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連載中

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

來源:google 作者:騎豬的小鮮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白芷凌 都市小說 齊北峰

【兵王戰神+僱傭奶爸+美女總裁】他是全大夏無可爭議的第一兵王,連續十年橫壓所有強人,被世人尊奉為「十冠王」!!!當他一戰敗七國、定乾坤,成為赫赫有名的戰域域主之時,卻毅然選擇回歸了都市,成為一名契約奶爸!!!他背負血海深仇重歸都市,並將掀起一番腥風血雨!!!兄弟之仇,以血報之!!!妻女之辱,加倍奉還!!!(簡介無力,移步正文)展開

《戰神:我成了親女兒的僱傭奶爸》章節試讀:

等醫生們離開病房後,白芷凌端來了一盆熱水,小心翼翼給女兒擦拭身子。

「爸爸、爸爸……」

忽然,糖糖迷迷糊糊地夢囈幾句,而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白芷凌頓時驚喜萬分,湊到了女兒的面前:「糖糖,我的好女兒,你終於醒了……」

糖糖眨着黑寶石一般漂亮的眼睛,帶着一絲期待之色看向白芷凌,奶聲奶氣地問道:「媽媽,你昨天說,爸爸今天就回來看糖糖了。」

「爸爸呢?」

聽到女兒稚嫩的話語,齊北峰的心狠狠一顫。

白芷凌輕撫糖糖的腦袋,青蔥玉指指了指齊北峰,一臉寵溺道:「糖糖快看,他就是爸爸!」

齊北峰剛毅的臉龐帶着微笑,眼眸之中充滿了心疼與寵溺:「糖糖,爸爸……回來了。」

糖糖瞪大了眼睛,獃獃地看着齊北峰。

正當白芷凌鬆了一口氣,以為騙過了小傢伙的時候。

突然,小傢伙一癟小嘴,眼中湧現了一抹淚花,嗚嗚直哭了起來:「不是!不是!他不是爸爸……」

「媽媽,你騙人!你騙人!」

瞧見女兒揭穿了自己的謊言,白芷凌的俏臉上閃爍而過一絲慌亂之色,連忙強調道:「糖糖,媽媽沒有騙你,他真的是爸爸呢!」

「你說爸爸是保家衛國的大英雄,你看他都沒有軍人叔叔的那種衣服……」

「他不是爸爸……」

聽着糖糖稚嫩的話語和邏輯,白芷凌和齊北峰都是愣住了。

「糖糖,爸爸放假回家,不用穿軍服的。」白芷凌連忙哄騙小傢伙。

「不是,他就不是爸爸……」糖糖可不管這些,執拗要穿軍服的爸爸。

白芷凌急得手足無措。

這種時候,她上哪兒找軍服去!

見狀,齊北峰趕緊安撫道:「糖糖,你等一下爸爸,爸爸馬上回來!」

說完,齊北峰衝出了病房。

小傢伙顯然沒被齊北峰安撫住,嗚嗚直哭個不停:「媽媽、媽媽……別的小朋友都有爸爸,糖糖的爸爸去哪了?」

「幼兒園的小朋友,都說糖糖是野丫頭,沒有爸爸……」

「糖糖也要爸爸……」

白芷凌眼角垂淚,心疼地抱住女兒,輕聲安慰着:「爸爸一會兒就回來了。」

「糖糖乖~」

言語安慰、玩具、「畫餅」……

白芷凌費盡了心思。

然而,往常效果不錯的方法,全部失去了作用,女兒還是哭個不停。

她的心中不由自主湧起一股濃濃的希冀和焦急,只希望齊北峰能快點回來。

突然間!

耳邊嗚嗚的哭聲驀地止住。

白芷凌頓時一喜,看向了懷裡的女兒,卻見女兒伸出兩隻小手,抹了抹眼淚,瞪大眼睛看着她的身後。

「是爸爸!」

糖糖激動地叫道:「爸爸回來了!」

白芷凌疑惑地回頭看去,一眼瞧見矗立在病房門口的身影。

這一刻,白芷凌的美眸也是瞬間瞪大!!!

病房門口。

齊北峰穿着一身褐色迷彩服,常服鬆緊有度、身軀筆挺如槍。

褐色迷彩不同綠色迷彩那般讓人熟悉,但這套嶄新的「星空迷彩」卻給人眼前一亮的感覺。

尤其是齊北峰的站姿與剛毅的面龐,更是讓人油然心生一種「他就該穿成這樣」的感覺!

只是靜靜地站在那兒,便好似一座雄山巨岳般,如此的震撼人心。

莊嚴神武!!!

風姿絕世!!!

瞧得身穿迷彩的齊北峰,白芷凌莫名心如鹿撞,一時看失了神。

「若他真是糖糖的父親該有多好……」

白芷凌望着一身戎裝的齊北峰,心中莫名湧現出這樣一個念頭。

突如其來的異樣想法,讓白芷凌俏臉微微一紅。

「爸爸!」

糖糖露出了大大的笑顏,從白芷凌的懷抱掙脫出來,踉蹌踩着小碎步跑向齊北峰。

因為身體太過虛弱的緣故,糖糖差一點摔倒在地。

好在齊北峰反應迅速,一把將糖糖抱了起來,眼中情不自禁蘊滿了水光:「糖糖,我的好女兒,爸爸回來了。」

「爸爸……」

糖糖緊緊地抱住齊北峰的脖子,軟聲糯氣道:「你為什麼一直沒回來看糖糖啊?」

齊北峰的食指微微一勾,輕輕刮一下糖糖的鼻樑:「爸爸一直在邊疆保家衛國,現在才有時間回來看糖糖!」

「那爸爸保家衛國的時候,有沒有想糖糖啊?」糖糖貼着齊北峰的臉,問道。

「想!」

齊北峰伸手摸着糖糖的小腦袋,語氣深情地說道:「每年、每月、每日、每分、每秒都想糖糖!」

「那……那糖糖也每年、每月、每日、每分、每秒都想爸爸!」

糖糖一雙小手緊緊抱着齊北峰,好似生怕他下一刻就離開一般。

抱了一會兒後,小傢伙突然仰起頭,小手捧着齊北峰的臉,問道:「爸爸,糖糖很快就會好起來的,等糖糖病好了後,你能送我去上學嗎?」

感受着女兒小手上的力道,帶着一絲絲渴望和小心的語氣,齊北峰喉間突然哽咽。

他的心頭如萬針齊刺一般難受,聲音帶着一絲顫抖:「那糖糖要快點好起來,爸爸每天都送你上學。」

糖糖靈動的大眼睛一亮,高興地雙手高舉:「耶!太好了!」

興高采烈的小傢伙抱着齊北峰親了一口,回過頭朝白芷凌開心叫道:「媽媽!爸爸說以後每天都送我上學,爸爸再也不會離開我們了!」

緊接着,糖糖又回頭看着齊北峰,伸出了小指頭:「爸爸,我們拉鉤!」

齊北峰頓時愣了愣,也伸出了小指頭,勾住糖糖的小指頭。

「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糖糖高興得咯咯直笑,小小的大拇指和齊北峰的大拇指用力一碰。

看着高興得不能自已的女兒,白芷凌的眼眶中已經盈滿水光。

突然感覺,自己做得這一切都值得了!

雖然齊北峰這個爸爸是假的,只是一個領着工資的合同工。

但。

很多時候,善意的謊言遠比傷人的真相更好。

假的。

也比真的更強,不是么?

何況,當一時是假,那當一輩子呢?

這一刻,看着女兒開心無比的可愛笑顏,白芷凌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念頭:要不要和齊北峰簽一個長期合同,比如十年,或者二十年?

仔細一想,她又搖了搖頭。

齊北峰還很年輕,終究是要成家立業的,不可能一直當這個契約奶爸!

等齊北峰成家立業後,這個善意的謊言將被揭穿。

到時候,糖糖會有多傷心啊!

想到這兒,白芷凌在心頭嘆了一口氣。

這個方法遲早會揭穿的,但至少能讓糖糖有一個快樂的童年。

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媽媽!」

糖糖一聲軟糯糯的「媽媽」,把白芷凌被驚得回過神來。

她低頭一看,發現糖糖竟然拉着齊北峰的手來到了自己面前,還分出一隻手來抓自己的手:「媽媽,牽手!別的小朋友的爸爸媽媽都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