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團寵:夫人又掉馬甲了
重生團寵:夫人又掉馬甲了 連載中

重生團寵:夫人又掉馬甲了

來源:google 作者:錦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萱 陸之衍

【團寵、馬甲、甜寵】秦萱某天上了熱搜,原因是她在直播的時候說了一句一一「陸之珩啊?他是我老公啊,我們都結婚了!」當天晚上微博跟直播平台就炸了,所有人都在攻擊秦萱DAC集團繼承人,大哥秦瀚微博喊話:「這是我妹妹,秦家四小姐,你們說她區區一個主播?」國際巨星,三哥秦商也出來湊熱鬧:「妹妹,江湖險惡,回家吧,哥哥養你」鼎盛財團官博:「陸太太,你該回家奶孩子了」眾人:「????」網友們後來不止發現了秦宣是陸之珩的女人,還扒出了她一個又一個的馬甲馬甲全都被扒光的那一天,秦萱發微博:「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展開

《重生團寵:夫人又掉馬甲了》章節試讀:

「不要……之衍,我求求你了,你不準死,不準死,你死了我怎麼辦?不要……」秦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大滴大滴滾落下來。 秦萱的懷中,抱着一個滿身是血的男人,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陸之衍。 面前,瀰漫著一股腥濃的血腥味。 秦萱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像是正在被誰用刀剜一樣,痛得她快要窒息。 「為什麼......為什麼我明明一直都在騙你,你卻要對我這麼好?為什麼?」 陸之衍聲音虛弱:「傻瓜,因為我……我愛你啊。就算你騙我,我也願意為你做任何的事,就算……就算最後犧牲這條命,我也……願意!」 「你真的太傻了,我根本就不值得你這麼做啊!」秦萱哭喊道。 「值得,當然值得。」陸之衍抬起滿是鮮血的手,撫去她臉頰上,唇角勾起一抹慘笑,用極度沙啞的聲音說道,「寶貝,我……我就快要死了,我想……想在臨死前聽你說……說那三個字……可以嗎?」 陸之珩的胸口中了一槍,血染紅了他的白色襯衫,因為失血過多,瞳孔開始渙散。 他的臉也已經蒼白到了極點,加上那一槍打中了心臟,他已經快要死了。 「可以,當然可以!」秦萱用力的點頭,淚滑輪到他臉上,聲音帶着哭腔,,「之衍,我愛你,我愛你,你別死好嗎?我求你了,不要死,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好好補償你吧!」 陸之衍用滿是鮮血的手輕輕地撫摸着她的臉,深情專註的看着她,這一刻,陸之衍的眼中,只有秦萱。 「萱兒,你終於肯對我說我愛你了,不過,我……要走了,如果……如果有下輩子的話,我……希望還能做你的……」 丈夫那兩個字,陸之衍還沒說出來,就永遠的在秦萱面前閉上了眼。 秦萱瞳孔劇縮了一下,淚從眼眶中滾落出來,那雙顫抖不已的手,撫去他臉上。 心猛地一下墜,痛的更厲害了,那是一種萬箭穿心的痛。 「之衍,你……你不準死,你快點給我醒過來,你說要帶我去旅遊,說了要跟我生個孩子的,你不準騙我,快給我醒過來啊!」 秦萱的聲音,回蕩在這間堆滿貨的倉庫中,帶着分明的痛苦跟絕望。 後悔跟痛苦,如同翻滾的巨浪,一波一波的席捲而來。 「啊!!!」秦萱仰頭,悲憤欲絕、崩潰的大叫。 她的額角,青筋凸起,淚漱漱地落下,像斷了線的風箏。 猛地一轉頭,秦萱兇狠冷漠的眼睛瞪着站在不遠處的一男一女,攥緊的拳頭,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手背上,滿是凸起來的血管。 男的是她的青梅竹馬,叫趙碩,這是她一直喜歡,並且相信,最後卻又利用自己的男人。 女的是她的閨蜜,叫唐嬌。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唐嬌背叛了她,然後跟趙碩狼狽為奸。 秦萱站起身,拳頭緊握,眼中透着明顯的狠色,「趙碩,唐嬌,你們殺了我老公,我要讓你們通通給他陪葬!」 唐嬌唇角勾起一抹殘忍的笑:「秦萱,你搞清楚一點,是你自己打電話叫他過來的,也是你自己親手把他送上斷頭台的,所以要陪葬也是你自己去!」 唐嬌說的這些話,秦萱無可否認,因為她說對了,陸之衍確實是她打電話叫來的。 秦萱惡狠狠的瞪着他們,「你們兩個賤人,我告訴你們,你們殺了陸之衍,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趙碩的手裡,拿着下把黑色的槍,他嘴角上揚,笑得很是陰險,「不過話說回來,秦萱,自己親手害死了一個愛你的男人,心裏很痛苦吧?很不甘吧?畢竟陸之衍可是唯一一個用真心來對你的男人啊!」 唐嬌已經不想浪費口水了,她看向趙碩,「親愛的,快點殺了她吧,她必須得死,不然要是她把這件事告訴了陸家可就完蛋了!」 趙碩讓秦萱接近陸之衍,就是為了報仇,因為他父母,當年就死在了陸家手裡。 如今陸之衍死了,陸家的產業也必須是他的,所以他不想節外生枝,讓秦萱活着出去壞了自己的好事。 秦萱準備過去跟他們來個魚死網破的時候,趙碩拿着槍,朝秦萱的胸口就是以槍! 發出了砰的一聲! 那槍聲劃破靜謐的倉庫,聲音在裏面回檔了兩秒。 秦萱往胸口看去,血已經染紅了她身上那件鵝黃色的連衣裙。 嘴裏突然竄出一股腥甜的味道,緊接着,血從她的嘴裏流了出來。 她駭然的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趙碩。 他……竟然開槍打她? 不過她死了也好,死了就可以去陪陸之衍了。 秦萱的額頭,冒出了豆大般的汗珠,本來應該痛的她,卻已經沒了痛覺,大概,心裏的痛,已經掩蓋住了肉體的痛吧。 秦萱機械般地轉過身,看着早已經死去的陸之衍,淚無聲無息的滾落出來。 「之衍……真好,我要來陪你了,希望……下輩子…我們也要做夫妻,那個時候……不會有任何的欺騙,更不會有任何的誤會,我會……一心一意的愛你……」 砰! 又一搶打在了秦萱的背上。 秦萱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便一頭倒在了地上,她想要朝陸之衍的屍體爬過去,可爬了一下,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力氣向他靠近。 最後她只能放棄,一雙絕望卻充滿愛意的目光,鎖定在了陸之衍的臉上。 真的沒想到,到頭來,最愛她的,竟然是這個她一直都在欺騙的男人。 更沒想到的是,這個男人,竟然還不顧危險,隻身一人前來救她。 只是後悔已經晚了,這個深愛她的男人,已經因為她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陸之衍成為了這輩子她最虧欠的男人。 如果有下輩子,她一定不會再欺騙他的感情。 她會用盡自己的餘生,去疼愛他,關心他,因為,那是她欠 他的。 「之衍,我……愛你!」秦萱用盡最後一絲力氣,說了一句真心真意的話後,永遠的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