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
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 連載中

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

來源:外網 作者:飛豬豬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飛豬豬

《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是飛豬豬精心創作的科幻小說,筆趣閣實時更新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評論,並不代表筆趣閣贊同或者支持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讀者的觀點。展開

《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章節試讀:

薛凌一聽就來氣,大聲:「你再搗亂,我現在就讓人轟你出去!鄭叔已經跟你離婚!在法律上,你已經跟他沒半點兒關係!阿春姐跟鄭叔是有領證的,她才是鄭叔的妻子!」
唐虹是欺軟怕硬的人,對薛凌一向內怕。https://www.kingho.nethttps://
「我……我也是他的妻!他幾個孩子都是我生的!他大伯,他二伯,你們快過來!你們都是三遠最親的親人!你們都要為我做主啊!」
幾個農民漢子忙湊了過來,年紀大小不一,有些已經是五六十歲,有些則二三十歲。
唐虹哭哭啼啼,大聲:「這女人絕對不能讓她進去!她是貪着老鄭的錢來的!她嫁給老鄭後,一個蛋也沒下!她現在整天纏着我小兒子,就是為了得到老鄭的錢!」
「住口!」鄭小異沒好氣道:「媽!你鬧夠了嗎?!你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
「我當然知道!」唐虹尖聲:「反正我不管!我就不要這個女人再靠近老鄭!都是她這個喪門星!如果不是她,老鄭根本不會那麼早就死翹翹!」
幾個漢子聽信唐虹的一面之詞,對朱阿春指指點點。
「人家是三遠的原配妻子,還給他生下三個崽子。你一個蛋也沒下,對得起老鄭家嗎?」
「別在這兒丟人現眼!老鄭死了,人都沒了,你還圖啥?!」
朱阿春埋着腦袋,眼睛紅紅的。
鄭多多氣了,將朱阿春護在身後,粗聲:「你們閉嘴!唐虹——你害我們家還不夠嗎!?你別忘了,當初是你拋棄這個家的!你賭輸了五六百萬!連我們住的唯一房子都被你給賣了!我爸一而再再而三容忍你,最終不得不跟你起訴離婚!我爸倒在醫院,被你氣得做了兩次心臟手術,好不容易才將命撿回來!那時你在哪兒啊?你告訴伯伯叔叔們!你那時究竟在哪兒?!我爸癱瘓在家半年多,那時你一扭身就改嫁去了!你管過爸的死活嗎?你管過我們死活嗎?爸好起來了,賺了錢,你轉身就要來複婚!究竟是誰整天圖着我爸那點兒錢啊?!那就是你!你們幾個鄉巴佬!別聽她胡說八道!她要是那麼好,我爸就不會那麼慘!」
幾個伯父和叔叔互視一眼,想起當年鄭三遠為了還賭債,差點兒傾家蕩產的事來。
唐虹縮了縮脖子,對多多又氣又無奈,躲到了鄭大同的身後。
「你愣着做什麼?快把那女人趕出去。她不走,她就要分掉你爸的遺產。他剩下的錢能有多少?可別都被這女人給薅了去。」
鄭大同臉色詭異,想要開口——對上薛凌的冷眼,嚇得不敢張嘴。
薛凌沉聲:「朱阿春是鄭三遠的合法妻子,兩人領過證,登記在帝都xx區民政局裡。她現在才是鄭三遠的妻子。你們誰再敢在鄭叔的葬禮上亂來胡亂說話,我就讓人轟!唐虹,你最好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看在你三個孩子的面上,給你留一點兒面子。敢再胡說八道,那就別怪我報警。你誣陷他人名譽,又搗亂殯儀館秩序,擾亂死者安寧,這些理由足夠報警抓你!」
唐虹嚇得不敢出來,躲在大兒子身後,不再開口。
幾個鄉下人沒怎麼見過世面,此時見薛凌氣勢凌人,眉眼儘是霸氣,都直覺她是某個大人物。聽她喊鄭三遠叫「叔叔」,一時想不出來她究竟是哪裡人。
「他侄女,這嫂子是誰啊?」鄭大伯低聲:「怎麼喊你爸叫『叔叔』?」
鄭小異解釋:「她是爸爸的生意合伙人,也是爸爸最要好的朋友之一。爸爸臨終前,叮囑她幫忙分配他的所有遺產,包括毛衣廠。爸爸現在剩下的毛衣廠,也是她的。」
幾個鄉下人忌憚看着薛凌,忍不住問:「她又不是俺們自家的人,咋能讓她一個外人來分配遺產?」
「就是就是!你爸雖然沒以前那麼有錢,但遺產鐵定還剩不少?你哥都已經成年,是大人了。你爸咋沒將錢交給他來分啊?」
「奇了怪了!俺們那邊的傳統,都是家族裡的長輩幫忙分遺產。你爸是不是病糊塗了?咋整了一個外人來做這事啊?沒搞錯吧?」
鄭小異忙搖頭,道:「我爸臨終前這麼說的!我和我先生都可以作證!對了,當時我公公也在場,他也是能作證的。」
薛凌淡定道:「鄭叔臨終前叮囑我,讓我好好照顧阿春姐。另外,他名下的所有財產物產讓我幫他分配。我跟他合作了十幾年,他每一個月賺多少錢,具體收入多少,甚至連一毛錢,廠里辦公室里的賬目都清清楚楚寫得明明白白。我已經讓龔秘書和會計清點廠里剩下的訂單,迅速捋清楚,趁着你們長輩在場,明天喪事辦完後,趕緊將財產分配仔細。到時諸位也可以幫忙看看,我自會公道公平處理。眼下是處理鄭叔的喪事最要緊,不是討論這些的時候。」
幾個鄉下人不好再說什麼。
薛凌下巴微揚,道:「多多,牽着你阿姨進去。」
鄭多多忙點頭,攙扶朱阿春進殯儀館。
鄭小異瞥了自家大哥一眼,理都沒理,自顧自走了進去。
很快地,外頭開始陸續有人來弔唁。
鄭三遠在帝都混了幾十年,交友甚多,生意上來往的人也多,好些人昨晚是連夜開車坐車趕來帝都,只為了給這個老朋友送行。
薛凌和程天源忙得很,一邊招待客人,一邊準備回禮紀念。幸好有薛桓和薛衡幫忙,進進出出,跑來奔去。
朱阿春跪坐在首位,鄭大同帶着弟弟和妹妹,給客人鞠躬回禮。
薛之瀾和陳氏在一旁幫忙,程天芳則扶着肚子,坐在最角落處,不敢亂走動。
六爺也來了,帶了好幾個個頭健碩的兄弟,還有幾個年紀偏大的老者,一行人浩浩蕩蕩走進來。
他領頭,對着鄭三遠的遺照鞠躬。
「老鄭!一路走好!兄弟們下輩子再跟你做朋友!」
程天源招呼他們一人領一套回禮。
六爺微笑道:「程先生,不用了。我們沒準備什麼,也不必拿這些。我們跑江湖的,沒那麼多的規矩。」
薛凌快步走來,溫聲:「這是鄭叔老家那邊的老傳統。給一點兒甜的,一點兒好意義的水果,祝願活着的人有更好的未來。六爺,讓兄弟們都拿一份吧。」
六爺聽罷,扭過頭吩咐:「一人一份,拿着!」
眾人應好照做。
六爺看着薛凌,有些欲言又止。
「那個……薛老闆,能否借一步說話?」
薛凌點點頭,領着他出了殯儀館,來到角落一棵大樹下。
「六爺,有話不妨直說。」
六爺扯了一個笑容,道:「你薛大老闆還是一如既往的爽快。是這樣的,我聽說你在明湖那邊的『明天大廈』現在在招租,對嗎?」

《重生八零有點甜薛凌程天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