,姜父便做主把小女兒姜婉嫁給了陳卓。

姜婉雖說是姜家四個閨女里長得最俊俏好看的,但卻是個不會說話的小啞巴,陳卓自然是不樂意的,

可陳家條件實在太差,他自己又是個沒文化沒正經工作的街溜子,十里八村都沒有人肯把閨女嫁給他。

陳家生怕三兒子錯過了姜家就找不到媳婦兒了,老兩口就做主把姜婉給娶了。

陳卓是個倔脾氣,說他多喜歡姜華倒也不是,只是覺得憋了口氣,覺着姜家出爾反爾戲耍了他。

所以倆人結婚後的陳卓對姜婉沒有半點好臉色,三年的婚姻里不是高聲叱罵就是冷嘲熱諷……

姜婉脾性溫柔,不論陳卓怎樣冷對她,都不曾鬧過脾氣,只默不作聲的扮演着妻子的角色。

她十分勤快,把家中拾掇的格外整潔,閨女陽陽更是被她照顧的乾乾淨淨,可愛乖巧。

想到這,陳卓抬手就給了自己一耳光,想起夢中失去妻女的痛苦和悔意,陳卓握緊雙拳。

他抬起頭,又高聲喊了一句,可回應他的仍舊是那些若隱若現的蟲鳴。

當陳卓白着臉跑到夢裡車禍的地段時,看到空無一人的馬路,他的心頭頓時一松,

沒有車禍……那夢是假的。

就在他剛剛放下心,長吁一口氣時,

路旁的苞米地里忽地傳來一陣唰唰聲!像是有人在裏面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