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銀河之鑰
銀河之鑰 連載中

銀河之鑰

來源:google 作者:青檸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笙 都市小說 青檸夜

善惡是天秤的兩端,任何一端劇增或驟減,結局都是毀滅但自詡正義者們,並不清楚這一點,他們正不斷用自己的方式,去締造着心中完美世界......展開

《銀河之鑰》章節試讀:

小雨已停,空氣中瀰漫著潮濕的味道,彷彿在提醒路人,天空剛剛曾哭泣過。

一場本應精彩的惡鬥,伴隨着斗篷客忽然認輸而倉促落幕。很多人因此輸了錢的人氣急敗壞,恨不得將斗篷客揪住痛扁一頓,但斗篷客從鐵籠中出來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如人間蒸發一般,再也不見了蹤跡,於是有人安慰自己,那傢伙百分百是個慫貨,否則為何溜的那麼快。

「阿嚏」,坐在酒吧角落裡的一名青年男子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噴嚏,他隨意地揉了揉鼻子,洒脫一笑,拿起剛從別的桌上順來的酒,咕咚咕咚喝了起來。

他一邊喝着酒,一邊打量着最大卡座里坐着的盧玉顏,片刻後他掏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確認無誤後,起身朝盧玉顏走了過去。

「小姐,一個人嗎?」

盧玉顏正在幫邱雲霸做賭局收盤後的數據匯總,頭也沒抬就直接說了句:「滾!」對於男人的搭訕,盧玉顏早已見慣不怪。

「我叫姜笙,盧小姐不介意跟我交個朋友吧?」

盧玉顏沒好氣地抬頭瞥了對方一眼,見是一個長相俊秀的年輕人,不知為何,忽然生出了想逗逗他的想法,於是說道:「如果你真想跟我交朋友,那就等我忙完手頭的事。」說完便低下頭繼續着剛才的工作。

姜笙聳聳肩沒再說話,回身坐到了邱雲霸之前的位置上,毫不客氣地拿起桌上的酒就喝。

盧玉顏偷瞄了姜笙一眼,心中無奈笑道:「這傢伙還真是不客氣,若是讓邱雲霸看到這一幕,非要加倍收他酒錢才行。」

酒吧里依舊喧鬧,但盧玉顏和姜笙兩人就像是能夠隔絕聲音一般,一個靜靜工作,一個默默喝酒。

十多分鐘後,盧玉顏終於完成了手頭的工作,她見姜笙依舊在喝酒,壓根沒看自己,就從小吃碟里捏了一顆瓜子,朝姜笙丟了過去。

「喂,你想認識我是假,想來蹭酒喝才是真的吧?」

姜笙不置可否地笑笑,拍了拍身旁位置,示意盧玉顏坐過去。

盧玉顏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但還是坐了過去。

「你既然知道我姓盧,那咱們今天就不是偶遇,說說吧,你到底想幹嘛?」

姜笙沒想到盧玉顏居然從一句稱呼就能聯想到這些,不由豎立起了大拇指,然後壓低聲音說道:「我想帶你離開這裡。」

盧玉顏一聽這話,瞬間臉就紅了,她狠狠白了姜笙一眼,罵了一句:「臭流氓。」

姜笙聞言先是一愣,隨即明白了盧玉顏的想法,無奈笑道:「盧小姐誤會我意思了,我是指帶你離開這個城市,而不是今晚帶你回家。」

盧玉顏聽了臉色一變,瞪大了眼睛望着姜笙,美眸中滿是難以置信。

「秦絲絲你認識吧?是她拜託我帶你離開的。」姜笙解釋了一句。

盧玉顏這下驚訝地嘴巴都張圓了,磕磕巴巴說道:「你,你是絲絲的,朋友?」

姜笙連忙擺手道:「不不,我跟她才不是朋友,她是個女魔頭,誰敢跟她做朋友?」

盧玉顏詫異道:「女魔頭?不可能吧?絲絲她人很好的。」

姜笙無語地嘆息一聲,也不再爭辯,回歸正題道:「你若同意跟我走,我就帶你離開,你若不想走,我也不強求。」

「她說了,要充分徵求你的意見。」姜笙又補充了一句。

盧玉顏四下看了看,苦笑道:「我是想走,但恐怕沒那麼容易,你回去後,請替我謝謝她。」

姜笙聽了露出一個壞笑,端起酒杯,搖晃着杯中的酒,盯着盧玉顏的眼睛說道:「你若陪我喝一杯,我就替你轉達謝意。」

盧玉顏聞言一愣,心中一股失落感油然而生,她本以為姜笙會堅持帶她離開,豈料自己只是說了句沒那麼容易,這傢伙居然真就放棄了。

儘管她知道,就算姜笙堅持,最終也很難帶自己離開,因為邱雲霸是不會放自己走的。可即便如此,姜笙這麼果斷地放棄,還是令她挺難受的。

「那就麻煩姜先生了。」盧玉顏端起一杯酒,擠出一個笑臉對姜笙說道。

姜笙頗為欣賞地說道:「明明心裏不舒服,卻還是禮貌回應,看來秦絲絲說的不錯,你是個修養極好的女人。」

姜笙說完舉杯跟盧玉顏碰了一下,然後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盧玉顏被姜笙這突如其來的讚美弄懵了,一時竟舉杯楞在了那裡。

「喝呀。」姜笙見狀催促道。

盧玉顏聞聲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應了一聲,雙手捧着杯子咕咚咕咚一口氣就把酒喝完了。

姜笙看着盧玉顏那副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他覺得盧玉顏這女人,實在是太可愛了。

不等盧玉顏把空杯子放下,姜笙就一手抓起盧玉顏的手腕,拉着她朝外走去。

盧玉顏大驚失色,剛要開口發問,幾名便衣打手便攔在了兩人面前。

「小子,泡妞可以,但你是不是得先把賬結了?」為首的那名打手說道。

姜笙不解道:「我結什麼賬?」

打手冷笑道:「我剛才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桌上的酒,基本上都是被你給喝了,喝酒給錢,天經地義。」

「哦,有道理,多少錢?」姜笙恍然大悟道。

打手見姜笙還挺配合,滿意地點點頭,接著說道:「酒錢不貴,一千塊,但你讓盧小姐陪你喝酒,這個收費就要高一些了。」

姜笙點點頭,贊同道:「嗯,有道理。盧小姐知書達理,國色天香,收費高些也是應該的。」

那打手見姜笙如此上道,不由心裏樂開了花,因為他的任務只是盯着盧玉顏,防止她跑掉。假如能從姜笙這裡敲一筆錢,就算他不敢瞞報,需要上交一部分,但自己也能得到不少。

「算你小子識相,那就付一萬吧。」打手笑嘻嘻說道。

姜笙一聽就不樂意了,不悅道:「什麼?一萬?」

打手見姜笙這態度,剛要發飆,就聽姜笙又說道:「盧小姐這種絕世佳人,你居然只收一萬?」

打手見過楞的,可沒見過像姜笙這麼楞的,頓時心中大喜,連忙賠着笑臉問道:「那依先生的意思,收多少合適呢?」

姜笙大手一揮,伸出五根手指。

「五萬?」那打手驚得眼睛都要蹦出來了。

「我呸,五萬?虧你說得出口,怎麼也得五十萬。」姜笙朝那打手臉上啐了一口,怒聲道。

那打手被姜笙啐了一臉吐沫,本該生氣才對,可此刻的他非但不生氣,還激動得有些顫抖。

「對對對,您說的對,是我心太窄了,大大低估了盧小姐的身價。」那打手連忙點頭附和道。

盧玉顏在一旁都看傻眼了,這姜笙什麼路數?不是腦子有病吧?哪有這麼給人送錢的?邱雲霸場內場外搞賭局,一晚上也就賺了七十萬,他這一下就要花出去五十萬,多厚的家底經得起他這麼敗呀?

「你是不是喝多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盧玉顏趕忙扯着姜笙的胳膊小聲提醒道。

姜笙笑着拍拍盧玉顏的手,柔聲道:「放心,我沒喝多,我要是喝多了,十有八九會把外邊車上那五百萬都給你的。」

盧玉顏一聽下巴都快驚掉了,趕忙去捂姜笙的嘴。可惜為時已晚,姜笙的話已被打手聽到了,五百萬,就在姜笙的車裡,打手們能輕易放他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