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醫武棄少
醫武棄少 連載中

醫武棄少

來源:google 作者:珠峰本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香雲 都市小說 陳天賜

一個在中醫館打雜的小子因為窮被妻子嫌棄離婚,凈身出戶,然而卻發現了妻子和富二代的小視頻,這一刻,他明白了妻子早已出軌,而他要做的不僅僅是變強展開

《醫武棄少》章節試讀:

陳天賜陷入昏迷,腦海中一個聲音出現:

「窩囊廢。」

聽到了這個聲音,明明陷入昏厥的陳天賜卻感到了一絲驚慌:

「誰?到底誰在我腦海里?」

下一秒。

眼前的世界像是畫卷一樣展開。

一片汪洋大海里。

一艘巨型航母上。

千軍萬馬,各種戰機,坦克,大炮,如雕塑般林立。

而在這前方的是一個站姿筆挺如劍的人影。

那種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場,無遠弗屆,如帝親臨!

他那一雙丹鳳眼遙遙地盯着陳天賜。

陳天賜內心惶恐地喊道:

「你是什麼人?」

隨即,男人發出了一陣冷哼:

「若你非我獨子,我定不可能將傳承託付給你!」

陳天賜立刻回憶起家中的相框上面那個高大的人影,父親!這是他消失十幾年的父親!

他的思念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他喊道:

「爸,我終於見到你了,我好想你啊,媽媽也很想你……」

男人的眼中這一刻產生了一絲不忍,可語氣依然嚴厲:

「我怎麼生出來你這麼一個性格懦弱的兒子,現在站起來!接受我的傳承,記住,要懸壺濟世,醫行天下,不要為非作歹,丟了我的臉!」

所有的畫面迅速地在崩碎。

看到了這一幕的陳天賜更加不舍地哭喊道:

「爸你別走。」

「你別走啊。」

可是所有的場景都在破碎,他和父親的身影距離越來越遠,直到最後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中。

等到陳天賜再次醒來的時候。

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病床上了。

只是陳天賜頭疼欲裂,腦海中充斥的是洪流般的信息,良久後,他才清醒了過來:

「難道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真的遇到了父親?」

直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的身世隱藏着巨大的秘密。

當年離家出走的父親竟然是一位大人物!

而他,生而不凡!

仙醫,丹藥,秘籍……

陳天賜第一次認識到了自己,並非是毫無背景的人,一股巨大的驚喜充斥在他的心房!

就在這個時候。

外面傳來了一陣聲音:

「看到你醒過來了,我就放心了。」

門打開。

一個長相清純,身材曼妙的女生走了進來,那雙看着陳天賜的秀目流露着關心。

正當陳天賜疑惑的時候。

跟隨女生一起進來的護士介紹道:

「先生,余小姐在民政局辦事的時候發現你倒在地上昏迷了,所以讓下面的人送你來到了醫院。」

陳天賜直起身來,對清純女生說道:

「麻煩余小姐了。」

余香雲對陳天賜認真地說道:

「我目睹了你發生的一切,如果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和我說。」

護士上前遞了一張名片。

陳天賜大概看了一眼,對方的身份是一個大型公司的董事長。

余香雲像是有急事一樣,她看了一下手錶後,就不好意思地說道:

「本來還想多了解一下你情況的,但是我時間緊,就先下去了。」

陳天賜不敢辜負余香雲的善意,收了下來,同時說道:

「我送送你吧。」

余香雲擺擺手,莞爾一笑:

「注意你的身體就行了。」

護士也連忙將陳天賜按在床上,告誡道:

「你的傷口還沒處理完,暫時不要動。」

那邊余香雲也帶着一股香風消失了。

陳天賜這才對護士說道:

「護士,我現在已經可以出院了,大概多少費用我來結一下。」

說到這裡。

他的心裏還有些肉疼。

這家醫院是全市最好的醫院,住院費隨隨便便都上萬,他一個月兩千塊工資,怕是錢包吃不消啊。

護士聽到這裡,噗嗤一笑:

「我還以為你為什麼面對余小姐臉色都那麼凝重,原來是你心裏惦記着住院費用,放心吧,余小姐了解過你的情況,幫你全付了,你還可以多住三天。」

陳天賜心裏油然而生一股感動。

陪了三年的女人鐵石心腸,並不代表所有人都鐵石心腸。

這世界是真的有人美心善的。

他緊緊地捏着那張名片,面色凝重地說道:

「余小姐,我會回報你的!」

護士邊幫陳天賜檢查身體情況,邊搖頭說道:

「你啊還是別自我感動了,余小姐幫人不是圖回報的,你也回報不了她,余家,是廬州市的豪門望族啊。」

陳天賜又是一驚,余這個姓在廬州市是大姓,難怪這麼耳熟。

護士接着笑道:

「余小姐自小就不愁吃穿,沒有什麼煩惱,除了現在她爺爺余淮的身體狀況,老爺子在的時候,最親余小姐,若是他走了,余家大亂,余小姐日子也不好過。」

「現在只能但願天佑余小姐,度過難關。」

突然。

護士一驚,發現了陳天賜的傷口全好了,她開口道:

「哎?你怎麼恢復得那麼快?身上一點傷口痕迹都沒有了,天啊,我以前見過身體狀態最好的是一個特種兵,他都差你遠了。」

陳天賜聽到這裡知道一定是傳承提升了他的體質,他整理好衣服說道:

「那我可以出院了吧。」

護士點點頭說道:

「完全可以,不過你最好和余小姐打聲招呼再走吧,畢竟是她替你付的錢。」

陳天賜眼睛一亮,問道:

「余小姐在哪兒?她和余老爺子在一起嗎?」

護士點點頭,指了一個方向說道:

「就在一樓,醫院後花園。」

陳天賜立刻感激地說道:

「謝謝謝謝。」

說完起身就龍精虎猛地離開了。

護士驚嘆地看着陳天賜離開的背影,還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地佩服道:

「年輕人的身體就是好啊,這才一天傷就全好了,對了?他也是學醫生的吧,還是中醫?中醫博大精深,這小夥子難道是吃了什麼中草藥……」

後花園。

余香雲推着一個老人在花園閑逛。

老人滿頭白髮,氣質憔悴,可誰又能想得到在一周前,這個老人滿頭烏黑,站在整個廬州市的權勢巔峰,是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爺爺,我相信你身上的病一定能治得好。」

余香雲看着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老人變成了這樣,打心底里心疼。

余老爺子聽到了這裡有些垂頭喪氣地說道:

「一周已經換了足足十批醫生了,來了都沒效果,香雲啊,你就別在我這兒費心思了,還是多想想怎麼處理現在群龍無首的余家吧,不要等我死了之後,他們都來對付……對付你咳咳咳……」

他完整的話還沒說完就開始劇烈的咳嗽,還吐出了幾道血沫。

看到了這裡的余香雲雙眼朦朧,她帶着一聲哭腔說道:

「爺爺您一直這麼天不怕地不怕,這一次也一定會把這道難關度過去的。」

「我今天已經給您找了一個中醫,他馬上來了,這一次一定有效果。」

話音剛落。

叮鈴鈴!

一陣電話鈴聲出現。

余香雲像是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抓住了手機連忙說了幾句後,對余老爺子說道:

「爺爺,他在外面,我接他過來,這位可是廬州市的神醫。」

余老爺子有氣無力地點點頭說道:

「好,我一個人在這裡沒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