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三國搞直播
我在三國搞直播 連載中

我在三國搞直播

來源:google 作者:劉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關羽 軍事歷史 劉備

設定:假如三國紛爭比喻各直播平台競爭,各大勢力就是一個個直播平台,每個人物都是主播,打仗就是直播PK看點:搞笑的整活,時興的段子,鬼畜的對話,用現代人的故事再幫你回味一次經典看羅貫中想寫未寫的董卓與貂蟬,看科技版三顧茅廬看河東屑二爺與華佗的相愛相殺......展開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試讀:

三國人人能直播。

「你是何人,安敢在帳中大呼小叫。」

「俺乃燕人張飛!爾等大主播未想都是些花架子,也沒什麼真材實料,便是連小小華雄都斗不下去。」

眾主播一時急了眼,咱們都不成,難道你成。

「來人,把這廝扔老君八卦爐里當燃料!」

曹操言。

「萌主,咱們是來PK的,是來賺W的。再說這和西遊記有什麼關係。」

袁紹覺得曹操所言極是,關鍵是今天毒酒還沒用完。

「拿酒來,我與他贈飲一杯。」

關公言。

「看我溫酒斬華雄!」

關羽連線華雄...

「我是華雄,來者何人!」

「插標賣首,焉須知我名姓!」

遊客一:二爺把持住,呂布還沒死呢!

遊客二:快把屑二爺的酒搶過來,他就不能溫酒斬華雄。

遊客三:快請你哥哥華佗,方可救你小命。

華雄已是四勝,何俱什麼屑二爺。

「雖說我有點累,按理說應該下播。但見粉絲興緻高漲,便被你撿個便宜,再PK最後一次。你且說怎麼戰。」

「咱們就比溫酒斬華佗。」

遊客一:華佗:君侯,咱倆的梁子就在這結下了。

「咱們就比溫酒斬華雄。」

華雄言。

「謝謝你,我斬我自己。」

關羽言。

「言歸正傳,咱們就比酒如何?」

華雄言。

「如何比!」

關羽言。

「此酒乃是袁萌主珍藏的烈酒,與我溫,我不敢喝。你只要敢喝,就算你贏。」

華雄言。

「屑二爺啊屑二爺,你也有今天,連一杯酒也不敢喝。以後我看也別拜關公了,改拜我華雄好了!」

關羽投喂華雄美酒一杯!!!

華雄正笑,一飲而盡。

後慌張,手足無措。

「屑關羽...這酒有毒!」

系統提示:華雄帳號被封。

張飛大叫。

「俺哥哥斬了華雄,此時不連線董卓,更待何時!」

袁術言。

「俺們這些大主播還沒說話,你一個小黑炭湊什麼數!」

袁紹言。

「幾位上將都戰敗,你小小關羽如何有能力PK過華雄。說來聽聽。」

關羽道。

「某雖一介布衣,最喜屑人。但比起兩位袁將軍,河東屑人的名號我當之有愧。」

袁紹言。

「來人,把關羽賬號封了。」

劉備言。

「萬萬使不得。我二弟並沒有什麼功勞。全是因為華雄熬夜PK,不注意身體。又飲了袁將軍的酒,肝遭不住。」

袁紹言。

「你是說我在酒里下毒?來人,把劉備的號一塊封了。把張飛丟老君八卦爐里。」

張飛怒言。

「信不信我丈八大蛇丸提前讓三國統一!」

且說八路主播在虎牢關連線呂布。

眾人觀呂布一身裝備,紫金冠、百花袍、連環甲、獅蠻帶、背弓拿戟,還騎着全服唯一稀有寵物赤兔馬。

八個窮光蛋,看着人多罵起架來不吃虧。

粉絲們卻不買賬。

別看呂布只有三千粉絲,也不懼怕眾人。

「我就是呂布本布,看你們窮酸樣就知道沒得撈了。出來混至少穿件像樣的衣服好不好。」

「都是出來跟大漢平台要飯吃的,你囂張什麼!敢PK嗎?」

呂布歪嘴笑。

「PK?笑話。我左青龍右白虎,老牛在當間。今天算命的說我人生高光時刻,能打十八個,你們一共有幾個主播?」

眾主播掐指頭一算,正好十七個大主播。

遊客一:曹操:我是強者認證官,我說誰強誰必然強。

遊客二:快打爛他的嘴,他要笑了。變身龍王贅婿,就會發動贅婿噬父。三國最強戰技,天下無有能破招者。

遊客三:羅貫中:要不咱寫一本《三國之最強贅婿》?

「兄弟們,我是穆順,我現在對陣呂布,投一個小火箭,我就衝上去送死!」

「兄弟們,我是武安國,給我也投一個,我死給大家看。」

正此時,劉關張接入直播間。

張飛大喊。

「三姓家奴,可敢與俺PK叫喳喳。」

關羽至之。

「可敢與關某比拼誰屑!」

劉備趕至。

「可敢和劉某比拼誰更會享受。」

呂布見三個神經病,自不放在心上。

突然見身旁一匹黑馬在動,黑馬中竟飛出一個大蛇丸來。

呂布嚇一跳。

「什麼東西!我當這馬兒竟比烏騅還黑,原來是張飛。」

一時之間竟難分張飛還是烏騅。

正等呂布轉身,竟見關羽偷偷在牽赤兔馬。

「你這馬兒多少錢一匹。」

「認爹送的,你認我送你一匹。」

「你這是筋斗雲還是宇宙飛船,怎麼這麼貴?」

「這天下哪還有赤兔馬啊,都是爹送的,你要臉我還不要臉呢!」

「你這馬好使嗎?」

「我無馬之前關雲長,有馬之後呂奉先。不好使我叫關雲,你叫呂奉先!」

於是關雲長牽起馬就跑。

「偷馬啦,偷馬啦。屑關羽偷馬啦!」

張飛在一旁叫喳喳,吵得呂布無力招架。

再看劉備,竟還在蹦迪,氣得呂布無可奈何。

呂布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各大主播都看呆了,古人還寫詩單道三英戰呂布。

漢家直播平台倒,牛鬼蛇神真不少。

先有十常亂封號,再有後宮緋聞造。

董卓愛看荒野檔,劉協雞肉嘎嘣響。

曹操水軍有本領,三七分成要立鼎。

天下主播也分羹,父愁聯盟袁紹領。

呂布主播裝備好,打得他們直喊giao。

先有燕人張翼德,扮作黑碳擾耳舌。

再有屑人關雲長,要偷赤兔回解良。

劉備閑心在蹦迪,氣得呂布要歸西。

貫中既寫劉關張,英雄何讓奉先當?

卻說孫堅與各大主播相會。

捉了杖便要抽袁術。

「你這個老六!我在直播間與華雄硬碰硬,你給我在後面撥網線。我真是服了!我百分百的戰績讓你這個老六給我破了。」

袁術道。

「孫將軍何必動怒,潘鳳都死了,你也打不過華雄。若非是我撥你網線,你也會被華雄斬了。你該謝謝我沒有派人堵你才是。」

袁紹道。

「孫將軍,莫怪。我弟弟混蛋不是一天兩天了。要不你打死他吧。省得我自己清理門戶。」

曹操道。

「孫將軍切莫聽這兩個神經病的話。我看咱們還是捲鋪蓋跑路吧。」

孫堅道。

「曹先生所言極是,可水軍帖子不是你發的嗎?現在怎麼又要跑呢?」

曹操言。

「孫將軍所言有理。要不咱們把袁家兩個兄弟獻給董太師怎麼樣?」

遊客一:孫堅前期最歐,只升不降,沒有任何堅敵。直到與這群老六合夥。

遊客二:只能說單機房到了聯機房,發現這裡靠的不是技術。

遊客三:聯機房的遊戲精髓,除了命,任何東西都不屬於任何一個人。

孫堅打開直播間。

「兄弟們,這些主播真是太老謀深算,我真是服了這些老六。我一個技術主播靠不了技術吃飯。一旦靠技術就會發現,呂布也不過是一打十七,我一打十八。」

李傕連個中...

「孫堅兄弟,我看了你的悲慘世界。我很同情你。」

「你來做什麼?」

「我們董太師想認個兒子!」

李傕被踢出直播間。

孫堅言。

「我堂堂技術主播,要吃你軟飯!」

李傕連線中...

「孫兄弟,你稍安。我們董太師要把女兒投餵給你兒子。」

孫堅笑道。

「好說,好說。那我呢?」

李傕道。

「你什麼?」

「董卓難道就沒個女主播投餵給我?」

「孫將軍你在胡言亂語什麼?我們太師有多餘的,他自己就享用了。」

「誰人不知,董太師善用金銀籠絡人心。你敢說沒拿回扣!」

李傕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什麼世道!這玩意還興吃回扣的!」

董卓聽聞,不知如何是好。

「李傕,你是不是豬腦子。他要什麼你給他不就完了嘛!沒有咱可以再考慮。你到底會不會當老六!」

李傕道。

「主公賜教。」

董卓言。

「首先你得相互試探拉攏關係。然後許諾好話拿出金銀以示誠意。最後糾結群眾舉報他們。」

李儒道。

「老六...哦不是,主公。這些個主播造反平台。無非是想分流量。他們才不在乎漢家平台倒底誰是繼承人,更不在乎您是不是拿着漢家平台後台帳號。」

董卓言。

「如何做呢?」

李儒道。

「咱們乾脆把漢家平台源代碼公開了,誰愛玩誰玩去吧!咱們提桶跑路。」

於是董卓大肆封殺粉絲帳號,不許提現。把榜一大哥能坑得全坑了,油水榨乾抹凈。

順帶着把粉絲庫的粉絲資料全部帶走,帶不走寧可燒掉也不給後來人用。

廠商的存貨全部帶走,有的廠商還想阻攔,連廠商一塊揍一頓。

庫存視頻全網下架,二創者統統關小黑屋裡抽皮鞭。

一時之間粉絲紛紛退場,根本不知道這個漢家直播平台怎麼了。

便是十常侍干權佐政,也從未乾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事。

且說曹操勸袁紹連線董卓,把他封號。

袁紹心想:董卓既已示弱,大漢直播平台我就是一哥了。一哥強不強永遠是因為有二哥頂着。倘使我封掉董卓與我有何好處。此時此刻我的流量才是最大的,再大一步就得像董卓一樣劫持平台繼承人,沒必要犯這種風險。

「各大主播幾場PK,都很疲憊。你是周扒皮不成,總得讓他們歇歇才是。」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