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爺爺造反成功,地府全是奸臣反賊
爺爺造反成功,地府全是奸臣反賊 連載中

爺爺造反成功,地府全是奸臣反賊

來源:google 作者:井語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井語海 奇幻玄幻 張全

【權謀+玄幻爽文】爺爺託夢讓我給他燒錢燒核彈,最終助他在氣運之戰中拿下地府,讓我來做冥界的酆都大帝結果一看,地府中全是奸臣反賊東嶽大帝、地藏王菩薩、五方鬼帝、羅酆六天,十殿閻王、六案宮曹、十大鬼差…冥界大佬們不服,破壞規則,強行下場準備奪回地府更有慈禧、魏忠賢、和珅、曹正淳、趙高、董卓、武則天、曹操、司馬懿等人間奸臣梟雄的亡魂,企圖在地府"建功立業",再創輝煌…這開局就要涼啊!還好覺醒了帝王情緒管理系統,絕世武學、逆天神器,誰敢不服,干他丫的!展開

《爺爺造反成功,地府全是奸臣反賊》章節試讀:

這些事情張全自然是不知道的,他依舊回到寢宮倒頭就睡,一覺睡到了天亮。

皇后武則天則是前往右丞相司馬懿府中,見到了張讓,從他口中得知了那天的經過。

「你是說,是皇帝重傷了海大富?」

「現在的陽間早已不能修鍊,他一個剛下來的新人,哪來的法力?」

「就算他天賦異稟,可來到這冥界時間如此之短,他如何能修鍊到這般境界。」

張讓回身行禮,「回稟娘娘,雖然此事怪異,但確實如此。」

武則天看了張讓一眼,笑意吟吟,對着司馬懿道。

「聽說,昨天皇帝邀請你的屬下張讓一起逛御花園,這可是天大的福分啊。」

司馬懿一身長袍,身材高挑消瘦,一撮山羊鬍子,三十多歲,看起來頗具城府。

「娘娘謬讚了,此時張讓已經向我彙報過了。」

「哦,是嗎」,武則天淺笑一聲,看向張讓。

「我很好奇,皇帝和你一起逛後花園幹什麼。」

張讓不卑不亢,面不改色。

「回稟娘娘,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是陪着皇帝隨處走走,喝了杯茶,看了看猴子。」

武則天笑笑,也不反駁。

「說了這麼多,有些累了,本宮要回去了。」

隨即看了司馬懿一眼,

「聽聞你最近正在煉丹,我府中剛到了一批不錯的藥材,倒是可以送你一些,就當是我們合作的誠意吧。」

司馬懿拱手行禮,

「感謝娘娘厚愛,那微臣恭敬不如從命了。」

隨即吩咐了張讓,隨娘娘一同前往,將藥材取回來。

….

兩人乘坐轎子,來到了武則天的坤寧宮,武則天辭退了僕人,看着張讓笑了笑。

「張常侍,今日天氣不錯,陪本宮到後花園走走。」

張讓猶豫了一下,搞不清這皇后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自己雖為宦官,然而這畢竟是皇后的寢宮,久待自然是不合適的。

「這..不太好吧,不如還是先取藥材吧。」

武則天笑了笑,

「怎的,皇帝的邀請你就能去,到了本宮這裡就不行了?」

張讓躬身行禮。

「奴才不敢,只是奴才身賤官卑,奴才呆在這裡,怕壞了這裡的氣質。」

「而且藥材從泥中取出後,藥性無時無刻不在流失,還是早早處理比較好,以免藥材變質。」

武則天笑道:

「那也不急這一時半會。」

「藥材可不比人心,藥材變質有跡可循,人心變質,可是悄無聲息,無處可查呢。」

此話一出,張讓心中一驚。

武則天的氣場很強,讓他有些心驚膽顫。更為關鍵的是,她這話中有話,意有所指。

看來這次肯定不是讓自己過來拿葯這麼簡單了。

「恕奴才愚鈍,不明白娘娘所說之意。」

武則天看了張讓一眼,笑了笑。

「既然你不明白,那我提醒你一下好了。」

「私藏刺客,欺君犯上,你可知這是什麼罪?」

武則天這話說的平淡,落入張讓耳中卻如同驚雷一般,直叫他腦中發懵,渾身僵硬。

好一會張讓才回過神來,強忍着恐懼,平復了心態後,顫抖着說道:

「這自然是罪無可恕!」

「只是,只是奴才不明白,娘娘所說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望娘娘明示。」

武則天笑了笑,隨後聲音冰冷,如同深秋寒露一般,讓人透體生寒。

「既然如此,那我就開門見山了。」

「你私自救下海大富,是何居心?」

張讓如同五雷轟頂,萬萬沒有想到,娘娘會說出這件事來。

「奴才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哼,不明白!」武則天冷哼一聲。

「好你個大膽的奴才,皇上命你殺掉海大富,你卻私藏刺客,欺瞞皇上。」

此話一出,張讓明白,自己的事情徹底暴露了。

….

當日皇帝命張讓殺掉海大富,然而張讓卻來了個偷天換日,將海大富藏了起來,謊稱已經結果了刺客。

事後在場的幾個小太監,張讓讓他們永遠都閉上了嘴。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事還是讓人知道了。

張讓是怎麼也想不明白,皇后娘娘怎麼知道此事的。

既然都已經暴露了,張讓也就不用再裝了,他看向武則天的眼神十分不善。

「這事我自認為處理的天衣無縫,娘娘是怎麼知道的?」

武則天冷哼一聲,眼神陰冷。

「凡是我手下的人,我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那海大富是我的人,他的死活,我心裏自然是有數的。」

張讓心中一驚,心道這女人好手段。

「不愧是娘娘,真是好手段!」

「既然你知道他是你的人,如今他落在我的手裡,想來對娘娘而言,應該不是一個好消息吧。」

「如今新朝剛立,皇帝羸弱,朝中勢力混亂不堪。」

「這可是陰曹地府啊,掌管天上地下三界亡魂。這裡的皇帝,可比當初的秦皇漢武大多了,想來大家都想當上這個地下皇帝吧。」

「娘娘,您想不想呢!」

武則天聽完冷哼一聲,倒是沒有反駁。

張讓見狀哈哈大笑,更加放肆了起來。

「如今的朝中,司禮總監魏忠賢、左相曹操、右相司馬懿、老佛爺慈禧,再加上皇后娘娘您,五大勢力齊聚一堂,彼此牽制。」

「如果這個時候,你有把柄被抓住了,我猜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落井下石,藉此吞掉您的勢力。」

「娘娘,您覺得我說的對嗎?」

武則天盯着張讓,眼神冰寒,張讓頓時感到一股窒息感傳來。

好恐怖的修為!這皇后娘娘的修為竟然遠在自己之上!

這等修為,恐怕已經高出自己一個大境界,達到了鬼相之境。

如今自己進了這坤寧宮,想要出去,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了。

「張常侍,你這是在威脅本宮嗎?」

不愧是幾千年的老太監,張讓強頂着壓力,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奴才不敢,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如今海大富在我手上,並且已經出了口供,如今你就是殺了我,恐怕也是無用了。」

「一個小小的太監,竟然敢這麼和我說話!」

武則天怒極反笑。

「你做的這些事,恐怕司馬懿還不知道吧。」

「海大富是我的人,他會怎麼說我自然是清楚的。下毒行刺之事只是他個人行為,牽扯不到我的身上。」

「我用人不當,識人不淑,最多不過閉門思過幾天而已。」

「而你就不一樣了,身為司馬懿的心腹,私藏刺客,欺君犯上,這可是不爭的事實。皇帝雖然年輕,但孰是孰非,他應該還是能看清楚的。」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這事要是讓皇上和司馬相國知道,你猜你的下場會是怎麼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