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怎麼這一世你還找不清楚夫君
怎麼這一世你還找不清楚夫君 連載中

怎麼這一世你還找不清楚夫君

來源:google 作者:蛋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鈺 古代言情 蘇璃

穿書成女配,說好的冷漠高傲,說好的不近女色,那這個用盡心機要娶自己的人到底是誰?大婚之夜,「怎麼,這一世你還是認不清自己的夫君是誰?」某人像看啥子一樣的眼神看着我展開

《怎麼這一世你還找不清楚夫君》章節試讀:

上官鈺透過**的舞姬看向蘇璃,一會便看到自己關注的人站起身走了出去。

上官鈺假裝喝了口酒,也施施然起身走了出去。

蘇璃走到假山旁,攤開手裡的字條,上面寫着御花園見,落筆是上官澤,剛準備撕掉紙條,就被身後突然伸出來的一隻手奪了過去。

「呵,剛剛在殿上說著不喜歡,行動倒是很誠實,立馬就出來見面。」上官鈺緊緊捏着字條,聲音異常的緊繃。

「我的事好像也輪不到七皇子操心吧。」蘇璃甩手離去,因為不想回大殿,所以只能去御花園走走,剛抬腳準備向前走去,突然被人一把按在身後的假山上,「我管不着,你說我管不着,我告訴我今天就管定了,你敢去一個試試。」上官鈺目光中帶着憤怒和莫名的剋制。

蘇璃使勁去推眼前的人,卻發現對方就像石頭一樣一動不動,倒是手感挺好。蘇璃心下汗顏,什麼時候自己還有心思琢磨手感。

面前的人只是一定不定的盯着面前的人看,緊繃的嘴角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過了片刻,就在蘇璃準備放棄的時候,控制自己的力量突然消失了,抬頭看去,只看到了對方深邃又痛苦的目光。上官鈺鬆開手,心裏告誡自己,她是沒有記憶的,自己要慢慢來,先騙回家再說,不能着急,就算她去了,自己也不會讓她有危險的,反正都布置好了一切,是自己太心急了。

「沒事,本皇子有點喝醉了,認錯了人。」上官鈺搪塞道。

蘇璃看着眼前走遠的男人,心裏想的卻是,原來七皇子也有喜歡的人,如果真的有一天必須聯姻皇室,估計就只能四皇子了吧。

不知不覺走到御花園的蘇璃,看着眼前走來的五皇子,突然緩過來,立馬轉身向原路返回。

「璃兒妹妹,你應該明白的,段蓉我並不喜歡,但是那是父皇指的婚事,我不能不答應,我心裏只有你一個人,雖然平時看到我對她好,那都是為了給別人看的,你不能當真,你要什麼,澤哥哥是不是也都給你了,在家裡我只會寵愛你一個人的,你去同父皇說,你就是想嫁給我,咱們就可以在一起了。」上官澤拽住蘇璃的手深情款款的道。

「放開,請五皇子自重。」蘇璃嘗試了幾次掙脫不開,突然喝道。在上官澤怔愣的一瞬間,蘇璃甩開他向來時的路走去,上官澤正準備去追,卻被從後面來的上官鈺攔住。

「五哥,大庭廣眾下,被人看到不好,不要偷雞不成蝕把米了。」上官鈺死死拉住上官澤的手臂,很快蘇璃就在拐角消失不見。

被鬆開的上官澤突然一拳向上官鈺襲來,上官鈺嘴角掛着淡漠的笑,並沒有躲開,上官澤此時已經收勢不住,上官鈺嘴角很快青了。

「七弟以後還是莫要多管閑事,有些人不是你能肖想的,不然以後這就是後果。」一個剛回來的野皇子還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上官澤心裏很不屑。

「嘭」上官鈺反手一拳,隨手撈起旁邊亭子里的茶盞和茶壺砸了過去,上官澤一身水液漬,眼神噴火,很快兩人就打了起來。

旁邊的小太監趕緊跑進殿內通知魏公公,魏公公俯身對陛下耳語了幾句。

「朕出去透透風,眾愛卿就不必陪同了。」皇帝大踏步向御花園走去。

「給朕住手!」皇帝剛到御花園就看到正在扭打的兩個人,氣勢十足的喝道。「怎麼回事,凈丟人現眼,跟我去御書房。」

跪在御書房的兩人一言不發,兩人身上都掛了彩。

「都不說是吧,是誰先動的手。」

「父皇,七弟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將茶盞都砸在兒臣身上,兒臣才出手。」

「哦,老七你怎麼說。」

「父皇,兒臣剛剛宴上喝醉了,走到御花園透透氣,剛好看到五哥也在,兒臣想着這幾年都不在京中,便想跟他親近親近,就拉了下五哥的手臂,誰知道一鬆開,五哥就給了兒臣一拳,兒臣氣不過,酒勁一上來,就不小心扔了茶盞,後面五哥越發惱火,所以就。」

「魏巍,你來說說。」

「回稟聖上,確實如七皇子所言。」

「真是朕的好兒子,老五一個月不能出門,俸祿歸老七,就當給他看傷了,三日後老七正式去禮部,工部那邊也說七皇子府已經修整好,你自己找個時間搬過去吧。現在都給朕滾出去,丟人現眼。」

看着灰溜溜走出去的兩個人,皇帝準備起身又坐回去,對身邊的魏公公說:「去大殿說下,就說朕不過去了,順便叫禮部尚書過來一下。」

魏公公去大殿宣完旨意,很快宮宴就結束了,蘇璃跟着人群出了宮。

「走啊,咱們再去喝一杯?」一位老將軍勾着英國公的肩膀道。

「走,好久沒敘敘了。」兩人哥倆好的走了。

「哎子逸兄,要不咱們幾個也一起去蹴鞠場再玩幾把。」

三人猶豫了一瞬,剛準備拒絕。

「沒事,哥哥你們去玩吧,我跟着馬車回去就行了。」

「那好吧,那你直接回府吧。」對蘇璃說完後,蘇子逸吩咐旁邊的馬夫。

「老武你趕馬車送小妹回去吧」

「走吧,咱們幾個賽馬,看看誰先到啊。」蘇子逸瀟洒的道。

上官鈺看着騎馬離開的人,飛身飄進了車廂。

馬車剛行駛一段路程,蘇璃正準備磕上眼,突然車簾被一縷風吹起,馬車上突然多了一個人。

「以後少見見上官澤,我要忙幾天,等你及笄我會去給你觀禮。」話落也不管面前人的反應,又飄身出去,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蘇璃怔怔的沒反應過來,不明白七皇子怎麼突然說這些話,好像彼此認識很久一樣,可是蘇璃搜索自己的記憶,確實真的沒記憶。

蘇璃帶着疑惑回了府。

拆下頭上亂七八糟的東西,蘇璃躺在美人榻上,隨意翻看着桌上的書籍。

事情的發展竟然和書中的略微不同,難道自己記錯了?蘇璃心裏充滿疑惑,卻也不再多想,走一步看一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