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見傾心
一見傾心 連載中

一見傾心

來源:google 作者:張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咪 王博然 現代言情

這些人簡直就是儈子手,怎麼忍心就這樣剝奪孩子們的學習生涯呢?張咪看着外面還在操場上一臉無知的孩子們嬉戲,怒視着面前的幾個人展開

《一見傾心》章節試讀:

「我們學校是不會同意拆遷的。」張咪認真地看着面前一臉皮向的拆遷隊「有那麼多地方可以拆遷,你們為什麼偏偏盯上了孩子們的地方?你們把這裡給拆掉了孩子們怎麼辦?他們還那麼小孩在成長。而且他們大多數都是家人到外地打工的留守兒童,你們怎麼忍心?」張咪苦口婆心的勸道。 這些人簡直就是儈子手,怎麼忍心就這樣剝奪孩子們的學習生涯呢?張咪看着外面還在操場上一臉無知的孩子們嬉戲,怒視着面前的幾個人。「我們不會同意的。」 校長王勃然開口了。這是他的孩子們他要對他們負責的。「我還是建議你們換一個地方考慮一下吧,我們這邊是不會答應的。」說完站起身就要走開。 「你們不同意又怎麼樣,這塊地我們是一定會拆遷的 。這塊地是我們老闆花大錢買下來的由不得你們說了算。」拆遷隊隊長冷笑着把合同摔倒王博然的臉上「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我可不想在拆遷的時候造成什麼傷亡的。哼。」 張咪看着一臉怒容的校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校長那我們怎麼辦呢?」 王博然擺擺手「我等一會到再想想辦法。張老師你們先回去吧。」 張咪和幾位老師像校長告別之後回到了辦公室議論着「這下學校被拆掉了,這些可憐的孩子們可怎麼辦啊?」 張咪搖搖頭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看着外面那些可愛的孩子和他們茫然無知的眼神張咪心裏很是無奈。這些孩子們的家庭都很不好的能來這裡上學已經很不錯了。這些該死的拆遷辦為什麼還要這樣對待這些可憐又可愛的孩子呢?張咪很是憤怒。 「看來我們最近要再去找份工作了,這年頭工作不好找啊。我是很是捨不得這些孩子。」一位女老師的眼中充盈着淚水「他們那麼懂事,那麼乖。上次我們班的小明看到我頭痛還發動班上的同學給我到山上摘那些野生的薄荷。我看到她的小手都是荊棘掛上的傷口,還笑着說沒事,我的心裏就不住的難過。」女老師說這捂着嘴巴開始掉起了眼淚「然我離開他們談何容易,我的心又不是石頭做的啊。」    張咪也是紅着眼眶看着這個女老師,其他的老師心裏也很不是滋味。     「上次教師節,這些小東西湊了幾塊錢給我買了幾隻玫瑰花。還寫着祝老師永遠美麗。那字寫得歪歪扭扭的。噗嗤......」一個女老師打開了一個厚厚的筆記本裏面是一片片風乾花瓣,看得出保養得很好。老師抹着眼淚拿起卡片上面歪歪扭扭的幾個字;祝,老師永遠美麗。     張咪再也受不了了,轉過頭開始摸着掉下的眼淚。心裏很是無奈的想着:是誰這麼狠心竟然要這樣對孩子們?     「張老師,快點收拾一下和我到杜氏公司一趟。」校長風風火火衝進教員休息室,拿着手帕擦着額上的汗水「只要我們這次可以勸動杜氏的總裁就可以保住學校了。」     「真的嗎?」張咪和幾個老師同時站了起來,這可是個大好的機會啊。「校長讓我們也去吧,雖然我們的口才沒有張老師的好但是也是不會給你們添亂的。」幾個女老師摸了一把臉上的眼淚,紛紛也要去。     「好,都去。」王博然點了點頭。率先走了出去。希望可以見到那個傳說中的杜氏的總裁。 「校長,怎麼說?」張咪看到校長走了出來趕忙上前問道。但是看到校長臉上失望的神色張咪的心咯噔一下。 王博然搖搖頭說「他們說他們的總裁出差了,他們沒有辦法給我們作出準確的答案,只是說會在他回來的時候告知一下。」    「什麼嘛。這意思肯定就是不可能咯?」一位老師臉上滿是失望,想起來學校那些孩子們,心裏就不住的難受了起來。那些孩子們那麼純真那麼可愛的笑臉。想到他們馬上就沒有學校可以學習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不再說話了。    「校長,我們先回去吧。一定會有辦法的對嗎?」張咪給所有的人打着氣「這是一個學校,滿載着所有新鮮血液,他們也是我們未來的希望不是嗎?」張咪笑着說「大家放心,一定有什麼辦法的。」     張咪的話讓大家又燃起了信心和希望「恩,張老師說的對,我們先回去吧。」     走出杜氏大樓看着高聳入雲的高樓,張咪的內心很是糾葛。自己要怎麼辦?孩子們那麼純潔那麼乖巧。就像雲落到了人間的小小天使,他們怎麼那麼狠心的在他們還沒有羽翼豐滿的時候,剪去他們的羽毛和希望呢?實在太過分了。張咪拿出手機看着家裡的電話,他不知道家裡會不會幫助自己,畢竟自己是偷偷跑出來的。她實在是對南非那個地方沒有一絲絲的興趣,她只想安安靜靜的生活。還有心理的那個小哥哥不知道她還好不好?    「嗚嗚,你們不要欺負我好不好?」張咪向後躲着,幾個比自己大的女孩子不停地往張咪的身上扔着紙片和小石頭「你們為什麼總是欺負我啊?」嗚嗚嗚,她們為什麼這麼討厭自己呢?     「你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吃的穿的什麼都比我們好。我們就是看不慣你那副嬌滴滴的溫柔樣子,我們就是要欺負你,你能怎麼樣?」帶頭的一個小女孩狠狠的推了一下張咪,張咪倒在了地上,腦袋碰到了碎碎的石子,流出了殷紅的鮮血。嚇的欺負他的幾個小女孩尖叫起來「我們不是故意的。」     說完就跑走了,張咪坐在原地哭着。鮮血和淚水混在一起落在她的臉上。臟髒的地面弄花了他的衣裙。很無助的樣子很是難過「嗚嗚嗚,你們為什麼總是欺負我,我又沒有惹到你們呢?」嗚嗚嗚。張咪哭着在小小的角落裡顯得那樣的嬌小。    「你們女生好煩哦,吵吵鬧鬧的。」張咪抬頭看着面前皺着眉頭的男生見他好似不開心便往後縮着。    「我又不會向那群白痴女生一樣欺負你,你離我那麼遠幹什麼?」男孩笑着看着面前的的臟髒的張咪「我帶你去醫務室好了,你頭撞破了呢。」說完朝着張咪伸出了手。    「恩。」張咪拉起小男孩的手一前一後的走着,一路上兩個小孩誰都沒有再多說話。    「謝謝你。」張咪摸着腦袋上的紗布看着面前的小男孩臉紅紅的。     小男孩擺了擺手,「沒有關係啦,你好點沒有?我要回家了哦。」    張咪點點頭看着小男孩快步的望着校門口走去,心裏異樣的情愫慢慢的滋生了起來。那一年張咪才只有六歲。但是因為家庭的的緣故他連一個朋友都沒有。後來她回到家的時候,家人對她的傷很不滿意,便打電話給校長狠狠地懲罰了那幾個小女孩,因此張咪又一次的轉學了。再也沒有見過那個讓自己心心念念得小男孩。說起來,已經很久了呢。    張咪笑着回想着以前的往事。可能是因為心裏的那一份牽掛和感激讓張咪第一次違背了家人的意願逃婚到了這個小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