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養鬼為禍
養鬼為禍 連載中

養鬼為禍

來源:外網 作者:浮夢流年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浮夢流年 科幻小說

一九**,那是個驕陽不穩的年代,母親在趕往醫院的途中迷了路,大晚上的把我生在了墳地。 人說生時命賤如狗,往後那是要成龍成虎的。 可我出生後,卻總會莫名奇妙的生病,就是大醫院都沒能拿我怎樣,病危通知書多得被我疊起來,訂成作業本。 為了讓我能活下去,母親拜訪了許多的人,想盡了各種各樣的土辦法、偏方,最後才找到了個能掐會算的先生。 先生說,我出生前就讓人給算計好了,陰年、陰曆、陰時、陰地、陰鬼接生,天生陰氣重重,招厲鬼,還說這種命叫什麼『陰屍鬼命』,根本沒得解,就算用盡展開

《養鬼為禍》章節試讀:

扭頭,才發現是郁小雪,她不但沒敢去燒香,反而還拉住了我。

「天哥……香……香不夠了,怎麼辦呀?」郁小雪臉色凄涼的看着我,還指着堆放了一地的空香盒,以及最後一紮里還剩下的幾根香。

陰鬼是人死後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沒被地府鬼差勾走的遊魂野鬼,它們吸陽氣和香燭就跟人吃飯吃菜一個道理,天經地義。

一般遊魂野鬼吸點陽間地界的陽氣和香燭也就夠了,但稍微貪婪和怨氣重的,不但要吸陽間的陽氣香燭,還要吸人身上的,像我這樣天生陰氣重陽氣輕的,就非常的招陰鬼的喜歡。

一旦我喂不飽外面的陰魂,它們立馬會纏上我。

所以剛進小義屯時,它們就知道我來了,也就是通陰符還算有點效果,不過一旦香燒完了……

想到這我慌了神。

「我去外婆卧室找找,看看還有沒有多餘的香燭。」我寬慰她說道。

「我……我去過了,這外面的香燭都是我在裏面取來的,這兩天哪有人送香來啊?」郁小雪戰戰兢兢的告訴我。

香是外婆的常備品,平時卧室都是有一大箱滿滿的,不過郁小雪獨自呆了兩天,照着這個燒法,現在沒有了也算是正常。

我心提到了嗓子眼,現在連後半夜都沒到,沒有香燭那不得給一群陰魂生吞活剝了。

「我先去看看吧……」

來到了外婆卧房的門前,媳婦姐姐猛地拉着我,我嘆了口氣,沒有退路的我心態再不驕不躁,現在也有點急眼了,直接就推開了門。

這一開門,一張碧青色的臉差點就撞上了我!

我寒毛炸起,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清楚後,發現她居然是生前常和外婆講古聊天的鄰居吳太婆!

此刻,吳太婆面無表情,滿臉皺巴巴的,雙目瞳孔全都是蒼白的,直勾勾的盯着我,讓我很難不懷疑她下一刻會面目猙獰的撲過來。

眼前,除了她還有幾隻陰魂正在外婆的卧室里遊盪。

連外婆屋子裡都進鬼了!?

當即我就連滾帶爬的跑回了郁小雪這邊。

回過神,我看了眼外婆卧室敞開的窗戶,心中的震驚不亞於首次見鬼,門口的門神看來也失去了作用,連陰魂都攔不住了!

這也是我經過判斷得出的結論,陰魂不像是人有那麼多花花腸子,她們只是執念於生前的某一件事,或者一些常喜歡去做的事情。

好比去見曾經喜歡的人,曾經喜歡去的地方,吳太婆在這裡也算情理之中了。

我這次算是栽了,居然給郁小雪留下了這麼狼狽的印象。

我也是正常男人,對漂亮的女人總會想着保持自己膽大一面,現在丟了人,當然得解釋解釋。

回頭尷尬的看向郁小雪,打算說點有的沒的,結果發現郁小雪剛才就已經昏了過去。

我趕緊拍了拍她的臉,喊了好幾回才把她叫醒。

郁小雪醒來後面帶慘色,不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還抱着我嚶嚶的哭起來。

她不知道時就不害怕,一旦知道這些東西早就不是人而是陰魂,她就知道怕了,這小丫頭腦神經我還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

不過話說回來,她吃過通陰符,陰魂不敢靠近,難免讓她產生只是別人故意避着她的錯覺,現在知道了真正原因,又突然被嚇到,乾脆就把嚇昏了。

特別是吳太婆生前樣子就鬼兮兮的,常常走路沒聲音就到了別人後面,現在又是雙目全白的樣子,把我都嚇得夠嗆,何況是郁小雪。

為了進外婆的卧房,我只得學着外婆以前的做法,拿起了幾根香,往前面一拜,念叨起來:「陰陽兩隔,焚香借道,還請各位讓個道。」

香通鬼神,還別說,我話音剛落,吳老太就讓開了一條道,我當即把香插到了門縫上,和郁小雪一起走進了卧室。

郁小雪現在是真的怕了,扯着我衣服不放,簡直就是第二個媳婦姐姐,害的我周邊總是陰風陣陣,看來媳婦姐姐也有點生氣了,不過這不是沒辦法么?

和郁小雪一起找了好久,我發現確實沒有香燭了,不過倒是有幾條外婆抽的廉價香煙,這讓我心下一喜:香煙和香燭都帶着香字,沒準也有作用。

餘下的就沒別的了,只有外婆上了鎖的皮箱子,我一併搬了出來,畢竟門縫上的香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滅,我不敢久留。

回到棺材旁邊,我拆開了香煙,點燃了其中三根插入了灰盆,裊裊香氣跟着騰了起來。

而沒有人吸吮的香煙,此刻也像是有人在吸一樣燃了不滅,相當的詭異,代表着是有效果的。

不過香煙就比香燭燒得快太多了,一分鐘不到,三根煙就報銷了,外面的陰魂也躁動起來。

看來香煙也不大抵事呀。

我看了眼走得越來越近,幾乎來到門檻的陰魂,涼夜下,我額上汗津津的,迫不得已就背坐在了灰盆前,專心的點着香煙。

郁小雪坐在棺材旁也沒有半點主意,哭喪着臉看我。

我不斷的點煙,媳婦姐姐到了這時候也沒打算消停,老是拉我的衣角,我想後面有一大堆的陰魂,我知道這都是能讓我致命的存在,提醒我倒也沒什麼不妥,加上剛才郁小雪的舉動也讓她生氣了,現在保不准她還要鬧一會呢。

到了後半夜的三四點,媳婦姐姐『狼來了』的童話故事玩得多了,我慢慢也就不信了,我覺得現在你就算把我衣服扯爛了,我都懶得轉身去看這群陰森森的東西。

要知道,香煙不還剩好幾條么。

嗤啦,說什麼來什麼,衣服真給媳婦姐姐扯破了。

我即刻抬起頭,看向郁小雪,只見小姑娘這時手已經哆哆嗦嗦的了,顫巍巍的指着我後面,似乎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物。

我才驚覺了有什麼不對,猛然回過頭,外面,陰風獵獵,神鬼辟易。

旁邊的陰魂不知什麼時候起,都遠遠的躲開了一條道,而這條道的正中間,一個渾身是血的女人站在了門口。

那女人瘦骨嶙峋,坡頭散發,除了渾身是血,眼睛還是空洞洞的,幾條蛆蟲帶着血絲從裏面啪嗒啪嗒的掉下來,狀態十分的恐怖。

「血……血血屍……」我顫慄了,如果是陰魂,有香煙在手,我還真的不是特別害怕,可眼前,絕對是一具走屍!

什麼是走屍?顧名思義,那就是能走的屍體。

通常走屍都是怨氣實在太重,死得不明不白的人死後產生了屍變而成。

當然,光是這樣只能說是屍變,而不能說是真正的走屍,真正的走屍是『走屍匠』用曾經屍變的屍體練成的,如果沒有『走屍匠』,屍體斷然是不會變成走屍的。

至於走屍里的血屍,那是在走屍里煉出了戾氣,既是凝煞後形成的一種屍類,煉製無比困難,煉成後卻厲害無比。

夜風吹拂,這具血屍黑髮迎風擺動,發隙中,我看清了血屍的臉,整個人也怔在了當場。

「周璇嫂子!」郁小雪本能叫起來,隨後捂住了嘴巴,兩行眼淚跟着嗖嗖掉了下來。

她是我的好弟媳,張一蛋的媳婦周璇!?

好端端的她怎麼被人練成了血屍?我心中怵然,一股無名火卻在心裏面燒了起來。

記得張一蛋結婚前那段日子,我還遠在外地,電話那頭,張一蛋極力的壓制他滿口的粗話,誇張的說著自己的媳婦到底是如何如何的賢惠溫婉,兩人準備婚事時是多麼多麼的辛苦。

洋溢的幸福感甚至連我都沾染上了。

當我看過他們倆的結婚照後,更是真心的為這位兒時的小夥伴終於找到了一生摯愛而高興,因為周璇這女孩兒雖然不是特別的漂亮,但看起來真的很賢良。

血屍的煉製細節我知道的不多,不過看過了外婆的這麼多書籍,我也清楚走屍練成行屍時,需要激發行屍凶性的可怕記載,那種方法慘無人道,是要不斷在行屍眼前或身上,凌虐行屍生前最在意的物、事、人,直到激起了行屍的執念、凶念、殺念。

所以外婆說,血屍只為殺生,一旦被走屍匠揭封,就會去尋找活人,生撕活剝。

我那時候就問外婆,她一生中是否見過血屍,外婆搖頭苦笑,直言誰會如此殘忍,把人做成血屍?

我不知道周璇生前受過多少非人折磨,但現在作為血屍的『周璇』已經告訴我了。

『周璇』看着我,露出讓人顫慄的笑,原本的小嘴也裂到了耳朵根,被人故意磨得尖利的牙齒寒光湛湛。

她朝我撲了過來,在我沒有看清她的行動方式之前,瞬間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只覺得我的脖子幾乎隨着她枯瘦的手指陷了進去,可這還沒沒完,她張開裂開的嘴,一口就朝我肩膀咬來!

我知道只要一口,就能讓我斃命!

到這時,我連害怕也忘了,立即推開她的腦袋,手指甚至插入了她的眼眶裡,無數蛆蟲、腐肉掉到了我嘴裏,我噁心得想吐出來。

然而周璇力氣之大讓我連吐出穢物的機會都不給,幾乎是壓倒性的,她又再次撲咬了上來!

嘭!

危機間,郁小雪給我解了圍,周璇腦瓜子給小板凳重重砸了一下,腦漿都濺了出來,不過這似乎對血屍無濟於事,她依舊撲倒了我,按着我不放!

《養鬼為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