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女帝不要盛寵要皇位
重生女帝不要盛寵要皇位 連載中

重生女帝不要盛寵要皇位

來源:google 作者:桃子哦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鳳雲青 古代言情 沐辭

堂堂女帝被人下毒,彌留之際,親眼看着自己最信任的人登上自己的皇位她不甘心,一朝重生卻不料重生到害死自己,篡奪了自己皇位的皇帝妃嬪身上,而且還是最不受寵的妃嬪為了奪回自己的皇位她不得不委屈求全,處處討好這個男人就在兩人相處時,男主漸漸被她身上獨特的氣質吸引最後發現她的真實身份,遇上開啟了無敵寵模式而女主卻每天想着怎麼手刃男主後來無意間發現自己慘死的真相,遇上兩人霸氣上線開始復仇卻不知更大的陰謀正在慢慢醞釀展開

《重生女帝不要盛寵要皇位》章節試讀:

鳳雲青聽到這話,不由得嗤笑一聲。

「你說本宮指使你下毒?那好,本宮且問你,本宮是何時何地指使你下的毒?」

「本宮指使你時,穿的是什麼衣裳,戴的什麼首飾。」

面對她一連串的逼問,那宮女明顯有些慌了,眼神飄忽不定。

「奴婢奴婢,當時奴婢實在慌張,根本沒注意這麼多。」

「是嗎?」鳳雲青眸光犀利的看着這宮女。

「那是什麼時候指使你的總記得吧?」

那宮女思量片刻之後脫口而出道:「是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淑妃娘娘把我叫到宮裡把毒藥給我的。」

鳳雲青冷笑出口,語氣更是難掩諷刺,「前天晚上?你確定?前天晚上我可不在宮裡。」

她轉頭看向沐辭,「皇上可以給我作證。」

沐辭微微一愣,緊蹙着眉頭看着鳳雲青。

這林蘇蘇膽子未免也太大了些,竟敢拿自己當槍使。

沒想到那宮女又急忙開口,「不不,不是,是前天下午。奴婢記錯了,是前天下午淑妃娘娘給奴婢的。」

話到此處,眾人也都看出了幾分端倪,這宮女明顯就是在撒謊。

沐辭臉色一黑,深沉的眸子裡布滿寒霜。

「還不老實交代?到底是誰指使你的。」

沐辭聲音不大,可是語氣卻帶着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那宮女戰戰兢兢的還想要做最後的殊死搏鬥。

「是淑妃……」

可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沐辭凌厲的聲音給打斷了。

「若你有半句虛言,朕絕不輕饒。」

那宮女一聽這話,徹底慌了,忍不住往王瀟瀟那邊投去求救的眼神。

卻被王瀟瀟無情的瞪了回去,還帶着點威脅的意味。

那宮女深知自己難逃一死了。

想到自己的家人,她心一橫,站起身就往一旁的柱子上撞去。

等侍衛將她翻過來時人已經斷氣了。

王瀟瀟見狀長舒了一口氣,剛抬眸卻撞上鳳雲青如利刃寒霜般的眸子。

她忍不住心頭一顫,一股寒意從背脊冉冉升起。

「皇上,現在可以證明我是清白了的吧?」

鳳雲青明媚的眼裡閃着自信且堅定的目光。

但是王瀟瀟可沒打算就這樣輕易地放過她。

她可是實打實的遭了罪的。

「皇上,就算這宮女自盡了也不能證明這件事情就不是淑妃做的呀!」

沐辭眸子裡帶着些許探究的看向鳳雲青,他倒是想要看看現在她還有很忙辦法證明自己是清白的。

「淑妃還有什麼話說?」

鳳雲青真想一巴掌呼死沐辭,這丫的是不是沒長眼睛?

還是被王瀟瀟這庸脂俗粉蒙蔽了雙眼?

「皇上,臣妾認為淑妃姐姐肯定是被冤枉的。」

此時,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

鳳雲青循着聲音望去,只見一個身着淡青色裙衫的女子。

一張精緻白皙的臉上掛着溫和的笑容,雙手交疊置於腹前,一股子書香氣息油然而生。

她朝鳳雲青微微一笑,隨即說出自己的見解。

「若是淑妃姐姐真要下毒,那肯定會萬分小心,又怎麼可能會這麼輕易被人抓到把柄。」

「更何況這宮女死的蹊蹺,倒像是被人威脅一般。」

她娓娓道來,眾人在驚訝的同時也覺得她說得有些道理。

但是鳳雲青更多的倒是對這個姑娘的好奇,不僅長得清新脫俗,說話的聲音也是難得的好聽。

真沒想到沐辭後宮還有這號人物。

看來沐辭也是個瞎眼的,放着這麼美的人不寵,偏偏看上了那胭脂俗粉王瀟瀟。

「那你說,是誰給本宮下的毒?」王瀟瀟惡狠狠的瞪着高清荷道。

面對王瀟瀟的惡語相向,高清荷依舊保持着溫和姿態。

「這個臣妾自然不知,但是蕭妃娘娘難道不覺得事出蹊蹺嗎?」

王瀟瀟眸底閃過一道惡毒的光芒,恨不得將高清荷刺穿。

此時鳳雲青開口道:「其實想要查出是誰下的毒也並不難。」

「小桃,將東西拿進來。」

她的話音剛落,小桃就抱着一個包袱走了進來。

「奴婢參見皇上。,各位娘娘。奴婢搜查華清宮,果然在這宮女的住處發現了東西。」

說罷,她將包袱攤開,裏面除了一些金銀首飾,還有一張銀票。

鳳雲青拿起那銀票,「一個小宮女不可能有銀票的。所以,定是收了人家的好處。」

「現在只需要查一下這銀票的出處,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

王瀟瀟頓時瞪大了眼睛,惴惴不安的看着那銀票。

「輕風,去查。」沐辭道。

輕風立馬上前接過那銀票。

就在這時,王瀟瀟突然站起身來,「等一下。」

「那個皇上,臣妾現在的毒也解了,所以這件事情就算了吧。」

「臣妾就委屈一下吧。」她可憐巴巴的說道。

鳳雲青輕笑一聲,「這怎麼能行呢?怎麼能委屈蕭妃娘娘呢?」

「輕風,去查!」她直接吩咐道。

這倒是讓輕風有些微愣,這吩咐的未免也太自然了些吧?

他看向皇上,只見沐辭擺了擺手,輕風就帶着銀票下去了。

王瀟瀟一陣揪心,卻也不敢明目張胆的上前去攔,只得眼睜睜的看着輕風帶着銀票下去了。

她給小翠使了個眼色,可是鳳雲青卻都盡收眼底。

就在小翠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溜出去時,鳳雲青直接叫住了她。

「怎麼?你想去哪兒?」

小翠尷尬轉身,「奴婢去給娘娘拿件衣裳。」

「哦~本宮還以為你想做什麼手腳呢。既然如此,去吧。」

鳳雲青說得輕巧,小翠也就不敢再出去了。

很快輕風就回來了,「啟稟皇上,內務府說這銀票是蕭妃娘娘取走的。」

眾人嘩然,齊齊將目光轉向王瀟瀟。

王瀟瀟連忙擺手否認,「不是我皇上,不是我。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銀票。肯定是有人冒充臣妾的。」

鳳雲青冷冷一笑,就這樣的貨色也敢跟自己斗?

「這麼大一筆錢,若沒有你蕭妃的印章,我諒內務府也沒有人敢動這銀票吧。」

王瀟瀟沒想到到頭來竟然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她狠狠瞪着鳳雲青,心裏暗暗發誓,這個仇她是一定要報的!

事到如今,若是想保全自己,只能這樣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