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御魂:弒魂有悔
御魂:弒魂有悔 連載中

御魂:弒魂有悔

來源:google 作者:方方吃不胖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方吃不胖 蘇宸

這是一個御魂大陸人們通過開啟靈脈修鍊可以做到御魂,何為御魂?那就是駕馭魂靈,自己的靈魂,亦或是強悍兇狠的獸魂,還是說那冰冷無情的劍魂天下萬物皆有魂,人可御魂,魂亦可御人你可知是你在御魂,還是魂在御你?展開

《御魂:弒魂有悔》章節試讀:

蘇宸輕輕把女人放躺下去,他也正式正臉看了女人的臉,五官精緻,一看就知道是富貴人家的小姐,年紀應該與自己差不多。

平躺下去的女人,身材立馬顯現出來了,看的蘇宸臉紅的快冒煙了。

「她受傷了。」

坤叔躡手躡腳的過來看了一下,輕聲說道。

「我知道,我沒瞎,我在想怎麼救她。」

蘇宸扭頭低聲回應,有些下不去手。

坤叔非常識趣,找了幾根木棍,然後用幾片大芭蕉葉快速拼裝成一個屏風,可以擋住。

「別考慮那麼多了,再不幫她止血可能就要死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啊。」

坤叔拍了拍蘇宸的肩膀說道,然後自覺的走到屏風背面,然後背過身去。

蘇宸只能顫抖着手,心裏不斷默念道,失禮了失禮了。

「我也是為了救你,冒犯了!」

蘇宸伸手慢慢的解開了女人的衣領,白花花的胸脯呈現在眼前,然後接着往下解,嫩滑的肌膚彷彿吹彈可破,讓蘇宸有些走神。

蘇宸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可以看到是女人的腹部受傷,被一劍刺了進去,留下了一個小窟窿,還在冒血。

拿過布袋,蘇宸拿出一些草藥,然後放進嘴裏咀嚼,直至稀爛,然後吐到手掌上,變成一坨綠色爛泥一樣,直接按在了女人的傷口上,讓她眉頭一皺,低吟了一聲。

蘇宸就這樣一手按着草藥,一邊偷瞄着女人。

「你..你幹什麼!」

女人稍微清醒了過來,很是虛弱的說道,似乎察覺了現在的異常。

「我..我在幫你療傷,你流血了。」

蘇宸被突如其來的詢問搞得不知所措,好像做虧心事被發現了一樣。

「我..我的衣服..你脫我衣服..」

女人艱難的抬起手想要反抗,但還是無力的倒下了。

「別動!好不容易止血了,你忍忍,我幫你縫上,我什麼也沒看見,你不用擔心多想。」

蘇宸連忙從布袋中拿出一根魚刺,然後從她衣服上扯下一縷線,穿插而過,然後縫紉了起來。

女人緊緊的握住蘇宸的褲腳,別過頭去,不敢出聲。

「好了!」

蘇宸吐了一口氣,滿頭大汗,然後看着女人。

「衣服…」

女人害羞的說道。

「啊..哦,對,我這就幫你穿上!」

蘇宸手忙腳亂的幫她把衣服穿好,等弄到領口時,胸脯上的一顆痣讓其分了神。

「你..你在看什麼!」

女人咬了咬嘴唇質問道。

蘇宸立馬把衣服蓋好,然後告訴她別說話,說不定那幫人還沒走遠。

這個夜晚,女人因為疲憊虛弱而進入了夢鄉,蘇宸一夜未眠,時刻警惕着。

腦海中時不時浮現剛剛的畫面,白嫩嫩的肌膚,特別柔順,還有那股淡淡的香味,想到這,蘇宸不禁的抬起手聞了聞,然而這一幕被坤叔給看到。

「是不是還在回味啊?」

被坤叔突然的詢問打斷,蘇宸連忙狡辯,驚慌失措的。

「才沒有!我豈會是那種好色猥瑣之輩!」

「我說的是回味鹿鞭湯,你回答的都是什麼啊?」

坤叔眯着眼看着蘇宸已經熾熱的臉蛋說道。

「老傢伙你戲弄我!」

蘇宸被弄的惱羞成怒。

坤叔見狀擺擺手,表示不玩了,不敢了。

晨光撕裂昏暗的夜空,鳥獸嘰嘰喳喳的叫着,當陽光照射大地,彩蝶也隨之舞動,萬物逐漸復蘇。

蘇宸一夜未眠,在女人身旁扎着馬步,好在完全度過了這個夜晚。

坤叔則去準備水源和採摘一些新鮮的果實。

蘇宸仔細看了看女人,少了夜晚的朦朧,女人的顏值氣質還是依舊強勢的,特別是臉色稍微紅潤了一些後,更加楚楚動人。

就在蘇宸蹲在一旁觀看時,女人突然醒了,然後一把抓住了蘇宸的衣領,不讓他逃脫。

「你是不是就這樣盯了我一整晚!你昨晚對我做了什麼!看到了什麼!快說!」

女人突然厲聲質問道。

兩人近距離面面相覷,女人看着眼前的男人,皮膚有點黑,但是五官也算俊朗,肌肉也都特別緊實,特別是那炯炯有神的眼睛,有種神奇的魅力。

蘇宸不知道怎麼解釋,兩人就近距離僵持着,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

「你..你們?我什麼也沒看見!」

坤叔突然回來,剛好撞見了眼前一幕,然後遮住眼睛連忙說道。

女人立馬一把推開了蘇宸,轉過身去撇了撇嘴。

蘇宸起身拍了拍衣服,尷尬的左看右看,然後來到坤叔旁邊。

取過水源和果實後再次來到女人旁邊,遞給她。

「這都是哪裡的水?我怎麼會吃這種野果子?」

女人皺了皺眉頭,嫌棄的說道。

「不吃算了,看你剛剛那麼有力氣,應該好了。」

蘇宸自己豪飲了起來,然後拿起果實兩口一個吃了起來。

咕嚕咕嚕…

女人的腹部尷尬的發出聲響,不禁咽了咽口水看向蘇宸。

「剩最後兩個咯!」

蘇宸故意放大聲音說道,看看這個矯情的女人還吃不吃了。

「黑壯子!果子拿來!」

女人認輸了,她現在的確需要補充能量,不能挑三揀四的。

「我不叫黑壯子,我叫蘇宸!」

蘇宸將最後兩個果子扔了過去,然後說道。

女人接過便啃食了起來,狼吞虎咽的樣子一點也不符合她那嬌滴滴的臉。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我們走了。」

蘇宸對着女人說道,然後招呼坤叔上路了。

女人立馬停下了嘴,然後起身一把抓住了蘇宸的手。

「你這個黑壯子!昨晚對我做了什麼還沒交代清楚就想跑?」

「不關老夫的事!」

坤叔見女人氣勢洶洶,連忙擺手撇清自己,然後先溜了。

「我說大姐,昨晚要不是我給你止血縫合傷口,你現在說不定都涼涼了。」

蘇宸沒好氣的說道,無奈的攤了攤手。

「就一顆痣,沒什麼好看的。」

蘇宸又接著說道,這一句話讓女人渾身一顫,然後不停的拍打他。

「我不管,我已經被你看光了,你要對我負責!」

女人就這樣賴上了蘇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