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影視諸天,飛到失聯
影視諸天,飛到失聯 連載中

影視諸天,飛到失聯

來源:google 作者:八哥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八哥犬 林立 都市小說

【影視+諸天+穿越+你懂的+爽快】三無人士林立獲得影視位面穿越系統,從此走上一段體驗各種精彩人生,漫遊影視世界的瑰麗旅途《西紅柿首富》里,他怒罵暴富二代王多餘,因為人性很複雜經不起考驗;《十月圍城》里,他改變了李重光等人的悲慘結局;……展開

《影視諸天,飛到失聯》章節試讀:

林立一個月試用期還沒完就單方面辭去了工作,城堡酒店也沒繼續白嫖續住,差點無家可歸,也算是丟盡了穿越者的臉。

幸得夏竹老師不嫌棄收留他做了暖床寶寶。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軟飯吃起來,林立表示-

真香!

看着夏竹迎着陽光伸長了懶腰,不顧昨晚熬夜上課的疲憊,正在試穿新的水手服,林立又有點蠢蠢欲動,但是摸摸酸疼的老腰,林立還是決定休養生息、偃旗息鼓。

「夏竹,昨晚那麼辛苦還不多休息一會?你今天還要去加班?」今天是周六,本來兩人已經商量好,好好睡一覺等下午就帶上帳篷去海邊露營。

「不是上班,去球場看球賽。」

大翔隊這樣的丙級球隊對陣國內超級豪門恆太隊,差距太大了,對恆太隊來說就是虐菜。

「這比賽沒什麼好看的,差距太大了!」林立打不起精神,任務完成之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被強制回歸,所以這兩天他是加倍的補償夏老師。

「去嘛去嘛,陪我去嘛,我可是恆太隊的忠實粉絲,最喜歡那個球星高然了,他可是帶領弱旅打進過**預賽的超級新星,真是太難得了。」

夏竹喜歡看球,本來對大翔隊的比賽並不感興趣,但是現在知道是傳奇球星高然親自出席,真是喜出望外。

林立除了有點不爽女友無腦追星之外,現在對這個世界的違和感觸動更深。

高然那樣的國足代表,不應該是白斬雞、吃海參長大的嗎?還帶領國足打進**?

這他么?

難道是**預選賽的名額又又又又放寬了。

就算是真的,你個被硬捧出來的超級新星接受丙級球隊的邀請,來虐菜!?

你的驕傲和形象呢?都不顧了?經紀人是怎麼想的?還是踢足球的就是這麼狂傲不講基本法?

「你到底陪不陪我去?因為你這個王八蛋,我連王力宏的私人演唱會都能沒去成。」

本來想躲懶的林立,聽到夏竹聲淚俱下的控訴,老臉一紅,訕訕一笑。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再說你不是也很舒服嘛。」

夏竹羞惱不堪臉紅耳熱,惱羞成怒伸出二指禪狠狠的給林立腰間來了個270度轉彎。

「輕點輕點」林立真的很無語,為什麼所有女人都是這樣?毒招無師自通也就罷了,為什麼熱戀之後很快就學會了暴力,一點都不溫柔。

恆太隊的球迷很多,雖然是他們的客場,但是大翔隊這樣的丙級球隊根本就談不上什麼球迷。

只是一些親友團礙於情面,無奈捧個場。

身穿黃色衣服的二十來個大翔隊球迷,就好像面對無盡大海的島礁,孤零零的身處敵營,放眼望去場上看台都是一片紅色的浪潮,整個人生無可戀,也不敢吆喝。

恆太隊隊長高然帶隊進場,臨進場前記者現場採訪。

「高然,你好!很榮幸見到你。不知道你這次的進球目標是多少?」

高然確實不知道啥叫謙和,對戰這樣的野雞業餘球隊,在他看來不進十個球那就是輸,所以很裝逼的豎起兩個手指。

「二十個球?」

高然臉一黑,足球比賽時長也就是90分鐘,就算實力再懸殊,傳球、發球總需要時間,這又不是籃球。

但是也沒好意思否認,二十個球就二十個球,怕個毛線!

「太狂妄了吧?不愧是高然!」雖然恆太隊這麼表態有點太不給主辦方面子了,好歹你們是別人重金邀請過來的。但球迷粉絲們才不管那麼多,他們就是來看恆太隊進球的。

高然本來還有點惴惴不安,但看到球場上都是一片紅色的海洋,雖然做客西虹市,卻好像來到了自己的主場。

當下更是狂妄的和隊員表態:「整個城市都在拍我們的馬屁,不姓你看那裡還有一個H,呵嗯恆,給我照死了踢,不用給他們面子!」

林立被夏竹拽着坐在靠近大翔隊球迷區的旁邊,兩個人也都套着紅色的球衣。

「大翔隊的球員怎麼還沒入場?」夏竹有點奇怪,作為資深球迷,像球員要分成兩隊共同進場的基本規則當然門清。

「暴發戶的出場方式當然得標新立異了。」林立心裏有點酸酸的腹誹。

果然遠處天空中傳來一陣轟鳴,三架直升機陸續停在球場,拉風的出場方式震驚了所有人,也徹底激怒了恆太隊、球迷乃至解說。

柳建南就不服氣的呸了一口:「顯擺什麼啊,不就有幾個臭錢嗎?呸!」

不說別的,大翔隊這個全場矚目拉仇恨的出場方式,拉風效果絕對是點滿了。

可惜帥不過三秒,魏大翔教練暈機,第一次上天,下了飛機就狂吐,弄髒了草坪。

隨着主裁判一聲哨響,比賽正式開始,高然沖大翔隊的隊長王多餘比了個手勢,王多餘來得晚,不知道對方在賽前的狂妄宣言。

還以為偶像主動和他打招呼呢,所以一臉討好的和偶像比划了一個同樣的手勢。

比賽一開始,恆太隊就展開了全力進攻,不到一分鐘,前鋒高然就突破了大翔隊的大巴陣,打進了一球。

接下來就進入了單方面的屠殺,哪怕大翔隊球員使出了拽人、咬人、多人盯防的招數,也不能阻礙恆太隊的進球。

上半場剛結束,恆太隊就進了十個球,魏大翔一看是這個結果,癱倒在地,實在是沒臉見人。

王多餘在休息室里大發雷霆,把衣服一摔的甩鍋:「都把球踢給我幹什麼?一踢二十一啊?我是守門員,我他么防他們的球,還得防你們的。」

球員們不給力,也不敢懟大老闆,只好低頭不吭聲。

「不是你掏錢辦的比賽嗎?大家也是好心。」別人不敢說話,魏大翔為了球員肯定要說兩句。

王多餘也知道有點強人所難,大翔隊的實力就在那擺着,不是同志們不努力,奈何本來就是業餘玩玩的,和人家職業的完全沒法比。

但是王首富確實丟不了這個人,他現在可是知道了高然賽前的二十個球的表態。

「如果真被踢進去了二十個球,那我們所有人都得被釘在恥辱柱上了。」

所有人心裏都在吐槽,這個恥辱不是你自找的嗎?真以為有錢無所不能?

「教練,難道真沒辦法了嗎?」魏大翔冷冷一笑,「想灌我二十個球,沒那麼容易!」

比賽進入下半場,解說員看到魏大翔教練指揮出來的戰術,直接麻了。

「大翔隊以王多餘為核心,擺出了失傳已久的【菊花陣】,我作為這麼多年的解說員,也是第一次見守門員可以跑這麼遠!」

恆太隊的教練和球員被大翔隊的無恥,整的破防了。

這不是耍怪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