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這逆天的一生
我這逆天的一生 連載中

我這逆天的一生

來源:google 作者:鎖骨有疤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楊穎 羅文兵 都市小說

因為一份簡單的調研,從此逆天改命,從一個人生配角,變成了萬眾矚目的主角,開掛的人生就是這麼簡單而又任性,展開

《我這逆天的一生》章節試讀:

「如果剛才的真是讀心術,那表格上填寫的豈不是.....」羅文兵心想着跑出了公司的大門,然而他並沒有回家,而是去了一家股票投資公司。

「您好,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您?」這投資公司的門面還真是漂亮啊,前台的小姑娘長的真水靈。

「哦,我隨便看看。」

「需要找人幫你介紹一下嗎?」

「最好不過了。」

「您稍等一下。」前台小姑娘撥通了電話。

「喂,麗姐,麻煩您來一下,有顧客。」小姑娘掛斷電話帶着羅文兵走到大廳的角落。

「先生,您坐這稍等一下,我去給您倒杯水。」

「好,謝謝。」

不一會,從大廳的二樓樓梯口下來一人,穿着西裝,畫著淡妝,年齡大概有三十歲左右,在前台的帶領下來到羅文兵的面前。

「先生,您好,這是我們公司的金牌投資顧問麗姐,有什麼問題你可以找她了解。」

「好的,謝謝。」

「您好,請問先生貴姓?」麗姐禮貌的握了握羅文兵的手。

「看樣子像個窮屌絲,大夏天的捂這麼嚴實,躲債了吧。」

「這女人,還真是狗眼看人低。」

「我姓羅。」

「您好,羅先生,請坐。」

「啊,謝謝。」

「羅先生之前有做過投資嗎?」

「有做過。」

「那是做什麼投資理財呢?本金大概是多少?」

「就是買點基金啥的,本金也不多,也就幾千塊錢吧。」羅文兵隨口一說。

「果然是個窮屌絲,幾千塊錢還想來投資股票?想屁吃呢?」麗姐上下打量着羅文兵。

「這讀心術,還真讓人火大,如果沒有讀心術,還真看不出來這友善的面具之下是竟然如此讓人厭惡。」羅文兵心想。

「哦,那看來本金這方面還是有一些少啊,那羅先生您看這樣,我這邊有個大客戶要過來,我給您安排我們這邊的另一個投資顧問您看怎麼樣?」

「就這點錢,還不夠我忙活的了,趕緊把他甩出去給剛來的實習生。」

「哼,正好,我也不想跟你廢話,心機女。」羅文兵瞟了一眼麗姐沒再說話。

「阿潔,你過來一下。」麗姐叫住了一個戴着大大眼鏡框,頭髮有着凌亂的女子。

「麗姐,你叫我。」

「這是羅先生,是我們的客戶,你幫羅先生做一個投資規劃。」

「麗姐,我只是個實習生,我還不太會啊。」

「哼,正因為你是實習生才給你這個窮屌絲,不然你以為大客戶會給你?」

「你叫什麼?阿潔?」羅文兵叫住了阿潔。

「您好,我叫白潔,他們都叫我阿潔。」

「你好,我和你談談投資的事吧。」羅文兵禮貌的握了握手。

「怎麼辦,怎麼辦,我不是太懂啊,雖然前輩教過我,但是現在直接讓我上手,我還真有點害怕。」

「原來是個新手,不過,也好,正好我也要驗證一下昨天填寫表格的真假。」

「阿潔,是這樣的,我這裡呢現在能拿出來的只有十萬,麻煩你幫我分配投資一下,投資什麼我不管,你看可以嗎?」

「十萬?這是我的第一單唉,本來以為會是一萬兩萬就已經滿足了,竟然是十萬。」

「阿潔?」羅文兵看了看愣住的阿潔。

「啊,先生,您說,您還有什麼要求。」

「這樣吧,如果這十萬賺了,你就幫我把賺的再投進去,如果賠了,我就當打水漂了,你看怎麼樣。」

「當然可以。」

「十萬?果然是個窮屌絲,浪費我時間。」

「那你們慢慢聊,我還有事,先走了,阿潔,記得簽合同。」

「好的,麗姐。」

「先生,可以不可以把您的帽子和口罩卸下來,說實話,您是我的第一個客戶,我希望能知道您長什麼樣子。」

「沒問題。」羅文兵緩緩脫下帽子口罩。

「天呢,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帥的人,白潔,你不是在做夢吧,你的第一個客戶竟然堪比全民老公,不行,不行,白潔,你要剋制,剋制。」

「可以了嗎?阿潔。」羅文兵微笑着說道。

「啊,可以了,可以了。」阿潔猛的回過神來,紅着臉說道。

「那我們去簽合同吧?」

「您稍等,我這就去拿合同。」

簽完合同之後。

「那羅先生,之後您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來找我,這是我的名片。」

「好,那之後你就是我的專屬投資顧問了對吧。」

「專屬?專屬?他說專屬?不行,心跳好快,就算是這輩子只能開這一單,我都覺得值了。」

「阿潔?阿潔?」

「哦,對對對,我就是您的專屬投資顧問。」

「那行,既然沒什麼事了,我就先走了。」

「不行,我得請他吃個飯什麼的,這麼好的機會,我的培養一下感情。」

「這小姑娘,還真會來事。」

「那個阿潔,你們中午什麼時候下班。」

「啊?那個十二點鐘。」

「那,我請你吃個飯吧。」羅文兵微笑着說道。

「好呀。」阿潔一下子跳了起來,但是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失態。

「我是不是太不矜持了,他不會討厭我吧。」

「那行,我等你。」

這可把白潔給樂壞了,哪還有心思上班啊,不到十分鐘就看一下手錶,還不忘看向角落裡的羅文兵。

「看來,讀心術是要接觸過後才會生效,果然是個好技能,我喜歡。」羅文兵心想着。

十二點鐘剛過,白潔就像脫韁的野馬一般朝着羅文兵飛奔而來。

「羅先生,我下班了,我們走吧。」

「好。」

「羅先生為什麼一直戴着帽子和口罩啊,咱也不敢問,萬一羅先生不高興了我可就慘了。」羅文兵聽到白潔心裏的想法。

「想的還挺多,不過她想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我都這麼帥了,幹嘛要包裹的跟個粽子一樣,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羅文兵心想着。

「天太熱了。」羅文兵緩緩脫下帽子和口罩,隨即扔進了垃圾桶里,對着白潔微微一笑。

「天吶,他笑了,我感覺我快要化了。」

「我們走吧?」

「好。」

羅文兵帶着白潔出門沒有多遠,選了一家西餐廳,餐廳里人不是很多。

「您好,兩位嗎?」服務員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羅文兵,完全沒有顧及旁邊的白潔。

「對,兩位,幫我們找個安靜點的位置。」

「沒問題,您這邊請,請問,這是您的女朋友嗎?」

「額,不是。」

「啊,您看一下菜單。」

「是不是,關你什麼事。」白潔的心聲。

遞菜單的時候羅文兵不小心碰到了服務員的手。

「想想也是,這麼大的帥哥,怎麼會看上這麼邋裡邋遢的女人。」服務員的心聲。

「白潔,你想吃點什麼?」羅文兵將菜單遞給白潔。

「哦,我都可以,你點就行。」

「其實我先吃這家店的牛排,七分熟,來一份意大利麵,然後一份海鮮湯,再來一份法式醬沙拉,完美。」白潔心想。

「女孩子的心思還真是難懂,還好我有讀心術。」羅文兵看着白潔微微一笑。

「這樣吧,給我來兩份牛排,七分熟,兩份意大利麵,一份海鮮湯,再來一份法式醬沙拉,就這樣吧。」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微笑着點了點頭。

「不是吧,不會這麼巧吧,他怎麼知道我要吃什麼?巧合嗎?難道這就是緣分?難道我的白馬王子就這樣出現了?」白潔捂着嘴低着頭微笑着。

「白潔,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

「沒事,我上個洗手間。」白潔起身離開了座位。

「不行,再這樣坐下去,我怕我會把持......」白潔心想。

「看來,讀心術還有距離限制,大概是六到八米的距離。」羅文兵看着遠去的白潔。

「先生,您的菜齊了。」

「好,謝謝。」

「不客氣,請您慢用。」

「白潔。」

「嗯?」白潔微笑着抬頭回應。

「你做投資顧問多久了。」

「羅先生,實話實說,我也不瞞您,我剛入行還沒三個月。」

「怎麼辦,他不會反悔了啊。」白潔心想。

「哦哦,沒關係,萬事開頭難嘛,加油,你可以的。」

「羅先生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對我的期望。」

「以後不要叫我羅先生,叫我文兵就行。」

「啊,那我就叫你兵哥吧。」

「嗯,也行。」

「兵哥,我從剛才就想問你,你為什麼會選擇我做你的投資顧問?」

「額,因為你看起來比較可靠。」

「那你可就看錯了,麗姐可是我們公司最出色的投資顧問。」

「呦呦呦,阿潔,在這呢?這位是?」說曹操曹操到。

「麗姐,您不認識嗎?這位是羅先生啊?」

「羅先生?哪個羅先生?」

「就是上午來我們投資公司的羅先生啊。」

「我靠?這是那個包裹的跟粽子一樣的窮屌絲?竟然這麼帥,真是瞎了眼了,竟然讓給了白潔這傻女人,我得想辦法把他搞過來。」

「羅先生,我還是再三考慮了一下,關於您的投資顧問我覺得還是要重新給你安排一下。」

「不用了,我就要白潔。」

「你心裏想什麼,我可一清二楚。」羅文兵斜了麗姐一眼。

「這樣啊,那白潔,你可要好好的給羅先生做好投資規劃。」

「放心吧,麗姐。」

「這白潔,還真是傻白甜,人家都要搶你的客戶了,你還真是傻啊。」羅文兵心裏想着。

「那就不打擾了,你們慢慢聊。」

「好的,麗姐。」

「看來得想個辦法搭個橋才行,不然今年又要一個人回去見爸媽了。」麗姐的心聲。

「原來是個單身老女人啊。」羅文兵心想。

「兵哥,您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呀,一個小公司職員。」

「不可能吧,長着一張明星臉,怎麼可能是小職員嘛,我不信。」

「你不信?」

「我信,才怪,長這麼帥,一定有大把大把的富婆等着包養你呢,怎麼可能只是個小職員。」白潔心聲。

「算了,無所謂,兵哥,今天晚上有空嗎?」

「什麼事?你說。」

「我一個朋友開生日派對,邀請我去。」

「我去不合適吧。」

「再合適不過了,說是朋友,可背地裡還不知道怎麼嘲笑我呢,如果能把兵哥拉上一起去,就算是被戳穿,最起碼也是朋友,照樣有面。」白潔心想。

「傻白甜還有點小心機,挺可愛啊。」羅文兵心想。

「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

「我可以去,不過,我們可不能這樣去。」羅文兵看了看這一身邋裡邋遢的白潔還有有些許潦草的自己。

「什麼意思?」

「等你下班,帶你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別問那麼多,跟着我就行了。」

「哦哦。」

「行吧,看在你帥的面子上,我就跟着你吧。」白潔心想。

兩人相視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