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這個少女不好惹
這個少女不好惹 連載中

這個少女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湯湯諾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路玄瑾a 韓七七

前世她是萬眾矚目的小公主,因為意外來到了新的世界,在這裡她修鍊法術,煉丹藥,收萌寵,打壞蛋,遇帥哥,修仙之路快樂到底展開

《這個少女不好惹》章節試讀:

兩天過的很快,眨眼間就到了訂婚這一天。

一大早就聽見外面吵吵鬧鬧,韓七七便被人喊起來沐浴更衣,困的她哈欠連連,差點在澡盆中睡過去。

今日韓家人都在,府里的人裝扮的紅紅火火的,也邀請了不少客人前來見證。

李家家主李偉奇攜家眷早早的坐在正廳喝着茶與韓爭聊着天。

一旁的李文義一身乾淨整潔的墨藍色長服一手端着茶杯整個人顯的高貴帥氣卻一臉的心不在焉的坐在座位上,神情不定。

李文義長的其實也是俊美的,五官標誌個高身材也好,天賦也不錯,如今才18也是金丹中期修鍊者,東臨城也有不少女孩子喜歡他愛慕他,可不知為何他被韓文文迷的暈頭轉向,只想娶她一人。

韓文文很早就與他說過,韓七七母親早死從小就被養在鄉下,無人管教,目不識丁,就是一個野孩子,天賦也不高無法修鍊,整個一個廢物,長得也又瘦又丑,他便覺得此等女子如何能配的上自己,整個人嫌棄的不行,儘管是走個過場結個婚,成婚後韓七七她也活不了多久,一開始他與張晴私下達成共識,他幫張晴弄死韓七七,韓文文便成了嫡女,嫁與他做正室也是剛剛合適的。但一想到現在娶的不是自己心愛的文文,就覺得嫌棄的要命。

韓文文今日穿了一身淡紅色的漸變長裙,仔仔細細的畫了個美美的妝,嬌俏可人,彷彿定親的人是她自己,看的李文義移不開眼,越想越覺得韓七七配不上他,更比不上韓文文。

兩人的眉目傳情可是被剛走到門外的韓七七看了個正着,韓七七冷冷一笑邁步進門,向韓爭和各位長輩行禮,畢竟禮數不能少。

韓爭看了看她也沒與她多說,點點頭示意她坐下,李文義看到韓七七來了,先是震驚了一下便移不開眼了,直勾勾的看了她許久,她一身白裙,走起路來輕巧靈活,像是仙女下凡一般,一舉一動都帶着靈氣,如今的韓七七皮膚白皙,五官也張開了,身材也好,整個人的氣質也與之前大不相同,只是安靜的坐着也能感覺到她強大的氣場,渾身散發著冷清的氣息。貌似這個女人也沒有韓文文說的那麼不堪,甚至比韓文文和他見過的美女都還要美上很多。

李文義對韓七七的態度和眼神引起了韓文文極度的不滿,她沒想到韓七七這個野種幾日不見居然收拾的如此乾淨漂亮,如今的她出現簡直在搶她的風頭,就連她自己也有些自愧不如。她用力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李文義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尷尬的咳嗽兩聲朝韓文文示好。

「七七啊,這位便是李家家主,你未來的婆家,這位公子便是你未來夫婿,快來見過。」韓爭提醒道。

「見過李家主、李公子。」韓七七看了李文義一眼,裝作嬌羞的低下了頭,小臉一因為害羞變得紅撲撲的。

「李伯伯,您如果姐姐有什麼做錯的還請您見諒,姐姐從小她養在鄉下,不懂什麼規矩。娘親可是想了許多辦法的。」韓文文看韓七七有意無意的勾引她的義哥哥氣的咬牙切齒。她說這幾句話看似幫她說話,實則諷刺她不懂規矩,韓七七也只是笑笑,並沒有說什麼。

韓七七端坐在位置上眼神也有意無意的向李文義瞟,看一眼便低下頭面帶嬌羞,滿眼的愛慕,看的李文義非常滿意,他喜歡這種被愛慕的感覺。

先讓你們得瑟着。

臨近中午了,韓爭邀請李家人前去用膳,李家也欣然答應,幾人有說有笑的離開。

飯桌上,韓七七和韓文文一左一右的坐在李文義身邊,似乎在暗示什麼,韓七七可不管該吃吃該喝喝,反正她不可能嫁給李文義,用膳期間,韓七七有意無意的向李文義靠近還極其勤快的為李文義布菜,儼然一副是他妻子的模樣,看的李文義有些恍惚。

一旁的韓文文直勾勾的盯着韓七七笑眯眯的模樣,簡直恨死她了,居然勾引他的義哥哥,而義哥哥居然沒拒絕她,如果義哥哥真的愛上她了........韓文文越想越心慌。偷偷給李文義使了個眼神便起身離開,李文義愣了一下像是在思考什麼,沒多久,李文義也起身說想要去轉轉。

韓七七見二人都走了,先示意一邊的甜甜,甜甜早就明白了,立馬就跟上了二人。

甜甜跟着李文義來到韓府的後花園,那裡草木茂盛,如今花也開的好,且外人不能進,花園中還有一個小屋,從前是個儲物間,裏面放滿了工具。此時人們都在前廳用膳,這裡不會有人。

老遠便看到韓文文的身影,她面朝小屋,不知在想什麼,甜甜躲在一棵樹後,安靜觀察,只見李文義快速走到韓文文身邊,摟着她的細腰在耳邊輕輕親吻,起初韓文文是推搡的,看起來還有些生氣,不知李文義與她說了些什麼,她便笑着靠在李文義懷中,李文義有美人在懷,手也不老實,二人便朝小屋中去。

甜甜跟上去趴在門口聽,沒多久便聽到了粗重的呼吸聲,時不時還能聽到韓文文的輕喘。

甜甜立馬跑回去給韓七七說,韓七七覺的好戲開始了。

眾人吃的也差不多了,韓七七便起身向韓爭提議,吃飽了帶大家逛逛消消食,韓爭覺得有道理,正好可以讓大家見識一下韓府的實力,便想起自家的後花園,招呼着大家一同前往賞花。這可真是韓七七的神助攻。

一群人說說笑笑的來到韓府的後花園,大家都在安靜的賞花聊天,韓爭派人將茶端來,邊看邊聊。

其中幾個別的家族的夫人溜達着就走到木屋前,因為路過隨意的朝屋裡看了一眼,這一眼差點沒把她們的魂嚇掉,大喊一聲,驚訝的超韓爭若有若無的看去。

韓爭及其他人也都聽見了,以為是出了什麼事情,匆匆趕去幫忙。這一去不要緊,很多人看到了屋內白花花的兩個身子躺在一個破舊的小木床上睡的正香,二人摟在一起睡的正香,屋中之人背對着門口,看不清裏面的人,韓爭以為是府中的丫鬟和小廝在此處私會,氣的一腳將門踹開,一群人涌了進來看熱鬧。屋子中衣服被扔的到處都是,肚兜被掛在一把鋤頭上面,整個屋子中充滿了曖昧的氣息,不用看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床上的二人被驚醒,睜眼便看到門口這麼多的人,韓文文驚叫的扯了扯身上的被子,現在的她可是一件衣服都沒有穿,白花花的身上布滿了吻痕,很是醒目。

韓爭一看自己的女兒躺在床上,身上還什麼都沒有,來不及想別的,將周圍看熱鬧的人全都給攆出屋子了,說是要處理這兩個不懂事的下人。

別人可不傻,又不是沒見過韓文文,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在姐姐定親的時候勾引姐姐的未婚夫,都勾到床上去了,也真是不要臉,騷貨,賤貨。

眾人有這麼大的熱鬧自然不能輕易離開,韓爭也不好直接開口趕人,只能忍着眾人的圍觀和議論。

李文義起身,看了下門口的韓爭和自己的父親,再看了看身後沒有穿衣服的韓文文,愣了一下,臉色鐵青的穿好衣服,將地上的衣服是起來給韓文文。

韓爭已經重新關好門,等韓文文穿衣服,他此時站在門外臉色鐵青,她最疼愛的女兒居然做出了這種事,還讓別人看到了,簡直是丟了韓家的臉,李文義娶韓七七本就是權益之策,她就如此的等不及嗎,她這樣做韓家收得到的錢豈不是更少了。

一旁的李家家主倒是沒什麼太大的反應,他家是兒子,有姑娘往上貼自然是好的,如此收了韓家兩個女兒也是不錯的選擇,至少韓文文的聘禮可以省去不少。

韓七七站在後面,面無表情,內心開心的不行,嘴唇卻是蒼白的。彷彿受了很大的打擊。

眾人看她如此,以為是受了巨大的打擊,畢竟自己訂婚的日子,親妹妹卻和未婚夫爬上了床,也是夠難受的了。大家紛紛安慰她,看着韓七七忍住不哭的表情,很是心疼這個孩子。更覺得韓文文不是個東西。

屋裡的兩個人收拾好了自己,開門走了出來,韓文文看着臉色鐵青的韓爭,害怕的跪下,滿臉通紅,不敢太敢抬頭,她不想面對別人的指指點點。

至於李文義,他父親都不生氣,他也就跪下裝裝樣子。

韓爭上來就給韓文文一巴掌,又一腳踹在她身上,用了一半的力氣,踹的韓文文吐了口血。

「韓文文,為父對你不薄,你為何如此丟我們韓家的臉,為何,訂婚之日,搶你姐姐的未婚夫,你可真是膽子大,你可知你都幹了些什麼!」韓爭的眼睛紅的嚇人,本來想反駁的韓文文也憋了回去,被踹吐血的她渾身像散架一般,只能藉助李文義的胳膊才能站穩。

「罰這個孽畜關祠堂,跪五天。」韓爭這是對韓文文最狠的一次了。

韓文文抽泣着被兩個丫鬟帶了下去。

韓爭見女兒離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便讓李文義起來,如此也該重新討論一下了。

「父親,既然妹妹愛慕着李公子,且已有夫妻之實,七七願意將位置讓出來。」韓七七趁着人多,趕緊挑明。

「放肆,你與李公子的婚事早就定下的,怎能因為你妹妹便取消。」韓爭不想錯過這次送走韓七七的機會。

「父親,父親是不喜歡七七留在父親身邊嗎,沒關係,七七可以出去住,不在家礙父親的眼,只是如今妹妹與李公子的夫妻之實眾人皆知,李公子對七七也無意,如果七七還要嫁去,豈不是橫刀奪愛,影響韓家的名聲,七七知道妹妹愛慕李公子,七七願意滿足妹妹的心愿,父親只需將我這個廢人換成妹妹即可,畢竟我從小在鄉下長大沒見過什麼世面,自然也配不上李公子,而妹妹,聰明伶俐在合適不過了,都是韓家的姑娘想必大家也不會說什麼。」韓七七及側面表明了自己不嫁,又幫韓爭想好了善後的方法。

韓爭思考了一下,韓七七的辦法保住了韓文文的名聲,保住了韓家的臉面也保住了李家的臉面,韓文文的嫁妝也可以不用減少,韓文文代替了韓七七還能做個正室,着到也是個好辦法。

至於韓七七,再換一家便是。

李家真不太在乎,本就打算要韓家的姑娘,本想要嫡女,如今發生這麼個事也沒辦法,只是終究還是有點嫌棄韓文文庶女的身份,不過如此少花韓七七的一份錢還娶到了兒子喜歡的韓文文,也是不錯的,二人一拍即合,立即寫下聘書。擇良辰吉日舉辦婚禮。

張晴知道這個事情之後又生氣又高興,生氣的是韓文文的蠢打亂了自己的計劃,高興的是自己的女兒可以當正室,不用做妾了。

韓七七這次沒除掉還會有下次。

事情暫時是解決了,韓七七見他們婚書已經簽下,庶女做正室了,自然沒有讓他這個側妃做妾的道理,便讓甜甜將此事四處宣傳。

沒幾天整個東臨城都知道了韓家的韓文文強了姐姐的未婚夫,還上了床。

韓文文被罰祠堂這幾天除了張晴送飯給她,順便帶點葯來。韓爭一次都沒去看她,讓她有些難過,不過自己終於從韓七七手中搶回了義哥哥,很快就可以嫁給他了,還成了她正室的夫人,以後再生幾個孩子,臉上抑制不住的幸福。

卻不知未來的生活並沒有她想的這麼好。

韓家這幾天因為韓文文的事情很少出門,一出門就被人在背後議論紛紛,就連丫鬟買菜都要被打聽兩句,把韓爭煩躁的不行。

韓七七本是受害者,自然不怕,開開心心的出門,有人問就裝幾下可憐,惹的百姓罵韓文文罵的更厲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