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

來源:google 作者:禿頭不扎丸子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沈蓁蕪 謝珣

近些天來夜半時分阿蕪總被噩夢驚醒,腦海里不斷閃過一些畫面,夢裡一容貌與之相似的女子一身紅衣從城牆一躍而下,耳邊依稀傳來一句「謝珣來生但願與你不再相見」展開

《重生後,我被瞎眼前夫盯上了》章節試讀:

沈蓁蕪和萍兒來到正廳便看見曹雲汐與沈老太太聊的正盡興,

只見曹雲汐穿了一身丹紅茶花印金襖裙,頭上梳着時興的同心髻發間配了支鎏金牡丹釵和同款花勝,模樣很是俏麗富貴。

聽見腳步聲二人齊抬頭望過來,瞧清來人是誰,曹雲汐激動的站起身急忙走了過來,拉起

沈蓁蕪的手左看右看上下打量好一陣兒才說道:「身體可大好了,前些日子與祖母去了金陵老家,

今日才回,一聽聞你病了急忙趕了過來」停了停接着道「你呀你,從小就沒個定性,與我二弟簡直就是倆小潑皮,不把自己折騰出毛病不肯罷休」曹雲汐說完直搖頭。

「我與他可不同,算了不提他,雲汐姐姐好久沒見你真是太想你了,走去我屋裡咱們好好聊聊」

說完沈蓁蕪拉着曹雲汐一起向沈老太太問了安便帶着她回了自己院子。

二人許久未見加之沈蓁蕪帶着前世的記憶,所以對着曹雲汐更是感觸,二人講了許多,說的起勁

曹雲汐突然提了一句「寒食節那日崔玲玲要舉辦一場踏青會,不僅邀了懷柔郡主和其他官宦之女,她還邀請了那些世家公子哥,嗯……估計你心愛的謝珣也會去」曹雲汐說完便盯着沈蓁蕪的臉。

「我身體剛恢復,受不得顛簸,大概是去不得了」說完,沈蓁蕪一臉平靜,完全沒有之前聽到謝珣就激動到不行的樣子。

「咦,這還是我的小阿蕪嗎?受什麼刺激了,連最喜愛的謝珣都不在乎了」曹雲汐不可思議道,

心想這可不像她,自從遇見謝珣,沈蓁蕪就像丟了魂兒一樣,時常將謝珣掛在嘴邊的,怎麼今天提到他卻一點兒也不激動,甚至有一些過於平靜了些,曹雲汐很是不解。

沈蓁蕪知道這會兒告訴曹雲汐她對謝珣不感興趣了肯定不會信,只能等日後再慢慢和她解釋。

「怎麼會呢,在乎肯定是在乎的,只是人家不見得對我如此上心,我又何必上趕着找沒趣兒呢」沈蓁蕪假裝憂傷道。

曹雲汐接道:「好,想明白了就好,像他那樣的謫仙人物咱們凡人還是遠觀就好,既然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不如那日你陪我去西市逛逛,正好二弟生辰還有月余就快到了,去給他挑個禮物差人給他送去定州」

曹雲汐這才理解了,原來是苦追謝珣無果受了打擊,怕她太過傷心急忙扯開了話題。

「好啊,到時候我也給他挑一件你一併帶去,免得他說我小氣」沈蓁蕪開玩笑道。

「你能送他禮物他就得感恩戴德了,諒他也不敢說嘴與你」曹雲汐笑道。

聊了大半日,曹雲汐在沈府用了午飯後二人又在房裡聊了許久直到酉時才回府。

…………

沈府眾人這兩日都在議論,總覺得沈蓁蕪變了許多,沒了往日的張揚,不再動不動就對着奴僕發脾氣,也不再三天兩頭往外跑,整個人安靜冷淡了不少。

沈蓁蕪本想還是按着以往行事,可是到底是活過一世的人,再去做那天真模樣反倒怪異,於是

也就隨心而去,唯有在沈老太太面前時才會偶爾露出小孩的稚氣。

沈老太太也察覺出孫女的異樣,於是便向沈蓁蕪

提道:「這些日子一直待在家裡,也不出去走動走動,可是有什麼心事,跟祖母說說,年紀輕輕的可別憋壞了身子」

沈蓁蕪安慰道:「孫兒就快及笄了,也該懂事了,理應在家學習禮儀和治理家務了,我不能總丟您和父親的臉呀」

「阿蕪真是長大了,看來我也老了啊」沈老太太看着沈蓁蕪一臉欣慰和感慨。

「哪兒能啊,祖母可正是風韻猶存的時候,怎會老呢,阿蕪還要讓祖母陪着阿蕪一輩子呢」

「過幾日寒食節我要陪着曹姐姐去西市逛逛,祖母可要帶着什麼吃食回來」

沈老太太聽了沈蓁蕪貼心的話喜笑顏開,正待搖頭,站一旁的范媽媽恭敬的說道:「老太太這幾日胃口不大好,都不曾

正經用過什麼飯食,姑娘不如給買些老太太愛吃的西市珍饈閣的桂花八珍糕」

「好啊,您看您剛剛還說我呢,您自己也要保重身體,不吃怎麼成,孫兒陪您多吃些」說完朝范媽媽使了個眼色。

范媽媽很是機靈,隨即吩咐了廚房做了飯菜,沈蓁蕪哄着沈老太太吃了許多,晚間又陪着

在花園散了會步直到扶着她回屋歇下,沈蓁蕪這才出了東院,走前還特意囑咐范媽媽沈老太太有何異樣一定及時告知與她。

………………………………………………………………………………

寒食節當天,沈蓁蕪一身天青色綉竹葉襖裙,頭梳雙環髻,配石綠絹絲絨花,顯得格外嫻靜淡雅。

萍兒看着鏡子前的沈蓁蕪,很是感嘆道:「姑娘真是越來越好看了」,怎麼突然就像變了個人似的,雖模樣沒甚區別,但給

人的感覺就是不一樣,沒有了尖銳戾氣多了些許沉靜典雅。

沈蓁蕪看着她笑了笑,她哪裡得知,面前的人是重活一

次的人,更何況前世追求謝珣時裝出的那份模樣好歹也堅持了三四年,又怎會不變。

出了沈府,沈蓁蕪坐着馬車緩慢往東巷去與曹雲汐匯合,二人匯合後便一齊乘了曹雲汐的馬車一起前往西市。

馬車內兩人並排而坐,曹雲汐穿了一身海棠緋紅襖裙,還是同心髻,這次戴了幾隻雕花玉簪。不時轉頭瞄一眼沈蓁蕪,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

沈蓁蕪看着她古怪的模樣笑道:「曹姐姐可是有話要說」

「哎呀,我還是說了吧,憋着實在難受,今日不是崔玲玲舉辦了踏春會嘛,就在西市旁郊外柏林河那裡,

之前我不是回絕了我與你的邀請嘛,哪想到那賤人竟然謠傳你怕是之前落馬破了相不敢去了,真是氣煞我也……

於是我便答應帶你前去」曹雲汐說完看了看沈蓁蕪,一臉心虛。

沈蓁蕪聽完無奈的拍了拍額頭說道:「好姐姐,那崔玲玲明顯是誆騙你呢,為的就是逼你帶我前去,

也罷,既然答應了就去吧,任她耍什麼花招也得我接招才行」

等到了地方,萍兒和曹雲汐的丫頭海棠分別扶了各自姑娘下了馬車。

雖說是在郊外,可崔玲玲還是用了些心思,着人圍了一大塊空地,裏面布置的倒也別緻,因傍着柏林河,讓人鑿了條水路安了些怪石做假山邊上放置了許多桌椅,儼然是要仿那曲水流觴。

崔玲玲看見二人下了馬車便迎了過來說道:「喲,真是難得呀,要不是曹大姑娘,今日我怕是請不來你呢」

沈蓁蕪從容說道:「怎麼會呢,我只是前些日子受了傷身體不大好,不太受得了熱鬧,再說了

你崔玲玲的宴會怎會有人不願來呢,怕是懷柔郡主都不敢不湊你的熱鬧呢」

崔玲玲聽出了沈蓁蕪的話里的嘲諷,心底怒火中燒,可想了想待會兒的計劃便忍了下來,露出

假意的笑道:「就你會打趣我,好了節目快開始了快進去吧」說完手朝圍欄里指了指讓二人先進去,接着又去迎其他人。

崔玲玲在又外面等了會,懷柔郡主這才緩緩而來,等下了馬車,崔玲玲馬上跟了過去迎接。

「沈蓁蕪來了嗎?都準備好了嗎」懷柔郡主接連追問道。

崔玲玲滿臉堆笑道:「安排好了,郡主放心,這次絕對讓她出一次大大的洋相,一定讓汴京城所有人都見識一下這位草包大小姐沈蓁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