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一曲刀劍聽鴻鳴
一曲刀劍聽鴻鳴 連載中

一曲刀劍聽鴻鳴

來源:google 作者:水手派大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笙 江瞳

自那一戰,宇宙巨變神衰落,魔遁隱,人間鮮受亂此後千百年,國家分合三九,到頭來儘是一統然山野終有餘孽復蘇、死灰重燃,欲以火燎原,席捲天下是故,廟堂江湖合以抗敵何以抗敵?神器埋藏極地,難以尋,難以求天庭消亡太虛,無處尋,不可求凡胎俗體,脆弱如草魔輕易迷其心,神隨手滅其身可能戰?可敢戰?然看神魔,曾布九州,遍四海看凡人,曾布九州,遍四海誰還在?野火燒盡,春風吹來聽,一曲笙笙...是鴻鳴展開

《一曲刀劍聽鴻鳴》章節試讀:

黃日懸天,夕陽萬里。

一隻雄鷹盤旋天上。

它雙眼靈動,俯瞰着身下的平原,找尋着獵物的蹤跡。

一隻鴻雁落了單,它在一處小河岸邊來回踱步,尋找着鮮嫩的綠草。

平原上,一場戰爭正在進行。

兩方廝殺不斷,殺得鮮血成河、屍骨遍地。

看陣里,儘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魎。

這些妖魔,奇形怪狀。

那些凡人,一模一樣。

他們是螻蟻,它們是巨象。

戰車上,主帥指揮着將士不斷進攻,兵士們遵從命令,勇往直前,前赴後繼。

明知送死,何為?

家園就在後方。

身後不遠處,有一座城。

那是他們的家,所以他們退無可退,必須向前。

但前方傷亡慘重,幾十個兵士拼盡全力才能殺死一頭怪物,卻又被趕來的另外兩隻屠殺。

主帥走下了戰車,拿起了銀槍,騎上了馬。

「殺!」

一聲怒吼,身後千萬將士英勇跟隨,直向敵軍殺去。

忽聽得一聲雷震,眾人紛紛抬頭,方才的夕陽已不見了,眨眼間已是雷雲密布。

又見遠處陣中,站立一人。

身高六尺,身材苗條。

黃面赤瞳,赤發飄飄。

穿着黑甲,手中一把二尺刀。

幾處碎裂的護甲之下清晰露出如同岩漿般燃燒的肌膚。

它抬起雙手,便是一股氣流驟聚,隨後向四周散發。

真氣散落在周圍的兵器上,這些兵器遂凌空起。

再看她,高指蒼穹,便見數千兵器紛紛飛入了雲中。

夕陽不見,黑雲漫天。

主帥與眾將士如有神助,越殺越勇,終於成功突破了怪物組成的屏障。

擒賊擒王,就在不遠。

伸出的右手好似燒亮的銅鐵,指向眾人,又聽雷聲響起,眾人抬頭望去,那千百刀槍劍戟竟附帶着雷電飛速墜來!

但主帥依舊不懼,他沒有下令後撤。

因為後撤,便是失敗,也是死路。

只能前進,哪怕力戰而亡。

胯下的烈馬已經傷痕纍纍滿身鮮血,但它仍在拚命奔馳。

隨後一把長劍擊中了它,頓時將它一分為二,血灑當場。

主帥也飛了出去,手中的銀槍丟在了別處,腰間的佩劍也不知去向。

卻正好摔到那人身前。

周圍立刻圍來數只小怪,他迅速起身,揮動雙拳奮力廝殺,但只是白費力氣,甚至無法傷到那些怪物的皮毛。

不知多久,戰得精疲力盡,雙手血肉模糊,主帥終於堅持不住,倒了下去。

眾妖魔將他團團圍住,要將他撕碎。

他心知,命當休矣。

閉上雙眼,只等戰死的榮光。

千鈞一髮之際,又聽得一聲長吟,他睜開雙眼起身望去,眾妖魔也回頭望去,那人也抬頭望去。

是一道刺眼的光芒,光明射穿了黑暗,狂風驅散了烏雲,四周山嶺…整個平原都披上了祥和的金光。

只見兩方陣中,一人持劍衝殺,斬妖除魔,英姿颯爽。

身高六尺,一身白衣。

雙目四瞳,仙人模樣。

在她身後,還有一條青龍、一隻白虎、一龜一蛇、一隻朱鳳。

也有十二三隻巨獸。

眾妖魔見到眾神獸,紛紛嘶吼起來。

蒼鷹看準了孤雁,飛撲而去。

那人見到那人,她看見了她。

那人放過了主帥,飛到她身前。

二人對視良久,如在無人之境。

「當初在古龍山,我不該放了你。」她道。

「殺我。」她道。

「林笙,你早就該死了。」

「我…早就死了,江瞳。」

江瞳飛身而起,林笙躬身一躍,二人來到空中。

眾將士跟隨神獸殺將出去,眾妖魔也正面迎擊,死傷慘重,愈戰愈烈。

一劍降魔,一刀弒神,二人在半空來回穿梭,刀劍互相划過,發出刺耳的聲音。

林笙在左,江瞳在右。

一黑一白、一魔一神、一邪一正。

一勝一負。

「天宮很遠罷。」 林笙道。

「…殺了歐陽錦還不夠?」 江瞳道。

「他們還活着。」

「可他們沒有殺凌雲楓!」

「他們…殺了我。」

「唉…」 江瞳輕輕嘆了一口氣,緊皺雙眉,眼神有些無奈。

「現在走,我可以放了你。」

「死在你手裡,我認。」 林笙轉眼俯視着地上的眾人。

忽而飛出一腳,將對方踢開,又見她輕聲低語,而後身體快速增長,那黑甲也隨之增長,她的面容也愈加恐怖,最終變成了一個身高千丈、赤面獠牙的怪物!

「休想!」

江瞳看出了對方的意圖,她也念出上古的咒語,隨後她的身體也開始快速增長,也變成了千丈的巨人!

她抬手擋住了那如天柱般倒向陣中的腳,二人遂扭打在一起。

驚天動地、山河震顫,甚至連妖魔也呆住了,這是它們從未見過的景象,更是一生難以習得的神技。

青龍修長的身軀蜿蜒在妖魔頭頂,它張開大口,每口龍息所過之處,便成一片焦土火海。

白虎迅猛的身姿來回穿梭於兩軍陣間,利爪揮出便是死傷一片。

眾妖魔也不甘示弱,紛紛迎擊,大蛇在草地上遊動,巨大的身軀輕鬆將凡人們碾壓至死。

蠻牛巨犀向敵軍衝撞過去,輕鬆將千百人高高掀起。

玄龜上下兩路齊發,面前忽然跳出一隻黑白的巨熊。

那巨熊大聲嘶吼,便朝玄龜奔來。

白虎來到眾妖魔中,對面竟也有一隻猛虎。

那猛虎生得黃毛,但背有雙翼,劍齒龍爪,相貌可怖。

兩虎相見,皆沉吟咆哮,遂衝殺在一起。

玄龜大戰黑白巨熊,那巨熊利爪每每只能抓中堅殼,便被靈蛇纏住甩到一邊。

再看朱鳳,不遠處巨蛇襲來,它展開雙翼,上下扇動,竟生出一陣火焰疾風,那巨蛇還未接近,便被燒成了枯骨。

又見一頭斷角的赤牛衝出,口中不時發出陣陣低吟,它低着頭,一路衝擊,那蠻牛巨犀也狂奔而來,三頭巨獸相撞,頓時爆發出一股衝擊,震的山崩地裂,周圍村落盡成廢墟,一片瘡痍。

青龍遨遊於天地間,將要吐一口龍息,卻見雲宮中忽飛出一隻猛禽,那飛禽巨大無比,展開的雙翼完全遮住了金烏的光芒,霎時間,天地重回黑暗混沌。

大鳥伸出雙爪撲向青龍,死死將它抓住,而後再次扇動雙翼,一陣狂風呼嘯,又向上飛入雲宮不見了。

巨熊咬住玄鬼脖頸脖頸,右爪刺入了靈蛇七寸。

白虎也被擒住,那猛虎扇動翅膀飛向高空,將白虎扔了下去,白虎重重摔在了山崖下,被巨石牢牢壓住。

眾人陣型散亂,即將崩潰。

……..

忽聽得一聲長嘯,悠長雄厚。

再回頭望去,只見不遠山巔上站立着一隻白毛獸。

全身如雪,似虎似狼。

還有一雙金眼,神聖威嚴。

那些妖魔見到它,有的竟顫慄不止,甚至一動不動。

又見它身後飛出一條金黃巨龍,竟也是背生雙翼。

一聲龍吟,巨龍飛入了雲端,不久,只見先前的飛鳥落下,而巨龍將它緊緊纏繞,使其不能扇動翅膀,直朝大地墜去。

青龍掙脫了雙爪,回頭便是一口龍息,金龍也張開大口,則是一道道雷擊!

那飛鳥瞬間湮滅,只剩下一堆燒焦的黑粉,四處飄散。

玄龜流血不止,靈蛇痛苦**,突然從它們身後跳出一條兩丈長的黑犬,黑犬張開大口,尖牙死死咬住了巨熊右臂,巨熊疼地鬆開了靈蛇,靈蛇迅速扭動身姿纏住了它的脖頸,巨熊拚命掙扎,但怎奈被三獸圍攻,分身乏力。

聽一聲骨折,它便再也不動,倒了下去。

雙龍又將犀牛擊退,朱雀雙爪救起白虎。

惡戰一番,眾妖魔最終被擊潰,開始四下逃竄。

江瞳與林笙大戰近百回合,拳拳到肉,每擊中一拳、踢中一腳,便是一次地動山搖。

江瞳雙拳砸中對方命門,林笙受了這一重擊,沒能站穩,倒了下去。

這一倒卻將身後那座山壓平了。

終是林笙先變回了本相。

江瞳也變成了人樣。

拿起黑刀。

找回神劍。

林笙率先出手,江瞳也不閃躲,刀砍劍劈,神器相碰,爆發出一道衝擊,將附近草樹折斷掀飛。

二人僵持中,只見一桿銀槍刺來,這一槍迅猛如雷,但依舊被林笙伸手握住了。

「畜生,今日定要取你性命!」主帥揮動銀槍,銀槍卻一動不動。

那人也不回答,只聽一聲清脆,那游龍槍便斷成了兩截。

林笙轉身砍向去,江瞳急揮出一劍,將黑刀擊飛後又將劍刃抵住對方咽喉。

「走!」江瞳道。

「不,我一定要她血債血償!」

主帥的眼眶變得紅潤,他奮不顧身,只為殺死惡魔。

「楊震!」

只見黑刀從一旁飛來,江瞳一掌將楊震推飛,自己中了這一刀。

黑刀刺入了她的胸口。

「擋我者死!」 林笙緊握住刀柄。

黑刀逐漸深入,但這一刀對江瞳來說並沒有任何感覺,因為她早已不是肉體凡胎。

不過依然能感覺到體內有些異樣,看來這魔界鑄造的兵器會削弱神力。

林笙忽察覺到對方體內真氣匯聚,只見黑刀被瞬間排出,連同她被一齊震飛到數尺外。

胸口的傷口已經癒合,江瞳便不再浪費時間。

翻身而起,林笙舉起黑刀,赤紅的瞳孔也變得耀眼。

江瞳丟掉了寶劍,右手呈二指,金色的真氣流動到指尖,竟化形成一道劍刃。

二人彼此逼近,短兵相接,你來我往、你追我趕,穿山越嶺、上天入河。

楊震緩緩睜開了眼,方才竟暈了過去,起身尋找,那二人皆不見了蹤跡。

回過神來,大戰仍未結束,上百隻魔物被將士們圍住仍在殊死抵抗。

看着斷裂的槍頭,才想起游龍槍已經損毀了,他四下找尋能用的兵器,發現不遠處有一把長劍。

是神劍。

楊震撿起神劍,頓時感到一股力量在身體涌動,隨之便向妖魔殺去。

這劍果真有神力,楊震步伐輕盈,竟在空中跨了一個大步,來到其中,眾妖魔又圍住了他,他倒也不懼,舉劍便殺,對方面對這神劍竟變得不堪一擊,楊震瘋狂殺戮着那些來自異界的怪物。

江瞳與林笙又鬥了幾十回合,但她逐漸感到自己的神力衰弱了許多,看來這黑刀威力確實不可小覷。

看準對方轉身間隙,她以二指劍氣全力刺出。

只見林笙側閃躲過同時砍出,砍破了金色的劍氣,砍下了兩根手指!

「也不過如此。」

「哼。」

忽然一根黃金繩索從江瞳腰間飛出,將林笙牢牢捆住,一時間,林笙只覺頭暈目眩,動彈不得。

江瞳拿過黑刀,看了看殘缺的右手,怒起一腳將對方踢下了山崖。

眾妖魔也不能敵,被楊震打的潰敗,一二十隻魔物成功逃出包圍,卻又被幾隻神獸追上,龍吟虎嘯,只見風火雷電,幾個眨眼便被盡數消滅了。

楊震沒有停手,他已近乎瘋狂,用盡全身氣力,一劍一劍砍在那些魔物的屍體上。

他越砍越慢,雙手也漸漸不穩,終於癱跪在草地上。

望着那些燒成黑炭的屍體,望着那些被他砍成肉泥的軀殼,他也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

他已經受了重傷,才察覺到自己流血不止,腰間插着半截刀刃,而左臂已經不知去向。

不遠處,走來了兩個熟悉的身影。

楊震強撐着站起來,他拿起神劍,緩緩走去。

「畜生!」楊震惡狠道,但他的語氣已經很虛弱了。

「哼哼哼哼….」那魔看着他這副模樣,不由得笑了出來。

楊震跌跌撞撞,跑到林笙身前,一劍便插入了她的胸口。

對方慘痛地大叫。

楊震癱坐在草地上,他望向四周,看着那些死難的將士。

二十萬聯軍,如今還剩寥寥數千人,先鋒衛只活下十八人。

都是好男兒。

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眼眶溢出了淚水。

他逐漸感受不到身體的傷痛,只覺得雙眼很難睜開,視線越來越窄,越來越暗。

十八名將士圍上前來,都跪在了他身邊。

「大統領!」

再看楊震,他已經不動了。

贏了。

贏了?

江瞳看着主帥死去,心中並無波瀾。

四周草地,盡成焦土。

全無生氣,只有破敗。

家園完好無損。

「你的手。」 身旁傳來熟悉的聲音。

「老師。」 江瞳轉過身,金睛瞳回復了原貌。

那老者出現在了身後。

「不礙事。」 江瞳道。

諸魔屠滅,還剩一人…

江瞳看向那魔物。

那是曾經熟悉的面孔,如今是世上最後的魔種。

「不要心軟。」 老者看出了她的不舍。

「曉得。」 她的信念堅定。

必須完成剿除魔界的使命。

她蹲了下來,左手輕撫住她的面龐。

眼前人早已不是為救自己甘願犧牲的摯友,她十惡不赦,罪不容誅。

「你究竟怎麼了…」

「姐姐。」

那雙赤瞳忽而變得暗淡,逐漸恢復了漆黑的顏色。

江瞳明白,她回不來了。

神劍高高舉起,卻見那惡魔閉上了雙眼。

一劍落下。

終於結束了,十五年的恩恩怨怨。

也斬斷了最後的思念。

又聽一聲長嘯,活着的神獸跟隨白澤紛紛離開,歸位四方、返回家園。

那隻蒼鷹落在了江瞳的肩膀,天空飛過一隻孤雁。

江瞳抬頭望去,那隻雁子奮力扇動着翅膀,飛向遠方。

它回家去了,回到遠方的故土,回到那十五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