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撩寵,病嬌大佬慣壞小嬌妻
致命撩寵,病嬌大佬慣壞小嬌妻 連載中

致命撩寵,病嬌大佬慣壞小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吉祥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瑾言 葉靈兮 現代言情

【契約+雙潔+先婚後愛+假病嬌+撩撥+互寵+虐渣】她,葉家養在鄉下的千金,豪門中的笑料一朝替嫁,鄉下女嫁給了殘疾病秧子傅瑾言,成了笑料中的笑料所有人都等着看熱鬧可等啊等,他們看見,傅瑾言好了!陰沉冷戾的男人,夜裡會在她耳邊溫柔低語:「乖,和我生個孩子」會在惹氣小嬌妻時低頭認錯,「求你,不要走,再給我一次機會……」她被病嬌大佬小心翼翼地種在心上,白蓮有人幫打,渣妹有人幫虐然而……眾人眼裡的嬌弱千金,某一日卻被媒體抓到當街制服歹徒,眾人震驚!此後,嬌弱千金捅天捅地,眾人跪求:「傅總,能不能管好你家媳婦兒!」男人:「我老婆最柔弱,你們不要誣陷她」當夜卻狠狠咬上了她的耳垂,「有壞人,為什麼不找老公?」展開

《致命撩寵,病嬌大佬慣壞小嬌妻》章節試讀:

翌日一早,傅瑾言醒來,看到葉靈兮已經換下婚紗,穿着一套休閑服。她卸了妝,及腰的長髮紮成一個馬尾,看起來青春又活力。

「我更喜歡看你扎着兩條麻花辮。」

傅瑾言的話,讓葉靈兮微蹙眉頭,試探道,「你見過我扎麻花辮的樣子?」

「沒有。我只是覺得你的秀髮這麼長,扎麻花辮更好看。」

傅瑾言否認了,沒想到葉靈兮的反應這麼快。

「我倒是挺喜歡扎麻花辮。」

女為悅己者容。葉靈兮也不例外。

傅瑾言說扎麻花辮更好看,她動手將馬尾解開,只花了幾分鐘時間,就紮好兩條麻花辮,美目倩兮地看着他,「這樣好看?」

「好看。」

傅瑾言點點頭,葉靈兮現在的模樣就是那天在山林里初見她的樣子。

「叩叩。」

房門被敲響,劉媽的聲音響起,「少奶奶,少爺,該去給老夫人敬茶了。」

「好的。」

葉靈兮應了一句,看着傅瑾言,「我們怎麼出場?」

「你配合就好。」

傅瑾言笑了笑,坐到輪椅上,在膝蓋上放了一條薄毯,又戴上一副墨鏡。

葉靈兮撇了撇嘴,知道傅瑾言在外人面前的狀態是又癱瘓又癱瘓。他這副裝扮,誰看得出來是真的假的?

她推着輪椅走到房門邊,打開房門,看到劉媽還站在外面等着。

「少奶奶,我來推。」

劉媽接過輪椅,推着傅瑾言往大廳的方向。

葉靈兮走在邊上,目光四處梭巡着。這傅家老宅還真是大啊,從房間到大廳得走上幾分鐘。

「喲,新娘子來敬茶了,可是讓我們久等了啊。」

說話的人是二房郭麗,語調嘲諷,一看就是個愛挑事的主兒。

大房譚芬,也就是傅瑾言的媽媽,實在是討厭郭麗刻薄的樣子,出聲維護葉靈兮,「你只是二嬸,若是等不了,可以先撤。既是我的兒媳婦,給我和媽敬茶就好。」

「你……」

郭麗懟不上話,氣得要命。

「郭麗,少說兩句。」

傅強陰沉着臉,有些厭煩郭麗總是不分場合,與人為難。

郭麗看傅強生氣了,也不敢再造次。

傅遠軍站在兩人的身後,他今年二十六,年長傅瑾言一歲。雖是大哥,卻是二房生的,不算嫡出,讓他覺得自己低傅瑾言一等,總是暗中處處針對傅瑾言。

昨晚他去新房鬧了那一出,心裏對葉靈兮有幾分忌憚。但他看到她今天如鄰家妹妹的清爽打扮,心又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三房夫妻倆只是一臉笑意地坐着,沒有出聲。站在他們身後的是個女孩,年紀和葉靈兮相仿。

葉靈兮只花了幾秒的時間,就已經將在座各位的身份搞清楚了。

傅瑾言說老宅里勾心鬥角的事不少,有錢人這生這麼多孩子,為了財產,能不勾心鬥角?

只是大房怎麼就一個人?傅瑾言的爸呢?

「少奶奶,先給老夫人敬茶。」

劉媽端着托盤上前,葉靈兮見傅瑾言的手在托盤上摸索,有些好笑。

她先拿過一個杯子放到傅瑾言的手中,自己再端起另一杯,跪到棉墊上,向著傅老夫人舉起杯子,恭敬地說道,「老夫人,請喝茶。」

傅老夫人像是沒有看到葉靈兮舉杯,刻意給她難堪,她也不生氣。

傅瑾言看着葉靈兮低眉順目的樣子,微微挑眉。他假裝虛弱地咳嗽幾聲,將手中的杯子舉起,沙啞着聲音說道,「奶奶,請喝茶。」

他故意將杯子的方向舉偏了,畢竟他是瞎子嘛。

劉媽接過傅瑾言手中的杯子,遞給傅老夫人。傅老夫人抿了口茶,放到托盤上,拿了一個紅包給傅瑾言,「你現在成家了,身體要趕緊好起來。」

傅瑾言點頭,「謝謝奶奶。」

傅老夫人這才伸手去拿葉靈兮手中的杯子,抿了口茶,遞了個紅包給她,「該說的話,昨晚我已經說過了。守好自己的本分,知道嗎?」

「是。」

葉靈兮乖巧地點頭,給人一種不具殺傷力的錯覺。

劉媽引着葉靈兮去譚芬的面前,「少奶奶,接下來是給婆婆敬茶。」

葉靈兮舉着杯子要下跪時,被譚芬攔住了,「別跪了,心意到了就好。」

「謝謝媽。」

葉靈兮對譚芬的好感倍增,看着她抿了口茶,遞紅包過來,「和瑾言好好過日子。」

劉媽引着葉靈兮去二房的面前,「這是二叔二嬸。」

葉靈兮分別給兩人敬茶,郭麗眼睛一翻,倨傲地說道,「喲,怎麼沒跪下奉茶?」

「我這個當婆婆的都沒讓她跪,你是覺得你和咱媽是一個層次的嗎?」

譚芬淡淡的一句話,讓郭麗的臉色變了變,訕訕地說道,「我怎麼能和媽比呢?」

傅強見郭麗又多此一舉,咬牙切齒地低語道,「你要是學不會聰明,就給我滾回房間去。」

兩人面有菜色地喝了茶,一人給了葉靈兮一個紅包。

葉靈兮眼角的餘光察覺傅遠軍在盯着她看,暗暗瞪了他一眼,嚇得他馬上轉開頭。

這一切都落入傅瑾言的眼中,他忍不住勾起唇角。

劉媽引着葉靈兮去三房的面前,「這是小叔小嬸。」

傅朋和孟淑主動去接葉靈兮手中的杯子,抿了一口,將杯子放到托盤上,拿出紅包給她,「以後都是一家人,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開口。」

「謝謝小叔小嬸。」

葉靈兮笑着點頭,對於三房,她算略有好感。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先不管人家是不是真心的。

「吃早餐。」

傅老夫人喚了一句,大家紛紛起身去餐廳。

葉靈兮推着傅瑾言的輪椅跟在他們身後走,傅遠軍靠過來,扯着笑臉,「弟妹,我來幫忙推。」

他的手故意去碰葉靈兮的手,她不悅地蹙眉,暗中拿出銀針狠狠地扎向他的手背,他痛得叫出聲來,「嘶……」

「怎麼了?」

大家都紛紛轉身看着傅遠軍,他的臉漲成豬肝色,搖搖頭,「沒事。」

他不敢再造次,快步往前走去,離葉靈兮遠遠的。她就是一朵帶刺的玫瑰,他算是再次領教了。

葉靈兮低聲嘟囔一句,「敢吃老娘的豆腐,他真是活膩了。」

傅瑾言聞言勾起唇角,葉靈兮可柔弱可乖巧可帶刺,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實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