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
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 連載中

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

來源:google 作者:寒門闊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東方 薛沁 都市小說

【重生懷舊+美妻奶爸+贖罪自新+種田暴富】他曾是二流子,也是無雙國士!他懷着對妻女的巨大愧疚和遺憾,孤老終身,裸捐千億而死不料重啟人生,梟雄秦東方含淚回到了1986年,貧苦的嬌妻愛女被拐賣至死前一刻!他反手賣掉人販子,誓要守護家人一生幸福周全,在這個純真火熱的年代攪動風雲……展開

《重活80年代,開局賣掉人販子》章節試讀:

但秦東方並不知道。

妻子不光猜到了他「黑」壞人錢的事,還順帶把劣跡老公想歪了……

秦東方背起行囊追上去。

溫柔勸說著老婆,讓她打消回娘家的念頭。

「小沁啊,你看丫丫並不想去江南,而且咱媽的病也剛治好,這事還是緩緩吧老婆?別再衝動離家出走了,那樣會把你婆婆氣病的……」

久經商戰的秦東方明白,用兵之道,攻心為上。

薛沁聽了這話。

不由腳步微微一滯。

繼而雙眼潮紅,低下了頭……

想到婆婆、小姑子對自己和丫丫的好,她心中一軟,泛起了幾許酸澀。

「你還好意思搬出來丫丫奶奶?我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不都是拜你秦混子所賜嗎!」

她忍不住轉頭剜向秦東方,語氣冷怨又鄙夷。

「是,總之我錯了,再給你家男人最後一次機會吧,老婆看我以後是怎麼做的!」

薛沁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

最終還是絕望搖頭道:

「不了,我先隨你回家,處理好……分道揚鑣的事。」

當著孩子的面,她沒敢把「離婚」出說口。

在當下的80年代,這個詞簡直有點嚇人……

離婚約等於傷風敗俗!

因為大家普遍覺得,正經人誰離婚啊?!

想到雲陽村的婆婆和小橘,薛沁吸着挺俏瓊鼻仰起頭,不讓眼中倔強的淚珠滾下來。

小橘是秦東方18歲的妹妹。

她和嫂子的關係一直很好,也愛丫丫愛到了骨子裡。

薛沁今天帶着孩子離家出走,婆婆和小姑子發現後,肯定會急死的……

妻子的反應,令秦東方感到心疼和悲傷。

他輕拍着薛沁的香肩,來了個緩兵之計:

「行,那老婆先回家給咱媽和小橘道個別,再收拾得漂亮利落的,帶丫丫去江南吧。」

「大城市的薛家親戚們,本來就瞧不起咱,小沁要是這樣灰頭土臉回去了,還不得被他們嘲笑死……」

薛沁聽了嘴角微抽,蹙眉不語。

扯着女兒低頭前行……

丫丫一聽說媽媽還想着帶她回江南,卻嘟着嘴表示抗拒!

雖然她沒見過大城市的外公外婆,但通過長輩們以前的談話,小丫頭聽得出來。

自己的麻麻薛沁,和她粑粑麻麻的關係很不好……

個性小橘甚至還摟着3歲侄女,口無遮攔的打抱不平說:

「俺家小美丫這麼漂亮可愛,出類拔萃!你姥爺那個老糊塗仗着是富人,竟敢拒絕你們娘兒倆回江南市走親戚?嘿,他一把年紀活到狗身上了吧……」

丫丫對去外公外婆家很抵觸。

其實薛沁又何嘗不是呢……

從懷上丫丫那一刻起,她在江南就已經無家可歸了。

若不是被秦東方逼到了絕境,讓她傷心透頂!

薛沁也不想帶女兒灰溜溜回那個家,飽受親屬們的冷眼奚落啊……

秦東方見妻子一瘸一拐的牽着女兒走,心疼又着急。

但她們一個不讓自己背,一個又不讓抱。

這兒離夏州市區還挺遠的。

四周都是山林,根本打不到車。

農曆八月初的陽光一片炙熱,烤的人渾身冒汗。

薛沁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又脹又癢!

她雪白中透着點淡黃的肌膚,平時被烈日一曬,就會紅腫過敏。

這年頭卻沒有防晒霜。

薛沁從兜里掏出一件破舊的錦絲頭巾,摺疊成三角型蒙在臉上,繫到了腦後。

這塊高檔面料的絲巾,是當年母親在江南市買給她的……

幾年前沒有遇見農民秦東方時,她還是一個富貴之家的嬌公主。

睹物思人。

薛沁被勾出了辛酸的熱淚……

一家三口拐上大道後,也沒等到專門載客的車子。

秦東方就站在路邊,遠遠朝着經過的公私車輛招手,想搭個順風車回城。

以減輕受傷妻子,和幼小女兒的痛苦……

但先後經過的吉普車和小夏利,都對秦東方的含笑揮手視而不見,沒人停下來。

倒是有一輛土黃色的小破麵包。

車主見薛沁腳步踉蹌扯着個孩子,對這家人心生同情。

緩緩停在了秦東方身邊:「同志,你們這是要回城嗎?坐我的車!」

「啊……那太謝謝您了!」秦東方和薛沁很感動。

「蜀黍,你細大好銀!」

走得小腳丫生疼,又滿頭是汗的丫丫,也對人家豎起大拇指耍甜嘴。

這種微型麵包車很迷你,被人們稱作「小馬鈴薯」。

秦東方和妻女上車後。

見駕車的城裡人衣着體面,卻沒有嫌棄自己這個農民小家庭,很是溫暖感動。

就打量着狹小簡陋的迷你車廂,對車主真誠道:

「謝謝您啊同志!一會兒我可得讓好人有好報。」

與秦東方當年乘坐的防彈紅旗L90相比,這個小馬鈴薯雖顯得寒酸,卻裝滿了珍貴的人情味。

丫丫坐到了爸爸腿上。

一對黑眼睛骨碌碌轉動着,滿懷好奇打量車內的一切。

這可是她第一次坐大汽車呀……

回到村裡,夠給小夥伴們吹上好久好久了!

小馬鈴薯上帶有車載單放機,能插磁帶聽歌的那種。

前行路上。

車上播放了鄧麗君和費翔的歌,一首首經典作品都很動聽……

繼而又飄出一段,秦東方夫妻倆很熟悉的,純凈優美的女聲——

「你的身影,你的歌聲,永遠印在,我的心中!昨天雖已消逝,分別難相逢,怎能忘記,你的一片深情……」

秦東方聽了心頭髮顫。

不由得閉眼仰頭,把腦袋靠在了后座上。

他身邊的薛沁聽着聽着,也轉臉捂住了嘴,美眸中淚光隱現。

這首動聽的《鄉戀》,她幾年前還教秦東方唱過啊!

那時候的兩個人,何等浪漫幸福。

雖然貧窮,卻是有情飲水飽!

望着車窗外的山間農田中,迎風嘩嘩搖曳的玉米葉~

薛沁不由酸澀回想起了。

她這個大城市女孩和秦二流子,相識相愛的點滴……

晶瑩淚珠頓時湧出眼眶,順着薛沁白皙的臉頰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