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新婚夜被王妃勒死
新婚夜被王妃勒死 連載中

新婚夜被王妃勒死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枸杞的小子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唐文 張鏡萱

成功穿越了異時空,沒想到居然從棺材裏醒過來原來這是個荒淫無道的王爺,新婚夜就被王妃勒死「我」一死,王后乘機奪取政權,各大勢力紛紛造反不過可惜我醒過來了,看我如何拿捏這些「不法分子」開荒種地,招攬人才,盜墓取財,發展勢力看我如何利用現代知識推翻舊朝,拯救百姓,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展開

《新婚夜被王妃勒死》章節試讀:

果然如美婦所說,今日一整天進這媲鳳樓的人就沒斷過。這些人從不論從衣着還是氣質來看,不是富有的商人,便是各種權貴。

媲鳳樓的中心是一個頗大的展台,估計就是拍賣的地點,周圍有三層閣樓環繞,每層閣樓的房間外都有看台,設有座位。

從這些商人入駐的情況來看,這三層閣樓是以等級來劃分的。越往上,等級便越高。

而唐文所在的樓層,便是二層。

出於好奇,唐文便想上這三層探探究竟。

不料剛走到樓梯口便被一個粗獷的大漢攔了下來,剛開始大漢還客氣道:

「這位小哥可有玉牌?」

唐文擺了擺手,他哪知道什麼玉牌,道:

「什麼玉牌?我就是隨便看看」

大漢一聽,瞬間齜牙咧嘴,十分不爽的道:

「沒有玉牌你裝什麼逼,趕緊滾下去」

唐文一聽,不樂意了,正想與之理論一番,不料被一個嘲諷的聲音打斷。

「哎喲,現在這媲鳳樓是什麼阿狗阿貓都有啊,連個玉牌都沒有,還想上這三層來裝裝孫子,真可謂不知廉恥啊。」

唐文回過頭,看了看說話的人。

是一個約莫二十上下的少女,有幾分姿色,卻滿臉的刻薄,一種不可一世的姿態,在其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哎喲,是蘇小姐啊,來也不通知一聲,我們好去樓下接你啊。」大漢瞬間變了一張討好的臉,迎上去諂媚道。

你能想像一個鬍子拉碴的彪形大漢,如此表現,有多噁心。

只見少女擺了擺頭髮,不屑道:

「幸虧是沒來接我,不然的話,不是讓某些老鼠鑽了空子。」

「是是是,蘇小姐說的是,喂,那個小子,啊不,那個老鼠,還不滾下去?」

大漢扭了扭脖子,對着唐文吆喝道。

唐文氣不打一處來,正想教訓這娘們一番,可是轉念一想,這樣一來或許會壞了大事,便吞下了這口氣,畢竟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

於是便在幾人的嘲笑聲中,走了回去,心裏還不忘盤算着等借到了種子,怎麼收拾這幾人。

很快,天色便暗了下來。

拍賣會,也正式拉開了帷幕。

「諸位,非常感謝你們能夠賞臉媲鳳樓,參加這次的拍賣會,你們的到來使得本樓蓬蓽生輝…」

又是一個美婦,講着一些開場白或感謝之類的話。這一個相比昨日那位,則顯得更加精明能幹。

唐文對這些倒是沒什麼興趣,他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三樓的看台。

掃了一周後,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個女人身上。

女人戴着面紗,並不能看清臉,只隱隱約約能看出大概的輪廓。

不過儘管如此,還是掩蓋不了她那絕世的容顏,在面紗的遮掩下,凸顯出一種神秘的美。

不過單憑這些,還不足以讓唐文眼神駐足。

其真正與眾不同的是她散發出來的氣質,頗具壓迫感。

當然這股壓迫感也只是對普通人有用,面對唐文,毫無威懾可言。

目前唐文可以基本斷定,這人便是王府之人,至於什麼身份,有待考究。

「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五十金幣,價高者得,接下來就進入主題,我宣布,拍賣開始!」

「第一件拍品,破空劍,乃是由著名鑄劍師歷時四年鍛造,劍身均為遠古隕石,起拍價五百金幣。」

「五百五!」

「六百!」

眾人紛紛開始競價,可謂激烈非凡。

而唐文,則按兵不動,每次拍新物件,他都會瞥一瞥樓上的女子。

他打賭王府的人既然會來,那必然是有什麼想要的物件,只要把這個物件弄到手,就不怕魚兒不上鉤。

「第八個拍品,夜清鐲,此鐲乃是在萬米寒江中天然形成,而這材料也是罕見之至,根據記載,至今天下不超過三塊,起拍價七百金幣」

話音剛落,在場的女性都開始沸騰,試問哪個女人能夠拒絕這世間少有的裝飾極品唐文對此也頗有興緻。

心想出來一趟,給老婆帶點東西也是應該的。不過他並不着急,而是等着她們出到最高價,再加價,因為他並不想浪費口舌。

終於,經過好幾輪的激烈競價,這夜清鐲的價格來到了一千金幣。

好巧不巧的的是,出這一千金幣的,居然是白日嘲諷唐文的那小娘們,身邊還跟着一群公子哥。

「一千金幣一次…一千金幣兩次…一千」

「一千三百金幣!」

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三層尋找這個聲音,包括主持拍賣的美婦。

對此,唐文表示很無奈,又是冷漠的一句:

「這呢」

眾人的目光這才準確的定在了二層的唐文身上。

不出所料,不論是哪一層的人,都是一臉茫然。

這其中表情最為豐富的恐怕就是這蘇大小姐蘇梅了。

「他是誰啊?沒見過啊」

「或許是哪家的公子爺,低調現身吧」

「不過敢和蘇家搶東西,背景肯定小不了」

眾人開始眾說紛紜。

「怎麼是那小子,他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金幣?」

也難怪這蘇梅好奇,畢竟她那一千金幣都是一群追求她的公子哥湊的。

「一千三百金幣一次…一千三百…」

「等等!」

聽到有人叫停,唐文皺了皺眉,搞不懂這個蘇家小姐到底要幹嘛。

而那蘇小姐,卻在眾目睽睽下瞪了唐文一眼,又對眾人說道:

「諸位,據我所知,這出一千三百金的人,只是一個連玉牌都沒有的窮人子弟,他所作所為,無非就是嘩眾取寵罷了。」

聽到這,眾人開始議論紛紛,連那戴着面紗的女子都隱約皺起了眉頭。

看到這一幕,蘇梅心中一陣暢快,這就是她想看到的,當眾讓唐文出醜。

緊接着她又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道:

「別誤會啊,我也只是不想看到咱們媲鳳樓因為某些小丑,而有所損失,畢竟每年來這裝逼的狂妄之人,可不在少數。」

聽完這些話,美婦心中也開始有些忐忑。

不過美婦能坐到這個位置,眼力自然是不差,很輕鬆便看出了唐文身上的貴氣。

不過憑此,還不足以讓她放心,因為這蘇家小姐也是有地位的人,應該不會憑空捏造。

隨即美婦尷尬的笑了笑,客客氣氣的對着二層的唐文道:

「公子,我相信您有這個實力,不過你看,大傢伙這都挺好奇,何不展示一下您的財力呢,也讓大家開開眼界不是?」

聽到這話,唐文雖然面無表情,但心裏還是對這個美婦讚嘆不已,好一個借雞下蛋。

唐文瞥了一眼王府的女人,見對方也是一臉看戲的姿態。

在眾目睽睽下,唐文站起身走到了看台前,嘆了一口氣。

眼睛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才不緊不慢的說道:

「本來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們相處,結果換來的卻是疏遠…也罷,攤牌了,拿去看吧。」

說著,便將腰上的玉牌扔了下去,美婦眼疾手快,一把便接住。

眾人被這操作整得一愣一愣的,先不說他那玉牌是什麼吧,就單論這裝逼的手法,足以讓人直呼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