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為末世大反派
我為末世大反派 連載中

我為末世大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宦臣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宦臣 耿仇

罵名之下皆為惡?世人皆稱我為梟,我笑世人病膏肓!復興道路多坎坷,披荊斬棘方正道!敗絮留之有何用?不如……斬了它罷!展開

《我為末世大反派》章節試讀:

一隊身着迷彩服,手持95式自動步槍的守備者攔住了耿仇去路。他們端槍指着耿仇,只要耿仇有什麼不軌行為立馬就會躺倒在地。

「你從哪來的?」為首壯漢滿眼陰翳,一字一句彷彿是從牙縫中蹦出來的。

耿仇倒也未慌張,他從容舉起雙手不着痕迹地向後退一小步。

「大哥,我是城郊北部張家探索隊成員,三天前去探索緩衝區。」耿仇點頭哈腰,從口袋裡取出一支華子遞給帶頭大哥。隨後掏出打火機點燃香煙,不緊不慢地給身後幾人又遞了幾支。

「郊北張家……」壯漢緩緩吸了一口煙,吐出個煙圈後繼續道:「三天前出去的嗎?」

事情發生在昨夜,如果按這個時間點來算,耿仇一定不知道肥宅死去的事情。

「郊西田老闆家的探索隊也是三天前出去的……」他死死盯着耿仇的面部,似乎想從中看出些端倪。

「不知道小兄弟你有沒有碰到他們?」

耿仇故作思考狀,隨後小聲道:「我倒是沒遇到他們,不過最近幾天緩衝區不太平,怪物縱橫。」

田老闆就是之前被耿仇解決掉的肥宅,說起來耿仇很感謝他。

理了理沾滿血跡的衣物,他失落地道:「和我一起出去的兄弟們……都不幸遇難了……」

壯漢拍了拍耿仇肩膀,嘆息一聲說道:「兄弟節哀!這狗日的末世哪天不死人!」

耿仇強打精神,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問道:「老哥問我田老闆家探索隊,難道那邊的兄弟也沒回來嗎?」

聲音中傷感之色溢於言表,他無奈地聳了聳肩。

「天殺的末世!」

壯漢揮了揮手,示意耿仇進去:「好了兄弟,最近不太平,今後出門記得多帶點心眼。」

說罷,他轉身不再看耿仇。

耿仇和幾個守備者打了個招呼便走進城內,沒有回頭,只是慌忙趕路。

「啊!」

身後傳來了一聲慘叫,耿仇立馬轉過身朝地上一個懶驢打滾。

「砰!」一聲槍響,耿仇原先所處位置被幾發子彈齊射,深灰色的水泥路上冒起了一陣火星。

「果然還是發現了端倪!」耿仇心中暗道,其實在被攔下時他就已經料想到對方會從他身上發現不對勁。

畢竟這兩天外面危機四伏,就算能活着回來大多也已經缺胳膊少腿,像耿仇這樣看似很慘實則四肢健全的本就容易讓人起疑。

另外,剛才壯漢讓他進城時身後的幾個守備者不着痕迹的將手搭在了槍保險上就已經說明他們並沒想讓耿仇活着過去。

所以,耿仇也通過心靈溝通告知一直潛伏在身周的喵醬隨時準備攻擊這些守備者。

守備者一般四人一小隊,剛才秒怪一擊得手殺死了外圍靠近它的一名守備,緊接着朝大漢撲去,耿仇告訴他這個人最有威脅!

「該死!你早有防備!」大漢咬牙切齒。

「大哥您不也一樣?」耿仇眯着眼冷笑道:「小弟我也只是為了活命。」

「你怎麼能控制這畜生?」大漢冷靜了下來,一腳踹開向他撲來的喵醬向耿仇問道。

「他啊……」耿仇拉長聲音:「他只是肚子餓了,想找點吃的。」

藏於身後的右手猛然伸出,手心一顆雞蛋大的火球子彈般飛向三人。

「卧倒!」大漢驚覺立馬撲倒在地,但是其他兩人卻沒那麼激靈,一人被火球擊中腹部。

「轟!」

驚天震響過後,一人已然面目全非,而另一個守備者雖然沒有被正面攻擊到,但是爆炸的衝擊波也將他轟倒在地艱難地想要爬起。

「喵!」喵醬不等耿仇下達指令,已經抓住這個機會撲向倒地者就是一爪子下去!

「噗!」

鮮紅拋灑於空中,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黯淡了不少……

而就在大漢卧倒之時耿仇已經快速前衝到他身前,一屁股坐在大漢後背上雙手死死捏住他的脖頸!

「喝!」大漢用力向後一翻,但是沒能成功。

「要是之前我還真打不過你!」耿仇手指一用力,只聽咔嚓一聲原本還在翻白眼的壯漢不再動彈。

「不過,現在的我就算和你正面硬剛你也打不過我!」

大漢就算再強壯也只是凡人,而耿仇早已經踏入了高級戰士,對他而言打敗幾個普通人輕而易舉!

看着地上的幾具屍體,耿仇揉了揉脹痛的太陽穴。今天使用異能的次數有點多,再加上長時間沒有好好休息,現在的他虛弱了很多。

「看來得從其他入口進去了!」

耿仇快速扒下壯漢的衣褲和鞋子強壓着眩暈感又是一記火球將壯漢毀屍滅跡,隨後從第一個被喵醬殺死的守備者身上取下軍刀在他身上劃拉了一道深深的傷口。雙腳抬起狠狠地在屍體上碾了碾,直至沾滿鮮血……

「踩幾個血腳印,走個一二百米換一身行頭!」心裏做好了打算的他立馬大步向外面走去,走了兩百多米脫下衣服和鞋子換上了大漢的衣物。還要感謝大變故導致的電子設備癱瘓,要不然監控底下誰也無法遁形。

「從北門進入,以最快的速度繞過去,我想不會懷疑到我頭上。」

誰能想到襲擊者速度堪比獵豹?所以即便耿仇走過去也沒人會懷疑是他在南門動的手!

果不其然,這次耿仇很順利地進入了城內。城內大部分戰鬥力都聞聲趕到了南門,所以沒有遇到太多麻煩。

「這次去誰家呢?」趁火打劫最安全,所以耿仇打算不等天黑直接動手。

……

已是破曉時分,天邊的朝陽如同賴床的阿宅不情願地升上天空。晨間那初秋的微風刮在耿仇臉頰,使得一宿沒合眼的他精神了幾分。

此時的他手中多了個大號黑色塑料袋,滿滿的都是一些熟食。兩年間他已經不止一次做同樣的事,而對於大戶人家來說,丟了些許食物並不會懷疑什麼。城郊下水道中堵塞的剩菜剩飯就是最好的詮釋,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一周不用為吃喝犯愁了,不過……」伸手扒拉幾下袋中食物,除了那些剛被傭人做好等待主人早上食用的熟食以外更多的是家奴口糧——壓縮餅乾。

相較於口感上佳的熟食,充饑的壓縮餅乾才是耿仇所需!

「去看看那幫小傢伙吧!」取出一包餅乾塞入口中,哪怕能量晶核使得體質大幅提升,但生物本能的飢餓卻無法避免。兩天兩夜沒睡覺並不能令他有過多不適,但渾身散發的無力感要儘早解決。

邊吃邊走,不一會兒便走到了安全區內一處橋洞下。此地位於安全區內部,距離衛星市相當近,城內的家族傭人經常將生活垃圾丟棄到河中。

而此刻,兩個估摸十五六歲的半大少年正在河中搜尋着。

「聽說這兩天城內發生大事情了,很少有人跑我們這扔垃圾,想找點吃的真難!」

其中一個帶着眼鏡的少年返回河岸雙手向後扶地躺在了泥濘的河岸上,有氣無力地向同伴訴苦。劣質的塑料鏡框斷了一截,勉強用膠布粘住使用。

「呸!」另一個黑瘦少年啐了了啐濺入口中的污水,用沾滿污漬的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污泥。咒罵道:「這幫不幹人事的傢伙就算吃不完也不給別人施捨,寧願當垃圾丟了也不給人吃!」

「你過去搖幾下尾巴,或許能換來點施捨!」耿仇冷漠地注視着少年,取出幾包壓縮餅乾裝入自己口袋,將其他食物隨手一拋丟在少年們面前。

「耿哥!」

兩少年驚喜地轉頭看向他,眼中滿含期待,隨後又看向地上的食物。不一會兒,兩人便為了一塊乾淨麵包扭打在一起。

「再打我把食物丟河裡!」耿仇漠然開口道。

隨後,他頭也不扭地返身離去。

「耿哥!我們想跟你混!」一邊大口咀嚼食物,兩人不約而同地走到耿仇身後。

「滾!」

耿仇止步一把推開兩個少年,宛若地獄鬼魅般地聲音傳進少年們耳中:「什麼也不會的廢物跟着我有何用?倒不如好好活着,也許你們的爛命哪天還會對我有用!」

少年們被重重地推倒在地,孱弱的軀體更是不堪受負的倒地不起,渾身劇痛使得他們掙扎半天也沒有爬起來。

「小胖呢?」耿仇疑惑地道。

他們一行有三人,那個平時搶食物最歡實的小胖子今天一反常態的沒有出現。

遍布全身的劇痛仍在持續,兩少年乾脆躺倒在地。

「小胖死了,餓死了……」戴眼鏡的少年開口道。

語氣中沒有過多的悲傷,似惋惜似不舍地嘆了嘆氣後便不再言語。

「哦!」耿仇身體頓了頓,隨後又恢復過來。

這已經不是第一個孩子死去了,最初在橋洞下有十幾個少年,但兩年時間下來也就眼睛和黑皮還活着……

「那祝你們好運!希望下次再來時你倆還能活蹦亂跳,而不是一具陰溝里的屍體。」耿仇面無表情地道。

「我們會努力會下去的!」少年們異常堅定,目光如炬注視着漸行漸遠的耿仇。

「沒有報恩之前我們可不敢死!」

耿仇也不搭話,只是逐漸消失在少年們視野外。

「跟着我更不安全,還是在安全區內好好活着吧!」耿仇喃喃道,不是他不帶走少年,只是他自身難保跟着耿仇只會給他們帶來災禍!

「喵?」

喵醬不知從哪裡蹦了出來,一躍跳到耿仇肩上。

「肚子餓了嗎?」輕撫兩對『貓耳』,耿仇輕聲問道。

「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