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乃憨子少爺
我乃憨子少爺 連載中

我乃憨子少爺

來源:google 作者:仨月賠十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元仙顏 軍事歷史 李時三

21世紀某青年李時三誤入大新王朝,本想在波譎雲詭的王朝中,憑藉巧妙的手法和卓越的頭腦做時代的弄潮兒卻不巧成為揚州城中眾人皆知的憨傻公子哥,改善口碑迫在眉睫!在另一邊復興家族的責任重擔,關乎生死的驚天謎團,解救兄弟的重大任務等也接踵而至……更令他頭大的是冰山美人娃娃親,俏麗可人青梅竹馬,溫雅柔情書院先生,古靈精怪衙門捕快也紛紛闖進李時三的生活中……人生瀟瀟而洒洒,前路漫漫亦燦燦且看三哥如何拿捏大局,縱橫大新朝!展開

《我乃憨子少爺》章節試讀:

李時三笑一笑,緩解一下尷尬,正色道:「方丈,我打破了貴寺的一個杯子,當然得賠償給貴寺。你怎麼能說它是道謝禮呢。道謝禮和賠償是兩碼事,我真正的道謝禮是我的一片赤誠之心,與杯子無關。」

「赤子之心?」

「是啊,我懷着一片追佛赤子心想給愛慈寺添几絲香火氣息,這倒好,如今我還未見到菩薩的面,準備好的橄欖葉就被送了回來。不僅傷了我的赤子之心,也傷了菩薩的心吶。」

「這次你若把杯子還回來,下回我又被雷劈了,菩薩沒來救我,那我就要找這愛慈寺說說理了,我這貢獻給菩薩的玉凈瓶……你們憑什麼自作主張地拒收。」

桌上其他幾個身着袈裟的聽這年輕人一敘,眼睛頓時笑咪咪地起來了。有人和方丈說這事以後再議,有人硬要拉着李時三一起入齋。除方丈外,餘下幾人均表示這給菩薩的「玉凈瓶」絕不送回去。

堂內的其他和尚發現平時最安靜,最德高望重的那一桌今日卻圍着一個年輕人有說有笑,動靜不小。

這並不是那群老和尚熱情好客。其實別看李時三隻是表面上幾句平平無奇的客套話,這裏面的名堂大了去了。

我賠個杯子,你嫌太貴重受不起。那我就轉換概念,以玉凈瓶的名頭貢獻給菩薩,要注意,這瓶子的主人是菩薩,跟你們沒有一毛錢關係。你們只有它的使用權,沒有它的歸屬權,同樣也沒有拒絕它的權利。

幾個長老焉能不知,眼前這年輕就是換着法的要把這琉璃留在愛慈寺。那就順水推舟,做做方丈的思想工作。畢竟絕大多數人本就捨不得還回去這個琉璃杯。

相傳這琉璃杯只有在遙遠的南海之濱和西域噴發的火山邊才有,而且每年出產量少得可憐。一塊巴掌大未經打磨的渾濁雜質的琉璃足以在揚州換一座宅子。

昨天幾位長老看到這流光溢彩 晶瑩剔透的杯子時,就準備把宣傳工作提上日程了。若這琉璃杯裝展覽櫃里往菩薩像前一放,再從佛經上抄幾則關於「天外來物」的小故事。

十年之內,我愛慈寺必成為大新第一國寺,愛慈寺的師兄弟們必將水漲船高,更加受人愛戴。

出家人,六根已經清凈。唯獨看重這這生前身後名。

然而李時三並沒有想那麼多。他只知道只要他把這事情敲定之後,這杯子在寺里坐鎮一天,這寺中上下所有人都欠他一個大大的人情。

此刻的李時三認為這是一筆穩賺不賠的買賣。殊不知,若干個月後,當大冤種李時三用另一個杯子在京城換得了一處精緻的府邸和兩棟超級豪華大酒樓時,他恨不得抽死現在的自己。相當於傻X般的輕易拱手送給愛慈寺近萬兩白銀。

當然,這都是後話。

「方丈,你就別執拗了。今早我已經在祖明送來的布施單上籤署名字了。往後還請貴寺好好愛惜它才是。」

眾人一聽,便也沒什麼好說的的了。均面對李時三作揖行禮,四指合一。齊聲道:「南無阿彌陀佛。」

看來是答應了。

唉,送個禮都這麼難!費唾沫星子!

「這位公子是誰,執事堂的四大長老和方丈都對他此般敬重。」

「不知道,上次這種場合還是三年前揚州府巡撫大人和朝廷禮部僧錄司的主使大人。」

正在吃飯的僧侶們正嘰嘰喳喳的議論這邊的情況。前來吃飯的香客有的卻發現這個氣宇軒昂的年輕人好像在揚州城裡見過,只是一時之間不太確定是哪家的公子。

這邊李時三連忙作揖回禮,話鋒一轉道:「幾位是揚州乃至全國有名的得道高僧,這不是折煞小子,最近受到的煞氣不少了。」

我先給各位上眼藥水。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方丈,到時候用到你的時候,你可要出手幫我兜一下。

「還未請教方丈名諱?」李時三尋思在揚州地界兒提他的名字大概率比提督察使他兒子更好使些。

「貧僧法號道濟。」

道濟,嗯,好名字!

「什麼!道……道濟!」李時三口隨心動,後退一步中又驚出一身冷汗。

「施主聽到貧僧法號為何如此緊張。」

「額……」李時三儘力深呼吸,調整一下狀態。問道:「你可有一把破扇子嗎?」

「施主何出此言?」

還好!他不是真正的濟公!

「大師的法號讓我想起了曾經在杭州西湖邊上的一個寺廟,叫靈隱寺。那裡有一位得道高僧,傳說他能點石成金、活死人,肉白骨。他主張『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還有,他的俗名叫李修緣。不知方丈有沒有印象?」

「沒想到世上有如此能力的高僧,未曾一見實在是我等一大遺憾!」

不遺憾,不遺憾,還好你沒見過。你要見過他,我還真得考慮考慮我在這個世上如何生存。

尼瑪要是濟公都出來了,那離法海捉小青還遠嗎。

……

正午的太陽又大又圓,二人滿頭大汗地帶着拖油瓶李時三耗費小半個時辰才回到雙清齋園。

剛進門,趙,周二人便馬不停蹄地跑回房間脫下浸透的衣衫。

此時的趙彬竹正在涼亭內浸泡一盞烏龍茶,茶香高昂而清雅,足見趙彬竹頗為用心。

「這麼香的茶水卻遮不住趙姑娘皺着的眉頭。有心事?」李時三已把稱呼由「趙小姐」改為「趙故娘」。

李時三今早起來發現他在床上半躺着,連鞋也沒脫。他昨晚醉酒時,朦朧中好似一個弱女子費了極大力氣把他扶進房間,並為他蓋上毯子。應該就是趙彬竹。

一個千金大小姐尚能放下身段,咱總不能看着她愁眉苦臉,悶悶不樂吧。

「啊……沒什麼。」正出神的趙彬竹聽到忽傳來李時三的聲音。手一哆嗦,一杯茶頃刻灑光。

李時三拿起桌邊的抹布,一臉神秘地說道:「有位行走江湖的郎中曾告訴我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

「凡是經常笑容滿面,心情愉悅的女子,要比同齡人漂亮十倍。所謂開心千年不老,苦悶數月頭白。」

這句話把趙彬竹逗得粉面桃花,白嫩的脖頸上多了幾縷嫣紅。優雅迷人的氣質令李時三心中亂糟糟的。

李時三重新倒了一杯茶,遞給她道:「有話放在心裏,臉上會長痘痘的。」

趙彬竹小嘴嘟了嘟,眨着大大的杏眼盯着他,最終還是緩緩道:「和你有關。」

「噢?那更要說來聽聽了,反正只要你別尷尬,尷尬的就是我。」

趙彬竹淺淺一笑回答道:「早上下山去我姑姑家,聽她說揚州富商李前葉有個兒子好像叫李時三,是個有名的公子哥,還是個有名的憨子。大家都叫他傻三或者李憨子。曾在揚州最繁華的符離大道當街撒錢,據說撒的錢是他偷偷變賣家裡的一間鋪子來的。他有一次在冬天與紈絝子弟打賭穿着棉衣跳進小秦淮河。」

聽到這些驚悚的話,李時三頓時愣在了原地,倒吸一口涼氣。吐血的心都有了。李時三啊,李時三啊。咱倆雖然叫一個名字,可你也不能這麼坑我!你留下了一個憨子的名聲,讓我扛下了所有。以後怎麼混,以後怎麼活!

呼~

「趙姑娘,你要知道黃河總有澄清之日,極具個性的人偶爾也要低頭做討厭的事。」李時三隻好甩給趙彬竹一個似是而非的答案。

言畢,凄涼的李時三徐徐走下涼亭。要回屋想對策去了!

看着李時三遠去的背影,趙彬竹臉頰一紅。

這公子真令人琢磨不透。不過,姑姑所說之人和能作出「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人……是同一人嗎?