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夜,厲總的沖喜嬌妻寵不停
新婚夜,厲總的沖喜嬌妻寵不停 連載中

新婚夜,厲總的沖喜嬌妻寵不停

來源:google 作者:梔子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安爵 姜伊萊 現代言情

新婚夜,姜伊萊的植物人老公忽然醒了所以,姜伊萊從一個親爹不疼,後娘不愛,被繼妹搶走男朋友之後,還被賣給植物人沖喜的倒霉蛋,搖身一變,成了帝都最讓人艷羨的厲家太太對此,姜伊萊只覺得瑟瑟發抖厲安爵是天之驕子,是商界巨擎,可他也是暴戾的野獸,是冷漠的閻王姜伊萊每天都想逃離,卻在這個男人不經意間流露的溫情中,一步步淪陷直到她的腹中有了上天的恩賜,她才忽然驚覺魔鬼的感情,是註定無法承受的展開

《新婚夜,厲總的沖喜嬌妻寵不停》章節試讀:

「萊萊,你嫁給我哥只是權宜之計而已。」

「只要你嫁過去,就能拿到厲氏投資,你家公司就有救了,到時候我哥一死,我媽肯定不會再反對我們兩個。」

「萊萊,你相信我,我都是為了咱們兩個的未來着想。」

咖啡館中,長相英俊的男人握着姜伊萊的手,滿臉深情。

如果姜伊萊沒有看到過他和自己繼妹親的難捨難分,說不定就真的信了。

她抽回手,怔怔看向窗外。

窗戶上倒映出一張鮮妍動人的臉,明眸皓齒,膚白盛雪,一顰一笑都帶着韻味。

她才20歲,剛到結婚的年齡,就要以沖喜的名義,去嫁給一個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哪怕這個人是大名鼎鼎的厲安爵,哪怕厲家是京市的頂級豪門,但也擋不住現在的他,是個昏迷一年,隨時會死的植物人。

姜伊萊不想嫁。

但她的父親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說自己和她媽媽的半生心血不能白費,說他生她養她一場,現在該她報恩,說如果她見死不救,就要從樓上跳下去……

姜伊萊驚慌之下,去找自己的男朋友,卻又看到那麼不堪的一幕。

「萊萊?」

關切又忐忑的聲音喚回了姜伊萊的思緒。

她看着面前這個曾經體貼入微的男友,只覺得胸口一陣噁心。

「你是為了我們兩個的未來着想,還是為了你和姜樂珍的未來着想?」

厲君浩臉色大變,不可置信:「你,你——」

姜伊萊端起咖啡朝着對面潑過去,杏眸中帶着絕決和厭惡:「分手,你們這些人真是令人作嘔。」

「萊萊!萊萊!」

厲君浩氣急敗壞得擦着臉,想攔人,卻怕引起更多人的目光,只能眼睜睜看着那道身影遠去。

姜伊萊大步走在路上,狠狠忍下眼眶中的淚水。

她才不哭。

看清那些豺狼虎豹的真面目,總比傻乎乎地被騙好。

罷了,她嫁!

姜氏還有她媽媽留給她的一部分股份,現在她救回姜氏,就當還了姜父這20年的生養之恩,從此以後,她和姜家人再無瓜葛!

而那些欺辱她的人,總有一天她會原封不動地還回去!

……

三日後。

姜伊萊穿着鳳冠霞帔,手持永生花團扇,被車接進了厲家豪宅。

沒有婚禮,但厲家人都在會客廳。

見新娘進門,一大家人的神情不一,但臉上都帶了面具似的笑,讓人分不清楚真心假意。

姜伊萊一眼望過去,只覺得人心難測。

離開姜家那個虎狼窩,又進了厲家這個名利場。

她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對是錯,但至少從今以後,沒有人再敢逼她辱她。

而她,一定會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

給姜家老爺子和老太太敬過茶,姜伊萊被傭人送進新房。

一進卧室,便聞到一股淡淡的藥味。

姜伊萊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落到了床**。

那是她的丈夫,厲安爵。

床上的男人眉眼格外深邃,鼻骨高挺,薄唇微抿,像極了一副雕塑藝術品,完美得令人心折。

姜伊萊心中一動,慢慢走過去。

男人緊閉雙眼,臉色蒼白,削減了幾分面容上的凌厲感,但姜伊萊知道,當他睜開雙眼,這雙狹長的眼眸中就會流露出令人膽寒的森森寒意,壓迫得人喘不過氣來。

她曾在宴會上見過厲安爵一次。

那時的他還是京市大權在握的頂級豪門掌權人,握着酒杯站在**,無數的人簇擁着他,恭維着他,他卻神色冷淡散漫,身上縈繞着生人勿近的氣場。

也是在宴會上,姜伊萊看到一個男人跪在他的面前痛哭流涕,苦苦哀求,而厲安爵置若罔聞,漫不經心地喝着酒。

保鏢將人拉走時,那個男人滿眼令人心驚的恨意和絕望,嘴裏是刻骨惡毒的詛咒。

這一幕讓姜伊萊不寒而慄。

只是沒想到,她有一天竟能成為厲安爵的妻子。

雖然是以這麼不堪的方式。

「叮——」

手機鈴聲瘋狂響起。

姜伊萊看着來電顯示,抿緊了唇。

是姜父。

「萊萊啊。」

電話那頭的聲音帶着歡喜,又帶着貪婪。

「厲家的資金已經到賬,公司有救了!」

「以後你要在厲家兩位老人面前好好表現,爭取等厲安爵死了能多分些財產,這樣咱們家一輩子都不愁了!」

姜伊萊忍不住冷笑:「就算能多分財產,和你們又有什麼關係?」

姜父一愣:「什麼?」

「踐踏自己女兒的幸福拿到的錢花着是不是很開心?和自己姐姐的男朋友偷情是不是很刺激?一家子加上厲君浩把我刷得團團轉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姜伊萊一字一句,聲聲帶刺。

姜父驚駭不已,他的大女兒一向溫柔斯文,何曾如此疾言厲色。

一時間驚慌不已:「萊萊,你誤會了,爸爸也是為了你好……」

姜伊萊打斷他:「你的生養之恩我已經報答了,以後姜家和我再也沒有半點關係,你們好自為之。」

說完不聽對面再如何辯解,利落地掛掉了電話,關機。

房間里陷入寂靜。

姜伊萊怔了片刻,視線落到床上的男人臉上。

他依舊無知無覺地躺在那裡。

以前皺皺眉就令人膽寒的人,現在連新娘子的娘家都毫不避諱地盼着他死,更別說偌大個厲家了。

恐怕這個世界上,現在也沒幾個真心希望他好的人。

這樣想他們兩個倒是同病相憐。

姜伊萊忽然覺得好笑,但笑着笑着,就有淚落了下來。

她從記事起就知道她是家中多餘的人,生母難產去世,姜父另娶,比她小一歲的繼妹受盡寵愛,他們一家三口幸福甜蜜。

只有她,在無視和冷漠中長大。

但饒是如此,她也沒想到,姜父會為了公司,用生養之恩逼她嫁入厲家。

厲家勢大,規矩森嚴,等厲安爵死了,她真的能重獲自由嗎?

還是一生都要陷在深宅之中?

安靜的房間里,姜伊萊盡情宣洩着心中的悲傷,眼淚掉個不停。

忽然,她的手心一熱。

姜伊萊一怔,低下頭,眼眸驀然睜大。

厲安爵的手指,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