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影帝的小嬌嬌靠虐鬼火遍全網
影帝的小嬌嬌靠虐鬼火遍全網 連載中

影帝的小嬌嬌靠虐鬼火遍全網

來源:google 作者:君子如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清綿 楚辭 現代言情

玄學,爽文,甜寵逼仄的雜物間,葉清綿遇到同樣避險的頂流明星楚辭櫻唇輕輕一貼,對方純正純陽的氣息,讓葉清綿驚喜,眼前這個水水嫩嫩,唐僧肉一樣的帥哥就是能助她恢復靈力的天選之子葉清綿:「小哥哥,剛才為了救你,摸一下,抱一下,實屬無奈」楚辭:「我的便宜你都敢占,你要負責」好好好,她負責!主動送上門的唐僧肉還有不要之理?捉鬼天師蘇清綿下山後,在天橋擺了三天攤,得出結論:做這一行想要賺大錢,就要可着富人薅!八卦算命,風水堪輿,虐鬼降妖,她把事業做的風生水起……「我們家,你妹妹是當紅明星,你大哥是科研大佬,你二哥是商界新貴,你弟弟名校學霸,只有你,葉清綿,每天裝神弄鬼的就知道給葉家丟人現眼!不許幹了!」各行各業大佬爭先恐後拿着巨額支票找上門:「葉大小姐,救命,價格你隨便開!」而娛樂圈從不近女色的頂流楚辭更是對她痴心一片,把她寵上天展開

《影帝的小嬌嬌靠虐鬼火遍全網》章節試讀:

葉清綿朝她堂哥走過去。

葉清泉殷勤的幫她打開車門,「綿綿,今天擺攤收穫如何?「

葉清綿端坐在副駕,一臉閑適:「還行。不過,我已經不打算擺攤了。」

葉清泉激動的一拍大腿:「這就對了!綿綿,咱要臉有臉,要身材有身材,幹嘛想不開去當窮嗖嗖的神棍呢!聽我的,進哥哥的公司,哥哥捧你當明星!」

葉清泉是一家影視公司的老闆,葉清綿回葉家第一天,她堂哥就對她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一心想把她簽到旗下培養。

用他的話說,她三叔家堂妹葉芊芊七分的長相,都能娛樂圈紅成那樣,換成她這滿分的顏值,那就是女頂流預定,躺着就能賺錢。

可躺着賺錢?

這不勞而獲的,一聽就不是什麼好工作,葉清綿毫不猶豫就拒絕了。

葉清泉不死心,知道她在天橋擺攤,天天關心她的進展,就想着她哪天干不下去了,趕緊投奔他的懷抱。

葉清綿無語的看着他:「我的意思是,天橋擺攤利潤太小,我打算當更高端的天師。哥,你人脈廣,以後多多給我介紹生意哈。」

「啥?神棍還有高端的?」

葉清泉氣的直拍腦門兒,好好個美女,怎麼就想不開呢,非要搞這些神神叨叨的!

葉清綿也不打算瞞他:「今天找我的富家太太,就是從前的顧客介紹的。所以,只要我口碑打響,這些闊太太們自然會給我源源不斷的介紹生意。」

最重要的是,有錢人好要價,也更注重風水氣運。這是葉清綿在天橋擺了三天攤後,得出的結論。

她要**,就得可着富人薅。

葉清泉卻是哭笑不得:「綿綿,知道利用身邊的人脈,你還挺有頭腦的,怎麼就一門心思認準了當神棍呢?」

「不然呢?像你說的,去你公司躺着賺錢?」

「躺賺還不好?」

「不好。」

葉清綿腹誹,最討厭不勞而獲的人了!

她要聽師父的話,多賺錢,**,古平鎮災後重建,未來的振興還要靠她呢!

……

葉家老宅遠離市區,中式風格的環湖別墅環境清幽,氣派十足。

葉清綿進入別墅前,星眸不由朝旁邊那棟殘敗的廢棄別墅看去。

那是當地有名的凶宅,別墅久不住人,外牆布滿暗綠色的爬山虎,暮靄將至,偌大的房子一眼看去,森然詭秘。

葉清泉發現她停下腳步,忙過來拉她:「綿綿,別打那破房子的主意,一家六口死於非命,若不是奶奶福澤深厚,我都要勸奶奶搬離這個是非之地!」

「那房子風水不錯。」

葉清綿不疾不徐的說。

葉清泉唇角一抽,「什麼不錯,你當神棍當魔怔了!」

葉清綿小嘴撅起,人家明明是天師!天師!

……

葉清綿和她堂哥是最後到的,還未到正廳,就聽到裏面葉芊芊和她媽夏紅在那裡控訴。

「奶奶,姐姐也太任性了。和宋家聯姻多好的事呀,她不和我們商量就退了人家的婚。現在宋家翻臉,都要從我爸爸公司里撤資了!」

夏紅也跟着幫腔:「綿綿不懂事,二哥二嫂,你們也不勸着點!她在鄉下待了那麼多年,連大學都沒讀過,人家宋天宇沒有嫌棄她就不錯了,她還挑三揀四的。明天趕緊讓綿綿去宋家,給人家認個錯……」

坐在正**的葉老夫人也是搖頭嘆息,而被指責的葉清綿的父母,葉懷禮和沈冰,雖然難堪,卻還是不卑不亢的說:「我們家綿綿還小,她受了那麼多苦,才回來幾天。我們也不想她那麼早嫁人,再說,婚姻大事,本就自願,她不同意,我們還能逼孩子?」

夏紅:「什麼叫逼她?我們那是為她好,宋家再怎麼樣,也是數得着的豪門,你以為你女兒錯過了,還能找到更好的人家?二哥,不是我說,你和我嫂子這麼平庸,再不指着女兒翻身,這輩子也只能受窮了!」

葉懷禮見她出言不遜,有些生氣:「窮怎麼了?窮我求着你了!我女兒漂亮又聰明,我看她一點也不比芊芊差!」

葉芊芊白眼翻上了天:「二伯,對對,姐姐什麼也不差,她在天橋給人家算命,也能賺個三十五十的呢!」

葉清泉聽不下去了,氣勢洶洶的拉着葉清綿從外面進來。

「芊芊,怎麼跟長輩和你姐姐說話呢?綿綿自力更生,可比你有骨氣。我看那個宋天宇也不怎麼樣!這婚退就退了!有什麼好認錯的?」

葉清泉冷着臉,不留情面的斥道。

葉氏有三房,葉清綿的大伯搞科研,早就功成名就,在葉家最有話語權。她三叔經商,也賺的盆滿缽滿,唯獨她爸媽,多年來把精力用在尋找女兒的下落,四十幾歲了,夫妻倆仍事業平平,只能在話劇團演演話劇,維持生計。

葉芊芊一家子勢利,向來瞧不起他們。但又比不過大伯家,加上葉芊芊還是葉清泉公司的藝人,所以,到了她這位堂哥面前,氣焰無形就弱了三分。

「哥,我這不也是被姐姐氣的嘛!」

葉芊芊軟軟的撒嬌,眼睛卻瞪着葉清綿,行啊,還知道搬救兵了!

看樣子,這小神棍還挺有心計的!

葉老夫人終於等到了孫女,已經聽了半天官司,老太太也對葉清綿的擅作主張有些不爽:「綿綿,你三嬸和芊芊雖然說話難聽,但道理沒錯。你才回來,沒個正經工作,大家想讓你嫁個好人家,也是為你好。宋家的條件,配你還是綽綽有餘的,你跟奶奶說,為什麼要退婚?」

全家人一起看向葉清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