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驚悚遊戲中和兔子先生鬥智斗勇
在驚悚遊戲中和兔子先生鬥智斗勇 連載中

在驚悚遊戲中和兔子先生鬥智斗勇

來源:google 作者:百年修得鴿子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百年修得鴿子精 秦嶼

【無限流+無cp+無金手指】不恐怖的,大家不要害怕秦嶼在下班後莫名被捲入一場滑稽又可笑的逃生比賽里,經歷了精神與肉體上的雙重刺激,等出來後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發生的事就被迫開始了下一場遊戲,只是這次身邊跟了個……錦鯉體質的隊友?開局就死人的滑雪比賽;名字直白可怕的棺材村;被困在暴雨中,與現實隔離的莊園;整體歡快活潑,空氣里都瀰漫著甜蜜糖果味的木偶城……秦嶼:「你不是大佬嗎?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寧天佑:「我不道啊!」秦嶼:「……」秦嶼,猝展開

《在驚悚遊戲中和兔子先生鬥智斗勇》章節試讀:

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秦嶼把目光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觀察起每個人的狀態。

看到他們穿上衣服後臉色明顯的好了不少,人也抖得不那麼厲害了,嗯,這衣服保暖效果還挺不錯的。

不過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

秦嶼看了看別的人,又看了看地面,發現那裡多出來了一個包裹,「兔子先生髮的衣服應該是剛好符合剩下的人數的,怎麼會多一個……」

他皺着眉回想了一下之前發生的事,隨即猛的瞪大了雙眼:

「艹!忘了那個人了!」

秦嶼連忙抓起剩下的那個包裹,胡亂撕開後回到之前站着的地方。說實話,在這除了白還是白的雪地,要不是他記性好,自身也沒離開多遠,這一時半會兒的他可能還找不回去。

好在他回到原地的時候那姑娘還活着,在穿上衣服後人很快就緩了過來,細聲細語的對秦嶼說了好幾聲謝謝。

沒等他們歇多久,兔子主持人就拿起話筒開始宣布這次的遊戲以及相應的規則。

「……這次的遊戲是滑雪比賽,起點從山頂開始,一直到山腳為終點,無論你們使用什麼辦法,只要能先到達山腳下就算過關!」

「當然了,既然是『滑』雪比賽,那當然就需要用到滑雪板了,噔噔蹬蹬!來,請大家看這裡!」

兔子主持人一手拿着那隻造型格外怪異的話筒,一手示意大家看他們的前方,那裡已經擺放了一排的滑雪板,大體分為單板和雙板,其中有一些似乎還有細節上的不同,充分考慮到了選手們各自擅長的類型。

……作為一個不愛動彈,會把每周的假期都用在發獃打遊戲上面的社畜,還是一個生活在南方的社畜,這輩子秦嶼就沒在現實里見過雪這玩意兒,這一上來就要求滑雪也太難為他了吧……

秦嶼站在原地沒有動作,腦子裡都是他完蛋了,吾命休矣之類的想法,他彷彿已經看到自己成為最後一名然後被兔子主持人當場捏爆的血腥場景了。

「在到達終點之前,請各位時刻注意自己的滑雪板哦,一旦離開自身超過十分鐘就會被判出局,永遠的留在這裡,成為那些冰雕中的一員。」

兔子主持人用孩童般天真歡快得聲音說著無比驚悚的話語,強烈的反差讓大多數人都產生了極大的割裂感。

「哈哈哈哈,別擔心孩子們,這對你們來說,也許是種別樣的好運呢。」

「好了,各位幸運兒們,高興吧!歡呼吧!盡情享受遊戲所帶來的樂趣,為自己被選中而感到自豪吧!」

隨着兔子主持人的話音落下,周圍呼嘯的狂風迅速變大,原本清亮蔚藍的天空也布滿了深灰色的烏雲,一層一層疊加在一起,遮住了耀眼的太陽。

「嘭!」

之前還好好說著話的兔子主持人毫無預兆的炸開了。

這突然的變化驚得包括秦嶼在內的所有人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有不少女性回過神來後的第一反應就是捂住雙眼,不敢看那血腥的一幕。

可是,兔子主持人爆裂開來後出現的既不是肢體血肉,也不是棉花碎布,而是變成了一隻只腦袋大小的蝙蝠。

『它們』在半空中煽動着翅膀,似乎還有點迷糊,但很快就衝著底下的人飛了過來,停留在他們的頭頂徘徊。

等離近了大家才看出,這些蝙蝠的外表同樣是玩偶材質的,看起來軟乎乎手感很不錯的樣子。

「嗯,好了!還是這幅樣子比較合適。」

蝙蝠們異口同聲的說出了同樣的話,隨後黑色的身體不停的蠕動着,從煽動的翅膀前又長出了一雙短小的手,接着又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之前兔子主持人手上的那隻話筒。

原來那樣的話筒有這麼多個啊……秦嶼怔愣的看着這一幕。

「咳咳,比賽即將開始,請選手們準備好哦,啊對了,每個人從現在開始都會有一個編號,具體的請看你們手腕上的手環。」

秦嶼回過神,低下頭看向自己的左手,發現手腕上多了個銀色的手環,外表看起來跟手錶差不多,這會兒上面不大的顯示屏上面有個數字9。

這代表着他的編號,9號!

看到編號後他下意識的抬起頭粗略數了下周圍,除去已經死亡的那些人,剩下的大概還有20位左右。

接下來兔子,啊不對,蝙蝠主持人們自發的跟在選手們的身邊,數量也正好對的上,看來是打算一對一詳細的觀察他們的情況。

……

作為一個新手,在選擇滑雪板的時候秦嶼理所應當的選擇了看起來安全的雙板滑雪板。

極為艱難的固定好鞋子後,他杵着滑雪杖小心翼翼的站在了起點。

這會兒風雪變大,天色昏暗,從山頂往下幾乎看不清有多高,一眼看過去只有一望無際的白雪和陡峭的坡道。

很快他們周圍不受風雪影響的蝙蝠就齊聲說道:「比賽開始!」

秦嶼光是看着這坡道就眼前發黑,其他人似乎也跟他是一樣的狀態,半天都沒人敢往下滑。

「嗯?選手們還不開始嗎?」

身旁是詭異蝙蝠的催促,眼前是看不清道路的山坡,僵持了不到半分鐘,就有人頂不住壓力大叫着往山下滑去。

秦嶼敬佩又羨慕的看着那人的背影,因為帶頭的人雖然看起來極不熟練歪歪扭扭的,但他始終都沒有摔倒,藉著下坡很快就消失在了風雪中。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很快剩下的人就陸續磕磕絆絆的離開了起點,就連之前想向他借衣服的小姑娘都鼓起勇氣滑下去了。

沒多久山頂上就剩下秦嶼和另外一個戴着眼鏡,長相頗為斯文的男人了,那人明顯跟秦嶼一樣沒滑過雪,膽子也不大,整個人哆嗦得幾乎要癱坐在地上。

秦嶼同病相憐的看了他一眼,但也沒別的辦法,身後的蝙蝠已經催過一次了,他不想知道第二次催促等來的會是什麼。

緊張的深吸一口氣後,滑雪杖猛的往後一推,秦嶼整個人就竄了出去。

剛滑沒多久他就因為重心過於往前而摔了個狗吃屎,還好身上穿的厚,地面又有雪做緩衝,所以這一跤不是太嚴重。

「這也太不公平了……我還只是個新手啊……」起身匆忙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後秦嶼心裏只有一萬句髒話想說出口,但最終還是咽了下去。

因為那隻蝙蝠就在他的不遠處看着他,見他摔了還饒有興趣的舉起話筒說了幾句話:

「哎呀,看來我們的9號選手對於滑雪這項運動不是太熟練呢,這可太吃虧了呀。」

秦嶼嘴角抽了抽,心裏吐槽道:既然你們都知道就不要弄這種匹配機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