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遊戲大叔的救贖
遊戲大叔的救贖 連載中

遊戲大叔的救贖

來源:google 作者:油頭大叔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於六一 紀小琴 都市小說

沉迷於遊戲當中的小鎮青年終於熬成了大叔,生活一地雞毛,婚姻芨芨可危,大叔混然不覺依然沉迷其中因前世因緣變身美女大學生,終於放飛自我,卻發現更加不堪,歷經種種愛恨情仇,人性醜陋,終於看清了自已的內心,從絕望到希望,終於找到愛的本質和生活的本源,浴火重生!展開

《遊戲大叔的救贖》章節試讀: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伴隨着一個女孩的叫嚷聲把我驚醒了。

「小琴,還沒好嗎?你這都蹲了半個多小時,我也要上啊,這上課都要遲到了……」

我昏昏沉沉地睜開眼,好像還是在廁所里,剛才我是暈倒了么?這天天蹲坑的人居然還把自己蹲到坑裡了。

可仔細一看,又似乎與我剛才上的廁所不同,這門怎麼換成毛玻璃了啊,空間也一下變大了,旁邊還多了個洗手台,檯面上放着牙刷牙膏水杯。

不對啊,這好像是家裡的衛生間。

「好沒好啊,小琴,我等不及了……」

外面又傳來女孩的叫聲,這誰啊?我這是在哪?

我四處張望,這衛生間四面牆上貼着白色的瓷磚,鋪着粉色帶花草的地磚,旁邊有個拖把池,再邊上有個鋁合金毛巾架,掛着四條顏色各異的毛巾。

這不是我家的衛生間啊,這是哪啊?

「算了,小琴,我去教室上了,我先走了啊,你也快點哈,要遲倒了,別磨蹭了啊!」

門外又傳來那個女孩的絮叨聲,然後是整理書包聲,拿鑰匙聲,開門聲,最後「啪」地一聲關門聲,四周安靜了。

我疑惑不解地看着周圍,自己還坐在馬桶上,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先不管了,擦屁股起身再說了,於是我撕了幾張衛生紙擦好屁股,起身提褲子。

卧槽,不對,怎麼褲子變成了一條裙子了?

再仔細一看,卧槽,我的丁丁怎麼不見了?

我大吃一驚,趕緊望向洗手台上的那面鏡子,鏡子里是一位蓬鬆着長發,穿着花格子蕾絲邊睡裙,一臉驚愕的少女!

「啊!」我驚得大叫一聲,差點跌進了馬桶里。

這鏡子里是誰啊?這是哪啊?發生了什麼?我一臉疑惑地把裙子提上,然後顫顫巍巍地走近那面大鏡子。

鏡子里的女孩五官標緻,柳眉杏眼櫻桃嘴,皮膚白凈細膩,標準的美女胚子,只是現在杏眼圓睜,張着小嘴,一副驚恐的模樣。

這……難道是我?我顫抖着用手摸了摸鏡面,冰冷平直,確實是一面玻璃鏡,再看看自己的手,雪白纖細,手腕上還套着兩個粉色的皮筋。

我依然不敢相信地又摸了摸自己的臉,還不忘掐了一下,真實的觸感和痛感告訴我,這不是在做夢。

卧槽,卧槽,心中一萬匹馬奔騰而過。

這怎麼回事?發生了啥?難道我穿越了?還是時空扭轉了?

可看看洗手台上的那些物品,明明還是當代的嘛。

我慢慢地轉過身,強忍着心中萬千疑惑,打開了衛生間的門走了出來。

看得出這是一個標準的大學宿舍。

四張單人高低床,每張床的下面都有一個寫字檯,上面電腦、筆記本、IPAD、檯燈、書本之類的一應俱全。

每張床的床單及被套都是可愛溫馨的顏色,摺疊的都比較整齊,床頭也擺放着不少可愛的毛絨玩具,牆上也貼了不少帥哥的明星照。

其中最里側靠窗一張床上放着一隻棕色的毛絨玩具熊,長耳朵、大鼻頭,瞬間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流遍全身。

所有的擺設及布置一看就是個標準的女生宿舍,我怎麼會在這呢?我是誰?

我走到寫字檯前翻看着上面擺放的物品,希望能從中找到一些線索。

突然一陣歡快的「大王叫我來巡山」的音樂響起,我抬頭一看,原來是那個放着可愛小熊的床上一個套着粉色皮套的手機正歡快地響着。

我走過去拿起手機,手機上顯示倩倩二字。

我接通了電話,那頭傳來剛才敲門女孩的聲音:

「小琴,你出來了嗎?今天是變態張的課,你可別遲倒了,快點快點啊!」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說了句:「好,好。」

感覺自己的聲音好尖細。

「你今天怎麼了?真的有點奇怪啊,哎呀,不說了,還差十分鐘了,你騎我那輛單車過來吧,鑰匙就在我左邊的第一個抽屜里,趕快趕快了!」

「好……好……」

我只剩下這兩個字了。

然後電話掛了,我看了看手機屏保上的時間:2020年5月13日7:50分。

嗯,不對啊,怎麼是去年的時間呢?

是手機時間設置錯了嗎?我又注意到擺在寫字檯上的一個小日曆本,上面也赫然顯示着2020的年份。

我正納悶,手機叭解鎖了,看來是人臉識別成功,界面換可了一隻可愛棕熊的桌面,上面一堆APP。

我滑了幾頁,找到微信點開。

裏面有好多女孩的頭像,還有很多諸如「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群、金融2班群、永遠的高三6班群、開開健美操群等。

我點開「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群,裏面的對話名顯示着爸爸、大伯、二叔、小姨、大嬸等名字,看來是個家人群了。

我又點開了金融2班群,裏面聊的正嗨,什麼「今天變態張會不會提前到啊」、「劉老頭今天怎麼沒戴帽子啊」、「紅三姨的裙子又蓋了腳面啊」。

看來我應該就是這個金融2班的學生了。

這時手機「嗯嗯」地震了兩下,我知道來新消息了,急忙從群里退回來,原來是小花貓頭像的倩倩的微信:

「你還沒到嗎?變態張已經向我們走來了,你完了,要趕不上了。」

我想了想決定還是給她回了一條:

「不好意思,我今天突然感覺身體不太舒服,能不能幫我請個假?」

一會信息回回來了:

「變態張的課你也敢請假呀?你怎麼了?早上起床還看你活蹦亂跳的啊!」

我只能編了個理由:

「我突然肚子痛得不行,真去不了了,你幫我請一天假吧,謝謝了!」

「好吧,我盡量見機行事吧!親,是不是大姨媽在作祟啊?要不去醫務室看看吧,中午我去看你哦,愛你么么噠!」

「好的,我看情況再去醫務室吧,謝謝!」

回完微信,我繼續在檯子上搜尋有用的信息。

如果我是倩倩口中的小琴的話,那麼她的床就應該是放着毛絨棕熊的這張了,因為手機也在這張床上嘛,那這下面的寫字檯也是她的了。

我走過去把檯面上的物品都翻看了一遍,又打開了寫字檯下面的抽屜,發現裏面躺着一個精緻的小鐵盒。

我拿起鐵盒打開蓋子,裏面放着各種證件和銀行卡,我找了一下裏面,果然有張身份證,我拿起來仔細看起來。

身份證上顯示,我叫紀小琴,2000年9月3日出生,住址:西川省雅全市。

卧槽,我居然成了個00後的妹子,還是位美女大學生!

一想起美女,我突然生出了一股無名的衝動,腿又不自覺地朝衛生間走去。

進了衛生間,我把衛生間的門反鎖上,慢慢地走到洗手台前,獃獃地看着鏡子里自己如花似玉的臉寵,不自覺地摸了好幾下。

看着長發有些蓬鬆,我拿起洗手台上的木梳梳了幾下,結果發現這長發還真不好梳,梳一半就卡住了,難道女生的頭髮不是天然柔順潔滑的嗎?

我用了點力往下一扯,「咔」頭皮一麻,居然扯下來幾根頭髮。

「哎喲!」我不禁叫出了聲,把梳子丟到了一邊,摸了摸頭。

看着鏡中微皺眉頭的少女,我突然心中一動,緩緩地把手從頭上移開,對着鏡子慢慢地微笑起來。

這一笑把我笑傻了,千嬌百媚,簡直美若天仙,尤其是那嬌艷欲滴的香唇,真想一口親上去。

我把臉一點一點地向鏡子靠近,並慢慢嘟起小嘴,彷彿對面的美少女正撅起香唇向我溫柔的親來。

我的嘴唇貼到了鏡面上,似乎自己正在和這位美少女熱吻,少女明眸善睞的大眼睛幾乎把我融化了,我貼在鏡面上久久不忍離開。

說實話,女孩的模樣幾乎我與年少時夢中情人的形象一模一樣。

從懵懵懂懂的青春年少時,我就夢想着有一位婷婷玉立、長發披肩、顧盼生輝的女孩能走近我身邊,能與她談情說愛、兩情相悅、執子之手共度一生。

可惜生活過於現實,活了小半輩子了,這樣的女孩只出現在電視里和畫報中,只可遠觀,卻從未有機會近臨。

這也是我一生的遺憾,雖然後來遇到了現在的老婆,但論姿色論身材都沒法與鏡中的女孩相提並論,我更多的也是為結婚而結婚,畢竟歲月不饒人啊。

而且我們兩人的性格也相差甚遠,每天難得說上十句話,真是只為搭夥過日子,雙方似乎都怕離了就找不到更好的了,能湊合就湊合吧。

看着鏡中柔情似水的女孩,我不禁輕輕說了一句:

「我愛你。」

眼光順着光滑的額頭緩緩地划過修長的眉毛,閃着大睫毛的眼晴,小巧的鼻子,粉粉的嘴唇,潔白豐潤的脖頸。

然後看到了因探下身子衣領口洞開而袒露出的半個迷人的酥胸,潔白的山峰隱現。

我有些迷離了,緩緩地挺直身子,把那件蕾絲睡裙慢慢地脫了下來。

看着鏡中**的少女,那曼妙的身材,我不自覺抬起手撫摸起來。

我微微閉上眼睛,享受着女孩美好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