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三國小地主
重生三國小地主 連載中

重生三國小地主

來源:google 作者:子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陳到 高達

種田文+卧底+打工向+單女主+多戀情、養成遊戲、戰爭策略遊戲系統一個家庭不睦的單親高二遊戲宅男一心只想靠着讀書擺脫父母管束的他因為網吧包夜打遊戲而意外穿越到了東漢末年黃巾起義時成為了一個地方世族沒有地位的私生子流浪三國,從流民一路打怪升級,屯田養兵,封侯拜將,成為一方豪強!司馬懿:遇此小子,生平之幸事,未得此子,生平憾事也!曹操:汝妻吾可棄,汝子吾不可棄也!孫權:卑鄙小賊,還我阿姐!還我荊州!劉備:阿弟,桃園結義怎就偏偏少了你?劉協:大哥,你還有啥故事,快!說與我聽?展開

《重生三國小地主》章節試讀:

高達坐在地上檢索着身體里完整的記憶,他也只能記起自己與這個馬棚和這個縣城大戶李氏的某種聯繫。

說是沾親帶故吧,不如說,他這個僕人更像是這個縣城馬商李氏庶女與外人廝混才整出來的私生子。

至於為什麼地位是個連馬都不如的馬奴,大概這就是他那個印象中,李氏家主的某種懲罰吧。

畢竟這個世界雖然像是個遊戲設定,但很多人物背景和人物故事所套用的一些歷史淵源,很多都是一些偏文科的知識。

對只是懂一點三國知識的他,這些人物日誌裏面隱藏的彩蛋,哪裡比得上游戲裏直來直去的刀劍往來。

古代人的想法與觀念,地方階級矛盾,以及那些鄉紳士族之間的愛怨糾葛,他是不太懂的。

東漢末年,這個時期他除了懂得那些耳熟能詳的故事外,對這個時代,也就只停留在士農工商這些中學歷史學到的階級劃分。

所以,他對這個縣城李氏的觀感吧,也就只是當地某個有錢有勢,卻又不是真的多牛掰的富商地頭蛇罷了。

最主要的是,這個地方李氏的名聲還不怎麼好,要不然也不至於縣城一攻陷,這一大家子人就被裡應外合的給滅了。

他的生母,大概是這個大家族上頭的幾個老爺里,不知道哪一個與下人鬼混生下來的私生女。

所以嘛,他的出身肯定不算好的。

而且就憑着這家人對他生母與他的處置方法,滅了也就滅了,就當是通用網絡小說開局必定父母雙亡家族氣絕的套路吧,高達也懶得深究。

可看着手中閃着銀光的精緻匕首,此刻的高達竟會莫名的因為對生母的記憶而流出淚水。

這種好多年不哭,一哭就像黃河決堤般的感覺,讓佔據了這具軀體的高達也跟着十分的難受。

只是沒等這份情緒宣洩多少,他就立馬洞悉到了馬棚開外約莫數十步距離的腳步聲。

由遠及近,此刻正在有目的性的靠近這裡。

高達不敢掉以輕心,拿起匕首,壓低腳步聲,小心翼翼的藏到了馬棚外的大草垛里,露出一雙眼睛小心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

這裡果然如同游戲裏的場景一樣,空曠灰暗,除了十來個連在一起空蕩蕩的馬棚和草屋外,就是一眼就能望穿的平地,沒有太多可以躲藏的地方。

他只能轉頭回去在馬棚附近留了一些後手,果不其然,不多時,已經有兩個同樣頭綁黃巾的大漢進入了他的視野。

這兩人,一個高瘦,一個矮胖,結合之前那個刀疤臉大漢的形象,應該是類似劉關張三結義的古代版黃巾賊三兄弟。

結合之前記憶里融入的城破的景象,高達判斷,這個時候自己所身處的某個縣城應該已經是黃巾賊攻下的據點之一了。

他所在的地方應該只是縣城李氏後院的一處馬廄,前院主家的大宅應該才是這些賊人重點照顧的區域。

而眼前這兩個黃巾小兵,一看就是來尋之前開局就被他拿去祭天的黃巾大哥的跟班了。

一旦遭遇了,絕對是不可能善了的,留着,這兩人也不會放任自己逃出生天。

想讓他加入黃巾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畢竟三國遊戲玩了這麼多,開局殺的黃巾小兵沒有幾萬也有幾百萬了,混的再差也不能去給反賊打工啊!這可是玩三國殺忠臣的腦迴路啊。

想到這裡,高達握緊了手中的匕首,心想既然之前解決了那個黃巾大漢,身體各方面的情況也跟着都變好了,那麼自己身上就一定存在着某種規則。

應該是類似遊戲等級一樣的,獲得經驗越多越強的設定吧,指不準達到一定程度還能解鎖新技能呢~

眼前這兩個看起來不強的小怪,不正就是自己的試金石嗎?

見識過了那把匕首的威力,高達暗下了決心,他卡了一下對方的視野,很快的轉移到了草垛的另外一側,靠分辨對方不同頻率的腳步聲和影子的變化來判斷兩個對手的位置。

很快的,他就發現這兩個黃巾小兵分開走了。

瘦高個似乎還與矮胖子有些矛盾,到了岔路口還因為分贓的問題拌了幾句嘴。

高達見那個矮胖子穿着簡易的護胸甲,似乎比較謹慎,於是便把目光停留在了一臉腎虛的瘦高個身上。

他跟着瘦高個,提前一步處理了腳印痕迹就躲進了馬棚里,見那個黃巾小兵一屋一屋尋來,果然推開木門被刀疤臉的屍體嚇了一跳。

高達在門後用力一拉麻繩,還真把那個後退的瘦高個給絆倒了,眼見那個黃巾小兵失去了重心,高達突然一個暴起就跳到了對方的身上,乾脆利落的狠狠刺了幾下。

本想一擊給他的後脖頸開個口,卻被對方回頭摔了下來。

可開頭那幾刺,就已經徹底的擊垮了這個瘦高個的心理防線,他第一時間沒有拿起手中的長槍反擊,而是莫名其妙的拔腿就逃,反而又給了高達補刀的機會。

於是他跟上,就又對着那個瘦高個的要害補了幾下,直接就讓那個瘦高個失去了所有的行動力,靠在木門上抖動了起來。

過了一會,聽到慘叫聲才趕過來的矮胖子,還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就差點被舉着長槍的高達給捅了個對穿。

好在的是,胖子胸前的鍋擋住了致命一擊,但也給胖子嚇的連連退了幾步。

這矮胖子定神一看,這才發現,這個到處是血的破舊馬棚里,躺着大哥二哥的屍體,還有之前那個抱着錢財跑路的內應三叔。

胖子一開始可不是真正的黃巾賊,他可是和大哥二哥還有三叔合夥打算貪了李氏某一偏房私產的人。

可誰也想不到的是,見三叔受了傷,大哥臨時就變卦想侵吞了那一份錢財,這才有了之後的事情。

只不過,胖子沒想到的是,殺了眼前三人的人,竟會是那個李宅里人人都可以欺負的小賤種。

這可把這個平日里也沒幹過啥好事的矮胖子給嚇壞了。

一開始嘛,他覺得自己跟這個小鬼也沒有什麼大仇大怨的,見對方只是個孩子,就想着哄一哄對方,先把三叔懷裡的包裹弄到手。

但他怎麼也想不到的是,這個孩子竟然很爽快就答應了,還主動讓他去撿地上的布包裹。

胖子一見這孩子鬆了口,立馬換上了笑臉。

此時的他可沒想招惹這個孩子,滿腦子只想着獨吞三叔偷出來的那筆錢。

可正當胖子志得意滿的拿起那個沉甸甸的布包裹,打算翻臉不認賬時,胸膛卻被一柄長槍給刺穿了。

胖子捂住槍頭,想要回頭,身後立馬就又被匕首扎了幾下,鮮血噴濺到了高達的臉上,高達卻沒有因為獵物的掙扎而鬆懈,直到那個死都還抓着包裹的矮胖子徹底斷了氣,他才停止了攻擊。

見那個胖子閉上了眼睛,高達這才伸手撿起了地上的包裹。

打開來才發現這個包裹里儘是一些器具什麼的生活用品,再加上一些看起來不是很閃爍的黃銅和碎銅幣。

高達知道這個時期的科技水平應該不高,所謂的黃銅可能就是金子,而那些用線串起來的銅幣,多起來攜帶又不方便。

於是他便用布條將一些可能值錢的黃銅塊綁在身上,又挑選了一些銅幣揣兜里。

便把剩下的沿途撒了一地,轉身就逃離了這個空蕩蕩的後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