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始皇帝!
我,始皇帝! 連載中

我,始皇帝!

來源:google 作者:鯊魚馬鈴薯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陳彌 鯊魚馬鈴薯

「神,是偽造的!」從今往後的一千年,隱休會逐漸從黑暗中浮現古老的生物在高維俯瞰一切千年後的皇帝死去的那一刻,千年前的皇帝醒來了展開

《我,始皇帝!》章節試讀:

「禁言?」陳彌問,「為什麼?」

「我不知道。」康斯坦丁說,「這是天行者大人定下的規矩,也得到了十三位莫瑞亞的肯定。」

「除去莫瑞亞之外,沒人能夠得到關於這禁言。」

「那你怎麼會知道?」陳彌問。

「因為我活的足夠長。」康斯坦丁說。

陳彌點了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

他現在已經肯定,光照會並不是對他下手的人。

這和路西弗溝通的原因,也只是為了讓他得到一些關於接下來自己該做什麼的消息。

而這句話不管什麼意思,都指向了一個地方,光照會的聖典。

「聖典在什麼地方?」陳彌問。

「在主教堂的地下墓室中。」康斯坦丁說說,「但我們進不去。」

「自從天行者死去了之後,總教堂就彷彿消失了,我們缺少找到它的東西。」

「而且那玩意,很難找。」

他只聽說過傳說,並不知道那東西具體是什麼,只知道並不存在於這世間。

陳彌攤開自己的右手,一片黑色的羽毛留在他的掌心,這是從路西弗身上拿下來的。

「是這個么?」陳彌問。

按照他的性格,一定會將一切都準備好,當時那羽毛落下的時候,他就覺得有問題。

否則的話,他完全可以改變矩陣,並不需要路西弗的出現。

路西弗既然出現了,那就說明了祂的存在是必要的。

「這是……」康斯坦丁的眼中出現了一絲驚訝。

他着實沒想到,陳彌居然會有這東西。

這是路西弗大人的恩典!

此等恩典,是光照會最為在意的東西。

「康斯坦丁,光照會總教堂在什麼地方?」陳彌問。

「之前在梵蒂岡的一座天主教教堂當中,但之前有過一次搬遷,光照會全都遷徙到了象城。」康斯坦丁說。

「這倒是個好消息。」陳彌說道。

如果在其他地方的話,要找到總教堂還有些困難,但在象城,他對這些道路已經熟悉了許多,找起來也很方便。

「是的。」康斯坦丁說,「感謝路西弗大人的饋贈。」

「我去給您準備晚餐,最近還請您不要離開安全屋。」

「科學之神工會的人最近很猖狂。」

陳彌點了點頭,他現在的確沒打算離開這地方,現在自己被全城通緝,最麻煩的反倒不是科學之神工會,而是裁決署。

作為隱修會,科學之神工會不可能大張旗鼓做事,但是裁決署有這個能力。

他現在要對光照會進行研究。

在這千年的時間裏,光照會的目的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以太的發現,讓很多事都開始發生了改變。

所幸的是,這安全屋中有許多的書籍供他閱讀。

要在這樣的地方活下去,並不是什麼太容易的事,陳彌只能夠不斷地進行學習,他必須掌握這千年的知識和變化。

象城裁決署中,身着黑色制服的女人緩緩踏入了此地,一名裁決者正在前方引路,很快將對方帶到了之前關押陳彌的地點。

這地方還處於被破壞的狀態當中,陳彌的矩陣紋章將此處破壞的十分的徹底。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更多的矩陣紋章在檔案所里,要我拿來給您看么?」裁決者問。

面前的女人比他還要年輕,但據說是第三序列的矩陣師,掌握的知識和力量和他簡直是天壤之別。

在整個裁決署中,她的位置是象城裁決署總署長。

「不用了。」女人說,「這是沙拉曼德的火龍炮。」

「您能看出來?」那裁決者驚了驚。

他本以為這是未知矩陣,沒想到面前的女人居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那這麼說他是錯怪陳彌了?

對方並不是光照會成員?

「是,但我沒辦法刻畫這樣的矩陣。」女人說,「它的複雜程度甚至達到了第二序列,但效用卻僅僅只是第四序列。」

「所以在兩百年前,這種矩陣就已經被淘汰了。」

「我不明白。」裁決者說,「以那傢伙的能力,既然能夠刻畫第二序列的矩陣,為什麼還要浪費在這樣的矩陣上?」

這是一件奇怪的事,第二序列的矩陣售價比第四序列高出了不止一點,如果是為了獲得金幣,那麼沒必要這麼浪費時間。

「據我所知,整個聯邦僅有一個人依然在使用這樣的矩陣。」女人說,「但他已經死了。」

「您說的,不會是陳彌吧?」裁決者說。

女人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那名裁決者。

「那個人也叫陳彌。」裁決者說道。

「這並不能夠說明什麼。」女人說道,「這種矩陣之所以被他使用,是因為帶着一種未知的特性,我並不知道是什麼。」

「但毫無疑問,他和矩陣之父有着很大的聯繫,否則絕不可能拿到這些矩陣的圖紙。」

「我們必須把他找回來,或許能夠知道三個月那件慘案的真相!」

矩陣之父陳彌的忽然離世對整個社會都是巨大的損失,他們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最重要的,是搞明白那矩陣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初他們找過第一序列的矩陣師來進行使用,但奇怪的是,那矩陣並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隻能有兩個解釋。

第一這根本不是矩陣。

第二,這矩陣就不是讓人類用的!

無論哪一個,都意味着這東西並不普通。

「我立刻就讓所有人開始進行全城搜捕。」那名裁決者說道。

女人點了點頭,這是一件大事。

在裁決署的情報中,象城隱藏着一件極為恐怖的事物。

她並不確定那人是不是因為這件事而來。

一時間她陷入了思考當中,那件事物的存在,對他們來說也十分的重要,但他們並沒任何的線索。

她在思考,要不要讓那人幫他們將這件事物給找出來。

「總署長,有您的電話。」一道聲音在她的背後響起。

女人回過神來,跟着那名裁決者走出了關押室,很快接起了電話。

「喂,我是伊莎貝爾,象城裁決署總署長。」

電話里的聲音斷斷續續,可伊莎貝爾的臉色卻逐漸僵硬了下去。

她長大了嘴,發不出一點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