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連載中

異世之小小修補匠

來源:google 作者:鳥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謝安 謝平安

生平愛好就是下班後看看修補類解壓視頻打發時間的謝平安,被天降隕石砸穿越到了浮生大陸本以為趕上了靈氣復蘇初期,又有着自稱什麼都能修補的補天系統加持,開局就拿到了天胡劇本,結果從出生第一天就被親爹坑得冰封兩千載,等到意外出世之時,起跑已經比別人晚了兩千年……展開

《異世之小小修補匠》章節試讀:

第二天,因為愛子心切,燕無雙在松老的准許下也一同前往了山洞。

進入洞口後,松老先開口道,「你們感沒感覺到,山洞內的生命氣息似乎比之前平和了許多?」謝天和謝獅二人聞言均是一愣,然後各自沉浸體內周天感受了一番氣息的流動,得出了肯定的結論。燕無雙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感受到過謝家血脈所說的特殊生命能量,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壓力,反而是有一種特別的熟悉感。

四人一路無言,快速來到了昨日的巨大空間內。大石和玄冰還是維持昨天的樣子,藤蔓則在四人進入山洞後就已經察覺,看到幾人來到近前,只是微微晃了晃,就沒有動靜了。

燕無雙在一番探查後發現情況的確如幾人昨夜所說,有一股很淡的青色能量連接在大石和玄冰之間,這股能量又從玄冰向外擴散,這似乎也是她感覺到熟悉的原因。

她學着謝天昨日所說整個人貼到了玄冰之上,希望能感受到其內部的情況。

感覺到比以往更加強烈的血脈相連感,玄冰內的謝平安也意識到應該是自己的母親到來了,從深層次精神沉睡恢復中醒轉了過來。但其身體現在依然是一動不能動,而周圍的空間能量又隔絕了其精神力量的向外探索。

「寧,是不是我娘來了,我能不能傳幾句話,讓她安心一些」

「你可以嘗試以血脈的脈動回應她。其它手段你很難穿透空間能量」

謝平安知道系統在這事上不會騙自己,於是將注意力放到了自身。

因為精力虛弱,謝平安已經無法直接內視,只能一點點將自己意識擠入到了肉身之中。到自己的體內後,謝平安才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內視身體時,謝平安能看到自己體內宛如一個完美世界,經脈根根晶瑩發亮,骨骼則節節如玉般溫潤質密,二者的能量等級明顯高於肉體本身。

但現在看起來,其體內卻成了一片混沌,分不出哪裡是經脈、骨骼、內臟和肌肉,所有東西通通混合在深青色的光芒之中,並且還在進一步互相融合。感覺自己成了怪物,謝平安嚇得當場向系統呼喊起了救命。

「叮,宿主當前肉體處於大融合過程中,融合完成後狀態不明,系統暫時無法預估」

「現在問題是我連血管都沒了,哪裡還有什麼血脈啊?」,一聽無法預估謝平安知道可能又是一個大坑,但當務之急是通過血脈向母親傳遞信息。

「宿主無需多慮,雖然融合在了一起,但當時宿主一絲遺留在外的氣息都沒有被玄九章放過,其中自然包括血脈本身」

聽到系統的解釋,謝平安又全神貫注沉浸在了體內的混沌之中,果然感受到了屬於血脈的氣息,將所有意念都轉移到其上,謝平安終於在腦海中感受到了在不遠處有一團與自己相同的血脈氣息,但彼此間卻好像隔着一層不完全透明的玻璃,看不太真切。

謝平安嘗試在腦海中大喊大叫,手舞足蹈,但似乎都無法引起那團血脈氣息的注意。最終只能整個人趴在了間隔的玻璃之上,並將血脈的脈動催到最大幅度。

貼在玄冰上的燕無雙頓時感到心頭一緊,自己的血脈狂跳了起來,本能地也將注意力完全投在了血脈之上。

瞬時,周邊的現實世界好像被按下了靜音,燕無雙進入了和謝平安相同的意識空間當中,她也看到了玻璃對面有着一團與自己一樣的氣息在蹦蹦跳跳,但卻聽不到一點聲音。

燕無雙看到對面似乎在暗示她將雙手按在中間的隔層上,她知道那一定就是她的孩子,所以毫不猶豫就照做了。當燕無雙將雙手按了上去,雙方的手隔着玻璃相碰後,終於建立起了一種奇妙的連接。

這好像是一種最基礎又最本質的連接,無法傳遞言語等高級的信息,只能讓彼此感受到對方最基本的情緒。

第一時間,謝平安就感受到了母親內心對孩子的擔心和憐愛,這是最深處最直接,卻也最做不了假的情緒,滿滿的母愛讓謝平安眼睛也有些濕潤。

很快他就強打起精神,向燕無雙傳遞起了積極的情緒,他不知道燕無雙能感知到多少,只能在心裏不停地回想自己很好,自己正在恢復,只是需要待身體徹底恢復後才能出去與爹娘見面等信息。

事實上因為雙方當前精神幾乎處於不設防的狀態,燕無雙在謝平安開始想到具體的內容之前就感知到了情緒,她感知到自己孩子現在的狀況是比較安全且穩定的,且有進一步好轉的可能。

雖然大家一直都是這樣說的,但這樣直接從謝平安這裡得到了確認,明明閉着眼的燕無雙,眼角也不由自主地落下兩行清淚。

隨後燕無雙才接收到謝平安那些刻意傳遞出的信息,儘管有些驚訝於嬰兒就有如此清晰的念頭,但燕無雙還是感受到了母親的快樂。不過奇怪的是,在一些積極向好的情緒後面,卻隱約又傳來了一絲絲對自己丈夫謝天的怨念。燕無雙當然不會知道,這是謝平安在積極想一些美好場景的過程中,順嘴罵了幾句自己的坑貨老爹所導致的。

心靈的交流在一瞬間就完成了。在外人眼裡,只看到燕無雙抱着玄冰突然流起了眼淚,謝天以為燕無雙是擔憂孩子的情況而落淚,快步走到身後將其擁入了懷中。外界的擾動也讓燕無雙和謝平安從玄妙的狀態中掉了出來,燕無雙再次嘗試,卻也和謝天一樣無法進入到那種玄妙狀態之中。

燕無雙的心情其實比之前要好了很多,但一想到如果沒有謝天的打斷,還能感受到孩子更多心意,再加上謝平安那一點不由自主流露出的怨念,突然覺得丈夫怎麼看怎麼不順眼,手順勢狠狠在其腰間擰了一把。

謝天雖然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但感受到妻子的心情其實好轉了很多,也自然配合叫疼,「哎呀,疼疼疼,這是要在孩子面前掐死孩他爹啊?」。

在旁的兩個長輩此時默契地轉頭評價起了山洞。

「松老,其實沒了血脈之中的浮躁,我看這裡元氣充沛倒是一處修鍊的好所在」。

「小獅子眼光確實不錯,我看這裡也是一處寶地,不愧是能孕育出我謝家宗族的好地方」

看着兩個長輩對着光禿禿的山洞牆壁一本正經地聊了起來,倒是將燕無雙鬧了個大紅臉,急忙將話題轉到了自己剛剛感受到的情況上。

「這麼看來,我這乖孫不僅性命無恙,而且天賦早慧,這要恢復好了必然又是一個天才,說不定能比小兔崽子更強,哈哈哈哈」,謝獅甚至已經提前大笑炫耀了起來。

「爹你誇平安就誇他好了,還得帶上我幹嘛,我難道不是同輩無敵的天才嗎?」

「小獅子說得沒錯,你們爺孫三輩都是天才」。松老一張口,謝獅和謝天倒是不好意思接着自誇了。

燕無雙則只是微笑着在旁看着幾人,一通笑鬧之後,關於玄冰和謝平安,四人決定暫時將相關消息保密,只向族長告知實情,同時也決定向族中再申請一批資源,用來在此處擺下陣法,同時溫養謝平安所在的玄冰,神秘的藤蔓和那塊大石頭。

從山洞之中走出,看到外面風和日麗,四人轉身面對山洞也是感慨頗多。

「謝老,我現在感覺體內血脈的壓力甚至連之前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只要不是長時間在山洞內,我應該能一直待在祖地了。要是大家都能長時間在祖地修鍊,長此以往咱們謝家實力一定會有巨大飛躍!」,謝天激動地說到,說到集體變強甚至雙手止不住地揮了起來。

「小兔崽子瞎激動什麼,我們應該是受了昨日那團深青色能量的影響,有了遠超他人的抗性,才會如此輕鬆的」,謝獅還是更淡定一些,潑起了冷水。

「不過特殊能量本身現在的確發生了一些變化,但我們還需要獲取更多數據,才能作出判斷,知道普通族人的耐受程度」。

松老也持和謝獅一樣的態度。松老回村後向族長彙報了信息,談到祖地可能發生的變化,家族也十分重視,運送物資的同時派了更多人員前來協助研究。

最終發現對普通謝家血脈而言,村中神秘力量的濃度降低了不少,反而更加適宜了,雖然長時間還是會有影響,但大家能待的時間普遍延長了不少。

但山洞內情況正好相反,現在普通族人連進入洞口都變得很困難,進入後負面影響增長非常迅速,而非謝家血脈,雖然不會有特殊能量導致的問題,但隨着深入也會感覺到極強的壓力。連幾乎同等武王后期強者,且身體還要更強一些的阿大都無法走到幾人所說的那處空間。最後還是族長謝鯤親自來了一趟,他也成為了除了謝天、謝獅、松老還有燕無雙以外,唯一真正進到那處空間了解了情況的人。

《異世之小小修補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