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尋魂路
尋魂路 連載中

尋魂路

來源:google 作者:西紅柿炒牛腩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雲亦 懸疑驚悚 王小羽

你有聽過靈魂出竅么?我卻實實在在經歷了!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說不清道不明,無法被科學證實,又實實在在存在的!想了很久終於提筆想把那年經歷的事情寫下來!展開

《尋魂路》章節試讀:

大三暑假

我們幾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小夥伴約着一起出去玩!

回來的路上,碰上了張金龍的舅舅。

張金龍想要看姥姥,就坐着舅舅馬車的車耳朵上先走了。

沒走多遠,馬不知怎的。

突然就發起狂,狂奔起來。

張金龍直接被顛了出去。

舅舅只得用力拽緊韁繩大聲吆喝想讓受驚發狂的馬停下來。

馬立時掉頭來迴轉了幾個圈,把張金龍碾在了車下!

人就這麼沒了。

出了這事,村裡人都很感傷。

張金龍小小年紀的就這麼沒了,連村裡的鄰里朋友都覺得特別難過,很難接受,何況張金龍的父母。

他媽媽哭暈過去好幾次!

張金龍媽媽是我的小學班主任老師~李桂花。這不是他第一次失去孩子。

她第一個孩子兩歲就夭折了,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孩,5.6歲時自己在院子玩

掉進井裡淹死了!

大家都說,李桂花接二連三沒了孩子。定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這輩子要還。

還有懂點風水的老人說,農村建房子,都是先建里在建外,先建房子在建圍牆!

而李桂花家是先把院牆圍起來,才起地基建房子。

當時幫忙的村裡人還勸阻他們兩口子!

三七,王小羽和爸爸媽媽一起去張金龍家祭拜,也寬慰寬慰兩口子!

張金龍家圍牆比普通人家高出很多,黝黑的大鐵門,鐵門中間開了個小門!

爸媽先推開了小門進了院子,我緊跟在後面。

不知是不是剛親眼目睹張金龍的死,總感覺院子里,陰森森的。

一陣涼風吹過,我打了個冷顫,強裝鎮定!

從進門開始,總是感覺背後有人在盯着看。

正要回頭看時,狗的狂吠吸引了我。

正門旁邊有個狗窩,一隻通體黑黃的大狗豎起耳朵衝著我這邊狂吠!

走進裡屋,用古錢幣穿成的一個弧形小門帘,正中還掛着一把暗紅色桃木斧頭!

一個方形小供桌,上面擺着水果薯片之類的小零食。

幾支香正在供碗里即將燃燒殆盡!

牆上掛着張金龍的照片!

張金龍的爸爸開口說到:「小羽來了,小龍和看到你能來送他,一定開心」。

李桂花一見,頓時拉起我的手,泣不成聲。

42歲的年紀,頭髮幾乎全白了,看到我,定是想到張金龍和同齡,更是傷心!

最苦莫過白髮人送黑髮人。

我再次感覺到背後有道目光,正注視着我,待我回頭察看,卻不見任何蹤影。

張金龍父親在到處找人看風水!

先是找了張大仙過去給看屋內乾淨不,大仙在他家半夜十二點各種做法!

又請了風水大師看了家裡房子的風水,和自家的墳地,陰宅!

後來不知怎的,又請到了大娘家的大侄女!

我一聽說,這個之前給她看好頭疼病的大侄女來了,屁顛顛的跑去大娘家。

想看看這個神奇人物長什麼樣!

進了屋,看到大哥大娘在和一個陌生男人聊天!

我走到大娘近前,小聲問道「聽說你侄女,會看事的姐姐來了,在哪呢呀,我瞧瞧。」

大娘聞聲樂起來。

「這不給這坐着呢么,這是雲亦,比你大,你得叫哥。王小羽,上次你給看過的,頭疼睡不着覺那個」。

我心下奇怪,「明明是個大侄女,什麼時候變成了男的,這哪能記錯。」

上下打量雲亦。

和普通的道士,香童,大仙,截然不同。

眼前這個男人二十五六歲的年紀,面目俊郎,穿一雙白色耐克鞋,黑色褲子,白色體恤外面搭了件牛仔襯衫!

我內心泛起了嘀咕,好歹穿個老式大褂子裝裝樣子呀唬唬人,穿成這樣子誰能信呀!

雲亦微笑看向她,「現在身體好多了吧」。

我立即擠出個標準假笑,附和:「是的,好多了,頭也不疼了」!

「雲亦到這來看我,我就高興了,別耽誤你辦正事,一會讓你哥帶你去李桂花家」!大娘說道。

「我有點急活要趕,媽要不你過去吧」。

看大哥面露難色。王小羽連忙接話。

「大哥你有事你先忙着,大娘也不用去,不就是帶個道么,我和張金龍從小玩到大的,他家熟着呢,我帶雲亦哥去」。

雲亦看了我,眉頭皺了下,耐人尋味的笑了笑。

「對呀,把你給忘了,年輕人在一起總能說到一起去,你們去吧」!

大娘笑着應到。

一路無話,到了張金龍家,門是從里鎖着的,大白天鎖門幹啥!

我伸手叩門,「老師,在家么!」

張金龍爸爸打開門。

「叔,這是您請的雲亦法師」。

我特意提了法師給雲亦提高下身份!

張金龍爸爸看見雲亦也是一愣,怕是也第一次見這種法師。

這哪裡像個法師,分明是個二十多歲陽光大男孩!

雲亦全然不介意他人詫異的目光。

進了院子!

走近了大黑黃色的狗,大黑狗立時乖乖坐下任他撫摸!

張金龍爸爸頗為驚訝。

「我家這大黑狗素來厲害,從不讓生人靠近,就連我們兩口子平時喂飯它都懶得搭理,今天真是出奇!」

隨即跟着雲亦進了屋,繼續說道。

「這個大黑狗是當年一個法師送給我們的,送來的時候還是個小狗崽,法師說這狗崽是他從路邊撿的,給我們養着,黑狗能鎮宅辟邪,它雖然不是全黑吧,也能辟邪。這屋裡好多個擺件也是法師留下的」。

我聽到這,連忙詢問,「這次怎麼沒找那個法師來幫你們看看」?

「我也是想找他來的,可沒有聯繫方式,找不到他」。

張金龍爸爸面露無奈!

雲亦走到裡屋牆角處,握起拳頭用力敲了敲。

猛然回頭看向門口,眼神凌厲,像完全變了個人!

「你是不是也感覺到了,有人在盯着我們」。

我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雲亦眉毛一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就在這時,李桂花大喊着跑了過來,快拿水來,倉房着火了!

幾人跑過去時,只見着一個鐵瓷盆里的嬰兒衣服燒着了!

並沒有燒到別處!

李桂花又哭了起來,原來這些衣服是張金龍小時候的衣服!

牆邊立着的鎬頭突然倒了過來,差點砸着張金龍爸爸,他爸爸躲開後,立時拉着雲亦。

「大師呀,你可不能走,你看到了最近古怪的事一件接着一件,你得救我們呀。」

當晚兩人就住在了他家!

晚上吃完飯無事,兩個人去門口的河邊溜達。

我神秘兮兮的問道「你是不是也感覺到他家有什麼秘密」。

雲亦挑眉,笑起來,「你又有什麼秘密非要跟着來?」

這麼被他直接一問,王小羽只感覺怪不好意思的總不能說出心裏的誹謗。

來看你是怎麼裝神弄鬼糊弄人的!

恭維道「你當時怎麼幫我治好的頭疼呢,真是厲害!好奇來看看你們法師是怎麼捉妖的」!

雲亦無奈「呵呵」了兩聲!

各自回到房間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