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女尊修仙界模擬人生
我在女尊修仙界模擬人生 連載中

我在女尊修仙界模擬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吃個蘿蔔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白伊 蘇泉

前世華國傳媒表演系的蘇泉,意外穿越到了女尊世界開局就要被陰毒勢利的老娘,嫁給大夏古國的當朝女帝老妖婆好在他及時覺醒了《女尊模擬人生》系統第一世,他是女戰神的夫君,戰神回歸後,意外發現夫君和兒子住狗窩第二世,他是淪落街頭的小乞兒,拜了一位成天嚷嚷要做天下第一的少女為師第三世,他是破落皇族的在逃王子,被一位無法無天的妖女擄去第四世,他是純潔無瑕,高高在上的聖男大人,王城即將被魔族攻破,等待他是無比凄慘的下場……註:模擬內容可能與簡介的次序不同,實際以內容為準簡介無力,請讀者大大們移步正文新人新書,請讀者大大們多多支持比心!!!展開

《我在女尊修仙界模擬人生》章節試讀:

第二天,晨曦剛剛亮起。

師徒兩人洗漱完畢後,退掉客房,隨即踏上了趕往平陽縣的道路。

身為一名闖蕩江湖的女俠,楚嫣然自然有一匹屬於自己的坐騎,只是模樣不太威風罷了,

蘇泉看着眼前這匹瘦骨嶙峋的馬兒,真擔心能不能承受住兩個人的重量。

少女走到馬匹面前,用小手為其簡單梳理了一番鬃毛,馬兒興奮起來,親昵的打了兩個噴嚏,大腦袋一直想要靠過來蹭。

「這匹馬叫小美,五年前從一位農婦手中買來,一直陪伴我到今天,雖然比不上那些名貴的靚馬,但是日行六百里不成問題。」

楚嫣然簡單介紹一番,隨即提起渾圓筆直的**,徑直跨了上去,她彎下腰,將蘇泉抱在馬背上,道:「徒兒,你就在為師懷裡吧!」

「好!」

蘇泉頗為興起,前世還從來沒有機會騎過馬兒呢。

模擬中的生活真是越來越豐富了!

「駕——」

隨着一聲令下,楚嫣然抖動韁繩,兩人一馬踏上了歸途。

感受着疾馳的速度,和迎面吹來的狂風,蘇泉眯着眼,仰頭問道:「師尊,你能給我介紹一下咱們紫薇劍宗么,門下有多少妹女啊,我的輩分是不是最小的?」

「呃!」

說到這個問題,臉皮如楚嫣然,也忍不住尷尬的泛起紅潤。

「門下只有你我兩人,也就是說,你是為師的開山大弟子,也是宗門內輩份第二高的人!「

「啊?」

蘇泉一愣,他雖然料到劍宗可能不太行,但也沒想到竟然會是這種地步。

簡直就是光杆子司令嘛!

「徒兒,後悔了么?」楚嫣然抿嘴問道。

若是一開始,她可能還會放任少年選擇,但現在,她已經打定主意要將少年拐在身邊。

「只要有師尊在,我去哪裡都不後悔!」蘇泉嘴巴很甜。

當然,他說的是真滴!

畢竟,有師尊在的地方,就能刷「情緒值」嘛!

「徒兒!」

楚嫣然又被感動到了,她拍了拍飽滿的胸脯,認真道:「你放心,紫薇劍宗一定會在為師手下發揚光大,到時候以你的輩分,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呢!」

「我只能在師尊下面么?」

「難不成你還想騎在為師上面呀?」

「沒有,師尊,我就是隨口一問,這種欺師滅祖的事情,我可不會幹!」

「乖徒兒!」

「……」

時間在兩人輕鬆的交談中緩緩流逝,當日落西沉,視線的盡頭,終於出現了一陣宏偉的城池。

城牆血跡斑斑,千瘡百孔,不難看出曾經定是經歷了數場大戰。

城樓正上方的牌匾,「平陽縣」三個大字蒼勁有力。

守門士兵見兩人過來,目光在蘇泉臉上多看了一眼,也沒有盤問,只是遙遙一拱手,道:「楚宗主,有請!」

楚嫣然很禮貌的回禮,隨即帶着蘇泉快步踏入城中。

此時天色已晚,街道上看不見幾個人影。

兩人一路朝縣城北邊走去,穿過堆滿垃圾和流淌着污水的小巷子,最終停在了一處破舊的庭院外。

「徒兒,回到宗門啦!」

楚嫣然翻身下馬,慵懶的伸了個腰,將完美的身體曲線展現的淋漓盡致。

蘇泉費了好大力氣才從少女飽滿的胸脯處挪開,徑直看向布滿裂縫的院落木門,似乎能被一陣風吹垮。

這宗門……是真的有點糟糕啊!

推門而入,院落約莫五十平米左右的樣子,東南北各自建有一間屋子,面積並不大,但打掃的很乾凈,一切物品擺放都井井有條。

「隨為師來!」

楚嫣然將馬匹拴好,一路來到了北面的屋子。

屋內的最**,擺放着一具木刻雕塑,是一個女人模樣,面部雕刻的很粗糙,但是能感受到那種蔑視一切的恢宏大氣。

在木刻雕塑下方,擺放着一道牌位。

「紫薇劍宗師祖清伊仙尊在上」

牌位正前方擺放着香爐,以及各種各樣的貢品瓜果,看起來頗為莊重。

「徒兒,這位便是為師的師尊,也是咱們宗門的開創者!」楚嫣然指着木雕,眼眸里滿是崇拜之意。

「仙尊?聽起來好霸氣啊!」蘇泉咋舌。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楚嫣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師祖她那個人啊,性子就是那樣瘋瘋癲癲,總吹噓自己是什麼仙界紫薇大帝的一道分身,有改天換日的無上偉力。」

「哇,師祖大人她真的這樣牛屌么,那她現在人呢?」蘇泉一臉驚嘆。

這次人生模擬明明構造的是低武世界,為什麼會有仙尊亂入?

「怎麼可能是真的,師祖性格就是那樣,十句話裏面能有一句真話就算不錯啦,若不然,咱們紫薇劍宗也不至於淪落到如此地步。」

楚嫣然無奈的聳聳肩,她的眼眸有些黯淡,聲音低沉道:「至於師祖,前些年因為喝了太多的酒,掉進河裡淹死了,被我安葬在了後山中,以後有機會可以帶你去看看。」

「至於現在。」

少女的語氣變的嚴厲起來,道:「跪下,執行拜師入宗儀式!」

「哦!」

蘇泉很乾脆的跪在木雕前面,楚嫣然也跟着跪了下來,雙掌合十,俏臉嚴肅,朗朗開口:「清伊仙尊大人在上,紫薇劍宗第二代掌門楚嫣然,在此收蘇泉為門下弟子。」

「叩首!」

「哦哦!」

說罷,兩人同時將額頭貼在地面,一觸即分。

「今日,紫薇劍宗就你我師徒二人,所以拜宗儀式就一切從簡。」

楚嫣然拍了拍膝蓋上的泥土,當仁不讓的坐在木雕下面的木椅上,漂亮的臉蛋努力板着,擺出一副威嚴的模樣。

「現在,徒兒你要補上之前的拜師禮,省去中間的繁文縟節,給為師沏一杯拜師茶即可。」

「好的師尊!」

蘇泉也知道,宗門拜師都是一件很莊嚴的事情,那是真正傳道授業解惑,教你立命於世間的本領。

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母」並不是說說而已。

隨着滾燙的水流撲進瓷杯,茶香四溢,瀰漫在空氣當中。

他端着瓷杯走到少女面前,彎腰低頭抬手,虔誠道:「師尊大人在上,請用茶!」

楚嫣然俏臉終於浮現出一絲笑意,她素手接過瓷杯,輕抿一小口,唇齒留香。

第一次收徒,對她而言絕對是奇妙的體驗。

她看向眼前的少年,除了寵溺之外,還多了些沉甸甸的責任,認真道:」徒兒,現在為師便傳你紫薇劍宗的鎮宗功法——紫薇劍典。「

「說是劍典,其實已經將各種劍術、功法、冥想圖等等全部囊括在內,你身為男孩子,修行起來必然會非常吃力。」

「所以更要勤學苦練,切勿懈怠……」

夜色漸深,晚風吹起院外柳枝,簌簌作響,少女淳淳教誨,溫潤入耳。

搖曳的燭火中,光影灑在木雕那張粗製濫造的臉蛋上,就好似活過來一般,欣慰的看着坐下師徒二人,隱約間竟覺得有幾分慈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