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連載中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

來源:google 作者:Huguette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晉思南 柏渭頤 現代言情

作為一個品學兼優,無不良嗜好的新一代大學生,晉思南打了個工,就把自己打到恐怖遊戲中了睜開眼,聽到綁定了某個006號系統往後的日子裏,不是在想着怎麼活下去,就是想着帶鬼怎麼打群架某一天,她認識了一個名叫柏渭頤的男人再後來某一天,她的系統說漏嘴,這時,她才發現,這個柏渭頤,她好像從來都沒有了解過展開

《我在恐怖游戲裏帶鬼打群架》章節試讀:

晉思南和柏渭頤被拉到了床底下,隨後像是進入到了某個空間一樣,整個人混混沌沌,等他們醒來的時候,是在一個黑色的房間裏面。

房間只有一個角上有一盞黃色的油燈,火焰在不斷跳動着。

往下看,牆角蹲着一個身穿白衣的身影。

看上去像是一個小孩子。

晉思南警惕地看着那個小孩,隨後推了推旁邊還在犯迷糊的柏渭頤。

柏渭頤也看到了,眼神變得凌厲了起來,隨後將手伸到口袋中,似乎準備拿什麼東西出來。

「我勸你還是不要這麼做。」牆角的孩子突然抬起頭,髒兮兮的臉上有着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

聽到孩子的話,晉思南不知道為什麼,有種強烈的心痛感佔領了整個胸腔。

她感覺好像有什麼在嗜咬着自己。

「我認識你嗎?」許久後,晉思南開口,對着孩子問道。

孩子看着晉思南,表情沒有變化,但是晉思南很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情緒在波動。「姐姐,我等你很久了。」

開口的瞬間,晉思南和柏渭頤都愣住了。

晉思南看着這個孩子,試探性地問道:「你喊我姐姐?」

孩子點點頭,「你是我的親姐姐,我們的父親被人殺害,砍下了頭顱,放在了他們的床頭上,母親被人砌在了鏡子的後面。」

這下,晉思南終於知道三個規則的原因了。

鏡子,是媽媽,被他們殺害放在了鏡子後面,爸爸的頭被砍下,被人放在了床頭,而鑰匙,則是上面這兩個能夠進來的原因。

這也難怪,那個頭顱對着自己笑,其實應該是肌肉不受控制,自己在這個房間裏面住了這兩天都沒有出事,其實是他們在保護自己。

一下子有了新的突破,晉思南覺得自己的任務快要完成了,因為她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弄清楚了。

並且,如果按照遊戲的規章來看,她也算存活到了爸爸媽媽回來了,但是她好奇的是系統一直沒有提示任務完成。

「所以,外面的那兩個人是誰?」柏渭頤開了口,畢竟這個和他的任務有關,而那個孩子則警惕地看着柏渭頤,似乎對他有很大的敵意。

「額,弟弟……」

「姐姐,你之前都喊我小順的。」聽到小順這麼說,晉思南立馬改口,「小順啊,姐姐也想知道,外面的那兩個人是誰。」

孩子聽晉思南這麼說,立馬就跑過來,緊緊抓住晉思南的手:「姐姐,外頭的不是人,是鬼。就是他們殺了爸爸媽媽。」

晉思南的心裏面已經有了準備,所以聽到小順這麼說,並沒有感到非常的意外。

「為什麼這麼說,他們不是和爸爸媽媽長得一樣嗎?」

「那是因為他們殺掉爸爸媽媽的時候,我就在旁邊看着,而你不在家,然後等到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裡了,我能夠聽到你的聲音,但是我每次喊你,你都不會理我。」

也就是說,小順是被關進來的,那為什麼外頭的那兩人,沒有進來?

「小順,你被關在這兒之後,有看到過那兩個人嗎?」晉思南的心裏面有一個猜測,需要小順來驗證。

小順搖搖頭:「沒有,等到我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裏面了,我能夠聽到你們的聲音,但是你們聽不到我。」晉思南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如果她沒有想錯,小順應該也死了。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應該是小順製造出來的一個幻境。

也就是床底,其實是當初小順偷偷看到爸媽死去的地方,隨後小順被發現,然後被外面的那兩個給無情的殺害了。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規則裏面不讓她住這個房間。

「小順,那麼你知道他們有什麼弱點,或者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柏渭頤聽了晉思南和小順的聊天,也大概猜的七七八八,於是開始想從小順的口中,找到能夠活着出去的生路。

「姐姐,你不要和他在一起,這個人也很可怕。」誰知道柏渭頤剛剛說完,小順就拉着晉思南和他拉開了距離。

金絲楠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小順拉到了牆角。

「小朋友,如果我很危險,剛剛就會殺掉你們了,不會的到你姐姐完全清醒的。」

柏渭頤有點無奈,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這個孩子這兒就被打上了危險的標籤。

小順雖然害怕,依舊擋在了晉思南的面前,讓晉思南心裏一陣觸動。

這個孩子,即使已經死亡,也就是想要保護自己。

「剛剛你的手,伸進口袋裏面,準備拿什麼出來?」小順看着柏渭頤,眼睛盯着他的那個口袋。

柏渭頤雙手高舉,示意自己並沒有拿東西在手上。

「我剛剛不知道你是敵是友,肯定是要做好兩手準備。」說著,柏渭頤從口袋裏面拿出了一個東西,湊近一看,發現是一副銀色的手銬。

晉思南有點疑惑,而旁邊的小順則表現出一種非常害怕的樣子。

「這是什麼東西?」

「這種手銬,是可以拷住鬼魂的,對人類無害。」柏渭頤的話讓小順的臉色不太好看,他小心地看着晉思南,生怕她的臉上露出害怕的表情。

晉思南注意到了小順的不對勁,蹲下身來,摸了摸小順的頭:「小順,不管你變成了什麼樣子,你都是我的弟弟。」

小順聽到晉思南的話後,鬆了口氣,但是對柏渭頤依舊是沒有好臉色。

「外頭那兩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他們可以幻化成爸爸媽媽的樣子,但是他們必須要每幾天離開一次,回來之後,就會變得格外的詭異。我之前聽他們說,好像是什麼替身那些的,然後這次他們出去,就是為了再帶一個他們的同類回來,然後把姐姐作為他們的替身。」

晉思南的臉色變得不太好看,他們明明只看到了兩個人回來,那麼第三個人在哪裡,如果是要將晉思南作為替身,那麼晉思南現在的處境很危險。

「不管怎樣,終歸是要出去的,既然知道了他們是找替身的,那麼我們就好對付了。」晉思南思索了良久,還是決定要出去,只不過在出去之前,要做好萬全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