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我在火影有海賊世界人物體驗卡
我在火影有海賊世界人物體驗卡 連載中

我在火影有海賊世界人物體驗卡

來源:google 作者:開心大炮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冷兵 開心大炮 遊戲動漫

一個倒霉的舔狗被人撬牆角,還被雷電三連擊,來到火影世界,該怎麼生存?金手指上線(海賊世界人物體驗卡)因為金手指,開始了在火影世界當一個有理想,有道德的好人,從此在火影中留下了木葉善人的傳說展開

《我在火影有海賊世界人物體驗卡》章節試讀:

等冷兵再次睜開雙眼之後,他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原來我之前存在的黑暗空間,就在那個孩子的腦海之中,他已經消失了,我算是重生了嗎?」

「而且我竟然重生在了火影忍者的世界之中,更加巧合的是,那個孩子的名字和自己一樣也叫冷兵。」

他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是一間極簡風格的房子,客廳中除了一張包漿的桌子和幾把椅子之外再無其它傢具。

在進門的左側角落裡放着一面鏡子,冷兵走了過去,看着鏡中人影一陣發獃。

鏡子里的自己瘦瘦弱弱的樣子,一看好像有點營養不良似的。

不過看面容倒也清秀,跟上一世自己的小時候差不多,妥妥的一枚小正太。

冷兵看着鏡子陷入沉思,上一世的自己就是一個死宅,非常喜歡動漫。

對各種動漫劇情都相當了解,他十分清楚火影忍者中的世界是十分危險的。

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忍者戰鬥波及而喪命,而且火影世界充斥着各種陰謀詭計,以自己的智商和那些老銀幣比起來估計連個小學生都不如。

自己要在這一世好好活着只能依靠對劇情的了解,提前規避危險,這樣才能生存下來。

冷兵再次檢查了一番,確認自己的這次重生並沒有什麼金手指,不免對未來有些擔憂。

正在冷兵思考着未來如何生存的時候,一陣「哇哇哇」的嬰兒哭聲打斷他的思考。

什麼情況?怎麼會有嬰兒的啼哭聲。

他循聲望去,發現聲音是從他的卧室中傳出來的。

冷兵快步走向卧室,當他推開門的那一刻就看見床上的一個嬰兒。

見到嬰兒的那一剎那,一股血脈上的親近感油然而生,那一瞬間,自己腦中出現了一股關於嬰兒的信息。

這個嬰兒正是自己的親生妹妹,自己的父母於3個月前死於一次任務之中,留下了自己和只有六個月大的妹妹相依為命。

可能是血脈上天生的親近感,剛才還在哭鬧不止的妹妹看見冷兵的那一刻,也不再哭鬧。

她瞪着烏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冷兵,胖乎乎的小手伸向他努力的抓着,口中還發出「啊啊」的聲音。

冷兵幾步上前走到妹妹面前,看着她肥嘟嘟的小臉蛋,圓溜溜的大眼睛,很是可愛。

她的小嘴巴一張一合,像是在叫自己哥哥似得,冷兵看的很是喜歡,忍不住在她胖乎乎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小丫頭被他親的咯咯直笑。

冷冰看着她,輕聲呢喃着:「妹妹,你放心,我一定會護你一生,不會讓這個危險的火影世界傷害到你。」

突然間,躺在床上的妹妹又哇哇大哭了起來,冷兵看着妹妹哭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急的他開口道:「妹妹你怎麼了,快告訴哥哥。」

可他也不想想,一個六個月大的嬰兒怎麼可能會說話。

等冷兵說出這句話之後才反應過來,他使勁拍了下自己的腦袋:「真是急糊塗了。」

冷靜下來的他,開始檢查起來,很快他就弄明白了,原來是妹妹尿床了。

雖然知道妹妹尿床了要換尿布,可自己也不會啊,看着還在哭鬧不止的妹妹,冷兵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他翻箱倒櫃的終於找到了尿布,先將妹妹之前的尿布扔掉,然後用紙把妹妹的屁股擦乾淨,再給她換上新的尿布。

等尿布換好後,冷兵已經累得滿頭大汗,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着不再哭鬧的妹妹,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自己前世今生換尿布可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沒想到自己重生後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給自己的妹妹換尿布。

咚咚咚的敲門聲響起,一個稚嫩的聲音傳入自己的耳中:「冷兵哥哥快開門,是我,瑤姬。」

「」來了」,冷兵一邊回應着,一邊走向房門處。

將房門打開後,一個粉雕玉砌的小丫頭闖了進來,她是冷兵的鄰居,比他小一個月的瑤姬。

「」冷兵哥哥,快帶着冷月妹妹來我家吃飯呀」瑤姬進來就對着冷兵嚷道,

「好的,你先一等,我去把我妹妹抱出來。」

「不用,你獃著吧,我去就行,」隨後便輕車熟路的走進卧室將他的妹妹冷月抱了出來。

隨後兩人便來到瑤姬的家中,瑤姬的家裡,一個不到30歲的美艷婦人正在布置着飯菜,看着冷兵的到來,臉上露出了微笑:「冷兵君來了,快來吃飯吧,瑤姬快把冷月給我。」

說著就順手接過冷月,冷兵看着眼前的婦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辛苦您了,櫻花阿姨。」

「冷兵君,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隨後,櫻花夫人忙着給冷月餵羊奶。

冷冰的父母生前對櫻花一家有恩,因此,在冷冰父母身亡之後,櫻花夫人就一直接濟他兄妹兩個。

只是原本的冷兵,年齡雖小卻非常要強,除了他妹妹之外,自己卻從來不接受櫻花夫人的接濟,因此自己才會營養不良瘦弱不堪。

不過作為重生之後的自己,卻絕對不會這麼選擇,該吃吃,該喝喝,首先要保重自己的生存問題,大不了等以後發達了再好好報答櫻花夫人。

不過再怎麼說,冷兵也不能白吃白喝,他吃飽喝足後,就想要幫忙做些事情。

可自己只是一個兩歲的孩子,能做啥?啥也做不了,正應了那句話,吃啥啥不剩,做啥啥不行,啥也不是。

他只能尷尬的坐在房中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瑤姬聊着天。

唉,別人穿越都有個金手指,可自己能到現在也沒發現什麼金手指。

就算沒有,別人都利用上一世的知識,做着各種發明,直接名利雙收,無數的美女投懷送抱,可火影這個世界就有點變態了,一點也不像古代。

「唉」,冷兵發出一聲長嘆,在一旁的瑤姬見狀:「冷兵哥哥,你怎麼了?」

冷兵只是搖搖頭並沒有說話。

瑤姬也懂事的沒有再多說什麼,自從冷兵父母雙亡之後,就不復以前的快樂,整日沉默寡言。

瑤姬看在眼裡疼在心裏,她只能默默的陪着冷兵。

櫻花夫人這時從卧室里走了出來,將一封信交給冷兵:「冷兵君,麻煩你將這封信交給村後的草種大叔。」

冷兵聞言臉色一喜,:「好的,放心吧櫻花夫人,我一定把信送到。」隨後便興高采烈的跑了出去了。

瑤姬在旁邊不解的看着冷兵跑出去才問道:「母親,您這是?」

「你的這個冷兵哥哥可是很要強的,他不接受無緣無故的幫助,我只好給他找着事情做了,這樣他就還好受些。」

瑤姬聽了不住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