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連載中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

來源:google 作者:安基樂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岳無邪 玉簫仙子

倒霉的逆央仙帝,在仙界本是無敵的存在,可惜在迷神殿不小心踩到神界死蟲子,最終被毒死了……不甘心的逆央仙帝重生到了一個壞事做盡的紈絝子弟岳無邪體內,頓時頭疼萬分……系統提示:逆央仙帝把穿越者的臉丟盡了,高武世界你把握不住,還是去低武世界混吧……逆央仙帝:……逆央仙帝:不管高武世界或者低武世界,我都是最靚的仔……逆央仙帝:這個世界誰是最漂亮的女人……「當然是玉琴宮的玉簫仙子」逆央仙帝:以後她就是我的女人……展開

《震驚!玉簫仙子竟然有夫君了》章節試讀:

殺手聽到岳無邪的話,頓時有些懵…

俺可是沒有感情的殺手,你竟然敢看不起俺…

殺手二話沒說,一個翻身進入了岳無邪的房間。

看到房間只有岳無邪一個人,殺手頓時放下心來了。

他還以為岳無邪設置陷阱,想把狗子引進來殺掉呢……

他的任務是殺了岳無邪拿五千兩銀子。

然後從此走上人生巔峰,迎娶白富美…

「喂,誰派你過來殺我的…」

「俺可是有信譽的殺手,不能說…」

殺手快速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準備刺向岳無邪。

「哦,那你可以去死了。」

岳無邪隨手拿起撐窗戶的竹竿,有成人中指粗,長度一米左右。

雖然岳無邪才修鍊了一天,但是這個殺手只是後天五層境界的普通殺手。

雖然力量弱了點,但是岳無邪戰鬥經驗豐富,兩個回合就挑飛了殺手的匕首。

竹竿指着殺手脖子,岳無邪低聲問:「到底說不說!」

「俺,俺也不知道誰是墓後煮屎者…」

「俺只是負責去接任務的,有人給了一份你們岳家守衛巡邏時間圖,俺就過來了。」

岳無邪看問不出什麼,頓時右手用盡全力將竹竿刺了過,嘴裏輕叱一聲:

「破天劍訣之刺鴻!」

逆央仙帝巔峰時期,曾經一招破天劍訣之斷江,將一個星球劈成兩半…

沒有仙氣,這招破天劍訣使出來沒有毀天滅地的威力,但是速度非常快。

竹竿很輕鬆就刺穿了殺手的脖子。

殺手一隻手捂住脖子上流出來的鮮血,一隻手指着岳無邪嘴裏低喃着。

「你,你不是…」

話沒有說完,便倒地不起。

岳無邪搜索了一下殺手身上,發現了一個黑色瓷瓶和一張岳家守衛巡邏時間圖。

打開輕輕聞了一下,「化屍散?」

「挺專業的,隨身帶着這玩意。」

岳無邪拔出竹竿在殺手身上擦了擦血跡,打開化屍散撒在他身上。

屍體開始發出「呲呲」的聲響。

之前一戰,讓本來還有些慫,感覺自己實力不足的岳無邪,心中升起了幾分自信。

「要不要離開新手村,去江湖中走上一遭?」

一炷香的功夫,偌大的屍體就只剩下一些衣服碎片…

岳無邪拿着圖紙陷入沉思,到底是誰三番兩次要加害他。

他隱約記得炸學校的事,好像是第一天從學院回來。

他跟岳無殤嘮叨了幾句學院很無聊枯燥無味…

岳無殤隨口說了一句,無聊就炸了他。

說著無意,聽着有意,也不知道原宿主是不是真的沙雕。

第二天真的把學院給炸了…

岳無邪也跟岳無殤嘮叨過,身體有點虛。

然後岳無殤給了他一瓶紅色藥丸,說能夜御七女,結果早上他就掛了…

加上現在手中的圖紙,要說這事跟岳無殤沒有關係,岳無邪是不信的。

至於動機就很簡單了,岳無憂是女人,遲早要嫁人的。

要是岳無邪死了,岳家的所有家產就是他的…

「算了,跳樑小丑,先讓你囂張幾天。」

這個世界以武為尊,提升實力才是王道,想到這裡,岳無邪又重新來到床上開始盤膝而坐,呼吸吐納…

當下, 岳無邪心中繼續跟隨破天劍訣的功法,以自己的意識力吸引着稀薄的靈氣向著身體靠近!

隨着岳無邪意識的控制,那在他周身的靈力竟然真的是受到了牽引一般。

向著他的身體接近而來,緩緩的沒入了他的身軀!

穿過皮膚、血肉筋骨、向著他的丹田漂浮而去!

所過之處,靈力帶給身軀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就好似一道暖流,流淌於他的軀體內。

「唉!穴位開發的太少了啊!」

想當年他隨便一運氣,周圍的靈氣就形成漩渦漏斗,如鯨吞虹吸一般向他的毛孔穴位湧入…

修鍊了一天一夜,有了幾縷靈氣以後,岳無邪用這些靈氣很輕鬆的打通了任督二脈…

任脈主血,督脈主氣。

任督二脈若通,則八脈通。

八脈通,則百脈通。

全身經脈被強行打通以後,岳無邪感覺神清氣爽,內力充足。

以後走路,吃飯也能感覺丹田內靈力自我循環,靈力無時無刻都提升着。

閑着也是閑着,又繼續打通了五十個穴位…

因為他知道穴位開通越多,靈力吸收速度越快。

有了上一世的經驗,岳無邪修鍊破天訣的速度非常快…

岳無邪又花了一天時間修鍊了一下仙法《隱匿訣》,上輩子就是不懂低調才死的不明不白。

現在的岳無邪身體沒有任何靈力波動…

「修真界最不缺乏的就是天驕,但是真正飛升仙界的又有多少…」

岳無邪感嘆人生的時候,突然感覺屋頂有人在觀察着他。

岳無邪連忙停止修鍊,隨便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書無聊的翻看着…

他知道這是岳家護衛長戰七夜,應該是岳百歡派他來查看岳無邪的。

畢竟岳無邪可不是個聽話的主,每次關禁閉的時候都會偷偷跑去怡紅院…

岳百歡書房內。

戰七夜俯首站在岳百歡旁邊,面無表情的報告着岳無邪的情況。

「七夜,你說這臭小子一直沒出過房間嗎?」

岳百歡有點慌了,畢竟三天三夜沒吃沒喝。

不會是餓暈過去了吧!

「煩死了,老三平常不是會自己翻窗悄悄跑出去嗎?」

「瑪德,難道他想活活把自己餓死嗎?」

岳百歡一直來來回回在書房走動着…

「算了,打開門,告訴他,我不管他了,他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對了,你悄悄跟着他,臭小子連學院都敢炸,不知道他會闖什麼禍出來。」

「是!」

戰七夜得到命令,隨後身影便消失不見了。

岳無邪的房門被打開,戰七夜緩緩走了進來。

「三少爺,老爺放你出去了。」

「太好了。」

岳無邪早就想出去了,在家裡老有人盯着他,他修鍊老是被打斷,他感覺很無奈…

很快岳無邪就來到徐州城最大的酒樓。

「小二,好酒好菜趕緊送上來。」

岳無邪一進酒樓來到一個靠窗的位置對着小二大聲呼喊。

「賢弟,不好,是岳老三來了,趕緊帶着你媳婦回家躲起來…」

「小姐,不好,岳老三來了,快把面紗帶起來,我們趕緊回家…」

「老闆娘,不好了,岳老三又來了,你趕快進內堂躲起來…」

岳無邪:┐( ‾᷅㉨‾᷅ )┌

「我特么有這麼可怕嗎?」

「怎麼是個母的看見我就跑!」

岳無邪有些疑惑的看着周圍,凡是個女人都往酒樓外面跑。

其中還有一位五十多歲的大嬸…

岳無邪感覺這位大嬸對他:傷害性不高,侮辱性極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