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雲隱新月
雲隱新月 連載中

雲隱新月

來源:google 作者:飯要經常吃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遊戲動漫 阿信 青蛇系統

處於跌宕起伏的混亂年代,攜帶系統的穿越者,在戰爭餘波之下流離失所,承受着小村子的痛苦與悲哀,將開啟一個浩浩蕩蕩的忍隱時代「我叫信,言必有信!」「我要把這愚昧混亂的時代終結!」「至少...要讓普通人也能有反抗的機會」展開

《雲隱新月》章節試讀:

阿信在山林里中穿梭,他把青蛇塞進衣服里,心裏總有一種莫名的焦慮感。

不知道是因為糟糕的天氣還是他的直覺作祟。

平常山治大叔絕對會在日出之前回到家中,至少在阿信來的這一年裡,從未變過,而今天一反常態的不對勁。

他在大叔常常設置陷阱的地方尋找,卻始終不見山治蹤影。

只有山溪那邊沒找了。

他站在草岸上,從下遊河沿往上搜尋,快到頭時,阿信看見了山治大叔。

他被綁着手腳扔溪邊鵝卵石地上,嘴巴里堵着一團麻繩,傷痕纍纍,嗚嗚掙扎。經常陪着他的獵犬小黑不見蹤影。

而鮮血染紅了一處河岸,看起來很刺眼。

總共兩個賊人看守着他。

一個帶着面具,背着刀的賊人翻着山治的魚簍。

另一個八字鬍捂着受傷的手臂,踩在山治頭上大聲叫罵著什麼,引來同夥陣陣嘲笑。

二人都帶着忍者護額,不過阿信不認識,想必是小國忍者,大國僱傭這種傢伙,專門干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阿信趴伏在草坪上,一動不動的觀望,他手裡緊緊攥着一把帶鞘的短刀。

「不行…無論如何要把山治大叔救出來!」他心裏默念這個世界交給他的第一課,「對於有武力的陌生人,你永遠不能把生命寄托在他們的仁慈之上」。

陰雲更低了,壓的阿信喘不過氣來。

他以前一直不相信世界上有純粹的好人,剛穿越來的時候差點被宇智波族人順手解決掉,因為他們任務緊迫才躲過一劫。

一路上顛沛流離,和野狗搶食。

直到遇見了山治一家。

嬸嬸會在他第一晚偷跑出去時,給他準備衣服,她好像知道他會走一樣,連着好幾夜縫製了好幾套大衣服裝,雖然後來沒長個子也沒用上。

大叔會在他因為淬鍊身體營養不良時,每天清晨準時給他打魚煲湯喝,小雲朵饞嘴魚湯的習慣,還是在他來之後才形成。

而小雲朵也會在他迷茫無言的時候陪着他嘰嘰喳喳的說些什麼,幫助他融入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之前撿來的那把斑駁短刀,刮魚鱗時崩斷了,山治大叔便偷偷去集上買了這把新的送給他,正是昨天,一年前山治撿到他的同一天。

他們好像成為了家人。

阿信其實都知道,所以才留在這裡,他發現這個小山村其實也不錯,風景優美,還能養老,他不認為穿越者就要成為什麼厲害角色,就在他以為自己要永遠待在這裡的時候……

果然,一起逃難的那個小子說的對:

「亂世中,一個人如果沒有力量,連好好活着這種事都由不得自己」

阿信抬頭看了看陰雲,豆大的雨點打在他的臉上。他把身子伏在茂密的草岸上,在短刀抹上泥土和草綠汁液,防止反光被發現。

雨點越來越密集。

面具忍者在木棍上插着魚似乎準備烤食,他嘴巴里說著什麼粗話,似乎是這場雨破壞了他的好興緻。八字鬍忍者也拖着山治大叔朝河岸走來,兩人準備找個山洞避避雨。

陰沉沉的世界好像只剩下他倆的腳步和雨滴聲。

……

阿信躲在草岸上,一點一點把短刀用布片在手上綁起來。思緒翻湧……

剛逃難的時候,因為一塊飯糰和一個無賴起了爭執,當時已經餓的眼冒金星了,他感覺再不吃飯就會餓死的時候,就掏刀殺死了那個無賴!

他不是想證明自己殺過人,不怕見血,只是在亂世,生活總會逼良為娼式的,讓你讓你選擇一些不願意麵對的問題,要麼逃避,要麼……

「手裡的刀尚未開鋒見血啊!」阿信喃喃道。

就在此時,青蛇從他衣服里竄出來,他腦海中出現一個機械的的女聲:

「叮!檢測到世界人物強烈的願望,系統任務已發佈!請宿主查看!」

隨即便眼睛裏便浮現出一行文字,如下:

任務目標:找到爸爸,殺死壞人(0/2)

任務獎勵——戰鬥本能!

阿信已經沒功夫聽它廢話了,那兩名忍者已經爬上草坡,他把青蛇重新塞進衣服里。

就在此刻!

機會只有一次!先殺沒受傷那個!

拿着木棍插着魚的面具忍者似乎在和生後的八字鬍說著什麼:

「要不是雲隱的人追趕,我們也不至於……什麼人!呃!」

他捂着被突然被跳出來的黑影割斷的喉嚨,血液不停湧入氣管,打斷他接下來要說的話,雙眼失去聚焦的滾下草坡。

阿信再接再厲,準備撲向手臂受傷的那個八字鬍時,一枚苦無猛然划過他的額頭!雨水打在傷口,眼睛世界瞬間血紅。

要不是他精神力強的驚人,說不定已經被當場釘死!

不必多言,再接再厲!

八字鬍忍者手裡已經拿着武器——一把忍刀,他厲喝:「小鬼!你是誰派來的!」

被扔在地上的山治大叔睜大雙眼!嗚嗚掙扎着,似乎是把阿信認了出來。八字鬍忍者見狀,眼神一動,就要過去挾持人質。

萬分焦急之時,阿信一把將釘在樹上的苦無拔下來向對方甩去,緊接着便一跳而下。

八字鬍翻身一滾,滑下草坡,他畢竟手臂受傷,想來也沒什麼單手結印的功夫。

而阿信雖然打法毫無美感,一看就是野路子,但是一年多來,每天用系統光門淬鍊身體,力量速度方面已經不輸任何下忍!

八字鬍被逼到溪灘上!

看着再次撲來的阿信,他明白自己今天難逃一劫,於是一把掀開衣服,是幾張已經在燃燒的起爆符!他一臉惡毒的怒吼道:「那就一起死吧!」

危機時刻,阿信反而更快的朝他跑去,整個人重重撞在他身上,然後迅速趴下!

砰!山溪中傳來一聲悶響!

血花夾雜着溪水潑在阿信身上,他如蒙大赦的站起身,準備朝着山治大叔走去。

而在此時,山治大叔卻掙扎的更厲害了,阿信眼睛被血水模糊的厲害,忽然,他注意到眼裡的文字——

殺光第一波來犯之敵(1/2)

快速抹了一把被血水模糊的眼睛,只看見原本第一個殺死的忍者屍體那地方,變成了一塊木樁!

不好!替身術!

剎那間,阿信汗毛倒豎,一柄苦無就要從他脖子上划過!

危機時刻!

青蛇突然從衣服里遊了出來,纏在了阿信脖子上。想必是剛才阿信猛然趴在溪邊的時候,它被鵝卵石墊到了不舒服。

苦無划過蛇麟,鮮血迸濺,那面具忍者見割喉不成,便一下**阿信右肩。

「這下看你怎麼拿刀!」

而苦無刺穿肩頭的痛苦之下,阿信面不改色,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把短刀送到他的體內。

「什麼!肩頭扎着苦無,手臂還能不受影響的用力!」

他面具下的眼睛瞪大,望着面前瘦瘦小小的阿信,再也無法結印,用替身術逃過必死一擊了。

「叮,任務…完成,是否領取獎勵!」

「領取!」

阿信心頭默念一聲。

一股龐大的知識便湧入腦海,各種環境下,該怎麼戰鬥等等無一例外。

系統獎勵把阿信拉回現實之中,他一把推開已經靠在身上已經死去的忍者,面具滑落,露出一張少年的面孔。

「嘖,這個世界…」

阿信把在地上已經僵直的青蛇拿在手中:「難道我的系統大佬輕輕給我擋下刀就死了?」他用手指戳了戳青蛇屍體,「醒醒啊!」

「就離譜!」

青蛇:「輕輕一刀?我***!」

它肯定在罵我,阿信想到,於是先不管了,塞進衣服里等一會再說。

阿信跑到山治大叔面前,割開綁着手腳的繩子。

不等他說話,山治大叔就急匆匆把把麻繩從嘴巴里扯了出來,一臉焦急說道:「是草忍村,草忍村的忍者!」他語氣急促,「他們在到處抓人,然後殺掉!不知道在做什麼邪惡的儀式!」

阿信點點頭,原來是那個無恥忍村!

山治喘了口氣,終於暫且平靜了下來,看着像是從血污里爬出的阿信:「你還好嗎?阿信」。

雨漸漸停了,濃重的陰雲卻依舊低沉的籠罩着大地,堵住太陽,讓清晨的世界看起來灰濛濛的。

阿信不喜歡這種天氣,於是沒好氣的看了大叔一眼,輕嗯一聲。不知道他那麼冷靜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不理智的事。

「還好,就是再不止血的話,我這麼大一個人,可能「duang」一下就沒得了」。

山治大叔顯的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也似乎習慣了阿信腦迴路和正常人有點不太一樣。

他從身上取出草藥和紗布,給阿信上藥包紮好,打獵的途中難免會遇到剮蹭,這些東西總是會備一點的。

完事之後,看着瘦瘦小小的阿信,不由的摸了一下他腦袋,像是看着孩子長大了一樣,「你小子可以嘛」,又嚴肅道:「不過以後不可以再逞強了!」

「知道了,我又不是七歲小孩了!」阿信狡辯。

「對,你今年都八歲了嘛!」

二人相視一笑。

山治剛想開口,突然臉色一變:「糟糕!其他的事路上再和你說!還有幾個忍者到村子裏去了!我們快走!」

阿信的臉色也一下變得難看起來,沉默着點了點頭,把那個少年忍者的短刀遞給山治大叔,不過可惜沒有摸到起爆符。

二人迅速往山下趕去。

陰雲依舊壓着大地,樹木呼呼作響。

山雨又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