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神:我有黃粱一夢
修神:我有黃粱一夢 連載中

修神:我有黃粱一夢

來源:google 作者:松信吃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刀不語 奇幻玄幻 松信吃魚

簡介:【傳統+逆襲+逆轉+自設置+無系統】天外飛刀,斬碎村莊,只有一名15歲少年存活,成為刀不語宗門天才,遭好友和女人齊背叛,卻被人一劍廢除神海,從神台墜落丟棄在宗門禁死地,遙望星辰,獲得神通,黃粱一夢百鍊成鋼,從凡人做起,這個神通霸氣,要了,那個神通飄逸,也要了大刀無情異族滅,黃粱一夢我斬神!快哉!通過掠奪他人神通,一步一步走來,重歸宗門當初陷害他的人,都得死!一刀霜寒是九州,風濤動地萬象搖!展開

《修神:我有黃粱一夢》章節試讀:

突然一隻巨大蜈蚣頭從破房子的敗壁斷垣處探出頭,濃烈的涎液直流,滴答滴答,落在石頭磚塊上,具有強烈的腐蝕性。

四目盯着刀不語和女孩,好像在戲謔,找到你們了。

「四目金蜈,怎麼會是這獸精,好在是一階的。」

刀不語盯着巨大蜈蚣腦袋,驚訝的說道。

妖怪獸精劃分和武者不同,它們分為一階,二階直到九階,也是有着初期,中期,後期,圓滿境的劃分。

哪怕是黑夜中,三殺刀抽出的時候,依舊很晃眼。

四目金蜈第一時間就盯着刀不語,滴溜溜在轉,憑藉本能,它能認出武者和凡人。

眼前這個人是武者,四目金蜈腦海中就是這個訊息。

四目金蜈體型巨大,身長九丈六,而且是金身,將近十層樓那麼高了。蜈蚣百足,四目金蜈不例外,腹下有一百隻腿,移動快如閃電,迅如清風。

四目視野範圍是三百六十度,而且非常清晰,偷襲,在四目金蜈前是沒有意義的,只能正面硬剛了。

因為是金身,四目金蜈防禦能力極為變態,全身覆蓋的金殼如同金打銅鑄,無比堅硬,水火無侵、風雷不入。

據說,四目金蜈是洪荒至凶生靈,多匿於暗處,吞吐黃霧、目射金光,好襲殺生靈。一旦被其困在,經日化為膿水,一身精華為金蜈吸食。

到六階後, 四目金蜈不僅會進化到千目千足,而且蛻得蟲身,幻化為人,人稱百眼魔君。

當然這是後話,眼前的四目金蜈不過是一階中期期,而且還是剛踏入不久的,每一次晉級,四目金蜈的身體都會蛻殼,所以能觀察出來。

四目金蜈在獸精中算是厲害的一種存在了,不過刀不語也是不好惹的。

只見他一手拎住小女孩,一晃,就衝出了破屋,向著青龍山掠去,速度快如迅雷。

四目金蜈自然不會放過兩個血肉,特別是武者的血肉,極為精純。

四目金蜈一躥,一道殘影留在原地,而本身已經緊咬住刀不語身後了,尖銳的嘶吼聲,刺耳音波發出,響徹整個小鎮。

鎮上的凡人一個個縮在家中的柜子里,床底下。

心中不斷祈禱,「吃了女孩就走,吃了女孩就走…」

他們口中的女孩,此刻也是嚇破膽了,在刀不語手中,雖然在山林中奔跑,卻感覺在騰雲駕霧一般,很快,就昏了過去。

刀不語也察覺到,心中一緊,對這個孩子,天生有一種好感,或許是和妹妹同齡。

於是將其丟在巨石後方,然後向相反方向離開。

四目金蜈並沒有將女孩放在心上,它要吃的是刀不語,快速追趕上去。

這讓刀不語懸着的心放下,妖怪獸精這一點比人類武者好對付多了,要是換做一名武者追趕,刀不語斷然不敢將女孩隱藏在巨石下的。

刀不語的速度並不比四目金蜈快,四目金蜈腹下百足高頻震動着,巨大身軀非常靈活,蜿蜒在山林中,如一道金影,追蹤在刀不語身後。

刀不語在快速移動中,雙目張望,尋找合適的戰鬥地點,地形複雜的地方,顯然會對自己有利。

很快來到一處溝壑交錯的地方,此處在以前也是經過一場大戰的,地形地貌都被改變了。

刀不語停下腳步,抽出三殺刀,凝視後方追殺來的四目金蜈。

四目金蜈此時有些憤怒,看到刀不語停下後,長達九丈六的龐大身軀一瞬間樹立起來,四隻血紅的眼珠向周圍掃視,確定此地只有刀不語一人後,

四目便死死注視着刀不語,百足瘋狂舞動,讓人覺得後背發涼….

大嘴張開,露出鋒利的牙齒,嘴巴附近的兩對口腔上的毒牙,呈現倒鉤形狀,一旦咬中獵物,就會注入毒素,讓人瞬間麻痹,無法動彈,接着會被毒液軟化,化成汁水,被四目金蜈消化吸收。

全身都是金色硬殼包裹,包括腹下,只是顏色稍微暗淡一些,防禦力也是驚人。

對於刀不語來說,四目金蜈的弱點就是四目了,其他地方只有一節一節的連接處薄弱外,幾乎沒有弱點了。

面對四目金蜈,刀不語只能正剛,倒不是刀不語性格決定的,而是他的神通決定,刀鋒無影,是攻擊型神通,而像踏雲步等神通,則有輔助效果。

在四目金蜈前,刀不語明白,自己的速度不佔優勢,如果一味躲避逃竄的話,很可能被對方抓住機會,將自己重傷,甚至活活吃掉。

於是刀不語雙手握住大刀,神海中的元力快速運轉,將元力輸入血脈,再周轉到全身各個區域,調動全身。

刀不語不退反進,大刀直劈,躲開流着腥臭的黏液,砍在四目金蜈的金身上,除了一聲清脆的響聲,留下一絲刀痕外,四目金蜈沒有任何影響。

四目金蜈身體一曲,如同蛇一般扭動,打算將刀不語困住,再咬死,不過刀不語落地時候,落入到溝壑中,躲開了四目金蜈的攻擊。

接着刀不語一個飛躍,跳到了四目金蜈巨大身軀上,快速向上奔跑,打算登頂割目。

刀不語的速度很快,但是四目金蜈反應迅捷,立刻開始「青龍翻身」,這樣刀不語站立不穩,自然掉落下來。

一刀向下,反借力後落下,刀不語來不及穩住身形,一個驢打滾落入一個狹窄的地溝中。

四目金蜈巨大身軀砸下,哪怕是夜間,刀不語也看到塵土飛揚,自己差一些被活埋在土裡。

刀不語眼神發冷,雙手握住大刀更加有力,熾陽刀訣,第一層,熾陽普照。

黑夜被照亮,整個山林都是一團光芒,而四目金蜈的四目已經被光芒晃動的張不開,只能四隻眼睛輪流替換的觀察。

幾丈房屋的空氣也是熾熱起來,高溫將周圍樹葉全部烤萎焉了,全都低下去了。

四目金蜈感受最深,這熾陽就是衝著它而去的,渾身被火燒,金色都開始消退,彷彿要被燒紅。

四目金蜈發出刺耳的尖叫聲,顯得非常痛苦,只是並不會造成大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