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腹黑總裁心尖寵
重生:腹黑總裁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腹黑總裁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外星球果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芙 韓熾

【甜寵+雙潔+前世今生+1v1+霸總】純情影后童芙墜落,妹妹們計謀得逞,拿走錢財逼死童芙童芙葬禮上,是一群小人的狂歡,是他獨自來為她伸冤他那句「如果我們還有來生,我不會再錯過你了」,點醒童芙,回到了一年前重活一次,童芙揭穿心機妹妹,擺脫垃圾家庭,和韓熾一路在事業打怪,感情日益增長展開

《重生:腹黑總裁心尖寵》章節試讀:

「三少,我錯了。」

「再有下次,你直接去財務那結工資吧。」

韓熾冷冷的丟下一句話,便開始閉目養神了。

童芙,這個女人是真的有意思……

第二天,微博上已經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童芙也在此時從熱搜榜上下來了,她看了看熱搜榜,表示很滿意。

第一次和童家人鬧掰了,她也預料不了未來還會遇到怎樣的麻煩。

但目前為止,切斷童家人的經濟來源,才是她做得最好的一件事了。

手機里不停的響起公司的電話,不用看也知道童文森已經找了大伯和姑姑幫忙了。

畢竟大伯童文甫和姑姑童明珠在公司都持有2%的股份,他們在公司也算是有說話的權利的。

她洗漱完畢,換上了乾爽的白色T恤和黑色牛仔褲。

將一頭紅棕色的捲髮綁成了個小丸子,留下了兩邊鬢角的長髮絲。

裝點好一切後,她打算此次直接去童氏集團,該處理剩下的事情了。

開車到了童氏門口,只見一群人正在大門口等着她。

她把鑰匙給了保安後,獨自一人走到了童氏大門。

朱海花和童文森眼神都是惡狠狠的盯着她,似乎要扒出幾層皮一樣。

而為首的,是一個比童文森還年長几歲的老男人,他正一臉和藹的看着她。

那個許久不見的姑姑童明珠,也站在了朱海花身旁。

「各位,來得那麼早?」童芙笑了笑,並招招手。

「童芙,我養你那麼多年,到頭來你還是個白眼狼了是吧。」童文森實在是氣,但顧及人多,他不能動手。

「哦,誰是白眼狼還不一定呢。」

連一聲爸都沒叫,童文森心裏更慌了,她是不是又知道了些什麼。

童芙也不管這群人臉上的訝異,徑直走進了大廳。

「怎麼,都想在一樓開會是吧?」

隨後,其他股東都明白的往電梯走去。

而剩下的幾人,就是童家一家人了。

「童芙,我二哥起碼養了你二十年,那麼不容易,你現在到底想怎樣?」童明珠上前去,逼問她道。

「是嗎?從小就逼我管理身材,經常暈倒又要天天訓練。為了打造女明星,已經是很拚命的在管我了。」

「出道後,不管我生病怎樣,都要我繼續熬下去,姑姑你就沒聽說過,我在拍戲時還發燒嗎?」

童明珠這下語塞了,拉着朱海花一起正準備走進電梯。

卻看到童文森趁着童芙不備,狠狠地抽了她一巴掌,頓時,童芙左臉上印着一個大大的巴掌印。

而朱海花似乎是來氣了一番,甩開了童明珠的手,一腳狠狠地踹在了童芙大腿上,導致童芙身體不平衡坐在了地上。

童芙的穿着顯而易見的看到大腿上有一大塊淤青,而臉上的巴掌印比另一邊臉還要紅腫。

「童芙,這就是你反抗的下場。別裝柔弱了,快起來去開股東大會。」朱海花對着她罵道,並一臉看不慣她的柔弱感。

童芙抬頭,嘴角的血也流了出來。她眼神里都是堅韌,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

朱海花見了,更想再踹她一腳了。

可童明珠眼疾手快,攔住了朱海花的舉動。

童芙淡定的起身,走進了電梯,身後幾人也跟了上來。

「童芙,把嘴角擦擦吧,這樣破相開會真的很醜。」童明珠遞給她一張紙巾。

「姑姑,你還是留着等下擦眼淚吧。」

「死丫頭,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童文森見她仍是那麼固執,又想揮一巴掌過去,被童文甫攔住了。

「好了,等會開會,什麼都好說。」

隨後,一行人來到了十八樓,股東會議室。

當童芙帶傷進去時,那些外來的股東都驚奇的看了看童家人,但什麼也沒說。

「好,人都到齊了,會議準備開始。」童文甫對着眾人說道。

如果不是童芙股份最多,外人眼裡也都自動認為童文甫才是公司里的總裁。

「今天童池來不了,確定要開會嗎?」一個股東小聲問道。

「童池在外地出差暫時來不了,不過今天的決定,童池也沒什麼權利。」

童文甫又是一番解釋道。

童文甫:哼,還想繼續讓那小子來和我們分杯羹嗎?做夢!

童芙聽到了他心底的話,也是笑了笑,抬手對秘書說,「開始吧。」

「好,今天的決策很簡單,就是童氏的主心骨到底還是不是童氏的?」童文甫一針見血,問時,眼神看向了童芙。

儘管臉上帶傷,她的笑容還是很迷人。

她微微的笑了笑,「毫無疑問,一直都是童氏的。」

笑話,以後童氏是她哥的,這也要說出來嗎?

「好,那童氏的管理層是不是該調整一下了?」

「大伯要怎麼調整呢?」童芙讓他繼續表演。

「我想讓童長宇來童氏鍛煉。」

言下之意,就是讓童長宇,童文甫的兒子來謀個管理層位置。

「童長宇已經成年了,也是很適合來童氏深造啊。」

「對啊,童總的兒子一表人才,在童氏管理肯定沒有問題,童芙小姐還是答應了吧。」

「對對對,我附議,讓童長宇也進來。」

見到一群人附和着童文甫,他心裏高興極了。

「可以。」誰知,下意識童芙爽快的答應了。

「什麼?童芙你是認真的嗎?」童文甫確實有些私心,但這也是為了以後童氏的發展為好。

童芙對他點頭,「我認真的,不僅讓我堂哥進來,還讓童池準備接管童氏,畢竟我要你們童氏辛苦賺來的錢,也沒什麼意思。」

一不做二不休,她就想做一個先發制人的人。

好讓童文森和朱海花見了她的大度,無地自容。

童文甫彷彿預料之中,也開始答應了她的要求。

「好,童池畢竟還是二弟的長子,並且持有童氏38%的股份,但我想讓你堂哥也持有一些股份。」

童芙心裏表示很贊這個大伯,畢竟能為自己兒子謀前途的童家人也不多了。

「可以,不過有人要是對我和童池不利,該怎麼辦呢?」童芙說時,看向了朱海花和童文森二人。

「那就取消他們的股份。」他一臉鎮定。

「大哥,不要啊,你怎麼還要幫這個死丫頭。」

「什麼死丫頭,到底還是你家的孩子,不好好護着,以後童氏還會有輝煌嗎?」

童芙點了點頭,這個大伯真的很能處,有事他真教訓弟弟。

「好,我現在和你們說一件正事,我童芙,不是童文森的親生孩子。所以,我重新擬定了股份分配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