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鄉村小術士(書號:17331)
鄉村小術士(書號:17331) 連載中

鄉村小術士(書號:17331)

來源:google 作者:牛小田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寡婦 牛小田

簡介:不會種田的鄉村少年牛小田,誤打誤撞拜師老神仙,看相風水醫術道法無所不能,從此人生開掛展開

《鄉村小術士(書號:17331)》章節試讀:

想訛錢,門都沒有!

老子還想找你妹算賬,長成那幅爛菜葉的熊樣,也好意思誣陷本人耍流氓,誰給她的勇氣?

是梁靜茹給了她一朵雨做的雲,讓她飄了嗎?

換做以前,牛小田肯定會選擇破財免災,但現在不同,雖然他只是繼承了師父所剩無幾的真武之力,但對付一名村霸,依然輕鬆有餘。

先下手為強!

牛小田抓過一把修鞋的錐子,出手奇准,狠狠扎在張勇彪肩窩的雲門穴上。

一聲悶哼,張勇彪感到半邊身子都麻了,握拳的手自動鬆開,瞪大牛眼驚愕道:「你,你小子吃了豹子膽,還真敢動手啊?」

「滾出興旺村!」

牛小田冷笑,繼而又飛起一腳,踢在張勇彪的襠部上。

正中球門,滿分!

張勇彪發出慘叫,捂着褲襠蹲了下去,疼得腦門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子,渾身抽搐着說不出話來。

不必擔心他被踢廢了!

這貨本來就是個軟蛋,嘿嘿,也是興旺村婦女們的幸運,沒有被他玷污。

將錐子上的血,在張勇彪的臉上擦凈,牛小田抓住這貨的脖領子,像是拖死狗一樣,硬是拖到了街道上。

王木栓正好趕着牛車路過。

看到這一幕,驚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牛小田這是瘋了嗎?居然在太歲頭上動土,不要命了?

膽子小的王木栓,唯恐被連累,連忙跳下車,牽着牛朝着另一個方向跑了。

自從犯事兒後,張勇彪家就搬到了鎮里,這次他是騎摩托來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找牛小田訛錢。

牛小田不屑冷哼,一腳將路邊的摩托踢倒,又砸中了張勇彪的腰。

迎着清涼的晚風和醉人的夕陽,牛小田頭也沒回,一路哼着小曲,朝着村西頭緩步走去。

山腳下,小河邊。

一棟新蓋的三間大磚房,就是馬剛柱的家。

此刻,房頂的煙囪上,正冒出一縷縷的炊煙,被晚風肆意捏成了各種形狀。

牛小田推開大鐵門,就聽到一陣激烈的狗叫,大黃正使勁拉着鐵鏈子,前爪抬起站立,朝着來訪者呲牙示威。

「大黃,眼屎這麼多,是不是為了沒老婆上火啊?」牛小田笑着調侃,反正也咬不着,累死你個球。

大黃卻好像聽懂了,突然趴下來,用爪子捂住臉,只露着兩隻眼睛偷看,口中發出嗚咽之聲。

「嘿,沒想到你個畜生,也有花花腸子。」牛小田覺得很好笑。

屋門開了,一名二十五六的女人走了出來,喜慶的娃娃臉,花褂子下鼓鼓囊囊,下面是早就過時的腳蹬褲,穿着男人的大號拖鞋。

正是馬剛柱的媳婦余桂香,人如其名,常年桂花飄香。

余桂香是網上雞湯文的深度受害者。

磚家說,洗澡能破壞身體的有益菌,導致各種疾病發生,不洗澡好處多多,分泌的油脂可以保護皮膚。

余桂香對此深信不疑,從此便不再洗澡,就連洗臉也是七天一次。

可恨的是,馬剛柱居然對外宣稱,他就喜歡這個味!

「小田來了,快進屋!」余桂香笑呵呵道。

「嫂子,洗澡了嗎?」

牛小田抽着鼻子問,隔着兩米遠,就能聞到這種特殊的混合香型,讓人覺得好像進了榨油坊。

「非要洗澡嗎?」余桂香不由抗拒。

「洗的噴噴香,是對神靈的尊敬,治療才能靈驗,不然我就走了,才不管你肚子里的那點事兒。」牛小田嚴肅道。

「好,俺馬上就洗,你先跟剛柱嘮會兒嗑。」余桂香不情願答應。

「把衣服也換了,再戴個兜。」

牛小田在自己胸前比划了兩下,羞得余桂香紅着臉過來追着打。

東屋內,馬剛柱抱着膝蓋坐在炕頭,圓形的炕桌上,擺着一碟油炸花生米,一盆白肉燉酸菜,飄着幾截黑色的血腸。

「小田兄弟,來,隨便吃點,再整兩盅!」

馬剛柱抓過溫熱的白酒瓶,笑容滿面的張羅,牛小田卻直擺手,不喝廉價酒,菜也不想動,他平生最不喜歡吃的東西之一,就是血腸。

伸手抓過一把花生米,扔一粒在嘴裏嚼着,牛小田問道:「剛柱哥,你跟桂香嫂子,結婚有兩年了吧?」

「兩年零三個月。」馬剛柱倒是記得門清。

「從你面相看,子孫宮飽滿有肉,左右呼應,應該是兩個兒子的命。」

「太好了!」馬剛柱雙眼放光,興奮地搓手,「俺們家三代單傳,到俺這裡,就怕斷了香火,沒想到還能開枝。」

「凡事都不是絕對的,三分天註定,七分靠自身,關鍵在嫂子,種子雖好,也得地里長苗才算。」牛小田煞有其事。

「那就拜託兄弟,你說咋辦都行。」馬剛柱急忙又遞來一支煙。

隱約可聞,西屋裡傳來嘩啦啦的水聲,估計余桂香的洗澡水,都能倒地里當肥料了。

兩人就在東屋聊天等着,馬剛柱沒忍住好奇,一邊吃着酸菜,一邊打聽道:「小田,你在南山遇到的老神仙,到底長得啥樣?」

「還用問嗎?就畫上的那樣。」牛小田傲氣地指指牆上的壽星圖。

「我猜也是。」

馬剛柱拍了下大腿,咧着大嘴直樂,神仙就該這樣。

其實,牛小田遇到的師父,是個黑瘦的小老頭,生活在山洞裏,穿着髒兮兮的道袍,灰白鬍須短短的,沒有半點神仙模樣。

只有那一雙眼睛,深邃不可見底。

在深山老林里迷路的牛小田,跑丟了筐,也跑丟了鞋,慘不忍睹地誤闖到山洞中,被這名自稱玄通真人的小老頭,收為了徒弟。

並非牛小田天賦異稟,奇才難得,而是玄通真人修為耗盡,大限之日到了,臨時也抓不到好徒弟。

就這樣,牛小田被真人按着腦門,用法力強行灌輸了三部書,分別是《風水相經》、《醫仙真詮》和《靈文道法》。

將最後一絲真武之力,也灌輸給牛小田,又交代未了的心愿。

玄通真人溘然長逝,走的時候,神態安詳。

牛小田不客氣將師父留下的寶貝帶走,又在山洞裏放了一把火。

馬剛柱接下來的問話,打斷了牛小田的回憶。

「小田兄弟,瞧沒瞧出來,楊寡婦肚裏的娃是誰的?還真有不怕死的。」

這是興旺村村民最關心的話題,牛小田才不會說,嘿嘿反問,「你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