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
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 連載中

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言言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兮落 現代言情 紀淮年

【校園&重生&病嬌&甜寵】林兮落上一世慘死,沒人對她伸以援手,唯獨人人避而遠之、聞風喪膽的紀淮年為她手染鮮血,手段狠辣的把欺負過她的人百般折磨致死重來一世,林兮落髮誓要好好珍惜上輩子把她疼愛入骨子裡的少年一開始紀淮年陰沉着臉,瞳孔里黑的嚇人,冰冷的警告:「不要喜歡我,我只是在償還過去的恩情」後來男人黏膩的埋在林兮落的頸窩裡,手纏着她細軟的腰肢不肯放——「一輩子都不要離開我好不好?」展開

《小仙女撩他成癮!偏執大佬真香了》章節試讀:

重生這件事本就匪夷所思,更何況她和紀淮年之間還存在許多連自己都不清楚謎團,解釋起來也是亂上添亂。

慕菲菲說過,在她年紀還小時,把紀淮年撿回來養過一段時間,那她和紀淮年小時候便認識的說辭便出不了錯,所以方才在教室和現在才說的這般臉不紅心不跳。

只是,面對方宜倚,總有點歉意。

她小心的看了看方宜倚的神色,誰料對方眼睛促狹的眯起,眼神里儘是瞭然,拖着長長的尾音:「哦~青梅竹馬啊,怪不得嘛,之前沒聽你提起,剛在教室聽到我還驚了,不過那姿色……」

方宜倚停頓了一下,摸着下巴,沖林兮落眨眼,笑得一臉曖昧。

「確實是完美無瑕,完全挑不出一點毛病,也怨不得你色令君昏,眼巴巴的跟着你的小竹馬了!」

聽着這明目張胆的打趣,林兮落小臉染上一層粉,「誰色令君昏了,你,你別胡說。」

方宜倚看到林兮落臉頰發紅,一雙眼眸水潤的像蒙上嬌羞的霧氣,嘴有點上翹,顯得嘟嘟的,眼睛眨一下又眨一下,眼尾紅紅,整個人媚色生香。

方宜倚捂着小心臟,受不了了,這女人簡直漂亮的犯規!

幾個月沒見,怎麼越來越漂亮了,而且毫不誇張的說,一個眼神就足以勾的人神魂顛倒。

「落落。」

「嗯?」

「雖說小竹馬是天人之姿,但你也是傾國傾城的小仙女啊,誰能拒絕小仙女呢,別擔心,分分鐘可以把他拿下。」

在方宜倚眼裡,林兮落主動和紀淮年做同桌,紀淮年還是那副冷淡、不近女色的模樣,沒半分動容,很難不讓人覺得是林兮落喜歡紀淮年,而紀淮年毫不搭理林兮落。

剛才方宜倚說話聲過大,引得不少人頻頻回頭觀望,林兮落輕輕捏了捏她胳膊,食指輕觸嘴唇,「噓,小點聲。」

方宜倚又被萌到了,小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這般絕色的姿容,不是魚都會上鉤吧,紀淮年被拿下也是早晚的事。

她看了下放在她胳膊上嫩如白玉的手指,嗚嗚嗚,激動!!!

仙女和她貼貼了!!!

本來還有點點不滿的方宜倚,現在全部煙消雲散了,誰讓她朋友是個大美女呢。

對着那張臉,誰能硬下心腸對她說半句不對,反正資深顏狗方宜倚不能。

回到教室,方宜倚拋了個你知我知的眼神,才坐回位置,林兮落覺得她不僅嘴甜還十分古靈精怪,沒忍住笑了出來。

方宜倚沒有繼續追問,林兮落的心情也隨之輕鬆。

紀淮年身邊環繞着幾個男生,可能看她不在,就坐在她椅子上,還有個靠着她桌子,皆是眉眼飛揚的對着紀淮年說話。

上輩子她的目光就不在紀淮年身上,更不知道他身邊的朋友有誰,但看到他們聊的起勁,她索性不打擾,背靠後面的牆壁出神。

原本沒反應,神情淡漠的人懶懶掀起眼皮,徑直看向坐在林兮落位置上的人,隨後視線一轉,盯着倚靠在桌沿上的男生,眼裡沒任何情緒,「起來。」

孫一舟和楊召茫然對看一眼,突然這是怎麼了,他似有所覺的掃了周圍一圈,最後目光停留在後面正發獃的女孩身上。

倏地,耳邊傳來一聲重重敲打桌面的響聲,楊召率先回神,對上紀淮年薄涼如水的眼睛,心下一震,急忙起身,「不好意思啊,剛剛看位置沒人,同學,你,你坐。」

林兮落並不在意,「沒事,站着也沒多累,你們不多聊會?」

楊召視線飄忽瞄了紀淮年一眼,不禁打了個冷顫,大佬臉都黑了,他哪還敢繼續待下去。

「小美女……不,同、同學,哪有男生坐着女孩子站着的道理,來,請坐。」

楊召彎腰,兩條手臂伸出,微側,做出了個「請」的手勢。

林兮落下意識看向紀淮年,心下有些奇怪,剛不是聊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

難道是看到她回來了?

這個想法讓林兮落內心湧起欣喜,這是不是代表,這個時候的紀淮年是喜歡她的?

林兮落走回位置,上揚的嘴角還沒壓平,旁邊一隻手伸出直接把椅子拉到一旁,她錯愕抬眼。

「站着。」

沒有一絲情緒的面孔,冷漠的道。

圍在紀淮年身旁的幾個男生面面相覷,這是……咋了?

林兮落從沒想過紀淮年是在有意針對她,只能是,「椅子壞了?」

怎麼可能壞了,他一百二十斤的體重剛都坐的好好的,楊召尋思着,莫不是幾年不見,紀大佬的脾氣更是陰晴不定了?

眼看氣氛僵硬,孫一舟打着哈哈道:「我就說,怎麼見楊召坐上,椅子腿晃個不停,敢情是壞了……」

紀淮年視線跟他對上,裏面散發著怵人的冷光,孫一舟硬着頭皮,蹦出了個,「啊。」

……

他說錯話了?

孫一舟視線也不敢先移開,對視了三秒後,他突然就福至心靈,感覺這輩子都沒這麼聰明過,「我懂了!」

扔下這句話,人已經跑出教室。

留下的人仍然滿臉茫然,懂?你懂啥了?我咋沒懂?

他們又看向紀淮年,忍不住搓搓眼,是眼瞎了嗎?怎麼紀淮年臉上像是帶有幾分滿意的神色?

紀淮年沒說話,手掌按在凳子上,低垂的眼眸看着凳子腿,檢查會不會搖晃,凳子很牢固,一點晃動都沒。

他把手移開。

那就是……凳子沒壞?

林兮落眼睛眨了眨,試探的伸手想把椅子挪回來,誰料一個腿直接踩在凳子邊的桿上,她手上暗自使力都沒把椅子扯過來一點。

她直起身,放開拉着凳子的手,因為不解**嫩的嘴有點不滿的撅起,大眼睛裏波光流轉,惹人憐惜,「紀淮年,你欺負人。」

她是南方人,嗓音偏軟,平日里說話語速不快,這回急了,難免快了些,只是聲音還是糯糯的,聽着不像生氣。

倒像是在……撒嬌?

看着女孩委屈的小臉,像是在外面被欺負的小兔子,巴巴的回家想求安慰,到家卻是被教訓了一頓的模樣,可憐極了。

紀淮年神色暗下幾分,喉嚨微微發癢,終是挪開了視線。

「怎麼回事?」

「咋了咋了,那是在幹嘛?」

人群之中陣陣討論聲逐漸傳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