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一品錦繡
一品錦繡 連載中

一品錦繡

來源:google 作者:三尺軒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三尺軒扉 軍事歷史 林翊

歷史商戰文!他只想安安靜靜的當個地主,奈何地主家,也沒有餘糧啊!考科舉么?還是拉倒吧,繁體字都沒認全呢,還想跟人家探討《論語》《孟子》!以為會背個「明月幾時有」,就是文豪了?來來來,給咱對個「策」,或是寫篇「賦」,也不用多,五百字就行!官是當不了的,那就做生意吧!先壟斷個行業再說!(這不是爽文,而是一本慢節奏的書,其中諸多時下描述,經過史料考證,包括《東京夢華錄》之類!)展開

《一品錦繡》章節試讀:

這個時候的田野間,是極美的!

真正的小橋流水,青煙裊裊。

昨天下午回去,倆人又因為亂花錢,被大姐給罵了一頓。

不過看到兩個妹妹拿着糖人開心的樣子,林翊還是覺得心裏挺滿足的。

經過兩天的熟悉,二郎明顯老練了很多。

每天幾百文的收入,也讓兄弟倆幹勁十足。

照這麼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家裡的債就能還上了。

林翊更是設想着,在趕上入冬之前,一家人最好搬到城裡去,現在的居住環境,實在是擁擠了些。

只是今天這趟生意,卻是在開場的時候,稍微出了點岔子。

像頭兩天一樣,林翊在茶鋪收錢,二郎被打發出去跑腿。

按照林翊的說法,這叫鍛煉弟弟!

可沒過多久,二郎就急火火的跑了回來。

「哥,不好了,那些人不願賣給咱了?」

林翊笑着跟旁邊點餐的茶客告了聲罪,這才將一臉焦急的二郎給拉了出來。

「怎麼回事,慢慢說!」

「人家說咱不地道,從他們那裡低價買了飯,轉手又給高價賣出去,不願再吃虧了,說要是還想再買,就得按原價來!」

林翊眼珠一轉,低聲說:「走,過去看看!」

這個情況,他之前也不是沒有預料過。

前兩天做的相安無事,那是因為隔着條街,人家一時半會還沒弄清怎麼回事。

現在見哥倆掙錢,有人眼紅了!

林翊來到賣吃食的街巷,幾個攤主只是頗有點心虛的看了他一眼,就各自忙活着,也沒人搭理。

走到賣豬羊血羹的攤子前,攤主是個四五十歲的肥胖婦人。

「大娘,剛才聽我家二郎說,你不做我們家生意了?」

婦人一邊整理着碗筷,一邊揮手趕了趕榆木桌上的蒼蠅。

「小郎君這話就不對了,既然出來擺攤,就沒有不做生意的道理,只是二位小郎君太過精明,從我家十文錢拿的豬血羹,過條街就賣十三錢,還讓我怎麼做生意?那些來攤子上吃飯的,還以為給他們賣貴了,以後不願再來。」

林翊笑了笑,這話是騙鬼呢!

他早就交代過二郎,就算是給錢,也是私下裡給,大家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

「那按大娘的意思呢?」

婦人臉上露出一副精明,立刻開口說:「肯定是不能再按原先的價格,當然,你既是買的多,老身也不是死板的人,自當給你額外的優惠。」

正在這時,一旁賣環餅的老頭也湊了上來。

「吳大娘說的沒錯,小郎君,我們都是做小買賣的,每天也掙不了幾個錢,這忙活一天,總不能光給你干工了吧?」

說話間,四周幾個攤主都稀稀拉拉的圍了上來。

可憐哥倆身材瘦小,這麼被圍在中間,倒是有點像是被當場捉住的小偷。

二郎哪裡見過這種場面,被嚇得一個勁往林翊身後躲,要不是有哥哥擋着,他早就跑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儼然成了街道上的公審大會。

好在這一大早,路上也沒幾個人。

眾人雖然沒有明說,不過話中的意思,不外乎就是一個,那就是加錢。

其實也能理解,任誰看到哥倆來錢的速度,能不眼紅呢?

更是有腦袋靈光的,私下裡拍了好幾次大腿,心說這麼個好主意,他以前怎麼就沒想到呢?

林翊等到大家都說的差不多了,這才微微一笑,向一圈眾人拱了拱手。

「幾位都是這個意思嗎?」

其中一個賣鹵煮的中年男人,明顯是個挑頭的,代表眾人回答說:「小郎君,不是我們不賣給你,但凡事總得有個規矩,要不然那些老主顧們有樣學樣,也要跟着一塊給他們優惠,咱們以後還怎麼做生意,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林翊邊聽邊點頭,要是不清楚的,還覺得挺有道理。

等眾人說的差不多了,他這才不緊不慢的從袖子中,取出一沓疊好的信紙來,輕輕在手中晃了晃。

「幾位長輩都比我大得多,想來道理也比小子清楚,既然要論規矩,咱們不妨到衙門去說說,反正這裡有前幾天簽訂的契書,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我們讓官家給評評理,怎麼樣?」

一聽這話,場中頓時安靜了下來,一雙雙目光,全都落在了林翊手中的契書上。

更是有幾個面面相覷,露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林翊左右掃了一圈,將眾人的表情看在眼裡。

都是最底層的百姓,平日間莫說見官,就是碰到個巡城衙役,都能嚇出一身汗來。

他當初堅持簽下契約,就是為了今天這一出。

林翊心中,其實也不想從這些窮人身上佔便宜,只是以他現在的條件,實在找不到更好的出路。

所以他手中的契書,也只簽訂了一個月。

等他攢到了第一桶金,就不賺這昧心錢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人雖然被壓了價,但林翊也算是替他們打開了銷路,說不定還比以前掙的多呢!

「還去衙門嗎?」

見大家眼神躲閃的不敢接話,林翊收起契書,嘴角依舊掛着和煦的笑容。

「要是沒有其他事,小子就去那邊招呼客人了,幾位也趕緊忙活起來,別讓那些大官人久等了!」

拉着二郎從人群中走出來,林翊心中,多少也是有些忐忑。

雖說現在的律法觀念,基本上已經普及開來,可還是擔心這些人咽不下氣,當場給兄弟倆揍上一頓。

買賣黃了倒是其次,但以他和二郎如今的體質,實在扛不了幾下。

他還好說,可弟弟就不一樣了。

本來就沒怎麼遇到過事,再加上老實膽小,萬一心裏給落下什麼創傷,那就麻煩了。

好在這幫人裏面沒有狠角色,否則他還真沒辦法。

經歷這麼一遭,林翊是不放心二郎再和那些攤販們打交道了,只得與弟弟換了角色,自己苦逼的開始跑腿。

在接下來的一天中,那些人雖說心裏憋屈,倒是沒有一個人再出幺蛾子。

一方面,是被林翊報官的態度給震懾住了。

另一方面,則是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

雖說單價不高,可架不住量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