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燕鼎天下
燕鼎天下 連載中

燕鼎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白羽謀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詡 白羽謀士

【玄幻+權謀+王朝爭霸】「吾善養浩然氣」多年以後的王詡回顧着自己的一生「我這一生,有醇酒美人,快劍摯友」那年,大燕定鼎天下!展開

《燕鼎天下》章節試讀:

王詡悶哼一聲,被腦中如同炸雷的聲音直接轟得昏了過去,神魂被強行拽到了識海。

「你們這群人就沒一個識貨的!」識海里一個白髮長須的胖老頭氣得直哼哼,揪着王詡的神魂給他一通臭罵。

「你還好意思說這東西丑,哼,老夫讓它變成本體,你小子立馬就會被數不清的天地浩然氣撐炸嘍,還不是因為你境界不夠…」

王詡看着眼前直噴吐沫星子的白髮老頭,胖乎乎的兩個腮幫子一鼓一鼓的,王詡「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老頭一愣,鬆開了揪着王詡的手,又捋了捋自己長長的鬍鬚,喃喃道:「之前沒發現智商有問題啊…」

王詡笑着問道:「那我的武魂不是廢武魂?」

「這是什麼屁話,這劍是老夫親手一錘一錘鍛打出來的,想當年我翁長天可是大秦第一鑄造師…」翁長天臉上浮現出追憶之色,隨即眼中閃過一絲憂傷。

「當年老夫集天地浩然氣,九天玄冰,不滅星辰鐵,還有大秦四方鎮石,加之萬民之火方成此劍,為了它,我甚至不惜此身,成了劍靈。」

「哦,原來你是劍靈…」王詡小雞啄米般點了點頭。

「老夫用了那麼多天材地寶鍛造而成的寶劍,還是你小子的武魂,你就不好奇它長啥樣?」老頭痛心疾首,這小子注意力不太集中啊,還有點傻。

「可你不是說,這個東西露出本體,會把我撐炸么?」王詡撓了撓腦瓜,裝作憨厚,眼裡卻閃過一絲狡黠之色。

「你求我啊,求求我我不就讓你看了么?」老頭滿懷期待。

「不求,愛看不看,就是一個破燒火棍唄,能有啥稀奇的?」王詡嘴一撇,眼中流露出點點不屑,渾然沒有半點皇子做派,顯得很是臭屁。

「不行,老子一定得讓你見識見識老子的心血成果,老夫我豁出去了…」翁長天嘴角一陣抽搐,似乎下了好大的決心,「以老夫的境界,勉強能維持一瞬間,你可要看仔細了…」

「其實不用看的…」王詡笑得像個小狐狸。

「不行,必須得看,我數三個數…」老頭很是倔強,斷不容王詡有絲毫拒絕。

「三…」

「二…」

「一!」

只見翁長天手握一把不起眼的鎚子,似乎只是黑鐵構成,但他一握,王詡竟生出一種頂禮膜拜地衝動,猶如天下宗師一般,而一旁的燒火棍也發出陣陣劍鳴之音。

「開!」只見翁長天一聲暴喝,頓時金光大作。

王詡立馬變得聚精會神,眼睛瞪得溜圓,不敢放過絲毫細節。

「呼,看清楚了么?」金光消失,而老頭似乎也耗盡了力氣,用兩個大袖子輪番擦着汗,眼神中滿是期待,心裏想着:「這小子一定會對我的技藝驚為天人!」

老頭看着王詡,王詡瞅着老頭,倆人大眼瞪小眼,過了好一會兒,王詡低下了腦袋,帶着些許不好意思地說道:「似乎…好像…沒太看清…」

「噗!」翁長天險些吐出一口鮮血,「給老夫滾出去,你個小王八蛋!」說著大袖一卷,一把將王詡扇出了識海。

實際上,王詡一直在回味着那把無比震撼的劍…

劍長約四尺,定睛一瞧,劍身上有星河流轉,山川河流盡在其上,時隱時現,劍鳴如同龍吟一般,真是一把舉世無雙的至強之劍!

王詡的心在一瞬間彷彿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捏住了,按捺住興奮,他忍不住地想:這哪裡是廢武魂,這是他娘的至強武魂!頂級武魂!

此時此刻,他恨不得親老頭兩口,感謝他的心血成果,可是他不能,因為劍靈與主人,總要分個大小。

他內視識海,瞧着老頭氣得跳腳的模樣,王詡會心一笑,看來老頭已經被自己拿捏住了。

「這老翁頭為人不錯,沒啥心機,真是個好人啊。」王詡不乏惡趣味地如是想道。

一睜眼,王詡就看到自己家的天花板,那金碧輝煌的吊燈,以及四周鋪設的琉璃瓦。

「詡兒,你總算醒了,你可嚇死母后了。」王詡尋聲偏過頭,宮裝美婦,面容姣好,語氣溫柔,出言者正是自己的母親,長孫婉。

「娘,我沒事。」王詡掙扎着就要坐起來。

而在站在一旁的王烈趕忙把他又摁了下去,一張毛茸茸的大臉湊到王詡跟前。

王詡端詳着他的臉,一雙虎目充斥着紅血絲,滿是疲憊之色。

「小詡,你先好好休養,為兄不該提你的傷心事。」王烈一臉自責。

「兄長,這事與你無關…」王詡說道。

好不容易哄好了王烈,王詡從長孫婉口中得知,自己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了,而王烈也站在自己身邊守護了一天一夜。

誰說天家無親?!

「小詡,你現在這種情況,還能去天經閣了么?」王烈問道,「咱大燕皇室、宗親,覺醒了武魂者必須在三日內前往,再根據試煉的表現獲得經文,不然就是自動放棄,可是你如今昏迷了一天一夜,為兄怕你吃不消。」

王詡也剛想拒絕,畢竟剛剛得知自己的武魂那麼厲害,消息量有些巨大,他得消化一番,而且他覺得天經閣也似乎沒那麼重要。

「答應他,臭小子。」腦中響起了翁長天的聲音,「那裏面有好東西。」

翁長天語氣急促,不容置疑,「快答應他。」他又強調了一遍。

「我決定去。」王詡沉吟道,他看向王烈,「我想試試。」

王烈見王詡態度如此堅決,也不好多說些什麼,只囑咐他好好休養,自己就在偏殿,說完就和長孫婉一同離開了。

王詡看着那肌肉隆起的偉岸背影,不由得心頭一暖。

見二人離開,王詡進入識海,只見翁長天一臉嚴肅地說道:「你知不知道,那天經閣是什麼地方?」

「那不是我大燕歷代功法的傳承地么?」王詡掰着手指頭,「天經一部,地經三部,玄經百部,黃經三千餘部。」

「你可知這些功法的來歷?」翁長天追問道。

「那就不知道了。」王詡搖了搖頭,眼睛一轉,「難不成你知道?」

「別用那激將法,你我之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是你的劍靈,我可不想眼看着劍主耍花招。」翁長天眼神深邃,饒有深意地說道:「劍靈自然以劍主為尊,可是劍主也應該敞開心扉才是。」

「這老翁頭心機也不少嘛。」王詡心中暗道,「竟是我妄為小人了。」

於是王詡端端正正地躬身一禮,「請翁老教我。」

翁老捋了捋鬍子,「這才對嘛。」

然後他緩緩說道:「這天經閣乃是大秦始皇天道法力演化而成,自成靈性,會根據你試煉的表現給予經文。你剛才說的天地玄黃四階經文確實在裏面有,但是你不知道的是,這裏面還有一部始皇的道經。」

「道經?」王詡有些驚訝,「那它的品階呢,是天經么?」

「非也非也,此道經乃始皇畢生所學,名曰無字帝經,據說本無神通,可根據人心給予神通,還可大幅度提高修鍊速度。不可用品階而論。」

「那我現在修行的大燕世代皇族所學的這個經文呢?據說我的祖先,大燕初代帝王就是因為修習這個而戰力極強。」王詡像是一個好奇寶寶,徜徉在知識的海洋里。

老翁頭閉目感受了一下,「經文不錯,似乎有天經的底蘊,只可惜是殘破的,現在大抵也就是媲美於玄經而已。」

「我猜測你初代的老祖宗應該是修習天經,而後天經失傳,只留下了些許殘破的經文。」

「受教了,謝謝你,老翁頭。」王詡榨乾了老頭的知識,又恢復了欠揍的本性,笑嘻嘻地退出了識海。

「唉」老翁頭抬頭看着這一大片識海,「真的很想弄死這個孽障啊!」

老翁頭好像又想到了什麼,怪笑起來:「嘿嘿,等着吧,天經閣有你受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