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一個戶外主播吊打惡鬼很合理吧
我一個戶外主播吊打惡鬼很合理吧 連載中

我一個戶外主播吊打惡鬼很合理吧

來源:google 作者:青椒豆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玄 青椒豆腐

【靈異+直播+系統+搞笑+爆更】戶外主播蘇玄,意外獲得直播錘鬼系統從此之後,直播界便多了一股清流「感謝觀眾老爺的魔法書,主播不得去鬼屋背會兒書」「感謝觀眾老爺的大城堡,主播這就去鬼屋跑一跑」……於是乎,鬼圈徹底亂了套長舌鬼:嗚嗚~我從未見過要量我舌頭有多長的主播!青面鬼:妹的,這無恥主播要給我直播化妝裂口女:這主播直播的時候摘人家口罩,嚶嚶嚶~……蘇玄:混口飯吃,各位不會這點面子都不給吧可憐兮兮的惡鬼們,躲在角落裡,小雞啄米般點着頭因為不給面子的話,對方真的會捶死他們展開

《我一個戶外主播吊打惡鬼很合理吧》章節試讀:

「小哥,你考慮的怎麼樣?!」

醉鬼大叔看着面露難色的蘇玄,忍不住開口問了句。

他已經待在這三年了,由於心中的這個執念,一直沒有機會去投胎。

現如今終於見到能夠看見自己的存在,他自然十分的激動。

他對蘇玄的稱呼,也從之前的小子,到小兄弟,再到現在的小哥。

沉默了好一會兒,蘇玄開口道:「我可以去試一試,但並不代表我真的能找到你老婆和孩子。」

聽到這,醉鬼中年有些激動地說道:「沒事,事情成與不成我都不怪小哥你!」

蘇玄這才點了點頭,向醉鬼大叔了解他老婆和孩子的事情。

正在開車的的士司機,有些害怕地看着後車鏡里的那個自言自語的青年。

其實從剛剛開始,他就察覺到了異樣,對方似乎在低聲跟誰交談。

一路來,他都十分的忐忑,唯恐對方引來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臨近老城的時候,醉鬼中年開口道:「我的活動範圍只能到這裡了,小哥如果有我老婆和孩子的消息,麻煩來告訴我一聲。」

說著,醉鬼中年做了一個蘇玄意料之外的舉動。

只見其神色鄭重地給蘇玄鞠了個躬,讓後者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這一刻,醉鬼大叔不再是陰氣森森的鬼怪樣子,而是多了一絲人性。

蘇玄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挺直身體,接受了對方這一禮。

他會竭盡所能,幫助對方尋找到妻兒,不管能不能將兩人帶到這裡來。

走出南郊公路的時候,醉鬼中年朝着車裡的蘇玄揮手作別。

這一幕,的士司機自然看不到,可他見蘇玄衝著後車鏡悄悄揮了揮手時,嚇得他瞬間臉色蒼白,都有種棄車而逃的衝動。

注意到司機師傅神色的蘇玄,不由得苦笑兩聲。

不出意外,對方要麼把他當成了神經病,要麼就是沾染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這也是他之前不太願意搭理醉酒大叔的原因之一。

車開到老城區,到達目的地後,的士司機這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然後,他便開車一溜煙跑了,讓下車後的蘇玄有些哭笑不得。

他線上支付完成後,看了一眼自己居住的綠苑小區,然後便走了進去。

今年二十三歲的他,大學畢業後找了份工作,業績還不錯的他結果到了發提成的時候,提成只剩下了五分之一,其餘的都被部門經理給吞了。

這讓蘇玄有些憤怒,當場便找部門經理理論,結果自然是不盡人意。

想起那肥頭大耳的部門經理說什麼「你還是個新人,本來提成就分的少,我還是求了老闆許久,他才同意給你發一千塊提成」這種話,蘇玄就氣不打一處來。

兩人大吵了一架,第二天蘇玄就收到了離職單。

不過他也不是好惹的,離開公司前,當著全部門職員的面數落了對方一頓,表示像他這種吃相也太難看了些,怪不得長得肥頭豬耳!

那部門經理被氣得差點犯了心臟病,蘇玄這才心滿意足離開。

離開公司後,蘇玄一邊找工作,一邊研究起直播來,他想着平日里膽子還算可以,便試着做了一下戶外,可是人氣一直不怎麼高。

為了提高人氣,他冒險去了南郊鬼屋那邊,結果第二次就遇到了真傢伙!

回到十平米不到的出租房內後,蘇玄洗了個澡,感覺舒服了許多。

他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現今天不僅漲了粉絲,居然收到了不少的禮物。

算上分成的話,他還剩下近八百塊,這對於一直都是幾毛錢收入的蘇玄來說,算得上是一筆不少的錢了,也是他第一次單天賺這麼多錢。

不得不說,做個主播還挺不錯。

可這只是個例,其實對於絕大多數主播來說,想要混個溫飽都有問題。

「不說別的,至少下個月的房租有了!」蘇玄笑了笑後,退出直播軟件。

這時候,他試着跟系統打了聲招呼,詢問對方怎麼抽獎。

蘇玄記得自己完成任務後,獲得了一次抽獎機會,他想試一試手氣。

他剛說完,便看到眼前出現了一個立體屏幕,上面是一個抽獎轉盤。

轉盤最下面,是一個紅色按鈕,旁邊寫着抽獎次數1。

蘇玄按照系統的說辭,按了一下那個紅色按鈕,然後轉盤便轉了起來。

大概五秒鐘左右,轉盤停了下來,立體屏幕上出現了抽獎結果。

蘇玄打開一看,發現自己竟然抽到了一個特殊道具,這讓他有些興奮。

隨後,他直接點擊領取。

一道白光閃過,蘇玄面前便憑空多了一個古樸的黑色盒子。

他打開盒子,發現裏面是一張黃色符紙,上面畫著符,像是電影里道士用的那種符一樣,字體是紅色的,可能顏料用的是硃砂之類的東西。

有些好奇的蘇玄,詢問了一下系統這符紙是什麼符。

這一次,系統倒是回答的很乾脆,鎮宅符,隔絕鬼怪,對厲鬼級以下的鬼怪有效。

厲鬼級?!

原來,鬼怪也是有等級的,就跟小說里描述的一樣。

他有些好奇地問了句:「今天在青平公寓里遇到的那三個鬼是什麼等級?」

系統回答道:「最後那中年男子勉強達到了怨魂級,其餘兩個都是普通的遊魂級。」

遊魂級、怨魂級、厲鬼級。

蘇玄如今大致知道了這三個等級,想來那醉鬼大叔應該也是遊魂級。

看着手裡的鎮宅符,蘇玄將其重新放回黑色盒子里,視若珍寶。

如果這東西真有系統描繪的那般,恐怕能賣不少錢,前提是有人識貨!

抽完獎,心滿意足的蘇玄躺在床上,睡了個好覺。

翌日清晨,蘇玄起床洗漱後,去樓下包子鋪買了兩個包子和一杯豆漿。

他一邊吃着,一邊按照醉鬼大叔提供的住址,坐公交前往對方所在的佳園小區。

可真正到了那裡,卻發現醉鬼大叔的老婆和孩子已經搬走了。

蘇玄問了一下隔壁鄰居,後者對此竟是諱莫如深,多方打聽後才知道緣由。

原來,那醉鬼大叔的老婆和孩子,竟是搬去了新城。

具體原因那些鄰居也說不真切,好像是被什麼不幹凈的東西纏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