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連載中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

來源:google 作者:丹大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丹大人 古玄月 奇幻玄幻

古玄月意外穿越到高武界迫不得已修鍊魔功,修鍊後才發現魔修好處多多覺得自己不能單幹,所以收小弟收徒弟古玄月看着自己的徒弟,表示個個是個人才大徒弟:「師傅,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驚喜」古玄月:「你把人家宗門的聖女抓來幹嘛?」二徒弟:「師傅,又打劫到好多東西」古玄月:「你咋不把我也給搶了呢?」三徒弟:「師傅,你什麼讓掌門之位」古玄月:「來,坐,看我打不打斷你的腿?」四徒弟:「師傅,來喝毒雞湯」古玄月:「你不知道我百毒不侵嗎?」展開

《已入魔道就要做最強的魔》章節試讀:

隨着赤陽門宗主的死亡,九陽門弟子鬥氣盎然,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張泉情況並不好。

張泉早已是強弩之末罷了,若不是他修鍊九陽鍛體術,用強大的肉身硬扛那一劍,恐怕他現在就已經死了。

現在的張泉只是勉強用靈氣維持在空中,因為身為一宗之主不能讓門下弟子失去了士氣,所以要強撐飛在空中,這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剩下只能交給他門中長老與弟子了 。

「九陽門,門人聽令,殺~」

「殺~殺~殺…」

隨着張泉下達的命令,九陽門眾人紛紛向赤陽門發起進攻,喊殺聲不斷,氣勢如虹。

反觀赤陽門眾人群龍無首,氣勢弱了半分。

就在赤陽門與九陽門近在咫尺準備開打時,一道恐怖的掌印向著張泉的方向襲去,恐怖的威壓使他們停下腳步,不由自主的讓他們抬頭仰望。

「轟」

恐怖的力量爆炸開來,甚比先前兩位宗主使出的攻擊,讓所有人不得不催動靈力抵擋住這個恐怖的餘波。

就在所有人都在抵擋這股力量的時候,王騰卻悄悄摸到一個赤陽門長老面前不遠處後,使用一種詭異的步伐靠近,

待那位長老反應過來時,已經晚了,只聽見「噗呲」一聲,王騰的刀刃已經刺入了他的胸膛,滿臉不甘和帶着仇恨眼神看着王騰,然後口吐鮮血死了。

確認死了以後王騰立馬拔出刀刃撤回九陽門隊伍中,速度極快,從殺人到撤回來前後不過用了十息時間,彷彿像一個專業刺客一般。

赤陽門的大長老看着不遠處躺在血泊中的長老,已經忍無可忍了

隨着空中的力量漸漸消失,下方傳來了一道響亮的聲音。

「眾弟子聽令,隨我滅了九陽門,誓要將那個殺了宗主與長老之人千刀萬剮」大長老下令道;

話音落下,大長老手中持劍沖向九陽門眾人,赤陽門弟子與長老也緊跟其後。

同時的九陽門大長老也下達命令,隨後兩方人馬廝殺在一起,刀劍相碰和哀嚎聲不斷。

赤陽門大長老眼神不斷觀察,試圖找到那個殺害宗主和長老的人,最後看見一個身影詭異的人,

專門找重傷或者在和敵人打鬥無力分心的赤陽門弟子,然後偷偷在背後捅刀子,而且速度極快,搞得赤陽門弟子死傷無數,

看到如此陰險的人,大長老頓時氣血翻湧,一口鮮血差點從嘴裏噴出來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怒火中燒的他直接飛向王騰,如果不殺了那賊人,他的道心肯定會崩塌,此生再無踏入更強境界的可能,眼看就要到王騰跟前,一劍殺了他,卻不曾想九陽門大長老剛好攔在身前擋了回去。

赤陽門大長老頓時感到來自世界深深的惡意,心中想到;

「毀滅吧,我累了」

然後急火攻心之下,心臟突然「蹦」就閉上雙眼沒了氣息,睜着眼睛走得很安心的樣子。

然而王騰怕他活過來又是一刀斬頭,心滿意足的又去找敵人的背後捅刀子了。

大長老看到這樣也表示很無語,非得要補刀嗎?

但是也沒再理會,前往其他地方對敵了。

與此時同時的上空

在巨掌攻來的時候,吳江本以為自己的性命就會在此刻了結,沒想到師父會來救他,心裏感動的同時也有些擔憂,畢竟當年師父回來的時候渾身是傷,還告誡他在他閉關的時候不許任何人打擾,本以為過了這麼久師傅已經隕落了。

沒等他多想,站在他旁邊的老者傳音道;

「張泉你先下去療傷吧,從剛才的攻擊來看,陳放已入武王境,如今的我修為在不斷倒退,壽元也已經漸漸損失,早已時日不多了,能拖延多久是多久,你盡量帶一些門中弟子撤走。」

「師父,您…」

「不必多言,走吧。」

本想說些什麼的張泉,卻被老者打斷了,他也明白,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倒不如離開帶弟子走,日後還能為師傅報仇,隨後張泉往宗門中飛去。

老者看着自己弟子已回到宗門,便面色凝重的望向前方來人,其中一人也較年輕,大概五十歲左右就到達武侯境二重了,另一人看起來三十歲,但是他明白那是剛突破武王境的陳放。

隨後陳放開口了:

「陳烈,沒想到這麼久過去了,你還一直停留在武侯境九重,莫不是你當時離開天武王朝出了什麼事?變廢物了,哈哈哈哈」

「陳放,你以為突破到了武王境,就覺得自己很強了嗎?你只不過是井底之蛙,爬出來就會被人踩死。」

陳烈絲毫不留情面的說道。

陳放見其還是像以前目中無人,憤怒說道:

「你還以為這是以前嗎!處處還能壓我一頭嗎!現在我是武王境,你不過是武侯境罷了,從小到大你就用這種高高在上的太度對待我,今天我要讓你知道武王境的威能。」

說完便直接出手,交手不到十幾息,兩人竟然打的不分上下。

這讓陳放震驚無比,兩人分明差了一個大境界,他竟然覺得有點沒勝算,本想叫兒子幫忙,但是這就意味着他永遠都沒有贏過陳烈,所以一直保持着不分上下的狀況。

九陽門宗門大殿處,張泉在下來後立馬服下療傷丹與回靈丹,之前早就在宗門面臨大戰之前就留一些精英弟子和親傳弟子,回來只是交代一些事情,讓護法長老護送弟子離開了,他要留在這裡與宗門共存亡。

隨後張泉就開始吸收藥力,不到一炷香就吸收完了藥力,隨後飛至宗門弟子戰鬥之地宣佈道:

「願意隨着宗門共存亡的留下,不願意的我也會拖延時間,可讓你們離開。」說完就開始戰鬥。

而上空的陳放與陳烈的戰鬥也進入了白熱化階段。

陳放在戰鬥時瞧見底下的弟子,已損失到不足百人,心中暗道;一群廢物,他明明在突破王境之前安排了兩百人攻打九陽門,現在已不到百人。

「尚兒,你下去滅了九陽門餘孽,為父感覺得到陳烈已經快不行了,放心去吧。」陳放傳音道。

隨後陳尚便飛向宗門大戰場地處,開口道:

「所有赤陽門,門人撤退。」說完便抬手,幻化出二十丈大小的靈氣巨掌,直接朝着九陽門的人碾壓而去,也不管弟子與長老有沒有撤退。

赤陽門的人第一反應過來,使用最快的速度奔跑,但是九陽門則是視死如歸,拚命拖住赤陽門的人。

但是有一些人還是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毫無防備,頓時不知所措,想抵擋,不過很顯然在絕對力量面前,抵擋只是徒勞,瞬間方圓二十丈的人化為肉餅。

而這一幕被趕來躲在暗處的古玄月看見,頓時腦海中不斷浮現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時的過往記憶片段;

「玄月哥哥,你看,夕陽可真美!」

「呵呵,是啊,不過沒思雨師妹美。」

「玄月哥,你又為了我們去打架了,我們可以保護自己的。」

「放心,我沒事,師兄在,不會讓人欺負你們的。」

「玄月哥,你受傷了,我給你打了只山雞煲湯。」

「謝謝師弟,一起吃吧!」

「玄月哥哥,以後思雨會變強保護你的。」

「好好,師兄等你。」

想到待他如親哥哥一樣的兄妹倆,古玄月頓時身體不斷顫抖無法再壓制心中的情緒,體內的魔氣控制不住向外散發,口中還不斷嘟囔;

「是我沒保護好你們,是我懦弱沒勇氣及時出去找你們,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啊!啊!啊…」古玄月最後撕心裂肺般的怒吼!隨後進入了一種恐怖到極致的狀態。

古玄月的怒吼聲引起赤陽門眾人的注意,他們望向發出聲音的地方。

只見一個看不清面貌的血紅身影,向他們疾馳而來,「砰…砰…砰砰」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的人,瞬間爆成血霧。

而古玄月周圍的魔氣,彷彿擁有靈性一般,貪婪的不斷吸收周圍的鮮血,而他並沒有停手,一直瘋狂的廝殺,赤陽門的人不斷哀鳴,哪怕是武將境長老也抵擋不住被古玄月一掌拍碎腦袋,

其他人看到這一幕讓他們心中無比恐懼,每次當他們反擊刺中那個人影的時候,卻發現只是一個虛影,這種讓人無能為力被支配的感覺,讓他們心中早已經提不起一絲反抗之心。

僅僅不到十息時間赤陽門三十多人隨着最後一位赤陽門的人被古玄月殺死,除了陳尚與陳放外此地赤陽門再無活口。

站在空中的陳尚也看到了這一幕,不是他不想出手,是他在那血影裏面感受到了危機感;

剛好見到殺完最後一個人的古玄月向他這邊看來,恐怖的血紅的眼睛盯着他,瞬間讓他毛骨悚然,危機感越來越強烈,他覺得現在跑還來得及。

而古玄月口中發出沙啞的聲音:

「是他,是他,殺了他…殺了他…哈哈哈!桀桀!」

隨後古玄月化作一道血光飛向正在逃跑到一半的陳尚身後面抓住陳尚,左手一扯。

「嘶啦」扯掉了陳尚的左臂,疼痛感讓陳尚不由得慘叫!

「啊!啊!啊!啊!」

隨後是右臂,左腿右腿,每扯掉一個部位,陳尚的慘叫便更勝一分,最後是頭部,連帶頸椎的拔出,場面非常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