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羨君緣於清
羨君緣於清 連載中

羨君緣於清

來源:google 作者:清凝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羨清緣 誅也

【快穿】雙潔,溫柔系慢熱初次相遇,慕羨君之雙眸,緣由過於清澈——誅也.羨君緣於清魅惑妖王vs恬靜畫家歲月常靜,你可知曉玫瑰的花語——花玫.歲月常靜知玫語陰鬱皇帝vs淡泊丞相盛世王朝,此緣不盡紅塵——何盡塵.盛世少年帝異族女星vs頂流影帝君若幽蘭,欲渡星河無恙——安無恙.攬君入星光欲無恙展開

《羨君緣於清》章節試讀:

「小傢伙喚什麼?」墨錦問道。

清緣指尖輕輕地點了點手中的茶杯,輕聲道:「誅也,姓君,字寒。」

墨錦眸子一亮:「他長得怎樣?秉性如何?人乖嗎?」

寂靜的書閣中,金色的火焰照亮了一角,書卷上的字浮現於空中。

「君寒想見見竹神嗎?」

誅也猛然回過神,神色平靜地回首看向身後的少女。

少女眸子清亮溫柔,容貌精緻,氣質柔和,給人以溫柔而又乾淨的感受,仿若不染塵埃的神明。

清緣輕輕地喚了他一聲,誅也金色的雙眸聚焦,有些局促地應了聲,垂下眸子,忐忑道:「是,是神明嗎?」

清緣輕輕地拉住誅也的手,牽着到她腰的小奶娃走出書閣,輕聲安撫:「是的,君寒可以喚她錦姨,不用太緊張。」

誅也不安地應了聲,又小聲問道:「殿下是怎麼找到我的?」

孩子便要有屬於孩子的思維。

清緣淺紫色的眸子蘊着清淺的笑意,語調溫和:「是諸靈們告知我的。」

一道充滿歡喜的驚呼,打斷了兩人的對話:「真的好可愛啊!看起來好乖啊,把他送給我吧。」

誅也白嫩的臉上染上緋紅,乖巧地喚了聲:「錦姨。」

真是,臉都丟盡了,成年禮失敗後成了一千歲的幼童,還在一個少女面前裝孩子。

墨錦更激動了,歡快地逗着誅也,直至把人逗得面紅耳赤。

待到墨錦離開後,清緣便帶着誅也回書閣,誅也像個孩子一樣,帶着好奇:「錦姨是如何進來的?」

羨清緣笑着回道:「我為她打開了絕對領域的通道,她便可隨時隨地進入了。」

誅也感嘆道:「那她以後遇到危險可以躲進絕對領域裏了啊。」

羨清緣揉了下誅也的頭,否認道:「絕對領域可不能亂進,待你長大了或是想出去了我便把出口為你打開,絕對領域的神很難見,但也不是沒有。」

「進入絕對領域的生靈便是領域主的傀儡了,絕對權在主人的手上,這也是個危險的地方,畢竟在裏面的生命除卻領域主,不能使用能力的,至於你錦姨,她應當是信任母親,才敢進來。」

羨清緣淺藍色的長睫微垂,認真地為誅也提醒。

誅也似懂非懂地應了聲,低下頭,似是在思考。

可見她現在沒有絕對權,又不懼外者進入,不是完全信任竹神,就是有什麼底牌,而竹神是不是真的信任她不得而知,但可肯定的是,竹神知道什麼,才有恃無恐地隨意進入她的領域。

【旁白】誅也於一萬歲成長為少年,離開蘭靈谷,遊盪諸神之界,名振八荒,成為新任十二月上神,寒璃上神。

★~

碧竹萬頃,細長的竹葉紛紛揚揚,竹香縈繞,一身白衣的的神明,氣質溫潤,笑得明朗:「不勝感激。」

黑色的衣袂被風吹得翻飛,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瀲灧多情,容顏妖異艷麗。嗓音卻是如清泉流水,清冷乾淨:

「佑你心中所願必可成。」

白洋爽朗一笑:「借你吉言。」

【旁白】雙隕之年,菊神觸犯神明法則,接受天罰,隕落諸神之界,竹神立下契約,前往萬千世界,助菊神複位。

梅神自隕,神魂俱滅。

雙神隕落,新任梅神接手命運卷,持掌命格之力,菊神格萬年內封寂。

★~

萬物冰封,寒雪紛紛,一身紅衣的絕代佳人明媚一笑:「多謝,紅梅此去,不負他所盼了。」

少年聲音清冷:「可會悔?」

紅梅屈身一鞠,語氣堅定:「不悔,神格已棄,我該去履行我的誓言。」

【旁白】上神之位有十二,雙隕五年,寒梅上神繼任十二月上神之位,與四月上神,驚雨上神立下永生之誓。

★~

墨藍色的長髮如瀑般鋪散在後背,黑色髮帶上淺紫色的流蘇調皮地在少女身前晃蕩着。

纖細白皙的手攥着泛黃的書卷,卷翹的淺藍色羽睫在白嫩的臉上打下小片陰影。

少女正眸光專註地看着書卷上的字符,白色的長裙下擺鋪落在亭中,白裙上的淺藍色刺繡泛着柔和的光暈。

竹亭內的青綠綢帶飄蕩了一下,清緣抬眸看向男子,語氣溫柔平和:「來了。」

誅也乖巧地應了聲,為清緣倒了杯茶坐在了清緣對面。

清緣接過茶笑道:「當年的少年如今也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有兩萬年未見了啊。」

誅也壓抑着音色中的冷,聲音有些呆:「竹神的天罰已過,如今已無事。」

清緣一愣,笑着應了聲,將一對白青色的玉鈴遞於他,一根白色的綢帶連着它們,小巧而又精緻,流轉着華光,泛着淡淡的光暈。

清緣淺紫色的眸子看向誅也,那一剎似是見到了誅也的眸中一片沉寂,幽深暗沉,深不見底。

轉瞬又變得清澈,一雙桃花眼中溢着歡喜,像灑滿了星光,璀璨明麗。

仿若剛剛只是清緣的錯覺,她有些恍惚地看着誅也接過了玉鈴。

「殿下,這是何物?」

清緣回過神,回道:「今日你便成年了,這是你的成年禮物,可凈化魂魄也可轉化任何靈種力量。」

誅也眉眼彎彎,眸子亮晶晶的,好奇地追問:「為什麼有兩個?」

羨清緣帶着清淺的笑意:「另個是給兒,君寒的媳婦的。」

誅也眸光閃了閃有些含糊地應了聲,白皙的臉染上緋紅。

垂下黑色的長睫,遮住眸底一瞬的金眸與幽暗。

清緣只當他是害羞了,看向湖面,兩人靜默了會,便聽清緣問道:「外界可有動蕩?」

誅也垂着眸,乖巧答道:「並無。」

兩個神明隕落嗎?應不是什麼動蕩,這其中還是我推動的呢。

清緣抿了口茶,凝着清澈的湖水,心思百轉。

汐竹近來有兩千多年未曾來了,是因天罰結束了嗎,所以不再來了……

又想起墨錦清亮真摯的眸光有些出神。

君寒長大了,似乎也有自己的心思了……

見到清緣的手正輕緩地轉動着水杯,誅也眸光微閃,小心地問道:「殿下,君寒可以等到殿下傷好後再離開蘭靈谷嗎?」

清緣被打斷了思緒,不清楚他問了什麼,只是溫和地應了聲:「嗯,好的。」

誅也眸光微暗。

很乖,防備心卻是重,如今就連竹神也不知道她的主靈在哪。

清靈族聖女的分靈術,將主靈藏到他處,用分靈來活動,如果分靈散了便會回到主靈之身,只會重創,不會死亡,所以她對空間沒有絕對權,因為她用得是分靈而不是主靈。

事後,清緣倒是有些後悔。

君寒長大了不該留着的,梅族似乎也是五萬歲成年的,他是混血,所以不一樣嗎?

改日問問妖族他以前是什麼樣。

清緣坐在石凳上,手中捧着杯熱茶,再次出神。

神的生活一直很無聊,又被法則拘着,無法隨意入世,大多都是學些人間的玩意。

十月神會做飯,而五月神熱愛美食,三月神喜歡下棋彈琴,還有個神會去給司命寫話本,而另一個神喜歡看話本子。

這些都是在清緣還未重傷前和竹神四處玩樂而得知的,後來竹神私自去往世間,強大的神魂壓制了數萬小世界的誕生,被天罰禁足,而後羨清緣又遭七月神雅君上神重傷,對外界不是很清楚。

清緣如今每日不是修鍊便是看書與神遊天際了。

劍氣凌然,清緣迅速回神,眸光凌厲,又快速收斂,眸中帶着溫柔:「舞得很好」

誅也收劍站直,低下了頭。慢慢地垂眸,語氣羞愧:「驚擾殿下了。」

【PS:清緣是清靈族聖女,是靈,五千歲進入少年期,五萬歲成年。

誅也是玫瑰與梅花的混血,玫瑰血脈僅剩他了,且因為誅也身份的特殊性,他的成年是有成年禮的,便是天罰的洗禮,若失敗,則是重塑身體,還童成一千歲的幼兒,特別提醒,誅也從未成功度過成年禮,且真實年齡比清緣大得多。

清緣回過神,回道:「今日你便成年了,這是你的成年禮物,可凈化魂魄也可轉化任何靈種力量。」

舉個例子可將魔力轉換為仙力,也可把天罰時降下的雷罰轉化為自身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