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壹號命令
壹號命令 連載中

壹號命令

來源:google 作者:晨晨醒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晨晨醒夢 王星辰

王星辰,一個爺爺一手拉扯大的孩子,進入部隊,回來後發現爺爺被殺害,星辰該何去何從,他只能一步步探索這個世界影藏在黑暗中的一面,去探索,去拯救那些不被人所定義的事展開

《壹號命令》章節試讀:

星新曆1385年,在一個漆黑的夜晚,兩道黑影在月空下划過,穿梭到一個山洞口停了下來,大口喘着粗氣,打開面罩說。

「老唐,白澤還有多少異能可供使用。」

唐 龍瞟了一眼面板,氣喘吁吁的說:「我還有將近四成的異能可以使用,從野月奪回天狗核心一直支撐到現在,應龍的異能應該已經見底了吧」,隨手打開屬性面板查看了起來。

只聽驚呼一聲:「老王,應龍的異能早就耗光了是吧,為什麼不告訴我,在這種情況下還敢去使用武裝技,你不要命了嗎!這可是隨時會損傷大腦的」。

伸手就要將應龍裝甲解體。

只見應龍一個閃身躲開,隨手將一個黑金色的鐵箱塞到唐龍的手裡。

輕聲說道,「老唐,天狗核心在老黑之後一直沒有人可以激活是因為天狗內含暗物質虛空,需要大量的異能驅動,當年異核匹配武裝時,我也參與匹配過天狗異核我試機用盡異能也只將右手臂武裝不到幾分鐘,老黑擁有我十倍的異能也才維持武裝了十分鐘,天狗的危險程度是特別的純粹而又恐怖,這樣的核心落到野月或紅網的手裡該多麼的危險,你現在帶着天狗核心趕快朝西北國境走,我聯繫了鳳和凰過來支援,我來斷後你趕緊走。」

話語間,一道暗紅色的紫光乍現,一股透露着血腥味的屏障將應龍與白澤困在其中。

「靜」,此時那呼吸也變得格外沉重,朦朧中四道身影從黑夜中緩緩的探出頭來。

:「老唐,我說怎麼這地方怎麼這麼臭呀,原來地溝里四隻老鼠跑出來亂蹦噠,弄的這壯麗的原野是濃煙四起」。

此時四人中為首之人向前走了一步,將裝甲面罩緩緩打開 ,一張平靜的面孔顯露出來,轉而開始譏笑,一股傲慢之氣從他的身邊蔓延開來。

:「龍將許久未見呀,當年核能爭奪戰一人戰我野月六使還是一個人嗎,如今怎麼龜縮在這角落裡,讓外人看到這場面,說我們待客不周可就不好聽了,還不趕快請龍將攙起,帶回野月我們好好的聊聊」。

龍將撓了撓頭,想了想。

「我想起來了,你是上任血影的那個跟班吧,怎麼血影被我打自閉了換你來接替新任血影的位置了嗎?」。

「龍將軍在說什麼呀,上任血影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上嗎,我這才接替了六刺血影的位置罷了」

隨即抬了抬手,說道:「好好招呼我們這兩位來自九州的將軍」。

話語間伸手拔出一把通體暗紅的長刃,剛拔出周遭的空氣就出現了微微的扭曲,一道凶煞之氣瞬間湧起。

隨即開口道「龍將軍,為了報當年你殺上任血影的仇,麻煩二位準備黃泉路上相伴吧,給我上」。

隨即三人便迅速以三角站位將二人圍住,雖然以多打少,血影還不忘提醒到「對手是十將,他們的異能現在已所剩無幾,但不要懈怠,困獸猶鬥,窮寇勿遏。」

:「老唐呀,事情不對,他不單單是為了核心而來,我來拖住他們,你找機會先帶核心走」。

說罷便拔出了後背那把通體烏金色的大劍架在胸前,隨即開啟了通訊。

:「應龍呼叫總部... 應龍呼叫總部」,可是看來他們把信號掐斷了,老唐趕快找機會撤離。」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道黑影精準的飛過纏繞在應龍大劍之上,另一人掄起大鎚狠狠的砸來,彭的一聲,龍將如斷了線的風箏迅速倒飛出去,後方那人也將藏在暗處的匕首,迎合著龍將刺去。

危急關頭,啟動脈衝震蕩,用震蕩的氣浪調節身位,想正面迎接這刺來的匕首,結果還是沒來的及,深深的刺在了右肩之上,血瞬間從裝甲裂縫中流出,只見龍將隨即拔出,利用異能將血流暫緩,看向眼前四人。

「不愧是野月的招牌暗影六刺,這三位小朋友也是接替上位的吧,靈影裝甲和風影裝甲不在看來是察覺到你們四個另有隱情沒有跟來吧」。

只見血影冷呵一聲,「我希望你永遠把嘴封死」

隨即體內異能噴涌而出,緩緩地附着在刀刃之上,兵刃隨即發出共鳴,一道血光照射的周圍無比暗沉,一道劍氣揮出,伴隨着異能,劍氣彷彿有了實質的載體呼嘯而來。

伴隨着劍氣的逼近,越發的感覺到這一劍的凌冽,龍將將大劍橫於胸前做出防禦。

只見龍將被這劍氣打的不斷的後撤,地面上也划出兩道深深的劃痕,龍將身子先向後一傾,左腳向後一蹬,再向前奮力一頂,與這道劍氣僵持開來。

只見另一人也不閑着,掄起大鐵鎚奮起一跳,一股漆黑的異能包裹全身,輕呵一聲重力釋放,朝着龍將狠狠砸下。

龍將眼看不對想儘快擺脫這道劍氣,可帶頭的血影怎麼會給與這樣的機會,隨即又補了兩道劍氣上來。

大鎚離着眼前愈發的逼近,這危機時刻,只見一桿通體發白的長槍抵住大鎚,整支槍被壓彎到快有90°,一股銀白色異能將槍包裹住,隨即挑起這大鎚狠狠向遠處甩去,隨即橫掃去龍將前的劍氣。

「老唐,你怎麼不趕緊走,天狗要是落到此處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

白將拍了拍胸膛說到:「兄弟在此受險,我又豈能一個人逃跑,怎麼說我們都是當將軍的人,做了這樣的事你以後還讓我怎麼帶小弟」。

話說一半那道鞭子再次襲來,這次纏繞在這銀槍之上。

只見白將將槍旋轉了幾圈,往過一拉將那人拖了過來,靈巧的將異能瞬間附着槍體全身,隨即高舉一槍劈下,另一人見情況不對趕忙揮錘相抵,與白將僵持而來,而那位也趁此刻用鞭子勾住遠處的石頭拉了過去。

就在白將抵抗時,只見一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白將身後,只見他的異能全身覆蓋,不仔細看就好像在這世間消失了一般,兩雙手抓朝着白將後腦而去。

龍將也不客氣,跳起一個脈衝加速閃現來到,利用一身蠻力一劍劈下,嘭的一下將龍將彈飛,那人也被龍將這一劍打的雙手不停的顫抖着。

龍將從地上爬了起來,對着那人說到:「無形無意,鬼影相隨,你這是鬼影裝甲吧,還有重鎚魔影和荊棘煞影,雖然你們上位了,但這裝甲的核心你們還沒摸明白,你們還是速速離去吧。」

龍將將大劍插於地面,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望向鬼影。

「強弩之末也敢口出狂言,您還真不把我們四人放在眼裡」

血影惱怒的說道,隨即單手擦拭了一下刀刃,順帶的附着上了一層異能,一刀從遠處穿刺而來。

只見龍將剛要揮劍抵擋,底下四條鞭子串出將四肢捆綁。

噗嗤一聲,刀刃輕而易舉的貫穿了龍將,隨即血影一腳蹬出,龍將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飛出去。

龍將掙扎的站了起來,打開面罩朝着地上吐了一口血沫,微笑着說道:「某些人看來是不想讓我們離開了。

隨即打開了戰甲上的異能核,轉動開關輕呵一聲「應龍終極系統全開,應龍武器系統全開」。

烏黑色的戰甲此時透露出一股夾雜着雷電的異能,氣勢快速攀升逐漸變得恐怖。

只見核心飛快地旋轉着一股股電流伴隨着裝甲周圍不斷的閃爍,一聲聲霹靂啪啦的聲音打破這片片寧靜,彷彿對着眾人發出最後的警告。

漸漸的電流以肉眼可見般收縮在裝甲表面。刺啦刺啦的作響。

報告,終極模式已開啟,您的異能已見底,只能維持五分鐘,超過這個時間您的大腦會會因無異能驅動,神經燒毀,最後死亡,系統無情的發出警告。

龍將拎起大劍,隨意的揮動了幾下,一股夾雜着雷電的劍氣迅速飛向與白將僵持的魔影。

魔影看到並沒有將此當回事,隨意的開啟了一道屏障做出抵擋,

當劍氣撞上之時那恐怖的威力顯現了出來,瞬間打破屏障將魔影擊飛,其中的電流引動着雲層再次從天而降一道雷,劈出一個深坑。

「龍將軍真的是好生威猛,所有人拉開距離,這個狀態他維持不了多長時間。」

隨即血影迅速後撤,煞影精準的將不省人事的魔影勾走,與龍將拉開距離。

龍將看了看隨即騰空一躍而起,高舉大劍,陪伴着轟隆隆的聲響,天空中烏雲肆起,幾道雷電劈下附着在大劍之上,龍將大吼一聲「龍吟」

頓時雷聲大作,無數閃電聚集在這大劍之上,發出轟隆隆的共鳴。

龍將瞅准四人,從空中俯衝而下,奔雷炸響。

一股強大的引力吸引着四人拉向龍將,魔血影迅速拿下魔影背上的大盾,瘋狂的注入異能另外二人見狀也向其中瘋狂的注入。

接觸的一瞬間,白光乍現,千萬道雷電瘋狂的劈下,發出轟隆隆的聲響。

一分鐘後只見魔影趴在地上沒有動靜,另外三人全身被雷劈的焦黑,半跪在地上,身上有着肉眼可見的電流將他們綁在了地面。

反觀龍將此時竟解除了異能核裝甲武裝,半跪在地上,嘴裏不停的吐着血。隨即對着白將說到:「老唐趁現在趕緊走,他們還能被束縛個五分鐘左右高舉,現在帶上我的核心趕快走」隨即沒了動靜。

白將看了看生命體征以消失的龍將,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眼中頓時不再迷茫,帶上兩大核心迅速朝着國境奔去。

過了好一陣,雷電散去,血影率先起身,隨即一劍將附近殘存的雷勢散去。

「傷勢都如何,這龍將臨死的反撲真的是不可小覷,此次任務失敗又要攤上一堆麻煩,速度整理我們追」。

皎潔的月光下,一道身影快速向著九州邊境奔襲,身後還有一道身影若隱若現的緊緊相逼。

「白將別著急往回走呀,費半天勁我才追上,不留下來陪陪咱嗎」。

隨即異能覆蓋雙腿,一個縱身跳到白將前,雙爪齊出猛然撲去。

白將迅速喚出銀槍抵於胸前,往上一挑化解了此次的突擊。

擋下次擊,白將半跪下來,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銀槍也重重地插在地上。

此時的白將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雙眼充滿了絕望,再無往日的光彩。只見鬼影再次撲來雙爪一隱一現的交替划過,就在不知第幾次攻擊,銀槍也被重重打飛。

「白將軍,是時候說再見了,無形之爪」那雙爪在異能的增幅下瞬間增長了三公分,帶着刀鋒向白將的脖頸割去。

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一道火焰從白將身前憤然而起,螺旋升天,刮出一道熾熱的風暴。

鬼影瞬間被逼的連連後退,只見兩道紅色的身影赫然在空中矗立。

「小小野月刺客也敢在我九州邊境猖狂,還不速速離去。」

定睛一看說話之人正是十將鳳和凰雙姐妹。

他們二人天生異能互通,火屬性異能雙位一體,稱之為鳳凰將軍。

黑影心中默念,暗影刺客以任務為先,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個遁形來到白將面前就是一爪。

只見一個火鏢飛來夾雜着火焰在黑影面前爆炸開來。

頓時黑影倒飛出去,口中連連吐血,鳳也使用異能從地下喚出火焰準備給上致命一擊。

一道黑鞭飛出將黑影在關鍵時刻拉開。

「呦呵,這不是九州的鳳將軍和凰將軍嘛,我的部下不懂事,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說完,血影便帶着黑影迅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白將軍怎麼就你一個,龍將軍呢」

此刻白將再也忍不住了,心中的苦楚頓時噴發出來,「龍將他,他犧牲了,在最後為了讓我撤離,強行武裝全開結果就是這樣了」。

聽到此刻鳳凰二將也開始了沉默。

「白將軍不要再說了,我們回去再慢慢討論」。隨即幾人也消失在這片夜空之下。

夜空漸漸的恢復了往日的安寧,而那土地卻變得滿目的瘡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