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天賦,開局收服紅衣女鬼
無敵天賦,開局收服紅衣女鬼 連載中

無敵天賦,開局收服紅衣女鬼

來源:google 作者:混沌巨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默 混沌巨樹

天師府歷來最天才少年穿越異世界這個世界,妖魔鬼怪橫行這裡的靈氣是前世的百倍這裡沒有道法,只有發展到巔峰的武道且看我道法神奇……穿牆術、隱身術,透視術、八卦占卜、陰陽五行、御劍飛仙、三位真火、法天象地……【穿越】+【系統】+【真實道法】+【腹黑】+【天才】+【鬼怪狐妖】+【無敵流】展開

《無敵天賦,開局收服紅衣女鬼》章節試讀:

現在張默的靈魂,出自於華夏天師府,被譽為五百年最傑出的弟子。

年僅二十歲,就將天師府記載的所有道術融會貫通,並將道家各派武學,也修鍊到了宗師境界。

在那個靈氣貧乏的世界,修鍊到宗師境界的,僅有五人。

其他四人,都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前輩。

唯有張默,年僅二十。

這個世界跟前世完全不同。

這裡的靈氣,要比前世濃郁百倍。

以至於這個世界的武道十分繁榮,不僅可以做到真氣外放,一些頂尖的高手還可以飛天遁地。

這也是一個妖魔鬼怪叢生的世界,吃人事件層出不窮。

傳聞有些地方,鬼怪甚至將人族當成食物來豢養。

傳聞在二十年前,這個世界並沒有鬼怪出沒。

伴隨着二十年前一場席捲整個大陸的黑霧出現後,各地便陸續出現了傳說中的鬼怪。

一開始,人們針對鬼怪只能用真氣硬抗。

強大的真氣,對鬼怪確實也有不錯的殺傷力。

但奈何鬼怪能力千奇百怪,手段多樣,同境界下,武者經常吃大虧。

也不知道誰發現了可以收服鬼怪的辦法,可以跟鬼怪簽訂契約,讓鬼怪依附在體內,藉助鬼怪的力量。

從此之後,人類在對抗鬼怪上,才有了更多的手段。

張默所在的大夏王朝,國力繁榮,更有高手坐鎮,不時地派出高手來清理王朝內的鬼怪。

「因為鬼怪出現不久,所以這個世界的人,都不懂怎麼驅邪降魔。甚至連練炁都不會。」

炁,讀音通氣。

在道家的理解里,為天地間最本源最精純的力量。

所謂的一炁化三清,便是這個炁,而非氣。

也是普通人口中的靈力。

炁跟這個世界的真氣也完全不同。

真氣,是武者修行的力量,可以傷敵,也可以用來療傷,他們是氣血之力。

而靈力,則可以用於施展各種道術和法術。

比如雷法,金光咒、縮地術、千里眼,順風耳……

甚至還有傳說中的三昧真火、法天象地等神通。

靈力的種種神奇和妙用,遠超真氣。

「十天的修行,就即將踏入築基境,這個世界當真神奇。」張默輕聲呢喃,說話間不禁面露喜色。

築基境共九階。

築基九階之後,便是傳說中的結丹。

結丹後,丹田之炁凝聚成金丹。

《高上玉皇心印妙經》有言:丹在身中,非白非青。

這顆丹看不見摸不着,卻能夠以自身意念感覺到,讓修行者的道法更強。

「前世,我踏入築基一階,就遠超同齡人。不知道這一世,可以達到哪一層境界。」

張默的心中,充滿了嚮往和期待。

松樹下,張默閉上眼睛,彷彿將自身和周圍融合在了一起,感受着天地大道。

房間里,張小玲突然間傳來了驚叫聲:「啊!」

緊接着,房門打開,張小玲面色蒼白地從房間里跑出來。

「哥!」

看到張默後,張小玲飛撲入張默懷中,緊緊地抱着他不鬆開。

她顯然是嚇壞了。

「怎麼了?」張默道。

張小玲牙齒微微打顫,道:「鏡子里……」

「鏡子怎麼了?」張默的一張臉完全陰了下來。

張小玲道:「我聽到有人在敲打鏡子,一開始以為是哥你進我房間了,但是我回頭看到房間里根本沒人……

後來……後來我才發現,那聲音,是鏡子裏面傳出來的。」

張默陰着臉道:「你是說,有東西躲在鏡子里敲着鏡面?」

張小玲咬着牙,重重點頭:「哥,我們……我們先在院子里躲一躲吧,天亮了再想辦法。」

對於鬼怪,普通人都有嚴重的心理陰影。

更別說張小玲這個小女孩了。

「別怕,我去看看。」張默道。

「哥!」張小玲死死地拉住他,道,「萬一……萬一那鏡子里,真的躲着什麼東西。」

「那正好看看是什麼東西啊。」張默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哥,我說的是這個意思嗎?」張小玲快哭了,「我是說,危險,很危險,鬼怪會吃人的啊。」

在她說話間,張默已大步走向房間,張小玲連忙克服心中的恐懼跟上去。

如果真的遇到危險,有自己在也有個照應不是……

絕不能讓哥哥一個人冒險。

張小玲壓低聲音:「哥,我們先躲在門口觀察嗎?」

她剛說完,就看到張默走進房間里,端起了銅鏡在仔細觀察,然後回頭問道:「你說什麼?」

張小玲:「……」

「哥,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缺根筋,晚上出去也算了,現在這銅鏡可是……啊!哥快放下。」

她看到,銅鏡里突然間出現一張臉,對着她笑。

而張默此刻也正好回頭看她,好像沒看到銅鏡的異常。

「哥,快扔掉,快啊。」張小玲大聲驚叫。

張默這才低頭,望向銅鏡的時候,銅鏡卻恢復了正常,彷彿鬼怪特意在跟張小玲開個玩笑。

張默翻轉着銅鏡面色輕鬆地打量着,看着哥哥缺根筋的模樣,張小玲恨不得暴打他一頓。

「哥,你先把銅鏡放下,我們先出去吧。」張小玲聲音顫抖地厲害,帶着哭腔。

「沒事的。一個小鬼而已。」張默道。

「小鬼……而已?」張小玲咬牙道,「哥,你能不能別說大話了,那鏡子里真的有東西啊。」

突然間,張默伸出右手,對着鏡面猛地虛空一抓。

同時冷哼道:「哪裡來的鬼怪,敢踏入我的地盤。」

張小玲:「……」

「哥,你別演了,真的有東西啊,不騙你的。」

下一刻,她的眼睛猛地瞪大。

銅鏡內,一道黑影猛地被張默給拉扯出來,旋即被張默捏住咽喉提在空中。

黑影瘋狂地掙扎着,逐漸凝聚成一道黑色的身影。

他四肢在虛空中亂竄,瘋狂地掙扎着,就是逃不脫張默的手掌。

被張默提着的小鬼,面色蒼白,一臉驚恐地看着張默。

他無法想像,剛才自己怎麼突然間就不受控制地飛到張默手中。

人類的真氣,根本無法擁有這等能力。

除非他的身上依附着將魂,利用將魂的力量。

可偏偏,他看不到張默身上任何陰氣的波動。

對於這個世界來說,這……太不科學了。

「說,為什麼出現在這裡。」張默沉聲喝道。

小鬼惡狠狠地道:「我乃黑山鬼王手下小鬼……特來監視這座城市……」

「監視歸監視,為何嚇我妹妹!」

「你妹妹身上靈氣充沛,要是吃了她……」

「知道了。」張默的右手突然間閃爍着點點靈光,逐漸捏緊。

「你要幹什麼,我可是黑山鬼王的下屬!我有背景,我有勢力……」小鬼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